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二十一节 浑水塘子

“泰哥,得早点下手,开发区这一片我看了看工程量很大,随便拿下两段路一转手,就能让咱们兄弟几个几年不愁。”另外一个短袖体恤的干瘦男子也插话,“要不咱们就去拿一块河滩地来,为建筑公司送沙石,这活计我也熟,包赚不赔,也稳妥一些。”
徐兵算是跟着童立柱来了开发区派出所,如果不是徐兵工作年限时间实在太短,而公安局又是一个很讲求资历打磨的单位,童立柱真想让徐兵给自己当副手,但现在条件还不成熟。
陆为民从大河村与村民开了座谈会回来之后就找到了童立柱商量高原被打的事情。
城郊地区历来社会治安复杂,童立柱在刑警队干了多年,自然也有特情耳目,双凤和北峰这边也不例外,只不过这些特情耳目都是特殊用途,不过童立柱自然有他自己的门道,很快就动用了一个长期在双凤这边社会上混的角色为其了解情况,只花了两天时间就摸起来一些情况。
“徐兵,童所和吴指导在吧?”
指导员吴海发原来在治安科当副科长,这一次里开发区派出所当指导员,也算是升了半级,其他几个民警要么是来自城关派出所或者西华所这样的城区或者城郊大所,要么就是来自刑警队或者治安科的骨干精英,所以这帮人都还算是让童立柱满意。
派出所的小会议室实际上就是原来农家一http://m.hetushu.com个主卧室改造的,勉强能容纳下七八个人,围着两张八仙桌拼起,盖上一张蓝色桌布,也就勉强因陋就简了。
“你的意思是说刘三儿在这件事情里也插手了?背后有没有刘黑娃的在搞鬼?”童立柱沉吟着问道:“这个情况我们暂时还没有摸清楚,但是按照你这个线索,可能性很大。”
看见派出所的人来了之后,三个人便不动声色的从人堆里蹩出来,分道沿着山坡边上往城外溜了。
童立柱对刘三儿并不陌生,这个长期在南潭城里打滚的角色他也打过几次交道,手底下有一大票人,啥都有沾染,但是真正动真纲的事儿你却很难查到他有什么把柄,一句话,是个长期浸淫这个行道的老贼,尤其是更为老练的刘黑娃出来之后,刘三儿和对方搅在一起,刘黑娃大概也是给刘三儿传授了一些门道,刘三儿就更是精猾了。
派出所九名干警,暂时还空缺一个副所长,虽然童立柱很属意徐兵,但是剩下这几名干警里也都是颇有经验的老手,所以他还真不好就硬性把徐兵提拔起来,否则会影响到其他同志的工作积极性,这事儿他也给陆为民谈过,陆为民也觉得的确有些为难。
“没啥问题,我让二狗去撺掇的,他本来就是水坎村人,名正言顺,就算是公安找他也不怕,占了田土hetushu.com是要闹,至于说做工程的事情,肥水不流外人田,凭啥本乡本土的就不能做,还要让外乡人来做?这又不是啥高难度的技术活儿,土石方活儿我们就吃得下来。”小平头语气有些不肯定,“不过二狗嘴巴不够硬,脑瓜子也不灵光,就怕公安三问两不问觉察出一些啥来,要不我让他出去躲一段时间?”
“对头,让三莽子去扛起,公安也只有干瞪眼。”平娃高兴地叫了起来,显然还是对自己刚才扔那一块石头心有余悸。
本来开发区派出所就是一个很热门的所在了,不少人都希望调到开发区派出所来,幸好马道明也知道开发区建设是今年县里工作重点,所以在开发区派出所的选人上也不敢随便安排一些滥竽充数的角色来,基本上满足了童立柱的要求。
“在,他们都还在研究案子,你来得正好,他们也说要过去和你商量一下呢。”徐兵在陆为民之间依然保持着很融洽的同学关系,随着接触日多,两人关系比起读书时代反而更亲密了。
“泰哥,那个管委会的干部脑袋被平娃打了个洞,恐怕这件事情公安那边不得放手,平娃当时丢石头的时候虽然看到的人不多,但还是有两个,我怕……”三皮插话道。
“嗯,这个事情我晓得,我回去和三哥说,平娃明天先出去躲一段时间,三皮,水坎这边你盯http://www.hetushu.com着,我估计水坎这边的人也不认识我们,就算是他们给公安说了,也不晓得我们是哪里的,多半以为我们是大河村的,让他们去查好了。”泰哥摆摆手,又想了一下才说:“实在不行,就给二狗说,喊三莽子去扛起,反正他脑壳也有点问题,让他一口咬定随便乱摔了一块石头,我看公安能把他干啥!”
“三皮说得有点儿道理,咱们可能有点操之过急了,也许换一种方式来要好办一些,妈的,只不过来钱慢,过场也多,要是秦哥在开发区就好了。”长发男子叹了一口气,“平娃,水坎村那边不会有啥吧?”
陆为民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
“为民,来坐,正好我和老吴要和你商量案子情况呢。”童立柱看到陆为民进来,忙打招呼,内勤小敏也给陆为民端来一杯热茶,“你去大河村座谈情况怎么样?”
“泰哥,三哥不是有背景有关系么,让他想点办法,这种事情光让我们打头阵,是不是也有点太不够意思了?”平娃看了一眼泰哥,咂了咂嘴,“有些事情,找点关系出面,要比我们用这些手段好办得多,我们现在搞成这样,他再出面来弄一下,也有理由借口噻。”
“哼,三哥说了,好钢要用到关键上,现在还不是时候。”长发男子扬起头想了一下,“有用得上那些人的时候,未必我们花了那么多钱供他吃和-图-书供他们喝,还找女人陪他们睡,还飞得了?三哥说了,开发区恐怕今后几年都会越搞越大,肥得流油,挣钱的地方多得很,这块地盘我们是吃定了。”
要说高原所受伤不算太重,皮外伤外加一点轻微脑震荡,休息两个星期也就差不多了,关键是这种案子不搞清汤,开发区派出所第一炮就要打哑,无疑是一个羞辱,所以童立柱也是拿定主意要把这个案子办漂亮,让管委会也让县委县府看一看他童立柱的本事。
“大河村那边没啥,马主任昨天回来就去了大河村,他是老双凤了,也有威信,何况这事儿应该是北峰那边挑起来的,双凤这便是跟着摇旗呐喊而已。”
“妈的,那小子还真有几刷子!”一个小平头气狠狠地道:“水坎村那帮人我早就说没用,没见过阵势,随便来个人几下忽悠就瘪了,果不其然。”
※※※※
“得了,你少在那里马后炮!如果不是你扔那块石头,也不至于闹得公安都来了,童立柱那王八蛋眼睛毒得很,扫一眼就能认出人来,还有常春来也是他妈的一个野种,喜欢没事儿找事儿的,妈的,怎么会把童立柱这个王八蛋弄到开发区派出所?”另外一个长发花格衬衣的男子把嘴里的甜草根狠狠吐出来,“这事儿有点难度,得和三哥好好商量一下。”
陆为民走进派出所正好碰上了徐兵。
开发区派出所也是租用的房子,距和-图-书离开发区管委会大概有三百米直线距离,也是一个农家小院,只不过这个农家小院距离城区更近一些,就在省道边上,这样交通更方便,也便于派出所停车出警。
童立柱也没有歇着,他也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这两天一大早就把人全部撒下去,开始发动各种社会关系来摸情况。
“这个时候一走只怕童立柱就会闻出味道来,我晓得这个人,属疯狗的,闻到一点味道就要揪住不放,但是如果让二狗被童立柱逮到,也有风险。”长发男子一咬牙,站定道:“这样子,今晚上你们去把二狗叫出来,我们好生教一教他该咋个说,万一公安找到他,让他咬死就是说占了田土该赔钱,还有就是自家乡里凭啥不让包活儿,其他啥都不准多说。”
“关键还是北峰这边,水坎村里有古怪,常春来原来给我说起过城里刘三儿一直想要在开发区的基建工程上插手,县里虽然定了三家建筑公司来负责道路建设,但是也还有一些附属工程和土地平整工程没有明确,刘三儿就想要插手,我也问过高主任,他说的确有这么一回事,有人来找过他要求承包附属工程和土地平整工程,他拒绝了,后来还有人通过各种关系来找他,他都没有松口,没想到就出这事儿了。”
现在刘黑娃在南潭没有抓到他真凭实据的东西,你顶多也就是把他下边虾兵蟹将丢进去两个,难得动到他的筋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