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四节 奇招迭出

踏进开发区管委会的小院里,吕玉川就觉得自己好像是进了一个闹哄哄的菜市场。
看到陆为民和马通才走得很紧,他心里也就踏实不少,有陆为民跟着在,问题就不大,这已经成了吕玉川下意识的想法。
“如果是这样,这里的条件就太差了一点。”江达昌摇摇头,转过了前面一座石桥,他突然看到了路边上几个人拿着测距标尺正在进行测量,心中微微一动,“停车,小杨,你下去问一问那几个人在干什么?”
马通才倒是有些魄力,拍板就按陆为民的想法办,这几天里就把这事情弄得轰轰烈烈起来。
毕竟这种垫资建设,谁都要掂量一下自个儿的实力,另外也得琢磨一下能不能从县政府那里及时拿到款项。
这种垫资建设风险最大,尤其是替政府搞建设,那得要命长,到最后欠你一大堆帐,每年付你一部分,十年八年都未必能付清,有几家企业经得起这样折腾?
丰田花冠抵达南潭时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江达昌一行三人住进南河宾馆的消息第一时间就传递到了马通才和陆为民耳朵中。
“小苏,马通才和陆为民上哪儿去了?高原呢?”
虽说日常工作交给了马通才负责,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不关心这边的工作了,可以说今年他分管这摊子工作,搞得好搞得孬,都得要在这开发区这一块体现出来。
既要有效果,但是又不能让人发现这是在作秀,和图书这份本事也只有马通才这样的老手才能安排得妥帖稳当,万无一失。
这种垫资建设的力度太大,县建筑公司就有些吃不消了,而开发区就把另外两条道路分成了四段发包给了来自县里其他几家集体和私人的建筑公司,前提都是垫资建设。
“小杨,难道这个黎阳地区的道路状况都是这样?”小杨是昌江昆湖人,原本是岭南公司那边的工作人员,临时借调来进行考察。
老板让自己来负责考察昌江省黎阳地区淮山和南潭的建厂条件,之前他从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从昌州过来走了四个多小时才算是进了南潭县境,就这道路状况已经让江达昌心里发憷了。
苏燕青也是知道陆为民和马通才搞出来的这桩事儿的,只不过这事儿在开发区管委会里也没有几个人知晓,只是具体经办人才清楚各自的职责,其他局外人也只知道现在开发区动作很猛很大,要在最短时间内把开发区的框架拉起来,并不清楚其中奥秘。
这个分成四段发包给县建筑公司以外的建筑企业来建设吕玉川当然知道,但是他当初也觉得恐怕没有哪家企业会来接招。
几分钟之后,小杨上了车,“江总,他们是黎阳地区交通局和南潭交通局的职工,好像是在前期测量的复测,听他们说今年下半年就要动工分段改造丰南公路,就是丰州到南潭的这段路,改造成重丘二hetushu.com级公路。”
“江总,情况差不多,黎阳地区都是这种丘区,加上经济发展速度比较落后,道路状况一直不太好。”小杨也对黎阳地区并不熟悉,只能泛泛而谈。
县里那点钱几乎就是挤牙膏一样每个星期拨付一点,仅仅够基本运转,而水泥、沙石这些建材费用建筑公司大多采取同样手段转嫁到水泥厂和私人沙石老板那里,反正一级差一级,认账不赖帐,也就这么拖过来了。
吕玉川也知道开发区的规划,但是当时提出的是力争今年底明年初完成开发园区一期三条主干道路的建设,没想到开发区动作这样猛,一开年就把三条道路全线开工。
整个开发区管委会都已经运转起来,除了童立柱带人去了淮山之外,开发区管委会所有人这两天里都进入了临战状态。
苏燕青虽然是在招商引资办,但是这个时候也不分谁分管谁了,整个开发区的规划展板由她负责要一天之内立起来,这是第一印象。
但是在开发区很强硬的要求开发园区内三条道路同时启动建设时,县建筑公司就扛不住了。
“吕县长,你先坐,马主任估计也要回来了,燕青,给马主任倒杯水。”
从开发园区内紧锣密鼓的道路建设到开发区巨大的规划展板的一天出炉,一夜立起在省道边上。
陆为民看着吕玉川进来,就知道吕玉川怕是问罪来了。
县建筑公司负责人已经来吕玉川http://m•hetushu.com这里反映了两次情况,称开发区要求在园区道路建设上加快进度。
江达昌有些疑惑,这么巧自己还在说南潭交通条件太差,这边就有改建意向了?
“吕县长,你去学习了一周,还是先请进来坐一会儿,要不等到马主任回来再向你汇报吧。”苏燕青看着吕玉川一脸茫然的模样,抿着嘴笑道。
公司本来效益就不好,全靠县里支持,才撑下来,别说三条道路同时开工,就是两条公路公司也接不下来。
吕玉川口气里也有了一些不满,虽然他也知道陆为民很得沈子烈欣赏,安德健对陆为民印象也很好,但是毕竟他是分管副县长,而且还兼着管委会党工委书记。
马通才汇报工作时也有些吞吞吐吐,开始他还以为对方是刚刚接触这开发区有些不太适应,不过很快他就觉察到问题没有那么简单。
从一得知华美集团抵达昌州,整个开发区管委会就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忙乱中。
从交通局的测绘人员迅速“上岗工作”到对开发区周边环境的清理整治,从农业局工作人员积极下乡指导猕猴桃种植户农药化肥使用禁忌到基层乡镇政府出台进一步扩大猕猴桃种植面积的各种规划文件,一切都是在不动声色间推动。
吕玉川狐疑的瞅了一眼苏燕青,“这一进门乱成一团,简直像赶场一样,你们开发区管委会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吕玉川觉得开发区发条一下子和*图*书突然扭紧起来,有些纳闷儿,有不少文件要拿到他那里来签发,虽然也算是正常工作,但是这样紧锣密鼓的高强度动作,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
“你们葫芦里卖的啥药?我回来的时候走开发区那边路过,看到立起一块好大的展板,我看了看,这展板规划有些超前啊,上边标注了不少功能区域,我们这个开发区好像还没有规划到那么快吧?”
折腾出这么大动静来,他这个分管副县长兼党工委书记却一无所知,只怕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他随即觉得如果这条公路真的要改建,倒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自己一行人来昌江并无人知晓,就连这个小杨也是临时借用,也并不清楚此行来昌江的目的。
江达昌看着颠簸的露面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就是南潭?
出去学习了一个星期,就觉得开发区像是变了一个样,加上路上碰到的事情,吕玉川心情一下子就有些焦躁起来。
现在管委会分别从建委、商业局、财政局借调了几个人,也就凑合着搭起了这个管委会的架子。
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还有指着图纸拍桌子摔板凳的技术人员和管委会干部,这一切让吕玉川都有些晕晕乎乎,这是怎么了?
苏燕青这一段时间也是忙得脚不沾地。
“吕县长,马主任下乡去了,高主任在工地上还没有回来,为民刚回来,正在打电话。”苏燕青看了一眼正在一边打电话一m.hetushu•com边正在做着记录的陆为民,“嗯,在那边儿。”
“小陆,怎么一回事,搞这么大动静,为什么县委县府都不知道,你们在搞什么鬼名堂?”
陆为民分管招商引资,高原分管规划建设,社会治安这一块则由挂着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委员的派出所长童立柱来分管,可以称得上是十来个人三五条枪。
南潭县财政状况摆在那里,稍微有些关系门道熟悉的人都清楚,能不能按时支付,就得要考验这些企业的“本事”了。
公司总部就是要求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实地了解这两地的投资环境,真实评估在这两地建厂的风险和条件,所以这份疑惑也只是在江达昌心中一掠而过。
好在从一开年这项工作就已经在作,只不过还来不及搭建起来,所以苏燕青几乎是熬了一个整夜,监督着工人把这个巨大的展板竖立在省道与开发区干道交汇处,迎接香港方面的“微服私访”。
“老马下乡去了?下乡去干嘛?”吕玉川有些糊涂了,这开发区目前就这眼皮子下边一亩三分地,马通才没事儿下乡去干啥?
不过这也怨不得人,情况这样急迫,而且究竟有多大把握谁也说不清楚,冒然向书记县长汇报,一旦砸锅,连回旋余地都没有,所以这管委会研究了半天,还是陆为民提出来先干后说,暂时不汇报。
没想到这事儿竟然真的搞成了,去了昌州学习了一个星期,没想到这件事情就已经风车斗转的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