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三十九节 危境

本以为沈子烈可以在县长位置一直坐下去,顺理成章的接任安德健的县委书记,那么自己的前途自然一片光明,谁曾想到张秀全会突然病倒,而摆在面前的这样一个机会沈子烈又不可能拒绝,这大概就是命。
陆为民无意识的在白纸上涂画着,他把自己的关系圈一层一层的细分开来。
“为民,为什么让小苏走?你和小苏究竟怎么一回事儿?”常春来有些踉跄地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陆为民面前,大概是酒喝了不少,脸颊有些发青,目光更有些凶悍,“今天你得说个明白,小苏有哪点不好?又有哪点配不上你?”
如果说在任命自己担任管委会主任助理的问题上是对自己在猕猴桃销售这项工作的一个奖励的话,那么任命自己担任管委会副主任很大程度就是因为当时管委会的确缺乏一个能把工作拿起来的角色,而安德健也不愿意以为这区区一个管委会副主任位置和沈子烈把关系弄僵,尤其是在骨节眼的时候。
这个死结让陆为民想得头疼,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在自己折磨自己,没有发生的事情,谁能预料?你去故意促成这样的事情发生,是不是更无聊?
想不清楚的事情就丢开,陆为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不过祸不单行福无双至这句话从来都不假。
对此陆为民只能表示赞同和祝贺,甚至他也要承认,沈子烈的这个决定的确是相当明智而又理性的,也是和*图*书对他自己的实力和日后发展前景作了一个相当准确的定位,但对于自己来说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常哥?怎么了,喝了酒?”陆为民皱了皱眉,站起身来,四处寻找茶盅。
在张秀全和尚权智这两层关系在的情况下,没有谁会在这个问题上制造太大障碍。
一旦安沈二人都同时离开,自己的处境就岌岌可危了,像调整自己这样一个副科级干部,实在太过简单,随便找个由头,也能把你搁在那个偏僻位置冷藏三五年,当然这是最坏打断,自己倒也不至于束手待毙,只不过短期内要想扭转这个局面的确不太容易。
这么一盘算起来,自己在南潭竟然没有一个能够真正为自己说话的角色,或许吕玉川对自己印象还不错,但是他只是一个副县长,还不具备话语权。
自己无从证明甄妮会不会因为外部原因而离开自己,如果真正要证明这一点,也许现实的残酷会让自己更为痛苦,这有意义么?
陆为民不知道究竟是前世甄妮的离自己而去给自己心灵深处留下了一道阴影,还是前世中岳霜婷和自己离婚种下了一枚对婚姻和爱情缺乏信心的种子,总之他发现自己甚至有些恐惧甚至厌恶婚姻,对于爱情,他既渴望又排斥,这种复杂的心绪似乎一直左右着自己对身畔女孩子的态度。
陆为民只能报之以苦笑。
陆为民已经通过一些渠道知和_图_书晓张秀全对尚权智是有提携之恩的,上一次沈子烈能够留下来接任县长,也是尚权智在其中使劲儿,甚至连地委书记夏力行也不得不妥协了一回。
县里边已经有传言再说徐晓春极有可能要取代秦海基担任县里分管党群的副书记,虽然瞿峻的呼声也很高。
苏燕青告诉他,他们俩都需要一段时间来冷静一下,理智的分析各自的感情症结。
轻轻叹了一口气,陆为民下意识地摇摇头,有些东西不是你知道就能改变的,就像秦海基和曹刚,位置决定了自己无法两头讨好,就只能按照自己选定的道路走下去,而其间蝴蝶扇动翅膀引发的变化,谁又能预料得到?
“常哥!”陆为民叹了一口气,常春来是个性情中人,一旦认定你投缘,那便是推心置腹,虽然只是相处了几个月时间,几个人之间的关系却如相交多年的好朋友一般,陆为民在他面前也很少有什么隐瞒的,“常哥,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我现在真的……”
安德健在南潭的影响力倒是很大,县委几大部门一把手中,除了兼了县委副书记的纪委书记滕远山不偏不倚,还有宣传部长韦国明与原来的县长王自荣关系密切外,无论是组织部长瞿峻,还是县委办主任徐晓春,以及政法委书记张立本和统战部长兼总工会主席陶建伟都算得上是安德健的核心嫡系。
他知道苏燕青同样也陷入了一种困和-图-书惑和迷惘中,也许苏燕青本来就打算离开南潭,但是自己和她之间的这段感情纠葛去促成了她的离去。
沈子烈已经正式告诉陆为民,他可能会在很短时间内调回省委宣传部担任研究室主任,这是他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
说来说去,还是自己在南潭呆的时间太短了一些,自己已经成功的在徐晓春和张立本心目中留下了一个不错的印象,如果给自己时间再多一些,自己也许可以成功的拉近与这两位的关系,尤其是徐晓春。
陆为民又好气又好笑,他知道常春来一直相当看好自己和苏燕青,尤其是觉得苏燕青配自己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不知道多少次在自己面前或明或暗的说过这些话,自己和他解释过说自己有女朋友,可常春来就是不相信,认定了苏燕青才是自己最合适的对象。
虽然还不知道安德健和沈子烈的位置变化而相互影响,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未来的局面会变得很艰难,无论是秦海基还是曹刚,对于自己来说,都将是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
但是现在情况剧变,沈子烈离开南潭回了省委宣传部,而一个处级干部到省委宣传部是没有资格带秘书的,而沈子烈刚去,也不可能就把自己带到省委宣传部,这也就意味着自己不得不独自留在南潭,孤军作战。
门嘭的一声被掀了开来,常春来有些酒气醺醺地站在门口,眼珠子有些血丝,斜睖http://www.hetushu.com着陆为民。
能够直接影响自己的人就目前来说,安德健和沈子烈无疑是最直接的,但是沈子烈已经确定要走,加上沈子烈本来在南潭根基就不厚实,在县里边并没有真正可以影响的实权派,可以说他一走,在南潭的影响里几乎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得,为民,甭给你常哥说这些,你有没有女朋友我不管,但你敢说你对小苏没有一点意思?你摸着良心看着我眼睛说!”常春来斜睨了陆为民一眼,一拍桌子,茶水溅出来,流了一桌子,“你们年轻人那点事儿,我还不知道?你有女朋友又怎么样?是最合适你的么?她真的理解你,合你心意,配得上你么?能陪你一辈子么?你常哥这双眼睛不会看错人,小苏是最适合你的,你心里有她,她心里也有你,别在那里欺骗自己,看看你这段时间的情绪,男子汉大丈夫,连这一点都不敢承认,算什么男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得到一个不好的消息,安德健可能会很快卸任南潭县委书记一职。
虽然自己也努力的想要抹去那些阴影,甚至一度以为自己成功了,和甄妮的轻怜蜜爱似乎也映证了这一点,但是到苏燕青尖刻的戳穿自己内心薄膜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并未能够成功。
问题在于自己从来就没有真正和安德健这一方建立起过过硬的关系,在这一点上,陆为民心知肚明。
“常哥,我不是和你说了?我有女朋友,真和_图_书的,不骗你。”
陆为民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可能会陷入一个十分危险而陌生的境地。
陆为民不知道该怎样来对待这复杂的感情纠葛,即便是有了前世的经验,但是在感情上,一切经验都只能归零,而有了前世的记忆,这一切更让他茫然无措。
可以说十一个县委常委中,安德健稳操五票,至于其他六位凭借作为县委书记的人格魅力和影响力,安德健可以轻而易举的拿到两三票,所以说在和王自荣搭档的几年中,绕是王自荣使尽百般解数,无论是书记办公会还是常委会,也从未能够在和安德健的角力中赢得过一局。
而且安德健现在极有可能是升任即将成立的丰州地区领导,所以无论未来谁在南潭掌舵,都将面临着来自安系势力的影响。
他能说什么?是自己花心大萝卜?还是以为自己不一样的经历觉得有资本可以左拥右抱?或者是真的发乎自然情不自禁?那自己和甄妮之间的感情又算什么?
苏燕青走了,走之前,和自己好好的畅谈了一番。
一旦安德健离开,作为县长的沈子烈纵然是在资历上有些偏浅,但是接任安德健的县委书记应该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陆为民发现自己的情绪自回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陷入了难以自拔的低落中。
无论自己承认不承认,如果沈子烈能够留在南潭,一直延续他的仕途之路,自己的仕途之路也将是相当光明的。
这似乎成了一个无解的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