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十五节 非池中物

看到马通才和高原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陆为民略作思考之后才道:“有两三个项目还是很有希望的,像福建那个塑胶制品项目和岭南那个电子元器件制造项目,我和他们接触过几次了,他们也主动找我了解许多情况,我觉得希望很大,还有那个浙江人的通用零部件生产项目,我觉得也有点意思,不过他提的条件比较高,要求场地、电力供应还用工人培训都有特殊要求,但是我觉得这个项目很有前景。”
秦海基背负手淡淡地笑了笑,“这件事情现在还不好说,我看老安和沈子烈倒是胸有成竹的模样,只顾盯着眼前利益,这种不顾大局的行为也是不管不问,听之任之,此风不可长啊,有些人恃宠而骄,终究要栽筋斗。”
高原有些羡慕地看了一眼陆为民,这个家伙真是运气够好,但是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家伙胆子够大,竟然就敢在昌州眼皮子底下撬墙角。
当陆为民和苏燕青带着柯斯达以及车上的十多位客人到达南潭是,已经是下午三点过了。
曹刚心中暗自一笑,秦海基也是有些着急了,沈子烈在县长这个位置似乎越坐越稳,威信也在与日俱增,如果这个开发区真的突飞猛进的发展起来,就又成了沈子烈的一大政绩。
没想到这个陆为民居然在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助理这个位置上折腾得风生水起,如果说林锦记食品有限公司是南潭猕猴桃打出名气之和图书后的个顺带收获,那么华美集团也有意进入开发区就让秦海基和曹刚都感觉到不小的震惊了。
尤其是在南潭电视台播音员抑扬顿挫的解说之后,陆为民也是恰到好处的为这些客人们解答更为深层次的一些问题,比如电力供应、丰南公路的建设、园区土地价格、三面两减半税收政策的兑现落实等等,陆为民在尽可能的情况下都一一作了答复。
作为开发区负责招商引资的干部,那就是得要不惜一切代价招商引资,纵然是耍了一些小手段,那又算什么?只要不是违法犯罪就行。
悬挂在路上的标语让客人们都充分赶到南潭人的热情,街道和道路两边都被清扫一空,虽然谈不上多么赏心悦目,但是比起平时垃圾遍地,已经好了不知多少倍了。
但是不知道沈子烈怎么说通了安德健,加上秦海基和曹刚都并不看好这个一穷二白白手起家的开发区,更何况马通才出任管委会主任也是曹刚乐见其成的,所以秦海基和曹刚都没有就这个人选问题作过多纠缠。
两句话倒是让陆为民出了一身冷汗,这番话怎么听怎么像是把自己往火堆上推,但是看到马通才貌似迷离的目光中却是格外的清明坦率,陆为民没有回答对方的这番话,只是紧紧地握住对方的手。
欢迎仪式和座谈会开得很成功,县委书记安德健和县长沈子烈都作了很热情的讲话,晚饭和图书也很丰盛,由于坐了五个小时的汽车,客人们吃了晚饭之后就安排休息,第二天才是正戏。
他这个县委副书记原来在县里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沈子烈这个外来户根本没法和他比,但是现在照这种架势下去,只怕沈子烈声望日高,就真的要成为当之无愧的二把手了,安德健一旦离开,这个县委书记位置未必就能让他秦海基得手了。
“马主任,这我可不敢说,也许三个四个项目都齐齐落户,也许一个都搞不定,还得下一步继续接触做工作,一天项目没签协议没动工,那都做不得数。”陆为民赶紧给对方打预防针。
※※※※
沈子烈上位接替王自荣本来就有些意外,原本都以为沈子烈要在开年后回省里,没想到淮山猕猴桃事件造成很坏的政治影响,地委临时调整淮山班子,表面上是王自荣捡了一个落地桃子,但是实际上大家都知道王自荣升职不过是提前了一点时间而已。
“不过话又说回来,为民,你觉得这拨客人里边,能不能有戏?”马通才嘴巴上说得轻巧,但是内心深处还是充满了急切期待,毕竟开发区建设进度很快,若没有像样的项目进来,那空城计可是唱不下去。
没想到王自荣临时调任淮山,沈子烈却突兀的异军突起冒了起来,接任了县长,让秦海基这个县委副书记坐了蜡,现在也是处在一个十分尴尬的位置。
从安书记和沈县和-图-书长对陆为民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那是相当的亲热,高原甚至注意到安书记还专门把陆为民叫到一旁谈了好几分钟,这对于一个副科级干部来说,几乎就是无上的荣誉了。
一直到丰田柯斯达消失在道路尽头,陆为民才算是真正松了一口气,旁边的马通才亲热地拍了拍陆为民的肩膀道:“为民,这一次不管结果如何,我们南潭开发区的知名度算是打出去了,今晚在松鹤居,好好喝几杯!小许,你去订座!老高,把咱们管委会的人都叫上,辛苦好几天了,总算是有了一个了结。”
晚间在松鹤居的一顿饭也是吃得尽欢而醉,马通才喝得舌头发硬,眼光迷离的拉着陆为民道:“老弟,我老马这双眼睛不会看错人,老弟非池中之物,日后必定前程远大,可不要忘了咱们这帮老哥们儿。”
陆为民是沈子烈一手简拔起来的干部,这才大学刚毕业几个月就敢放到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助理位置上,就算是陆为民在帮助县里猕猴桃外销上除了大气力立了大功,但是这也并不代表对方就可以胜任这样一个位置了,在这一点上无论是曹刚自己还是秦海基都是有看法的。
听得陆为民这样一说,马通才心就放下来了,“为民,你甭给说三个,哪怕能有两个或者一个项目给我敲定下来,这一次咱们就算成功了。我就怕弄这么大动静,最后弄得个两手空空,领导那里不好交账啊www.hetushu•com。”
秦海基走了地委副书记唐文忠的路子,这一点曹刚很清楚。
县委书记安德健、县委副书记、县长沈子烈两人都亲自在南潭宾馆门口亲自迎候到了莅临的十多位客人,这让这些客人们也倍感光彩。
秦海基一直看不起沈子烈这种下派镀金的空降干部,两人从沈子烈下来挂职之时关系就一直很冷淡,沈子烈出人意料的上位,让秦海基很是愤懑,曹刚估计上边也对他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说法,才能让秦海基稍微好过一些。
“不过站在我们南潭角度,这样做也无可厚非。”曹刚想了一想,“陆为民用不着考虑那么多,他需要的是做好自己本职工作。”
随着丰州成立地区的事情日渐明朗化,无论是资历还是政绩都颇为不俗的安德健升任丰州地区领导的迹象也是呼之欲出,而如无意外,本来王自荣接任县委书记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听说昌州那边大发雷霆,已经把状告到省里了,昌州市委书记汪正熙还兼着省委副书记,估计地委行署那边少不了又要挨批了。
“陆为民胆儿够肥啊。”曹刚听到陆为民的举动之后也禁不住扬起眉毛,“那昌州方面岂不是怒火万丈?省里怕也很不高兴吧?”
虽然不可能让人人满意,但是他感觉得到,有不少人已经有些意动了。
“可是吕玉川呢?作为县领导,他在分管开发区,这样做有没有考虑过可能给县里带来的负面影响和_图_书?”秦海基也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强词夺理,连地委行署现在都还没有就这个问题表态,自己现在这样声色俱厉的发表意见,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就算是这一次地委行署帮我们把这件事情扛过去了,但是这种风气也不可长,否则迟早要出大事情。”
苏燕青还要陪客人们一道返回昌州,另外借了昌钢的这辆柯斯达两天,怎么也应当要去当面表示谢意,所以苏燕青就跟车一道返回昌州了,只剩下马通才、高原还有陆为民三人。
现在这一趟省里招商引资会,省里主要领导都明确指示要支持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连昆湖和桂平都只能憋着一肚子气不敢去捋虎须,陆为民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硬生生混进会场去捅出这么大一个窟窿来,不知道昌州方面会不会暴跳如雷,省里又会不会对黎阳地区提出严厉批评?
曹刚没有搭腔,在这个时候去提出这样一个意见无疑是不明智的,秦海基或许只是说说,如果他真打算这样做,那只能是自找没趣,除非省里真的在就这个问题追究责任,但就曹刚目前观察,即便是省里有些人不满,但是地委行署这边肯定会把这个事情扛过去。
第二天的考察也大获成功,开发区如火如荼的建设场面和制作精美的展板让身临其境的客人们都充分感受到了南潭发展前景。
但挨批归挨批,这事儿站在南潭站在黎阳的角度,却没有人能说陆为民做得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