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五十四节 又来一个横刀夺爱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大学里虽然未必都那样现实,但是像在昌江商学院这样的本土大学里,家庭情况一般都瞒不了人,甄妮是195厂副厂长的女儿,195厂副厂长在昌州市里也算是个人物了,所以和甄妮能够走得比较近的同学自然也是自认为有些身份的。
“方便么?甄妮是我们这个群体里边的小妹,我们很关心她,所以也想有些情况了解一下。”似乎觉察到自己兄长有些尴尬,陶倩盈插话进来冷冷的道。
被叫做陶倩盈的女孩子比起甄妮还要高一头,样貌也不错,只是颧骨略略高了一点,但显得很有性格,而尹虹则是一张十分可爱的圆脸,不过两个女孩子的脸上虽然也是笑意盈面,但陆为民却能够感受到两人骨子里一种说不出的倨傲和冷淡。
陆为民有些好笑,这个家伙似乎太做作了一些,很有点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味道,也不知道哪里来这么多优越感,他已经回忆起了这个人,前世中自己还和这个家伙有过一两次交道。
“大民,他们都是我的大学同学,这是殷虹,陶倩盈,都是我最要好的同学,这两位是黄潜,赵云林,也是我同班同学,这一位是倩盈的哥哥,陶泽锋。”甄妮一一为陆为民介绍:“殷虹、倩盈,这是我男朋友陆为民。”
陆为民还没有来得及插话,甄妮却已经有些不悦地瞪大眼睛:“倩盈,你这是干什么?”
“看样子陶学长似乎www.hetushu.com有话要和我说?”
陆为民又和其他两个甄妮的男同学握手认识,至于两位女同学,陆为民只是浅浅笑着点了点头,就表示认识了。
“没啥,我们就是想问问他的情况,另外就是问问他什么时候调回昌州来,这没啥吧?”陶倩盈眼珠一转,立即笑着回应道:“你不也希望他调回来,我们帮他开导开导,做做工作。”
原本这样初次见面也就该结束了,各自道别回家,谁也不会碍着谁,不过陶泽锋似乎总有点意犹未尽的味道,看了一眼妩媚多姿的甄妮,又看了一眼衣着一般的陆为民,那目光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遗憾中夹杂惋惜。
陆为民突然间想起前世网络上一句常用的打趣言语,这么好的一棵玉白菜咋就被这头猪给拱了,只怕眼前这个家伙心里就是这样琢磨的,想不明白自己凭什么就能夺得美人心,而且这个美人的条件是如此之好,简直和眼前这头“猪”完全不相匹配。
甄妮牵着陆为民的手就往那边走过去,陆为民也很自然大度微笑着跟着甄妮,但是甄敬才见陆为民表情很平静,似乎不太在意这一点,心中稍放,转身进了屋。
“你好,我是陆为民。”陆为民很坦然大方向居中的那个高瘦青年伸出手,陶泽锋,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但是陆为民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了,自己似乎不可能和对方有什么交道,为什么却像hetushu.com是听到过这个名字似的。
一干人里边显然是以那个陶泽锋为首的,陆为民能够感受到他们对自己的轻视和对甄妮的不以为然,不过他并不在意。
至少印象中自前世己和甄妮处对象期间,甄妮就从没有让自己和她那些大学闺蜜死党见过面,也许是她那些闺蜜死党们对自己看不上,也许是甄妮不想让这种见面变得尴尬,总之前世里他对甄妮这些闺蜜死党一无所知,今天也算得上是第一次见面。
甄妮经常在一干同学面前说她男朋友有才华,有本事,几个姐妹都嗤之以鼻,有才华有本事就不会要靠甄家来调回195厂,而且现在都还没有调回来,可见连甄妮她爸现在大概都没有下定决心。
陶倩盈家是省财政厅的,她父亲是省财政厅的副厅长,母亲在省税务局担任人事处的处长,家庭条件极好,她哥哥陶泽锋是中央财政金融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学校里就是预备党员,分回到省人行工作只有四年,这会儿就已经正式到省中行挂职锻炼去了,据说也算得上银行系统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称得上前程无量。
倩盈在学校里和自己关系也是最好,一直想要当自己的小姑子,这份心思在寝室里谁都知道,只不过最初自己因为年龄原因没有考虑谈恋爱,后来自己就和大民好上了,这让倩盈很不高兴,和自己也闹了很久的别扭。
自己这几个闺蜜一直对自己这个hetushu.com男朋友有些轻看,总觉得大民和自己处对象是有啥目的企图,自己多番解释她们也不怎么相信,尤其是在得知大民被分配到南潭之后,就更是觉得自己和大民绝不般配,要自己早下决心和大民趁早分手,这让甄妮也很有些不高兴。
毕业后知道大民分到南潭之后她就又存了这份心思,总是在自己面前说自己和大民门不当户不对,现在又相隔几百里,一个在昌州,一个在偏远向下,根本不可能成,说长痛不如短痛,要自己早些下决心,这让甄妮也是啼笑皆非。
今儿个尹虹和倩盈邀约自己一块儿去嘉乐迪厅蹦迪之前也没有说有陶泽锋,只是说和几个老同学,她也没在意,没想到陶泽锋也会在,早知道甄妮也就不去了。
这会儿见自己的闺蜜们要和陆为民谈话,甄妮心里也有些紧张,怕自己的姐妹们会说出一些不好听的话来,自己男朋友虽然对自己很大度,但也仅限于自己,却未必会对自己这几个牙尖嘴利的闺蜜们有什么好颜色,真要针尖对麦芒的争吵起来,她在中间也难做人。
但甄妮也知道自己这几个大学时代最要好的同学内心都是希望自己好,并没别的坏心眼儿,就算是陶倩盈有些其他小心思,想要把她哥“推销”给自己,那也是觉得她哥的条件比大民强得多。
甄妮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人?不知道他哪里好?岭南大学虽然不错,那又怎么样?
陆为民此时的心hetushu•com境已经调整了过来,尤其是见甄妮这样毫不避讳的搂着自己,心中也是一阵舒坦,“甄叔,没事儿,小妮和同学们一块儿出去玩儿也好,要不整天呆在家里干啥?今天也是我没提前打招呼,不怪小妮,怨我。”
当时自己已经是无忧区常务副区长了,因为区里要搭建融资平台的事情和这位已经是昌州中行副行长的陶泽锋打过交道,但是后来这个家好像调到昆湖市担任昆湖中行行长去了,后续联系就不是这个家伙了。
“正因为甄妮和我们说起了你的情况,我们才觉得有必要问个清楚。”陶倩盈对眼前这个言语中总有些玩世不恭味道的家伙没有半点好感。
“那好,你们就在这里说。”甄妮对陆为民一直迟迟不愿意就调回来表态也是很不高兴,但是老爸对陆为民个人的态度很尊重,非得要陆为民自己来拿这个决定,还说陆为民有陆为民自己的考虑,留在南潭未必就比在195厂里发展差了,这让甄妮觉得自己老爸是不是在故意糊弄自己的感觉。
以貌取人,或者说以所了解的职业、家世来评断一个人,已经成为一个习惯,陆为民知道只怕自己和甄妮之间的恋爱关系遭到了她这些同学的反对和不看好,说自己和她不合适劝分手的话也没少说,这些人也对甄妮有很大的影响力。
只不过当甄妮扑向自己怀抱时,几个青年男子都是远远地站在那边,脸上都有些不屑和不太自然,而另外两个http://m.hetushu.com女孩子也有些轻蔑,只不过那些表情一闪即逝,却都落在一点不漏的落入了陆为民眼中。
陆为民似笑非笑的表情落在陶泽锋眼中更是可恶,这个家伙似乎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真以为仗着甄妮他爸对他有点好感和原来有点青梅竹马的情谊就可以笃定稳吃了?
其实陆为民早就注意到了和甄妮一起回来的一行人,其中三男二女,打扮都很入时,气度也不俗。
现在分到了南潭这个很多人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的穷乡僻壤里,能不能调回来都是一个未知数,虽说甄妮说肯定能够调回195厂,那也是得靠甄妮家的关系。
为了替这个家伙强撑面子,甄妮还辩解说是这个家伙自己提出现在不愿意回来,真是好笑,有这样的可能么?回昌州的机会不要,却愿意呆在南潭那个旮旯山沟里,说出去会有人相信么?这年头要想调进昌州的难度有多大,全昌江省的人都知道。
“哇!我都忘了。”甄妮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猛地从陆为民怀中挣扎出来,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的同学他们还在那边,来,大民,我为你介绍一下。”
“省中行陶泽锋。”高瘦青年微微点点头,对陆为民伸过来的手只是略略一握,便松了手。
“哦?了解情况?难道甄妮没有说起过我的情况?”陆为民更觉有意思,看样子这个陶泽锋似乎对甄妮很有好感,而他这个妹妹似乎也在一门心思的要为她的哥哥牵线搭桥,要想和甄妮变成姑嫂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