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五十一节 得分

丰州七县从黎阳地区划分出来,可以说为黎阳地区减轻了巨大包袱,但是对于省里边来说,这个贫困地带依然存在,甚至还因为单独成立一个地区而显得更为突出。
丰州化肥厂建在厂内的新行政楼已经建成,化肥厂行政办公部门就搬了过去,而临街的这幢四层楼老大楼就正好派上了用场,被筹备领导小组临时租用下来。
夏力行已经明确和几个既定丰州地区班子成员谈过话,要求大家要认真思考下一步丰州地区成立之后工作该如何开展,迫在眉睫的工作和中心工作是什么,这一点安德健印象很深。
“嘿嘿,老张,陆为民都是团县委副书记了,到你那边来当什么?副书记?二十三四岁的政法委副书记,这合适么?虽然年龄不是问题,但是你政法委部门特殊,是不是年龄稍大资历更深经验更丰富的人更合适一些?”徐晓春现在已经是纤维分管党群干部的副书记了,说起话来也是头头是道。
“老徐,你的情绪也有问题啊,有什么问题可以在会上提出来,民主集中制才是我们党的基本原则嘛。”张立本笑笑,“我觉得有些话还是当面讲透更好,至少比会下来说要好,毛主席不是也说过反对会上不说,会下乱说么?有些观点态度我们不摆明,有些人就觉得自己可以只手遮天,为所欲为了。”
大楼在领导小组搬m•hetushu•com进来的时候搞了简单装修,也就是把办公室重新粉刷了一下,然后地面和墙面破损的墙地砖重新更换了一下,内定将要由地委和行署领导使用的办公室则加了墙裙和吊顶,卫生间也作了改造,不过要想达到如黎阳地委行署那样的程度,显然不太现实。
虽然还没有最后确定下来,但是安德健也大略知道自己很可能要出任丰州地委秘书长,这是一个不轻的活儿。
“有这个说法,也有说他可能要当常务副专员,这还要看省里最后的决定,现在还不好说。”徐晓春摇摇头,“陆为民这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还真把苟老二给吓走了,也不知道他给那苟老二说了啥。”
这丰州县要一下子跃进成为丰州市的确还需要一些时日,这城市建设上的巨大差距也不是短时间内弥补得上来的,但是安德健也觉得也许这就是一个优势,一张白纸显然更适合主事者来按照最合适的方案来规划涂抹。
“没好问他,不过这小子脑袋灵光的紧,一眨眼一个主意,嘴巴也会说,装神像神,装鬼像鬼,上次乱坟岗事件那么多人,这家伙愣是半点不怵,把一帮村民说得眉飞色舞,这份本事可要些人来比。”张立本对陆为民印象一直很好,“我就一直在说,如果他不愿意在团委那边干了,我这边政法委就缺这样的人http://www.hetushu.com。”
想到这里安德健又细细的把陆为民这篇文章的一些观点梳理了一下,虽然这只是站在南潭角度上来考虑问题,但是观点意图却符合现在的丰州思路,完全可以成为丰州地区成立之后着力运作的一项重要工作,当然,这还要看夏力行的决心。
※※※※
如何来为新成立的丰州地区发展提供一个助力,让丰州不至于从一成立开始就沦为昌江省最难看的贫民窟,相信省里边也会认真考虑这个问题,那么京九铁路也许就是一个上佳的契机。
思绪回到手中文章来,安德健沉吟了半晌。
安德健叹了一口气,手边上缺人,尤其是缺有思想能实干的人,这是最大的问题。
“是不是苟治良要当组织部长?”张立本和徐晓春关系很好,所以说话也就很随便。
“有些人心胸过于狭窄,有些人则是囿于既往的惯性思维中,在对待干部的任用上感情用事,我觉得这一点很不好。”徐晓春摇摇头,似乎有些不满意,“当领导干部如果没有一点心胸气度,看问题不能具有前瞻性和预见性,那路子就只会越走越窄。”
新地区要有新气象,这是夏力行这一段时间挂在嘴边上的话,丰州地区要甩掉就有思维习惯,敢于在改革开放中有所作为,这话安德健至少也听到了两次在自己面前提到,那么怎hetushu.com样来贯彻夏力行的这个意图,就是安德健这个未来秘书长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了。
虽然已经明确丰州地区成立将主要从原黎阳地区各部委分流来人,少数从各县市选调,但是黎阳地区原各部委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来丰州,即便是北边六县愿意来丰州的人也不多,相较于黎阳六县,丰州这边情况的确有些寒碜,尤其是城市建设更是相差甚远。
夏力行也算得上是他的老上级了,安德健对夏力行也十分了解熟悉,以安德健的揣摩,夏力行对自己这个秘书长的工作要求决不仅仅只是停留在日常性的工作要求那么简单,尤其是夏力行能安之若素的到新成立的丰州地区来担任书记,而没有留在条件要比丰州好得多的黎阳地区,这更是让安德健好生琢磨了一回。
迫在眉睫的工作和中心工作,这两个词儿听起来似乎有些雷同,但是安德健仔细分析了夏力行话语中的含义,觉得夏力行也是言有所指,中心工作是指关系到全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的全局性工作,而迫在眉睫的工作则可能是指具体到每个工作领域需要马上开展的工作,这两者或许有所交织,但是却需要认真思考分析,厘清思路,提出想法。
徐晓春瞅了张立本一眼,摇摇头,却不做声,张立本也知道徐晓春的意思,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尤其是瞿峻和徐晓春有了心结之后,和*图*书连安书记都对这件事情有些头疼,而且秦海基和曹刚才把班子搭起,谁这个时候来挑起矛盾,只怕都会遭到两人的联手反击,徐晓春也希望稳一稳看一看再说。
“老徐,安书记看来看上陆为民了?”
安德健回到办公室,想了一想,又从自己书柜中的资料夹里把那篇文章找出来,细细读了起来。
即便是已经确定要到丰州的干部,这一段时间也还在以这样那样的借口,磨磨蹭蹭赖在黎阳不愿意过来,尤其是以没有办公用房和住房为由拖延,这也成了现在丰州这边最为棘手的事情。
雷达和安德健一行人各自道别,陆为民依然坐雷达车离开,而徐晓春、张立本和周瑜明则是等到安德健上车离开,这才上了朝停在一旁的伏尔加走去。
“嗯,可能是吧,陆为民这小子是块料子,看看今儿个的表现,这脑瓜子和手腕一般人能玩得这般灵巧?今天的表现我看安书记非常满意,比他做其他事情作十件都强!这事儿若不是他出面挡着,真还有些不好收拾。”徐晓春一边走一边若有所思地笑了起来,“这地区还没成立起来,局面却越来越复杂,我看安书记到丰州这边之后,性子也是收敛了不少啊。”
这块地方地处丰州县城北边,位置适中,距离县城中心不远不近,正好合适作为日后地委行署临时办公地,加上化肥厂本来就是丰州县的国营和-图-书企业,日后地委行署借用也谈不上什么租金问题。
“算了,我看这样子陆为民在咱们南潭也呆不了多久,迟早也是上走的事儿,走吧。”张立本拉开车门,有些遗憾地道:“秦海基和曹刚好像都对陆为民不太满意,老吕也是闷声不开腔,这样把陆为民弄到团委去混日子有多大意义?”
丰州地区还未正式挂牌,筹备领导小组就租用了原丰州化肥厂老办公楼办公。
利用京九铁路的建设来实现对整个丰州地区的经济发展一个拉动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意图,虽然这中间的难度不小,但是没有难度的事儿也就用不着去努力了。
丰州地区的盘子大致已经定了下来,很快就要挂牌进入实质性的运转阶段,按照省委的意见,丰州地区挂牌宜早不宜迟,筹备时间宜短不宜长,尽早正式挂牌开展工作,也有利于稳定人心,凝聚人气,提前为丰州地区工作全面走入正轨打好基础。
夏力行出任第一任丰州地委书记也基本成定局,虽然不太明白省委是如何考量这个问题以及夏力行本人是如何看待这一点,但是安德健感受得到,夏力行本人对这个安排似乎也并无不满,这一度让安德健也有些纳闷儿。
把原来的老一套拿过来只会挨批评,安德健也不想让夏力行轻看自己,那就得实打实的拿出一点像样的新东西来才行,但是突破点选到哪里,这也让安德健颇费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