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六十一节 困境

见周瑜明没有再说下去,陆为民也知趣的不在跟上那个话题,“我这边就这样,闲着也是闲着,我就跑一跑推进致富模范带头作用的活动,还行,有些收获,对咱们县里农村的情况也有一个更直观的认识。”
只不过在什么情况下才能最大限度发挥自己的力量,这也是一个需要考量的问题,冒然回195厂,让自己陷入其中,激化矛盾,只会白白耽搁自己的时间,所以这还得好好斟酌一番。
“为民,你就不懂了,这是财政局故意在放烟幕弹呢,县里那帮老干部看到桑塔纳一辆接一辆的买回来,也不干了,说他们不少人的医药费还没有报销够,一下子就给你拿出十几万的医药发票来,守在财政局,闹得乌烟瘴气,曹县长也是折腾得焦头烂额,闹腾了一下午,这不刚把老干部们打发走么?”周瑜明脸上有点儿不自然,“你说这是啥事儿啊。”
“为民,这段时间忙不忙?”周瑜明一边微微颌首,一边道:“县里情况就这样,要想改变,那就得下大力气,可现在……”
陆为民这话也不是假话,那一日甄妮同学和甄婕的话对他也还是有些触动,回厂里虽然有些弊病,但是比起现在在团委做点事情还得要受这样那样的气,那真还不如就回厂里去了,只不过还真就有点坐实了陶泽锋兄妹的话,自己是靠甄妮他们家关系调回去的,但陆为民并不在乎这个。
“为民,m.hetushu.com你还是要注意一点,下去的时候要和梁彦斌打招呼,要不领导来了找不到人,就会觉得你这个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没个定性,在领导心目中也留了一个不太好的印象。”周瑜明沉吟了一下,这才压低声音道:“我听人说杜保国在县委常委会议上建议县委要整肃机关作风,提到了一些领导干部在位不在岗,整天忙于办私事,尤其是一些年轻干部作风漂浮,做出一点成绩就沾沾自喜,纪律作风涣散,后来我听说可能就是指的是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财政的困难实际上也就是税源不足造成的,我们南潭没有像样的工业,而仅仅依靠农业税来维系一个县的财政度支是脆弱且不可想象的,这也是为什么县里要搞这个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主要原因,工业发展不起来,财政将永远拮据,而县里要想做什么事情也就会受制于没钱这个死结。”
陆为民微一愣怔,他还真没有想到会有人利用这个来小题大做,自己都被搁在这团委来坐冷板凳了,都还是有人不待见自己,是不是有些太过了一点?
周瑜明虽然早就觉得陆为民非池中物,但是这样有些突兀的提出可能要走,还是让他有些吃惊。
“我说杜保国怎么会在常委会上冒酸呢,原来是秦书记到你们团委调研你不在啊,难道说梁彦斌没提前通知你?这也太不像话了吧!”周瑜明皱起眉头hetushu•com,这里边肯定有些古怪,陆为民在团委这边看样子也不是很得意,难怪安书记让自己关注着他的情况。
杜保国是新任县委办主任,接替徐晓春的县委办主任职务,原来是城关镇党委书记,算是秦海基一手提拔起来的铁杆,照理说这种新任的县委常委都会在一段时间保持低调,可如此旗帜鲜明的点点戳戳,而且是在县委常委会上说这话,秉承什么人的意思也就很明显了。
陆为民打算抽时间去拜会一下徐晓春,听一听他的意见,自大那一次夜宴之后,徐晓春对自己的态度又亲近了不少,日常碰见都要说几句,有这个在机关里浸淫了多年的角色为自己提个建议,想必也能收益匪浅。
郭征是真有意想让自己回厂里去,陆为民也自信真要回了厂,在厂部要站稳脚跟也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只不过厂里不像南潭,你想要三拳两脚让周围人对你服气,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呵呵,周主任何必为这些事情生气?都是为了公事儿,是是非非领导心中自有一杆秤。”陆为民和周瑜明并肩而行,稍稍错开一个脚掌距离。
这现代农业开发公司经手钱不算少,去年一年算下来赚的钱不算少,年初县里买的两台桑塔纳轿车都是从这个账上走的,秦海基和曹刚一上任,就把周瑜明的农业开发公司经理免了,另外安排了信得过的人去接手,周瑜明离任之前也是交接得干和_图_书干净净,清清白白的拍手走人。
周瑜明吃了一惊,停住脚步:“你要走?为民,你打算调走?”
南潭财政历来困难,每年保教师工资就是一个大头,好在南潭历来在教育上的投入还算重视,基本上都保障了南潭教师的工资奖金发放没有出过问题,但是在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上就滞后了,尤其是县城市政设施的建设明显比其他县落后不少,都是在工业开发区这一块正式启动起来之后,才开始有所改观。
“呵呵,周主任,您放心,我心里有数,说实话把我搁团委,轻松倒是轻松了,可我还真有些闲不住。”陆为民笑着道:“要说没一点想法肯定是假话,可就像您说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我也觉得还有一句话,那就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实在呆不下去,咱走总可以吧?”
陆为民不想让自己成为焦点人物,那只会让自己陷入无尽的争斗中,回195厂的目的就是要圆前世的一个梦,这大飞机工程承载了太多人的梦想,如果有机会能够为这个梦想尽一份心,陆为民当然不吝惜自己。
陆为民也有些唏嘘感慨,这个现代农业开发公司搞起来虽说是自己的主意,但是具体操作却都是周瑜明在一手操办,而且周瑜明虽然性子软了一点,但是人忠厚正直,没有花花肠子。
“哦?我是说觉得你咋晒黑了不少呢,怎么,这一段时间都在田里折腾?”周瑜http://m•hetushu•com明饶有兴致地问道。
“哦,是这样啊,我说梁彦斌怎么专门提醒我下乡也要提前打招呼,免得领导误会呢。”陆为民笑了笑,“前两天我在跑乡下的试点户,连着跑了几天,可能领导没看见我的人影,就以为我溜号了吧。”
“也说不上是在田里折腾,团省委不是有个发挥农村青年团员在经济发展中的致富带头作用活动么?梁书记交给我来具体负责,反正也没啥其他事情,我就琢磨着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下去跑一跑。”陆为民没想到周瑜明对自己工作也这样上心,有些感动。
“我懒得生气,愿怎么就怎么,财政局那边拿不出钱来,这事儿就办不下来!既要扎彩车,又要扮龙船,还得让地委行署新班子都看得舒服,这难道不要钱?曹县长这不刚买了一台桑塔纳,政协那边又不乐意了,整天缠着秦书记,说三大班子都有了,政协凭啥还要坐伏尔加?”周瑜明摊摊手,一脸淡然,“这个骨节眼儿上,谁愿意得罪人,那就买吧,这教师工资再一发下来,财政局就直喊撑不住了。”
不过回195厂的弊端也不少,相当于抛弃了这边打下的基础,重新去一个全新的环境适应,纵然是郭征对自己很信任看重,但是有辜明良、梁广达以及陈发中这些人在,只怕自己又要成为一个新焦点。
“不至于吧,这就算要扎彩车,扮花船,也花不了多少钱啊。”陆为民略感奇怪。
和*图*书那两天梁彦斌也没在单位上,我也没有看见人,可能是有人‘忘了’通知我吧,或者说觉得我参加不参加秦书记的调研都无所谓。”陆为民耸耸肩,他觉得梁彦斌倒不至于这般小鸡肚肠,多半也就是柳俊成在其中作梗耍鬼,“没参加就没参加呗,正好那两天我手上也的确有事情,一直在东崮那边扎着,上午去,下午才能回来,忙不过来。”
“周主任,我不想走,我很想留在南潭做点实实在在的工作,可是您也看到了,这由得到我么?打入冷宫也就罢了,还要来找茬儿,赶尽杀绝,那我呆在这里还有啥意思?正好我爸他们厂里也可能要人,真要有机会,我当然求之不得了。”
195厂的情形摆在那里,不是那一个人就能扭转局面的,这需要结合国家大政策和决策者对整个195厂进行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造,否则无法适应市场经济转轨模式下的企业,都很难生存下来。
陆为民随口娓娓道来,周瑜明倒是见惯不惊了,这个家伙和他一起共事期间,渊博的知识和犀利的见解给了他太多的震动,现在也就习以为常了。
“再忙还能耽误秦书记来调研?”周瑜明似乎觉得陆为民也有些情绪,正色道:“为民,甭管你心里咋想,但人在屋檐下,就得要低头,你的学会忍耐,不是有古话说得好么?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你调整到团委肯定有些不痛快,但是现在这种情形下,你就得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