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三十三节 人大要履职

“来坐,老林,怎么突然对这些事情感兴趣起来了?”安德健不动声色地笑着道:“开发区几乎每个星期每个月都有来洽谈的项目,你怎么对造纸项目这么感兴趣?”
“安书记,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你知道我这个人性格直,说话也就是直来直去,听说县里开发区要引进一个大的造纸项目?是洛门那边的?”林顺禄精神状态很好,面色红润,仿佛年轻了好几岁,不过眉宇间却有一丝不满。
安德健心中微动,看来这启天纸业牵动了很多人的神经。
※※※※
安德健很客气的送着林顺禄离开了办公室,回到办公室才又坐了下来,细细琢磨着这桩事儿。
听说要等到丰州地区正式成立之后,各县的电话才会开始全面程控改造,这也是全省各地盼望已久的大工程。
有些东西欲速则不达,想到这里,安德健微微蹙起眉头,想了一想之后,才拿起电话。
在南潭这块土地上他打磨了几十年,自然深知安德健这个老狐狸的狡谲老辣,他也不会轻易相信安德健嘴里的言语。
“那就好,德健书记,我老林这个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启天纸业在洛门的造纸厂造成了多么大的污染,给洛江下游带来多么大危害我想不用再去寻找什么证据,至于省市环保部门怎么还会容忍这个企业在洛门生存下去我不得而知,也不是http://www.hetushu.com我们能管得到的。但是像这样已经有着很明显劣迹的企业要到我们南潭来搞项目,我就得要好好审视一下了。我无法相信一个在洛门都无法解决污染问题或者说不想解决污染问题的企业,在我们南潭就能改弦易辙,这一点德健书记恐怕需要重点关注一下。”
林顺禄词锋甚利,句句都点到核心上,“南潭要发展需要对外开放,需要招商引资,但是不能阿猫阿狗的啥都拉进来,像这样重度污染的企业带来那点税收和就业,根本就不足以抵消对我们山清水秀的南潭环境造成的危害,这一点县人大的态度也很明确,我们县人大要坚决履行依法监督的职能,在这里我先和德健书记汇报一下,免得德健书记日后又要埋怨我老林言之不预了。”
“骆康?!真是你!”陆为民惊喜的大叫起来,电话里的声音的效果虽然不是很好,但是陆为民还是一下子就听出了对方声音,“你小子还知道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呵呵,我还没有那玩意儿,不过我爸倒是弄了一个,算是我们这边第一批,号码是90*****,若是找不到我,你就打这个电话,加上区号就行。”电话另一头的骆康也不掩饰什么。
什么人把消息透给林顺禄已经不重要了,关键在于启天纸http://www•hetushu•com业在洛门那边的形象很差,很难让人相信一个在洛门搞得乌烟瘴气的企业到了南潭就能洗心革面。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就信任安德健了,安德健的老谋深算他早有领教,他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你现在没在单位上干了?”陆为民敏锐的觉察到一些什么,有些好奇地问道。
打过两次电话,都没有能找到对方,县里电话还没有完全实现程控化,不好打长途电话。
为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家可以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启天纸业也不会例外,那么在南潭这个投资项目前景如何就有些令人堪忧了。
现在林顺禄对当时安德健把自己挤下来那一幕记忆犹新,不过时过境迁,安德健很快从县长升迁书记,而且在南潭位置越坐越稳,连林顺禄也要承认安德健的确有些本事,而且对自己也十分尊重,随着年龄增大,林顺禄仕途上已无多少想法,当年一肚子怨气倒也渐渐淡了,这几年里林顺禄对安德健的工作倒也十分支持。
“安书记,林书记来了。”秘书悄悄走进来道。
“为民,你们这边联系可真不容易,我给你打过几次电话,不是打不通,就是联系不上,中间还得转接几遍,你也舍不得给我打个电话?”骆康的声音一如以往的那样略大沙哑的低沉,“不过你寄过来的两封信我倒hetushu.com是收到了,懒得回信,就还是觉得打电话更方便,我们这边已经开通大哥大了,也就是移动电话,现在很多有钱人都开始买大哥大,通讯相当方便。”
毫无疑问林顺禄那边是有人专门去透了风,对于林顺禄这种在仕途上已无多少想法的干部来说,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潭人,防止外地人假借各种理由来损害南潭本地利益,维护本地利益就成了他工作中一个“义不容辞”的重任。
只是不知道他怎么对启天纸业在洛门的情况也是了解得如此清楚,这似乎不太符合林顺禄现在的工作积极性,如果没有人专门为其了解收集启天纸业在洛门经营的造纸厂情况,他绝对没有可能会对洛门造纸厂的运营状况了解得如此清楚透彻。
“安书记,不是我为什么感兴趣,而是我不得不关注。”林顺禄毫不客气地回答道:“我听说这个启天纸业在洛门是弄得天怒人怨,这个企业的排污屡屡被环保部门查获叫停,洛门造纸厂附近的老百姓多次向省里写信反应,洛江下游怨声载道,如果这个企业来我们南潭,岂不是要让我们南河变成另外一条洛江?”
自打在去年猕猴桃销售时和骆康联系过之后,陆为民就再也没有联系上这个家伙。
安德健不是那种拘泥古板的人,如果只是一般的非原则性问题,对于像启天纸业这样大的项目来说m.hetushu.com,在他权力范围之内的,他能挡过去也就挡过去了,但这一次似乎有些不一样。
据说这也是省里给黎阳和丰州分家的一个“大礼”,那就是省财政和省邮电部门两家联合加大投入,尽快完成黎阳和丰州地区的程控电话改造,而这个手笔不可谓不大,除了昌州之外,连昆湖、桂平这些地市的程控电话改造都要落在黎阳和丰州后边。
安德健警惕起来,但是表面上却不得不表现得十分严肃,“老林,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这个县委书记还没有得到关于你所说的启天纸业确定要到南潭落户的说法,但我知道启天纸业之前一直在和开发区以及水电局进行谈判,希望能落户南潭开发区,但是南潭开发区现在还没有开这个口子,也就是在考虑启天纸业这个造纸项目如果落户南潭开发区,在环保治污问题上是否能满足我们南潭的要求,这是底线。南河是丰江上游,关系到下游地区人民生命健康,这一点我想县委县府都会十分重视,也没有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触犯底线。”
“哦?”安德健有些惊讶,林顺禄平素鲜有这般早来大院里上班的,除非人大那边有会,这么早来找自己有什么事情?“那你快请林书记进来。”
之前陆为民也就在汇报这个项目时很坦率的表明了担心,但是安德健并没有太在意,在他看来造纸厂如果没有一点污染反倒是令和图书人惊诧了,所以陆为民提出启天纸业在污染上可能有些问题时,他也只是要求对方一定要督促启天纸业要把必要的治污设施落实到位,并没有作其他特别的要求。
当年他和安德健争夺县长位置失手,被安德健挤到了县人大,那时候安德健刚到南潭担任县委副书记不到三年,就能得手,除了安德健上边有些过硬的关系之外,安德健在南潭这块自己深耕多年的土地上硬生生拉起一支队伍来也是事实。
现在看起来事情出现了一些偏差,启天纸业臭名远扬,在洛门的污染问题甚至连林顺禄都知晓了,可以想象得到很快县人大那边就会传得满城皆知,而县人大肯定也会在这个项目上死死盯着,再联想到《昌江日报》的那篇隐有所指的杂谈,就不能不让安德健三思了。
他当然知道林顺禄是林家围子的人,林家围子位于北峰乡下边,正好处在开发区下水,和开发区相距也不过几里之遥。
“你小子,打这个电话来时不是就是告诉我你现在用的是大哥大给我打的?”陆为民大笑起来,大哥大几年前就在广州首先开始出现了,在昌江虽然还是新鲜玩意儿,但是香港电影录像里也给人以太多耳濡目染,对于这个东西大陆人并不算陌生了,当然要真正进入千家万户,那还要几年去了。
林顺禄脸上皱纹如刀刻一般,目光却是犀利明亮,在安德健沉稳的脸上打着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