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八节 偶遇

这一次会议流程刘发奎也看过,很严谨周密,全部要凭请柬入场,而且也专门给锦丰饭店前台打过招呼,除了会务处的人,不准向任何外人透露入住客人的身份和具体房间号,可谓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
这是个啥事儿?八路军防新四军?
不能不说这一次昌州市是下来了一番工夫的,从会议流程到接待规格都相当精细,前来报到的与会客人们在签到之后都获得了一份精美的小礼品——来自昌江工艺品厂的水墨山水陶瓷套件。
在他印象中何铿性格有些内向,并不喜欢表露感情倾向,能让他有这样的口吻说话,说明这个人在他心目中地位不一般。
这让刘发奎啼笑皆非。
“来,为民,这是我的朋友雷达,认识一下。”何铿对陆为民印象想当好,很有点一见如故的感觉,在这里见到陆为民也很高兴。
苏燕青忍俊不禁,不知怎么一回事,这两日里的陆为民似乎和以往有些不一样,心态变得更洒脱了。
“幸会。”一口京腔的大块头男子显然对何铿这样郑重其事的介绍陆为民这样一个年轻人十分诧异。
“嗯,就是水泥。”对陆为民的判断略感惊讶的雷达也很大方的道,“不瞒你说,我们几个要好的朋友,包括你铿哥在内,都是搞贸易的,挣了一些钱,但是我还是想做点实业,所以才过来看看有没有机会。”
先前局领导们也就是提一个醒,并没有真www.hetushu.com正觉得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毕竟这是以昌江省的名义召开,但实际上又是为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推波助澜,肯定省内其他一些地市心里会不舒服,在这一点上,包括分管招商引资的副省长和昌州市委市府也都心知肚明。
局领导交待时还专门提到了这一点,出不得半点差错的意思比起以往多了一层,既要防止治安和刑事案件的发生,又要防止省内其他地市来挖墙脚。
“来这里也是工作。”陆为民在何铿面前也没有掩饰什么,简单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呵呵,为民,你可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啊,是不是下一句话就是有没有兴趣到南潭来看看?”何铿似笑非笑的瞅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陆为民,“你达哥原来在中建集团,后来和我一样出来自己搞贸易,现在不知道怎么鬼迷心窍又想要去搞实业了,他还是想搞自己和自己老本行有关的行业,他对建材行业很熟悉,所以这一次也是和我一块儿会昌江来看看有没有机会。”
“两条路子,要么装作电视台或者报社记者,但也得要工作证,要么就只有找机会能不能混进去,但是我看到好像昌州市公安局也有人来专门作会场保卫,也不知道真是保卫安全还是防止其他人混入。”陆为民站起身来,“我出去看看。”
在他看来即便是真有这种想法,只怕周边地市的政府官员们http://www•hetushu•com怕也做不出这样自降身份的举动来。
“呵呵,你小子是来挖墙脚啊,难怪我看这次会议安排得这样严密,全部都要凭请柬报到入场,刚才有一个来客没带请柬,这边都是去打了电话确认,我还以为是会务处舍不得这套纪念品怕人冒领呢。”
何铿是以北京科立工贸集团公司董事长的身份来参加这次招商引资会议的,对于以商贸为主业的他来说,昌州搞的这一次招商引资会议对他没有多大意义,至少在目前他暂时还没有将兴趣转移到做实业上来,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受邀参加会议。
刘发奎一直在注意着那个年轻人,从外表打扮看,这个家伙似乎看不出什么特别,但是出现在锦丰饭店,尤其是这个会议即将召开的时候,就不能不引起他的注意了。
这个年轻人当然不太可能是那些拎包扒窃的角色,在公安这一行搞了这么多年,刘发奎随便瞥一眼也能把人看出一个大概来,从气质上看就知道这家伙应该是政府机关里出来的角色,只不过目光流动流淌,对于那些替老板领导报到的角色看都不看,却始终注意着那些参会者本人来签到的人物。
“达哥,我不是泼你的冷水,虽然现在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很需要项目和投资,但是您若是在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建水泥厂,恐怕他们也不会欢迎吧。”陆为民笑了起来。
刘发奎没想到这一次hetushu.com会议还真有可能遇上这种角色。
“如果是这样,那他们会为此付出代价。”陆为民装出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道,“这两杯咖啡,人民币四十元,人家还有些不乐意收,问我最好支付外汇券,我说你觉得我像华侨么?如果是,肯定也是南极归来的,花了这四十元如果没有一点收获,我怎么去向马主任交待?”
“铿哥也是来参会?难道也有意在我们昌江投资搞实业?”
前厅和咖啡长廊隔着一个水池遥遥相望,中间一个木制小桥连接,而大厅右侧则有一个走廊通道,可以直通到后边的一个专用小型会议室里,那里才是真正的接待处。
“燕青,如果你去穿一身同样的衣物,直接把前来参会的客商带到我们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参观,我想我们这一次就可以大获全胜了。”陆为民看着开始陆续报来报到的客人,其中其中不少一看就知道不是与会者本人,当然也有少数自己亲自前来。
陆为民从沈子烈那里断断续续了解一些眼前这个男子身份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一直是在从事对外贸易,主要是对苏联的贸易,在实业上没有什么兴趣,至少在国内他好像没有过这方面的动作。
“不,我现在还没有精力来搞实业,苏联那边事情太多了,忙不过来,后天我又得去那边。”何铿很干脆的摇头,“回来也是看一看,托不开老庞的面儿,另外雷达倒是有些兴趣,所以也算陪他http://m.hetushu.com过来看一看。”
“过了,这话过了,燕青,这话伤害不到我,但是却会伤害其他很多人。”陆为民抿着嘴微笑,“父辈们的怀念回忆不是鸵鸟心态,对美好事物的追忆能让人心情愉悦。”
“为民,你今天是打算来我和探讨这些布尔乔亚的东西?”苏燕青没好气的道。
可上边领导交待了,就得这么办,端谁的饭碗,就得替谁卖命。
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发展建设不尽人意,省里主要领导都很有看法,偌大一个开发区比起沿海那些开发区来差距简直不可以道里计,所以这一次昌州市委市府也是下定决心要通过这一次对接会议有所突破。
昌州市这一次招商引资会议做得很扎实,但是在事前却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
何铿笑了起来。
“达哥也有兴趣来我们昌江投资?”陆为民眼睛微微一亮,似乎是嗅到了一些机会,“达哥是从事哪一行的?”
有问题。
“距离报道还有一些时间,安心享受,细心观察,我刚才去看了他们的会议准备情况,说实话,我本来是想要偷一本会议指南,但是好像这一次他们管理很严,我未能得手,而酒店前台那边好像也接到了指令,对这次会议与会代表情况守口如瓶。”陆为民摇摇头,“不可能是针对我们俩吧?”
“建材?”陆为民皱起了眉头,他虽然不知道这个雷达有多大实力,但是就凭他和何铿能参加省里的这个投资座谈会也可以想和图书象得到绝对不是弄一家砖厂或者搞个五金店那么简单,所以一边寻思一边随口道:“哪方面,水泥?”
这玩意儿不便宜,而且很富有收藏价值,二十年后,这种专门为会议量身定做的工艺品套件在市场上卖到了一万八千元每套。
接待处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设在酒店前厅里,大厅里只设立了一个指示牌——昌江投资论坛暨招商引资洽谈会报到处由此去,几个打扮得婀娜多姿的导行小姐面带微笑站在指示牌旁边。
“为民,你太高估自己了吧?我估计他们连我们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都未必听说过。”苏燕青对于陆为民的自信很有些无奈:“我想他们应该是针对昆湖和桂平。”
“为民,你打算怎么办?”苏燕青也没有想到这一次会议开得如此严谨周到,几乎有点防贼的感觉了,从报到到登记,全部都有专人负责接待,一律凭请柬进入,无请柬者均被婉言谢绝。
作为昌州市公安局治安处的副处长,他是很不愿意来搞这种保卫活动的,但是这一次会议规格虽然不高,上边却相当重视,据说有许多来自省外的企业家和外商港商台商要参加这个招商引资会,这次会议对于昌州市的招商引资工作非常重要,出不得半点差错。
“为民,你今天怎么有闲心来这里喝茶?”何铿瘦削脸上浮起一丝笑容,“你不是说你工作很忙么?”
陆为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盯上了,此时的他心情相当好,碰上了何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