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二十五节 爱情它是个难题

“嘿嘿,想想,一个专员居然会问到一个副科级干部,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为民的前程远大,他已经进入了地区主要领导的视线中了,我敢打赌,这个时候想要给为民介绍对象的人多了去,你不抓紧,没准儿就有别的优秀女孩子会主动追求他了,现在时代不同了,女追男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
李英很为自己的几个时髦词儿感到得意,虽然自己找丈夫未必如自己刚才所说的那般什么缘分了,心意相通了,并不妨碍她支持其他人这样。
但是做得到做不到又如何?
“春来说的有些道理,小苏,以你的条件难道还怕和人比不成?我看小陆主任对你也挺有意思,这没结婚之前就是光明正大的竞争,怕啥?”李英接上话,“真要错过了这个好姻缘,那日后后悔才是一辈子的遗憾,听英姐的没错。”
“小苏,你是不是和小陆主任在处对象啊?嘻嘻,别不好意思,像这样优秀的小伙子,你可得要抓紧了,我听说小陆主任在县人行有个同学,长得也挺漂亮的,我见过一次,时不时要打电话过来找陆主任呢,看样子也是有这个意思。”
他不确定自己和苏燕青之间是不是有某种心有灵犀,但是毫无疑问自己喜欢和苏燕青呆在一起,那种感觉真的很好,这无关于道德,纯属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觉,而似乎苏燕青也同样有这样的感觉。
“英姐,我和为民真的没有那种事www.hetushu.com儿,他有女朋友的,而且和女朋友关系也挺好,他女朋友工作比较忙,所以才没有来吧。”苏燕青矜持地笑了笑,“他找哪个女朋友也和我没关系,我和他也就是关系比较好的同事,你别瞎猜了。”
陆为民那边呢?
记得前世网络上也有一句话流传,爱情没有忠诚,只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前世中陆为民对这一句话的理解痛彻骨髓。
这极大的缓解了前期开发区面临的压力,而随着三大项目的建设陆续启动,也有更多的投资者把目光投向了南潭开发区。
华美集团项目敲定,再加上三明塑胶和凯南电子两个项目也签署了投资建厂协议,南潭开发区一下子迎来了三个颇为耀眼的三个项目。
陆为民走到门口就听到了三人的谈话,他有些尴尬。
没错,这就是魔障,爱情本来就是一种没有道理的偏执魔障。
“行了,常哥,你也别在那里危言耸听了,那些给小陆主任介绍的,小陆主任就能看得上?这处对象还是讲求个缘分,讲求心意相通,我看小陆主任和小苏就很投缘嘛,不过小苏倒是要珍惜这段缘分才是。”
“爱情它是个难题,让人目眩神迷,忘了痛或许可以,忘了你却太不容易,你不曾真的离去,你始终在我心里,我对你仍有爱意,我对自己无能为力……”
苏燕青心如鹿撞,若是说对陆为民半点意思没有,那也就没m•hetushu•com啥,可是这种事情岂是外人所能领悟的?
被对方说得脸顿时红了起来,苏燕青装作镇静的模样假意收拾面前的资料,“英姐,哪有的事儿?为民早就有女朋友,你们不知道而已,在昌州工作,他们关系很好。”
苏燕青咬着嘴唇,下意识想要甩头来丢掉那些不切实际的念想,明知道那些念想太卑陋太无聊,却又根本摆脱不了。
自己似乎对陆为民回昌州特别敏感,他一回昌州,自己就总觉得没来由的烦躁。
“得了,小苏,你就别在英姐面前遮掩了,我听常春来说小陆主任在昌州是好像谈过一个对象,可是小陆主任在这里都小半年了,我也没见他那个女朋友来过?这种事儿长不了,倒是那个在县人行工作的小丫头你得防着点,那小妮子长得挺媚人的,听说父亲是地区农行的领导。”
明知道是陷入了魔障,可是要从魔障中跳出来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到的了,苏燕青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做到。
还有那个叫甄妮的女孩子又是何如?
也不知道为什么,苏燕青就觉得和陆为民在一起时间就过得特别快,心情也特别好,做起事情来效率也特高,可若是陆为民不在,尤其是不知道陆为民上哪儿去了的时候,自己就有些说不出来的味道。
苏燕青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就对陆为民这样在意这样在乎,陆为民的一举一动就牵动着她的心神,日m•hetushu•com常工作中接触的点点滴滴,就像一根细线将那些看似琐碎的细节串联起来,幻化成一条晶亮明晰的珍珠链。
“英姐,为民真的早就有女朋友了,你们别再说这事儿了,让别人听了不好。”
他的感觉呢?
而当村民们扬言要打陆为民时,苏燕青发现自己内心的焦躁担忧甚至超越了对事情本身的担心,她只担心陆为民会不会受伤,而事情会发生到什么程度似乎她毫不在意,这样的感觉让苏燕青自己都觉得自己怕是陷入了某种魔障状态中了。
这种时候自己出现在办公室里实在不合时宜,也会让燕青感到尴尬,没准儿还会破坏自己和燕青建立起来的这种温馨的默契。
这一曲一度是前世陆为民最深爱的《当爱已成往事》如幽灵般萦绕在陆为民心境间,李宗盛的卓越才华充分诠释了爱情的诡魅和没有道理可言,让陆为民唏嘘不已,虽然这首歌现在还并未出来。
站在办公室外伫立良久,陆为民终于还是走了。
尤其是华美集团果汁项目更是投资超过一千三百万元人民币,堪称整个黎阳地区吸引外资的一个突破。
常春来坐在藤椅上,双腿撬在另外一张藤椅上。
李英是从城关镇调过来的,公公是分管农业的副县长谢元申,丈夫在县广播电视局工作,人心挺好,就是嘴巴管不住,特喜欢八卦,苏燕青和她关系不错。
“小苏,别怪常哥没提醒你,为民这种人属于可和*图*书遇不可求的紧俏货,这么年轻都当管委会副主任了,现在高原还赖在医院里不肯出来,这正好,让为民有个展示自己的舞台,我听说连尚专员都问及了为民的情况。”
常春来粗俗野火的话语让李英和苏燕青都是脸皮发烫,两双眼睛都恶狠狠的瞪视着常春来,常春来也意识到自己话语有些过火,赶紧道:“呃,常哥这是话粗理不糙,你们说是不是?古代都说娶妻娶德,纳妾纳色,这找老婆当然就要讲和你配得上的才行。”
办公室里的谈话还在继续。
尤其是在那一次去乱坟岗处理村民闹事,看到陆为民昂首阔步的走进一个个凶神恶煞般的村民圈子里,看到陆为民闲庭信步般的在如火药桶般的村民圈子里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看到陆为民面对咄咄逼人的村民们毫不退缩,舌剑唇枪的交锋,她就心间就有一种说不出澎湃冲动感。
那一刻陆为民就像是一个无所畏惧的英雄,那个英姿勃发的身影也如烙铁一般深深的烙在了自己内心深处,历久弥新。
一连串的心思涌入苏燕青心中,让她神思恍惚,猛然间才发现办公室里有些安静,眼睛一瞄,见常春来和李英都用那种似笑非笑又有些过来人的目光望着自己,心中顿时大羞。
甄妮给自己的感觉是一种浓郁的喜欢,而苏燕青和自己在一起却有一种相知相得的愉悦,陆为民无法分清楚这里边的差异,他只知道自己这两者对自己都有点不可或缺,m•hetushu.com也许是前世记忆让自己变得更贪心,也许是本质上自己就更花心。
何去何从陆为民还没有想过,他现在也没有过多的心思来考虑其他,甄妮是自己的女朋友是不争的事实,而自己对苏燕青的好感似乎也在与日俱增,这个矛盾究竟会在什么时候爆发,他自己内心也没底。
“口不应心,小苏,别怪常哥没提醒你,这年头挑个好老公不容易,先下手为强,这道理不用常哥教你吧?”常春来从门外一脚垮了进来,大大咧咧地道:“凭你常哥的火眼金睛,为民那个女朋友我看没戏,任凭他们这会儿怎么黏糊亲热,谈婚论嫁,可为民在南潭工作这么久都没见来,连为民工作都不关心,这种女人找来何用?难道找老婆就光凭脸盘子长得漂亮,奶子大屁股翘就行?”
感情这个东西陆为民素来主张顺其自然,尤其是有了前世经历这番洗礼,他对这一点更为看得开,连甄妮和自己如胶似漆的情侣都会在现实的诱惑和压力下分道扬镳,遑论其他?
苏燕青给他的印象非常深刻难忘,从某种角度来说,对自己的理解甚至远胜于甄妮。
可她苏燕青岂是需要人施舍的人?何况爱情这个东西从来就不是施舍而来的。
苏燕青曾经有意无意的说过她不会在南潭呆太久,她在南潭工作不过是履行她对家庭的一个承诺,类似于自我反思,或许89年春夏之交那场风波对她的触动颇大,于是她需要这一段时间的沉淀和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