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十八节 应对

“被人扔了一石头,不晓得是谁干的。”
常春来大为佩服,环顾了四周一眼,看到周围一些看热闹的老百姓已经注意到二人,就道:“为民,我陪你进去,这里边我看了一看,不是北峰乡的就是双凤乡的,还认识几个,我估计老童他们也快过来了。”
陆为民在招商引资办的时候也没少下双凤乡,去北峰乡那般少一些,但是也去过几次。
“想走?不得行!今天不把这个事情解决好,哪个都走不脱!”
簇拥在周围的人群立即骚动起来,群情激奋,一个个都盯着陆为民,恨不得扑上前来咬陆为民几口,但他们也仅仅只是口头闹得起,并没有人真正扑上来。
周围老百姓都是一阵起哄,也有几个人叫嚷着都不准走,陆为民显得相当镇定,环顾四周一眼,提高声音:“我在这里不会走,相信在这里的各位也有不少人认识我,我不会走!开发区管委会也不会搬家,县委县政府更不会搬家,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当面提出来,但是如果以为用某种方式来威胁要挟谁,我可以明确告诉大家,这种方式不可取,也绝不可能得逞!至于说高主任受的伤,我也相信这么多人在现场,总有人看到了,他既然敢作,那他就要记住违法犯罪是要承担法律后果的!”
“为民,你要进去?”
七嘴八舌立即闹腾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纷纷攘攘,陆为民也就东一句西一句和*图*书和几个有些面熟的人摆谈起来,气氛也就缓和了不少。
“你少在这里吓唬人,不解决我们的事情,你说这些都是掸毬用!他挨打是活该,谁让他在那里光放屁不解决事情,你不解决事情一样要挨打!”一个尖厉的声音叫起来。
前世见惯了这种围堵折腾事儿,他倒也不担心。
常春来也配合着陆为民的动作伸长脖子满脸怒意的寻找着说话者,但是人太多,说话者说完之后便不再吭声。
常春来点到的几个人都是这北峰乡几个有些跳站的角色,他们也都认得常春来,见常春来态度这样强硬,加之也见到过陆为民下来过几次,估计陆为民也是管委会的干部,没想到陆为民这样年轻居然是管委会的领导,都是一愣怔。
常春来也附和着拨开旁边的人,“让开让开,人心都是肉长的,不管啥子事情,伤者为大,高主任伤成这个样子,你们堵到起干啥子?陆主任在这里处理,你们还要做啥?就算是人质,也有我们两个在这里!”
“我不进去谁进去?”陆为民漫不经心地道:“又不是龙潭虎穴,莫非我还怕哪个把我吃了不成?”
“就是,马上解决,占了我们的地,坏了我们风水,要说钱!”
“也好,走!”陆为民底气更足,你共产党的干部,连老百姓都不敢面对,那真的就是窝囊废了,这种场合你越是畏畏缩缩和*图*书,老百姓那边气势就越盛,你越是大大方方理直气壮,他们反而会对你有几分尊重了。
“高主任,怎么一回事?你受伤了?!哪个干的?!”陆为民走进人圈子,他个头高,身体壮,看上去孔武有力,加上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外边跑,晒得皮肤也变成一种古铜色,很有点《第一滴血》里史泰龙的味道。
“黄孝东,齐占山,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把高主任扶到医院里去,我在这里!我就要看看谁敢挡到不准受伤的人走!哪个敢出来挡到,那高主任出了事情,他就要负全部责任!”陆为民厉声怒道,目光也在四周逡巡。
“你以为你是哪个?牛皮哄哄的,你以为你是县委书记县长!妈逼的,今天不解决好这个事情,想走,做梦!”
“常哥,你到周围看一看,帮我盯着,我看高主任脸色苍白,支撑不住了,得赶紧让他回去到医院里去,我进去顶着。”
常春来虽然也不怕这种场面,但是没想到陆为民却敢独自上前,这份勇气可要些人来比,看看黄孝东和齐占山两个人,平时牛皮哄哄,吃饭喝酒比谁都来劲儿,到了这种场合一下子就成了缩头乌龟了。
看到陆为民怒意盈面,加之常春来走上前来拉开两个熟识的人,人群终于松动起来,让出一条缝隙来,两人扶着高原终于跌跌撞撞的走出了人群。
“嘴巴给老子放干净一点,张四娃!马老www•hetushu•com二,你也少在耍横,这是管委会陆主任,你又不是认不到,装傻啊?”常春来双手叉腰一下子站在陆为民旁边的土坷垃上,厉声道:“闹个毬!闹一阵就能解决问题?”
“啥不得了的事情把你围在这里?你先回去到医院里去医伤,这边的事情我来处理。”陆为民语气不容置疑,大手一挥,双目环顾四周,目中威睖四射,在这种场合下尤其需要表现出足够的驾驭掌控力和决断力,否则极易被周围老百姓质疑你是否具有表态的实力。
“好了,大家围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这里太阳毒,大家站在这里估计也恼火,如果愿意大家推选几个能说会道能服众的代表来,一起到管委会会议室里,大家坐下来谈,当然如果大家不愿意,想要在这里谈也可以,我奉陪到底。”
见到高原离开,陆为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看到陆为民和常春来大大咧咧往里走,常春来甚至直接就把挡在面前的农民拨开,几个想要发火的农民看到常春来和陆为民的气势,嘴巴张开又闭上,只是狠狠地盯了陆为民和常春来一眼,没有吭声。
只是脸色发白,声音发涩,精神也远不及平时那种气宇轩昂的样子了,额际血迹的已经有些干涸,看样子是头部受了皮外伤,黄孝东和齐占山两个规划建设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畏缩在一旁不敢开腔。
双凤乡大河村这边有不少人都见过陆为民和图书,只不过谁也不知道现在陆为民已经是管委会主任助理,而常春来干脆就直接把陆为民的主任助理转正成为副主任了。
不过今日这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若是有人在其中搅和,那自然就不会如此易与,而他也不能放任这种情形的蔓延,否则形成了习惯这开发区下一步工作就不好搞了。
看到陆为民和常春来挤进来,高原觉得自己身体内支撑着的那股气劲一下子就松了下来,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就有点摇摇欲倒的感觉。
这种事情急不得,有事说事,说完再讲解决之道,当天说不好,便约定时间,要么下来逐一摸清情况,了解对方诉求,再提出解决之道,要么就是坐在一起当面锣对面鼓的谈个明白,这些都是在诉求要求正当的情况下。
吕玉川带领县城建交通一帮人到沿海考察去了,马通才到地委党校参加经济干部培训班培训三个月,刚刚走两天,管委会日常工作就由高原来主持,没想到才主持工作两天就除了这样的事情。
这个时候北峰乡和双凤乡的干部也陆续赶到,而童立柱也带着几个派出所民警到来。
“就是,占了我们的地,坏了我们的风水,哪有这么撇脱,想走就走?!”
前世陆为民当副县长时也经历了不少这种群体性事件,尤其是涉及拆迁问题,他当时负责分管国土城建工作,这种时候上一线的时候也不少,所以并不怵,只不过那是在前和_图_书世,今生却还是第一遭。
“就在这里解决!少在那里用缓兵之计!”
陆为民目光如炬,搜寻着躲在人群中说话的人,“是谁?有胆量说这话就不要躲在别人背后!看来高主任就是你打伤的了?你要记住为你自己所说的负责!”
高原一走,陆为民就轻松许多,语气也就更自然。
见常春来一说话把众人气势给压住,陆为民立即趁热打铁:“大家让一让,高主任受伤了,拖延不得!黄孝东,齐占山,你们俩把高主任送到医院去检查治疗,我在这里,大家有什么事情和我说,我负责处理!”
“少在这里假充正神,你算哪把夜壶?”
看到乡里和派出所的干警到来,这些老百姓并不怵,至少在表面上气势更盛,一些人更是刻意挑衅般的环抱双臂在派出所干警面前走来走去,有些妇女大娘则是故意在干警面前指桑骂槐,派出所干警们也早就得到了交待,只是保持着平静态度,有些老一些的干警,更是仗着人熟地熟,和一些熟人一边搭话,一边开玩笑,半点没有其他动作。
陆为民和常春来骑自行车赶到人堆边上,看到高原被人围在人堆里,还在声嘶力竭的和对方争执。
看到派出所的干警这种态度,再加上还有两三个便衣警察也混进了人群,这有些人反而有些心慌起来,但是人多为王,狗多为强,这种情况下,谁也不可能先下软蛋,即便是有些不安,此时也得要挺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