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五十五节 你以为你是谁?

“大民……”甄妮犹豫了一下,陶倩盈的嘴巴在学校里就很出名,伤人无数,所以她在学校里人缘关系也不太好,也只有自己和尹虹才和她走得比较近,自己男朋友的性格甄妮也知道,外和内刚,陶倩盈若是真有些出格言语,甄妮还真怕伤了陆为民的自尊。
“陆为民,你和甄妮是高中同学?可甄妮和你考上大学时你们还没谈恋爱吧,应该是大三才开始的吧?”陶倩盈看了把头偏在一旁的兄长,轻轻哼了一声道:“高中时候都没有这个意思,为啥还要在读大学时来追甄妮呢?”
插上话的是另一个男同学赵云林,这是甄妮在大学时代关系很要好的一个同学,其貌不扬,但是在陆为民印象中,他也是甄妮被姚平抛弃之后,唯一一个出面来帮过甄妮的人。
“是啊,甄妮,他大学毕业也工作一年时间了,难道还怕见生人不成?”那个叫黄潜的年轻人也附和道:“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大家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只是觉得你在场,有些话不太好说明,放心吧,就算是有点出格的话,难道他一个大男人你还怕他受不了想不通不成?”
陆为民言语中极尽挑衅的口吻,他就是想要看看这个陶泽锋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自己。
“我说过了,时代的变化很快,你们觉得是问题的,其实不一定是问题,这和我调回来不调回来关系不大。”陆为民觉和_图_书得自己似乎都有点强词夺理了,“赵同学,我还想说一句,甄妮她是成年人了,她有她的思想看法,能够明辨是非,能够正确判断好恶,也能理智分析看待一切,我想对于我和她之间的感情,无需外人来指手画脚,无论是谁,感情上的东西,除了当事人谁又能明白其中真味?”
之所以对赵云林遮掩客气,陆为民也是想到此人还算是正派人,而且他也听出来,对方只是觉得自己和甄妮这样相隔两地,而且条件似乎相差太大,这才为甄妮担心,和那个陶姓兄妹以及那个黄潜的语气态度都不太一样,所以才按捺住内心的怒意。
甄妮终于松开了陆为民的手,有些恋恋不舍地点点头,表示对陆为民有信心,她也很想看看陆为民在面对自己这个刀子嘴的闺蜜以及想要追求自己的那个陶泽锋时,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陆为民从内心深处讨厌这种优越感太强的官宦子弟,真正遇上了麻烦和棘手的事情,便惊慌失措,没有担待,虽然有些绝对,但是陆为民前世中遇到这种人还真不少。
现在还用这样一番话来先把自己套住,大概也是防止自己被他们言语挤兑得受不了会恼羞成怒吧?没准儿这帮人也就希望自己能够恼羞成怒,这样更能显得自己的窝囊无用。
“甄妮,在这里怎么好说?你在面前,有些话我们就不好说了。”陶倩盈早就料和_图_书到了这一点,摇头不同意:“你放心,我们就问他几个问题,很简单,就听听他自己的想法,我们也是为你们好,是不是?就几句话,了解一下情况,给他一些建议,其他也没啥,他一个男子汉大丈夫难道还怕几句话都听不下去?就这点胸襟度量?”
据说他一直暗恋甄妮,但是甄妮在和姚平离婚之后带着孩子,他也早已使君有妇,但是却不遗余力的帮甄妮,在前世中陆为民虽然和甄妮没有了多少交织,但是却也还是关注着甄妮的情况,也知道这个赵云林算得上是一个正派人。
这帮人大概是觉得自己是不仅仅是看中了甄妮的美貌,而且也瞅准了甄妮的家庭,正好可以攀龙附凤,借助甄敬才的关系调回195厂,只是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把甄妮迷得死心塌地,所以才会想要单独和自己“聊一聊”,藉此机会来找出自己的破绽来。
“呵呵,我知道,不就是那个陶泽锋想追求你么?打跑了一个姚平,又冒出来一个陶泽锋,这也说明你有魅力啊,没事儿,我有这个自信,他们还不够看。”陆为民声音虽低,但是语气种流露出来的淡淡自信却让甄妮凭空生出一股子欢喜得意来。
另外一个女孩子尹虹主动走上来拉着甄妮的手走到了一边,而陶泽锋和另外两个男生,以及这个脸色不善的陶倩盈却是虎视眈眈,这让陆为民颇感有趣,这算是什么和_图_书?考验还是想要让自己知难而退?
对于陶倩盈两兄妹,陆为民便没有这么客气了。
“呵呵,真是好笑,谈恋爱难道还要受时间段的限制么?”陆为民知道对方想说什么,这些人都是把人心想得那样龌龊,似笑非笑地道:“你们想说什么,是不是想说当时甄妮她爸还没有当副厂长,所以我就没那么多心思,后来甄妮她爸当195厂副厂长了,我才起了那种心思,想要攀龙附凤?”
陶倩盈脸微微一烫,她没想到对方心思这样灵动,自己只是问一问,对方就立即能透过自己的问话来抓自己的意图,这反而让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
“我无法理解,你们两兄妹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指手画脚,我和甄妮之间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来张牙舞爪了?陶同学,你以为你是谁?仗着和甄妮关系熟一些,就可以这里信口雌黄,你不觉得你太夸张可笑了一些么?”
“小妮,没事儿,我看你这个同学也真是挺关心你的,就像他们说的,也是为你着想,难道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陆为民半开玩笑地笑着道:“你先过去吧,没准儿呆会儿我们就能握手言欢呢。”
“不是,大民……”甄妮欲言又止。
这种仗着父辈余荫,读了一个好大学,在单位上有些人看照,一辈子顺风顺水,就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了,就以为自己就可以凌驾于其他人之和图书上,任取任予,就觉得自己无论在哪方面都该高人一等,无论什么待遇都该优先考虑自己,实际上却是一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角色。
说实话她对陶泽锋并没有恶感,相反陶泽锋无论从哪方面看起来都相当出色,在外人眼中大民似乎和陶泽锋根本没法比,但是陶泽锋却始终只能作为陶倩盈的兄长存在,根本无法走进自己的心间,这也许和自己一颗心思都放在大民身上有关。
“赵同学,我想现在谈这个问题是不是有些为时尚早了一些?”陆为民微笑着反击,虽说赵云林是个好人,并不代表在立场上就和自己一样,这个时候要么就是他暗恋甄妮,要么就是支持陶泽锋,不可能支持自己,所以就没有必要客气:“距离并不能代表什么,我们不奢谈什么爱情力量的无敌,但是至少我认为对于我和甄妮来说,这不是什么问题。”
这个家伙的嘴巴可真是有些刻毒,那股子矜持得意的味道几乎每一句话都能迸溅出来,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好的自我感觉,陆为民也能大略猜到这帮家伙想要和自己说些什么,他觉得有些好笑。
好不容易把姚平这癞皮狗给打发了,这又来一个自诩为护花使者的货色,这甄妮还真是有些吸引力,难怪一波接一波的“情敌”涌现,就不会让自己消停,只不过面对这样的角色,你还真得要好好琢磨一下该用那种方式来应对,免得失了颜面,坠了身www.hetushu.com份。
莫不是自己还真的怕了这帮家伙不成?陆为民内心深处冷笑了一声,虽然他也知道从各自不同角度来看,对方的表现其实也很正常,甚至可以说也是为了甄妮日后一辈子“好”,但是落到自己头上,心里这股子憋屈不爽就还真有点找不到地方发泄了。
……
“没事儿,别外我当刚毕业的学生,这一年下来,我脸皮也练得够厚了,我也知道他们想说些啥。”陆为民压低声音温言道:“放心吧,就算是他们有啥不中听的话语,我也受得起,怎么,对我连这点信心都没有?”
“陆为民,我想你也知道我们和甄妮大学同学四年,甄妮就像我们的妹妹一样,我想你如果真的喜欢甄妮,肯定也希望甄妮过得好,可是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哦,南潭,是黎阳地区那边的一个贫困县吧?听说你有志扎根南潭,要在南潭做出一番事业来,说实话我们都很钦佩你的志气,但是你考虑过甄妮怎么办没有?”
陆为民漫不经心地看着甄妮走到一边,这才好整以暇地转过头来看着两兄妹:“这下好了吧?有什么话这个时候可以尽管敞开来说了。”
“不是什么问题?”赵云林略略有些书卷气的面颊这个时候流露出来的气势显得很有些咄咄逼人,“这话不太靠谱吧?见一次面要坐五六个小时汽车,你觉得这不是什么问题?爱情和婚姻难道就不需要物质保障?或者说你很快就要调回昌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