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六十七节 一击必杀

如果这件事情中真有某些不为人知的细节在背后的话,郭征可以想象得到只怕姚志斌已经得到了包括梁广达和陈发中在内的不少人的全力支持并为此作了不少工作了,当然单凭梁广达和陈发中是无法让姚志斌上到副厂级干部这个位置的,这里边肯定还有更高层次人在帮姚志斌努力,但若是没有机会,一切都是白搭,现在机会出来了,以自己和霍涟如都这个时候才开始考虑这个问题,可以想象得到,竞争结果会是如何。尤其是在辜明良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形下。
刑侦支队那帮人已经在西郊那一片守了三个晚上了,依然没有动静,现在也不敢大张旗鼓去搜查,东郊那一片居民点和各种小厂房混杂在一起,那几吨钼铁随便搁在那个角落里你都难以发现,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知晓了对方已经联系了一辆他们经常租用的东风货车,估计会在这几天里去拉货。
实际上甄敬才出的事情也就是个人私德问题,和其他没太大关系,调查情况也很清楚,甄敬才也没有就这件事情多做掩饰,给予党纪政纪处分没有什么异议,也不可能再担任现任职务。
暗夜无声,鲍成钢眯起眼睛开始养神,他已经习惯于这样的生活,每当有重要线索需要蹲守时,他都喜欢亲自上一线,体味这种发现和抓获猎物的感觉很好,他几乎能回忆起每一次有重大案犯被抓获时的具体细节。
“嘿嘿,我有感觉,捡货可能就在今晚上,看看这天气,就知道正是做事情的好时光。”几天接触下来,鲍铁钢觉得陆为民这人虽然言语不多,但是说话却都能到点子上,对于人情世故也十分精通,买了两条红塔山丢在了兄弟伙们车上,随便抽,而且十分豪爽大方,弄得鲍铁钢也有些不好意思。
带篷布的跃进131汽车安静的停在林荫道隐秘处,从www.hetushu.com这里恰好可以观察到前面那个丁字路口的动静。
跃进131轰然发动,在后座打盹儿的两个侦察员这个时候如猎豹一般都精神过来,鲍成钢一排档,131缓缓地启动,不慌不忙的驶上了主道。
“鲍支队,怎么今晚你也要亲自带队守?”陆为民把烟递过去,黑暗中另外两名侦察员就在前方十多米的树后的花台旁蹲着,依靠这辆跃进131作为掩护,从这周围过的人都不易发现在那处隐蔽点里就藏着四五个人。
郭征没有和妻子说太详细。
从那一片出来的车辆如果不想绕小巷,走这条路就是最便捷的,通过这个丁字路口向前不到三公里就是通往青溪的国道。
丁字路口不时有车灯光亮起,然后掠过,但是对讲机里一直没有声音,以至于路为民都有些担心是不是对讲机信号不太好,但是看看车下边的几个侦察员都很沉静的保持缄默,而鲍成钢也是瞑目养神,陆为民觉得自己还是有些着相了。
前方还有两个观察哨,与这边通过对讲机联系,一旦发现有可疑车辆,便会通知这边,在手机还没有开始普及的时候,这种玩意儿是公安机关蹲守捕现的必备装备。
“我知道老甄肯定只有离开厂里了,那这个陆为民现在是啥打算?你不是很欣赏他么,是不是也要把他调回厂里?”妻子关心的道。
事实上陆为民来并没有多说甄敬才的事情,只说甄敬才出了这件事情肯定要离开195厂,不过倒是提醒自己需要尽早考虑谁来接替甄敬才的位置,这让郭征很惊讶。
获得了陆为民肯定答复之后,鲍成钢一脚刹车踩下来,将陆为民放下了车,然后来不及和陆为民多说什么,猛然重新加速启动,向前方追去。
“鲍支队,那辆东风跑起来了,马上就要超你那辆和_图_书车了。”对讲机里传来声音。
不过何铿在电话里也和自己说了,让自己尽管放心信任陆为民,所以鲍铁钢也就不多问。
傍晚下了一场雨,将白日里残余的暑气顿时一扫而空,这会儿凉意已经开始渐渐升了起来。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还真有些看不穿刚才离开那个年轻人。
他有些搞不明白陆为民怎么会对这样一个案子如此感兴趣,居然贴钱来帮公安机关做事,照理说陆为民家虽然是195厂的,可不在195厂工作,而他那两个朋友也是从195厂里出来了,和195厂都没啥关系了,但是却如此积极的来协助公安机关搞案子,治安积极性如此之高,难免会让人起疑。
青溪市有全省最大的废旧物资交易市场,据陆为民所知姚志善和青溪那边的一家规模不小的集体冶炼企业一直有往来,与那边的废旧金属收购点也往来频繁,如果要出货,他们大多会选择那边。
郭征自信自己出面去找辜明良说一说,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可是对方主动提出来等到明年开年之后再来更稳妥一些,此子的心态上的成熟自信真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没事儿,明天早上我就过来。”陆为民笑了笑,爱怜地拍了拍少女温软的脸颊,少女睡裙里是真空,甚至连小裤都没来得及穿,优美的胸形将单薄的睡裙顶起,两点突起的蓓蕾隐约可见,看到情郎的目光依然灼灼,甄妮得意地瞥了情郎一眼,看看四周无人,拿起情郎的手就从自己宽大的睡裙领口探下去。
“鲍支队,发现一辆东风货车,车牌号被遮挡……”
好在刑侦支队那帮侦察员也是颇有经验的老手,并没有因为守了几天就心浮气躁,依然一丝不苟的坚守阵地,甚至连鲍成钢都时不时要来亲自蹲守一番。
紧绷了几天情绪突然获得放松的甄妮让陆为民和_图_书真实感受了一回什么叫女人的疯狂,平时清纯可爱的形象被彻底颠覆了一遍,想起甄妮在床上百般迎合自己,咿咿呀呀的浪叫声几乎要把陆为民彻底燃烧,禁欲已久的陆为民也彻底的沉沦在了情欲爱河中。
没错,姚志善的马仔,就是这帮人!
陆为民看了看表,已经是快一点了。这是自己读大学时买的电子表,水货,不过时间倒是挺准,比起机械表来更方便简单。
陆为民也没有料到甄妮如此大胆火爆,软玉温香盈盈在握,下意识捻揉把玩一番,再度体味了一番这对人间胸器的超强杀伤力,满腔情意荡漾心头。
※※※※
一点到四点之间是人们睡意最浓的,也是最适宜作案的,姚志善手下那帮马仔们都是有些来历的,其中不少都是进过高围子的,对付公安机关侦讯也有一套,如果不现场抓住真凭实据,很难攻破他们的防线。
一直到走出十多米远,陆为民回头还看见甄妮站在门槛上依依不舍,陆为民心中也是一阵感动,这个时候的甄妮已经下意识的把自己视为了唯一的依靠,认定只有自己才能拯救她们甄家了。
从甄妮家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过了,看着送自己到门口的甄妮,绯红的面颊和还沉醉情欲高潮中的迷蒙美眸,陆为民身体某个部位禁不住又蠢蠢欲动。
甄敬才一下,这姚志斌和霍涟如的竞争立即就要白热化,这两天厂里都还在忙着消除甄敬才出这桩事情的影响,老辜也还暂时没有考虑到这边来,但郭征也在考虑这件事情的后续影响了。
自己已经这样明确的抛出了绣球,他相信没有几个人能够在这样明确的承诺面前保持如此沉稳冷静的心态,尤其是这样一个刚刚毕业一年的大学生,而且是在南潭那样的穷乡僻壤里,对方却依然不卑不亢,甚至可以说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平静和自信http://m.hetushu.com
这番话其实是陆为民给郭征建议的,要以郭征的意思,没有必要顾忌甄敬才的事情,陆为民也只是和甄妮在处对象而已,从某个角度上来说甄敬才因为这件事情下了的确有些不划算,给一个补偿让他女儿的对象调回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陆为民并没有回家,他还得去和萧劲风他们会合。
怎样来应对这个复杂纷乱的变局,避免微妙的平衡局面向着不利于自己的方向滑过去,这是摆在自己面前最迫切的问题,也许这个陆为民还是真是一个可造之材。
今天晚上夜色真好。
昌州已经在这个月正式开始开通了蜂窝模拟移动通讯系统,一部售价高达三万出头的大砖头,俗称大哥大的摩托罗拉8800正式登台亮相,据说首批一百部电话在当天就被抢购一空,而几乎都是提前预定买走的,195厂的党委书记辜明良和厂长梁广达两人都已经配上了这种堪称最豪华装备的玩意儿。
郭征沉吟不语。
他一度以为是甄敬才通过陆为民来带话,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这是陆为民自己的分析判断,可能甄敬才提供了一些情况,但是分析得这样透彻,不太像甄敬才的风格。
陆为民也不知道鲍成钢安排了几组人,不过看样子鲍成钢对于这件事情还是很上心的,这辆跃进131也不知道鲍成钢是从哪里借来的,一股浓烈的机油味道,一看就知道是从哪个企业里拉夫拉来的。
对讲机里一阵电流噪声,陆为民心中一凛,身体陡然挺直,而鲍成钢这个时候也睁开了眼睛,不过却没有任何动作。
“知道了,等他超过去,你们跟上,到前面前进轴承厂拐弯的地方,我再超他车把他别下来,你们就可以动手了。”正说间,后边车灯光闪动,一辆东风货车轰隆隆变道超车,就在东风车超车那一刻,陆为民清楚地看到了坐在驾驶座里www.hetushu.com的两个男子,其中一个正是那一晚袭击自己那个带着风雪帽中的一个。
站在清冷的雨夜里,陆为民将手插在裤包里,再看了远处灯光闪动的街道尽头,缓缓扬起头,吁了一口气。
按照上一次上边的意见,要在195厂里提拔一名分厂厂长到厂领导岗位上来,姚志斌之前已经很花了不少心思八方做工作,霍涟如虽然条件也不差,但是在工作之外的这些个勾兑公关的本事,和姚志斌比起来就有些逊色不少了。
“回去路上小心一点儿。”少女星眸中缠绵的情意溢于言表,真是舍不得情郎离开,她发现现在这195厂里似乎一下子就是敌意处处,只有和情郎在一起自己心里才觉安稳,如果不是父母都在家,甄妮真希望陆为民能留下来陪自己。
“现在时机还不是很成熟,老甄刚刚出这事儿,大家都知道陆为民是老甄女儿的对象,这个时候要调回厂里,恐怕风言风语不少,我考虑是暂时搁一搁,等到老甄这件事情冷下去之后再来办。”
“知道了,向宁,你那组人给我盯紧了。”鲍成钢不动声色的开始发布指令:“车不要靠太近,注意灯光,那帮人可能都有点警觉,张鹏你那组和向宁那组交替跟上,随时保持联络。”
只要把人带货扣住,鲍铁钢相信真实情况自然也就水落石出,如果对方真要有其他把戏,自己眼睛里也是容不下沙子的,休想在自己面前耍花招,何况能让何铿这样专门打招呼的,也不至于这般无聊下作。
整个昌州市公安局好像也只有局长一个人暂时配备了这种大哥大,据鲍成钢说当他们局长提着这玩意儿出现在公众场合时还颇有些不自在,大概也是习惯于香港录像里持有这玩意儿的都是些黑社会老大吧。
鲍成钢带的这帮侦察员都有些底蕴,至少这股子耐性韧劲儿就不一般,静静的蹲伏在花台后,默默地观察着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