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三十六节 灵犀

陆为民神色自若的仔细看了看曹刚仍在自己面前的纸片,微微皱起眉头:“曹县长,这上边怎么连省环保局的调查处理情况都有啊?怕是县人大通过地区人大工委向省环保局那边了解的吧?”
曹刚轻轻哼了一声,“我问你县人大怎么会突然对启天纸业项目感兴趣起来?”
似乎是觉察到了那目光带来的灼热,苏燕青有些下意识的将身体往水里缩了缩,慢慢的游到了岸边,停了下来,本想上岸,看到坐在水边上的陆为民目光灼灼地望着自己,一抹羞意没来由的泛起。
一个小小的管委会副主任,竟然敢用如此嚣张的言语来讥讽自己,这简直就是当面给了自己一记耳光,自己先前给他或明或暗的提醒简直就如放屁一般,对这个家伙没有产生任何作用,他真以为沈子烈就可以庇护他一辈子?!
将自己的身体仰靠在椅子中,曹刚已经没有多少心情在问下去了。
这一处小汊湾是陆为民经过多次选择才找到的,需要先从一条石板小径走下坡,然后从一处无人注意的分岔道斜着滑下去,再拨开一片掩映的小灌木,正好可以钻过去这道绿色屏障,沿着斜坡就可以下到临水的小汊湾边。
安德健又凭什么压制其他人的声音让他火箭式的升任管委会副主任?为了和沈子烈维系良好关系?
灵犀潭这边偏远了一点,最主要的是有人专和_图_书门巡查,严禁下水游泳,前几年曾经在灵犀潭一次就发生了淹死三个学生的惨剧,至此以后,县里每年夏天都要专门请人看守灵犀潭,防止有学生儿童跑到这里游泳。
※※※※
南潭县还没有一个像样的游泳池,县城里的游泳池老旧不堪,而且人潮涌动,大多成了暑期小学生们戏水的好去处,而水性好一点的则都纷纷去了南河游泳。
轻轻舒了一口气,曹刚牙根咬紧,眼前这个家伙让他恨得牙痒痒,环保局张宝连就是借他几个狗胆他也不敢来故意坏自己的事情,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去林顺禄面前撩拨?启天纸业项目根本还没有敲定,张宝连他怎么可能去介绍?
夕阳已经渐渐落山,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但是陆为民依然兴致高昂的沿着湖畔游着。
“这是怎么一回事?”曹刚强压住内心的怒气,轻飘飘的将人大的那个质询议案丢到了陆为民面前,阴鸷的目光死死落在陆为民脸上:“县人大怎么会对启天纸业这个项目了解得这样清楚?”
不可能,安德健不是那种轻易屈服的人,王自荣和安德健较量几年也没能讨得半点好,安德健会怕沈子烈这个外来户?
不过在看到了这静谧如镜的一汪碧水之后,苏燕青就完全抛却了先前的忐忑和犹豫,扑面而来的凉意和僻静安全的环境让她顿时hetushu.com放下了一切,没有等到陆为民说啥,苏燕青已经是满脸兴奋的脱下凉鞋就跑到了水边上,径直踏入水中,慌得陆为民连忙叫住她,深怕她一时冲动不知道其中深浅。
“这我不太清楚,不过前一段时间县委不是组织了一批人大代表来视察开发区么?是林主任带队来的,看了一上午,下午在管委会进行了座谈,吕县长代表管委会也做了工作汇报,但我记得好像没有谈到具体哪个项目啊。”陆为民脸上装出一副回忆的表情,“对了,县环保局张局长还专门介绍了启天纸业准备上马的先进的环保治污设施,当时林主任还相当高兴似的。”
“嗯,曹县长,我觉得如果县人大所质询的问题属实,那么我觉得启天纸业要说服县人大那边恐怕就不是拿出一个治污方案那么简单,如果他们能够在南潭拿出一个令人信服的治污方案,为什么不能将这个方案用在洛门造纸厂呢?如果他们能够在洛门造纸厂的治污取得成功,那不是更具有说服力么?我想届时根本不需要再对县人大的质询作多少解释,事实胜于雄辩不是么?”陆为民眼睛一眨不眨,泰然自若的道。
她也知道自己跟着陆为民来这里不太合适,可是她本来就挺喜欢游泳,在大学里整个夏天除了身体不方便那几天,几乎天天都要去游泳馆里泡一泡,可到了南潭,和-图-书这里的条件的确太差,没有适合的游泳地方,也就只能窝在单位上,要么去公共浴室洗澡,要么就只能在寝室里自个儿烧水洗澡,很不方便,游泳就更是想都别想。
苏燕青几乎是忐忑不安地跟着陆为民身后钻林穿草,一直来到这个小湖汊。
毫无疑问就是这个家伙给自己背后烧了一把火,而且是烧得自己如此疼痛,痛得自己竟然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灵犀潭畔树林茂密,这一带浅丘封山多年,沿着湖畔蜿蜒曲折的湖岸,形成许多幽静的湖湾,水杉、黑松、香樟、广玉兰、青桐、鸡爪槭,还有榆树和三角枫,混杂在一起,将这个双龙潭周围的坡地都密密实实的覆盖起来。
目光狠狠的直视着对方,曹刚只觉得自己肺都要被气炸了。
陆为民倒是不怕,一个人径直向湖中心游去,这一片由于湖岸曲折,加之树林茂密,地势也起伏不平,视线很狭窄,即便是有人也能无法看到这一片,这也是陆为民最为放心的。
在面前这个家伙嘴里是问不出任何东西来的,而且自己也无法说明凭什么人大就不能过问这个项目,人大是权力机关,当然有权力过问县里的任何重大事件,这是法律赋予人大的权力。
下水之后苏燕青并没有像陆为民那样大胆向外游,而是就在这湖汊子里游了几圈,她更享受这种浸泡在这一泓清泉中的滋味。
hetushu.com灵犀潭不准游泳,主要是因为水深怕出危险,所以沿着潭畔都有警告不准游泳,不过陆为民实在熬不过潭水的诱惑,时不时来偷偷享受一番。
曹刚越想越有可能,徐晓春凭什么会把这个家伙安排给沈子烈当秘书,沈子烈又凭什么不遗余力的扶这个家伙上位,就凭他卖了几斤猕猴桃?
“很好,陆为民,启天纸业项目暂时放一放,等到启天纸业拿出令人信服的治污方案之后再来研究这个项目,你觉得怎么样?”曹刚脸上浮起有些僵硬的冷笑,歪着头问道。
看到苏燕青曼妙的身形在湖汊子里轻盈的游动,不时从自己面前掠过,陆为民只觉得心脏有些不争气的猛地咚咚急跳了几下,一头无法挽成一个发髻很随意的扎在头顶上,散落下来的发丝被湖水打湿贴在颈项和脸颊上,透过渐渐黯淡下去的夕阳之光映照,这一刻竟然有一种惊心动魄的娇美。
苏燕青的泳衣是穿在了连衣裙里边,很大大方方的就在陆为民面前脱了下来,随身带来的小包装了游完泳需要换的衣物,就搁在了岸边。
这一截浅坡一直延伸到水下,由于夏季雨水多,双龙潭水线也上涨了不少,这一截浅坡原本露在外面现在也淹没到水下了,不过陆为民已经把这一带当作了自己的禁脔区域,每次一来就直奔这里,对这一带也就相当熟悉了。
今儿个他也是第一次邀请苏燕青,和_图_书在发出邀请之后也觉得有些唐突,深怕苏燕青有其他想法,但是看到苏燕青很爽快的答应下来,又为自己的小家子气感到惭愧。
灵犀潭水清澈无尘,这么多年来一直保护得很好,加上水深且也有些偏,所以平常并没有多少人来,陆为民也是很喜欢这里的幽静,喜欢一个人在这里来享受大自然的赐予,也能够在击水之中获得某些平时想不到的感悟。
一时间曹刚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话语来回应对方,威胁?恐吓?或者呵斥?似乎都毫无意义,对方不是傻瓜,敢这样说自然有其底气,这一刻曹刚反而有些胆怯心虚了,莫非这个家伙背后真的有什么特别的背景关系?
不过南河适合游泳的也只有不足五百米的那一段,天气一热,整个河岸上就密密麻麻堆满了人,虽然每年都有淹死人的情形发生,但是却从未能抵消人们下水搏浪的向往。
一旦钻入了某个牛角尖,短时间内就很难跳出这个定势,连曹刚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干巴巴地说了几句过场话,打发走了陆为民,只剩下他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
加上陆为民的邀请她总有一种很期待的感觉,尤其是这种只有两个人在一起的私密活动,连苏燕青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内心深处怎么会有这样一种莫名的喜欢,甚至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了,等到答应下来之后才意识到有些唐突,但是却不好再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