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三十八节 你在想什么?

从双龙潭骑车回县城里的路上两人都显得很安静,苏燕青轻轻搂住陆为民的腰杆,斜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脸上时不时浮起一抹恬美的笑容。
“燕青,对不起,是我……”
手足无措的陆为民还真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情形,先前自己冲过来的确是情急之下,不过就算是自己无意间看到了苏燕青的身体,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都什么时代了,难道女孩子还能因为这么一出就要以身相许不成?
“大地方有大地方的好处,小地方有小地方的优势,不是有句话么,宁为鸡首,不为牛后,在昌州机会固然不少,但是竞争对手一样更多,你想要脱颖而出,非自身因素会更多,我希望自己的命运能由自己掌握,在南潭,这种可能性要大许多。”陆为民推着车一边走一边道:“至少目前是如此。”
作便作了,也没有什么值得好瞻前顾后畏首畏尾的,此时苏燕青反而觉得自己之前这一段时间里的心结豁然得解,再无之前那种患得患失的纠结,至少自己敢于把自己内心感情和盘托出,让陆为民能够直面自己内心的情感。
陆为民看到苏燕青脸色的变化,似乎也想到了一些什么,只是此情此景,却又能说些什么?
苏燕青发现这一刻自己是那么的想要蜷缩在对方怀中,又有一种莫名的想要哭泣的冲动。
陆为民突然笑了起来,目光中带着些许怅惘和迷乱,“当然不是,说内心话,我希望你留下来,和我一起工作,那样我想我会很愉快,很兴奋,工作效率也会更高,但是我有这个权利么?”
匀称丰润的身材几乎是毫无保留的呈现在陆为民面前,肌肤如缎,透过夕阳最后一刻的余晖洒落下来,浮现出一种类似于维纳斯般的灿美。
“发乎本心的感情难道可以用无耻这个词语来侮辱么?”苏燕青一只手掩在胸前,一只手掩在和*图*书腹下,“转过身去,让我先穿好衣物。”
陆为民实在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这种情形下他能保持这样理智已经是难能可贵了,但是身体的某些部位却不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紧紧拥抱在一起,难免就有某些敏感部位要碰撞在一起。
缠绵的深吻迅速点燃了苏燕青的激情,双手牢牢的揽住陆为民的虎项,完全忘记了自己身无半缕,身体紧紧的贴在陆为民胸前,狂放无比的迎合着陆为民报之以热吻,粉颊似火,双眸如焰,几欲把陆为民烧成灰烬。
也许是自己之前一直因为将要离开南潭而有些郁结的心情经历了这样一次畅快淋漓的爆发而得到了纾解?或者是自己终于大胆的挑开了这层若有若无的薄纱而无悔这一遭?
愧疚纠结混合着莫名的幽怨,一种复杂的情绪如毒蛇一般缠绕着苏燕青。
“你的意思是我不应该在南潭呆?”苏燕青扬起漂亮的秀眉反问。
甄妮才是自己正牌女朋友,而自己和甄妮之间的感情到现在依然很平稳,尤其是在甄敬才对自己和甄妮之间的事情开了绿灯之后,连乐清都不再反对,虽然两人相隔数百里,但是至少到现在看来,自己和甄妮之间的感情还没有受到距离因素的影响。
“走吧。”苏燕青收拾了一下有些散乱的秀发,嫣然一笑道:“天色不早了。”
这一幕如烙印一般深深镌刻在陆为民记忆中,即便是多年以后,他也记忆犹新。
“不,为民,不要这样说,感情这个东西,你情我愿,怨不得谁,刚才我们很快乐,很甜蜜,很幸福,不是么?”渐渐恢复了冷静的苏燕青摇摇头,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你不是圣人,我也不是。”
“啊?!”吃了一惊的陆为民龙头一歪,险些让人都从自行车上摔下来,稍稍稳了一稳心神,陆为民靠在路边上停了下来,苏http://www.hetushu•com燕青索性下车,陆为民也干脆推车而行,“你要去哪里?”
“你不属于这里。”陆为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短的回应。
但是能得到苏燕青的垂青固然是值得得意的事情,但是如何来处理这段感情却又是令人头疼的。
猛然见到对方美眸中那娇怨爱怜的一瞥,有如点破了心中那若有若无的薄纱,陆为民只觉得自己头脑顿时一热,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抬手捧起苏燕青下颌,猛然间深吻了下去。
一浪接一浪的情潮将苏燕青抛上了云霄,她不知道此时自己身处何方,晕晕乎乎的大脑已经没有半点意识,她只知道那份醉人的甜蜜让自己全身心都如同漂浮在温泉中,什么也不想去想,什么也不想去做,就这样漂浮游荡,任凭那温泉将自己慢慢淹没。
“那为什么你说我不属于这里?”苏燕青毫不放松。
虽然只是短暂一瞬间,但是却尽入眼底,珠圆玉润的肢体在夕阳之光下浮动着惊心动魄的绚烂,仿佛每一寸肌肤都在绽放着魅惑的异彩,细腻嫩滑的肩头和纤巧精细的锁骨,笔挺圆滑的双腿完美无比的结合在一起,浑圆挺翘的臀瓣完美无瑕,半遮半掩的胳膊刚好挡住了盈盈可握的胸房,小腹下那一抹幽黑芳草如火焰一般点燃了陆为民内心的躁动。
“怎么说呢?我愿意在这里,也许我可以有机会离开这里,但是我觉得现在呆在这里没什么不好,至少我可以学到很到东西,也可以获得很多机会。”在苏燕青面前,陆为民显得放得开了许多。
“啊”的一声尚未出口,苏燕青只觉得自己的大脑就像被雷击一般轰然坍塌了,双手下意识的揽住眼前男子的虎项,毫无保留地张开檀口樱唇,细滑的香舌迎合着对方舌尖凶猛热烈的侵袭纠缠在一起,咿咿唔唔的鼻息咻咻声如春雨后的细草撩拨着陆为民和*图*书的理智底线。
这个女孩子的确有些不一般,外冷内热,但是却又能很好的控制收敛情绪,如果换了一个在感情生活中几经挫折的成熟女性也许还能理解,但是先前陆为民和苏燕青深吻时对方哆嗦颤栗的表现证明了对方在这方面还是一个雏儿,却能在收拾情绪上表现得这样理智,不能不让陆为民有些惊讶。
陆为民还有些迷迷瞪瞪,苏燕青能够如此理性自然的收拾起先前汹涌奔放的感情,的确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对于苏燕青又有一些不一样的观感。
对方骄傲而又倔强的面部轮廓在星空下显得那样孤独而又自信,即便是自我解嘲的口吻从嘴里出来也显得那样狂放大气,或许每个不凡的男人身上都有着这样那样不为人接受的缺陷,但也许正是这些缺陷才让他们显得更加不同凡响。
娇羞中略带嗔怒,又有无限委屈,苏燕青也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就怎么突然爆发出来。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好在二人已经走到了县城边上的街道上,盛夏季节,晚上出来纳凉散步的人不少,两人走在路上,郎才女貌,很有点珠联璧合的味道。
她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即便是在前年遭遇了那样大的挫折打击,她也一样扛了下来,毫无畏惧的坚持下来,但是没想到却会在这一刻有一种说不出的委屈想要倾泻。
话尚未说完,苏燕青已经美眸微闭,听凭泪水滑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摇头不语。
苏燕青心中一痛,贝齿紧紧咬住嘴唇,声音也变得有些嘶哑起来:“我喜欢你,我敢表白,你喜欢我,却不敢承认?”
陆为民突然间没有听到声音,本来闭上的眼睛下意识地睁开来,却看见双手拿着文胸的苏燕青掩在胸前,香肩微动,珠泪纵横,竟然抽泣起来。
丢开了一切的陆为民自然也是放开身心来享受着这份甘甜,苏燕青在怀中的狂放让陆为m.hetushu•com民立时就感受到了来自胸前那对凸起软肉的威力,先前凶猛的热吻逐渐演变成深长的湿吻,陆为民的双手早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揉弄起少女挺翘的臀瓣起来。
能够得到苏燕青这样的女孩子垂青无疑是让人骄傲的,当初就连郭怀章也曾经有那么一丝心思想要追求苏燕青,但是几次接触之后就知道他自己没戏,很果断的掐断了那一丝情苗,当时连陆为民也很佩服郭怀章的果断冷静。
但是苏燕青泪流满面,美眸幽怨,让陆为民为之气短,“燕青,我真不是有意,我……”
连苏燕青自己都难以置信怎么自己在倾泻了一番情绪之后心中变得这样畅快轻松。
陆为民这才忙不迭地转过身去,等到苏燕青穿好衣物之后才又转过身来。
“为民,我要走了。”
既然无法放下,还不如彻头彻尾放下所有一切,尽情享受这一刻的欢愉和快乐,至于其他,等到以后再说吧。
“你不问我为什么要走么?”苏燕青脸上浮起一抹罕有的调皮笑容。
陆为民同样是浮想联翩,只不过相比于苏燕青的率直陆为民在惊喜得意之余,却不能不多几分忐忑。
可是陆为民先前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和苏燕青之间这层隐藏在某层遮掩下的情意,而一直以为自己和苏燕青是那种超越男女之情的意气相投默契相交,没想到这一切就在短短几秒钟之间就被证明不过是一个虚幻,男女之间除了爱情便无真正友情这一说。
一直到某个异样的凸起突然触及到了少女的禁地才让苏燕青如梦初醒般的惊叫起来,“啊!”
“我不属于这里,难道你就属于这里?”苏燕青更觉好奇了。
其实在捧起苏燕青脸颊一瞬间,陆为民就已经清醒了过来,但是当他看到苏燕青半闭的美眸中流露出来的一抹娇羞时,陆为民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放下了。
“你属于这里过么?”陆为民摇摇头笑了起来和_图_书,“你从来没有真正属于这里,更多的时候是以一种旁观者的角色出现,也许你自己也在努力想要改变自己这个心态,但是你好像没有能做到。”陆为民耸耸肩,眉宇间多了几分寥落,“其实你也没有必要强迫自己改变什么,每个人都可以选择更适合自己的道路。”
苏燕青停住脚步,注视着陆为民的脸庞,陆为民幽暗的目光在渐渐黑下来的天光下显得那样深邃,“你真这样希望我走属于我自己的道路?”
“机会?你觉得在南潭你机会很多?”苏燕青无法理解,“你应该可以回昌州,难道昌州机会更少么?”
这个时候苏燕青才猛然想起自己身无寸缕,而刚才那一幕也如闪电般的划破了她的脑际,让她清醒过来,眼前这个男子是有女朋友的人,自己怎么就忘记了这一点?
羞怒气急之下,苏燕青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心中突然一热,泪水却像珠帘断落一般从眼中流了下来。
陆为民有些张口结舌的挠了挠脑袋,良久才有些苦恼地道:“我是不是有些无耻?”
“你要走自然有要走的理由,说实话我对你能在南潭呆这么久我都感到很惊讶了。”陆为民轻轻吸了一口气,稳住自己的心神,这也难怪,自己说怎么这几天她有些说不出抑郁,而今天这种情绪爆发似乎也有些反常,原来如此。
陆为民也没有想到平素恬淡清雅的苏燕青一旦动情竟然如此火热,难怪常春来常和自己说苏燕青这女子外冷内热,是个性情中人,要让自己不要辜负了苏燕青的一番情意。
“燕青,你说错了,我喜欢你,为什么不敢承认?也许我早就喜欢上了你,只不过在今天才真正刺破那层我们都小心翼翼在保护和加固的那层膜而已。”陆为民自我解嘲般的扬起头来,仰望星空,“但我无法解释我的感情怎么可以一分为二,也许我真是一个感情上的伪君子,我不想欺骗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