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六十八节 高枝

而涉及195厂特大原材料被盗一案也浮出水面,多达九名195厂的内部职工和经警内外勾结,将厂内包括钼铁和铜材在内的大量工业原料偷出厂外,卖给志善废旧金属经营部,这极大的震动了195厂。
半个月的时间实在不算长,但是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却是让195厂人们耳际嗡嗡震响。
当副厂长甄敬才因为男女关系被捉奸在床的事情还闹得沸沸扬扬时,195厂里显赫一时的姚家也毫无征兆的出事了。
陆为民哑然失笑,自己还以为他真能看淡这一切呢,没想到这个时候终于还是暴露出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只不过这一切似乎都有些晚了,陈发中在其中有多大责任已经和你甄敬才无关了,无论他是受到何种处理,也不会对你甄敬才在195厂里黯然落幕造成任何影响。
陆为民和甄敬才回到甄家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但是生活区里散步的人依然很多。
“呵呵,雷总,她是我大女儿甄婕,甄妮是我小女儿,今天可能不在家吧。”甄敬才也颇有些得意,也有些感慨,“甄婕,这是雷总,大民的朋友,日后也是你爸的老板。”
昌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在没有知会195厂所属的昌州市公安局第五分局的情况下独自采取行动,当夜抓获涉案工人和经警七名,有两名涉案工人在第二天投案自首。
在陆为民的引介下,雷达和甄敬才已经见过三次面www.hetushu.com,这三次谈话一次比一次深入,甄敬才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一蹶不振,也不像有些出了这方面事情的人那样底气不壮,相反在谈话中反倒是甄敬才问的问题更多,不少问题让雷达都差一点回答不出来,这让雷达觉得自己还真是捡了一块宝。
甄婕心中一宽,顿时踏实许多,推着自行车过去,招呼了一声:“爸,大民。”
姚志善经营的废旧金属回收点被昌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突然查处,抓获工作人员七人,其中六人被收容审查,而作为法人代表的姚志善在下边工作人员被抓获两天之后主动到昌州市公安局讲清情况,但是随即被以同样的罪名收容审查。
“雷总您好。”甄婕落落大方的和雷达打了一个招呼,虽然不知道父亲后边话是啥意思,但甄婕也没多问,“爸,我先进去了。”
急急忙忙推着自行车过去,却看见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停在家门口,三个人站在家门口谈笑正欢,其中两个人不是陆为民和爸还能是谁?
“妈,外边那人是谁?”甄婕走进屋才发现母亲和妹妹都在窗户边上隔着纱窗看着门外,“看样子是个大老板一样。”
甄敬才在男女关系上的问题在他看来根本算不上什么,这年头有多少领导干部敢说自己在女色上就过得了关的,雷达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何况这种事情和企业管理没有必然联系,从www.hetushu.com某种角度来说,正是对方出了这样的问题才能使得自己找到一个可以协助自己建好丰州水泥厂的助手。
甄婕推车打开门进屋放好自行车,就看见陆为民和爸还在与那个男子说着话,看样子那个男子和大民关系很密切,心里也有些纳闷儿,大民的朋友,怎么爸又说是他的老板,这是咋回事儿?
“哟,甄总这就是你女儿,大民的女朋友?果然是让人眼睛一亮啊,为民好眼光啊。”雷达乐呵呵的上下打量了一下甄婕,点点头,觉得陆为民眼光还真不错,这女孩子清丽脱俗,一看就知道是那种靠得住的女孩子。
“哼,你爸闷葫芦一样,我多问两句他就不耐烦了,好像出了这种事情他还有理了,也不想想……”乐清眼圈顿时红了起来,见自己母亲又要借题发挥,甄婕赶紧给自己妹妹示意。
“雷总你太客气了,老甄没其他本事,但是愿意为拓达尽一份心力,也有信心把这个企业建好。”甄敬才也微笑着和对方点头示意。
当陆为民把甄敬才情况介绍给雷达之后,立即就引起了雷达极大兴趣。
没想到这几天里姚家也突然出事,厂里人注意力又转移到了姚家身上去了,对这边的关注也少了许多,才算让她舒了一口大气,只是想到丈夫再无法在厂里立足,日后究竟该怎么办也是一个困扰一家人的难题。
甄敬才和陆为民送走了雷达,一边说这http://www•hetushu•com话,一边直接进了书房。
“妈,我看爸好像要离开厂里,我听爸叫那个人雷总,而那个人叫爸甄总,难道爸没给你说他要去哪里么?”甄婕有些不悦地看了自己母亲一眼,这种事关整个家庭的大事,当妻子的不知道丈夫去向如何能行?
总不能一辈子困在家里不敢见人,要让丈夫窝窝囊囊在厂里或者调到市里哪个旮旯角落里去无声无息老去,只怕丈夫也不愿意。
其实她也早就知道丈夫和那个女人有些不清不楚,只不过一来没有真凭实据,二来丈夫在这方面也很谨慎小心,并不怎么太过于出格,她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只是出了这事让她在195厂里有些无法抬头见人,尤其是想到一家人都要沦为耻笑对象,所以才是又气又急。
“那好,我可就等着甄总这句话了。”壮年汉子自然就是雷达,“那咱们可就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了。”
“呵呵,我可还真是怕甄某嫌我这个庙小容不下甄总这尊大佛呢。”雷达也笑了起来,把目光转向一直抿嘴微笑的陆为民,“为民,这件事情我可得好好感谢你,不过好事不在忙上,你反正还得要回南潭,这丰州地区好像就是明后天就要正式挂牌了吧,到时候你来丰州,我和甄总也算是主人了,就请你,嗯,还有你女朋友一起吃顿饭怎么样?”
“好了,妈,还有外人在门外呢,一会儿等爸和大民回来问问他们不就和图书知道了,大民明天就要回南潭了,有啥情况今天他们肯定要说个清楚。”甄妮连忙拉着自己母亲的胳膊摇了摇,把手绢递给自己母亲。
“甄总,这事儿咱们就算是说定了,后天我派这辆车来接你,日后可就要辛苦你了。”壮年汉子紧紧握住甄敬才的手,含笑道:“其他我不多说,一切等你过去之后咱们再来定,相信我们可以合作愉快。”
昌州市公安局经文保处也给195厂正式致函,认为195厂在内部保卫和经警队伍管理上存在诸多问题和漏洞,导致195厂在连续两年时间出现一系列内外勾结盗窃工厂工业原料的重特大系列案件,要求195厂保卫部门要认真汲取教训,对存在问题进行彻底整改,防止再出现类似情况。
《昌州日报》也对昌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侦破这一案件经过进行了跟踪报道,使得这一案情更是受人瞩目。
“雷总难道还怕甄某反悔不成?”甄敬才也笑了起来。
这一段时间她都有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感觉,连做梦都经常梦见有人找上门来,这一看又有人在家门口指指点点,就连自行车都骑得不利索了,差一点就栽了下来。
“甄叔,我们还是想想你后天到丰州之后的事情吧,195厂的事情已经是过去式了,和我们没太大关系,达哥在丰州的水泥厂现在正是紧锣密鼓的施工阶段,所以他急需一个像你这样有过现场建设经验的负责人过去为他分担一下和-图-书压力,这个项目或许和195厂比起来不值一提,但是对于一个私人股份制企业来说,对于丰州来说,已经是一个了不得的企业了,所以无论是达哥和他那些股东朋友还是丰州当地政府都很看重,达哥对您很倚重啊。”
“不知道,这两天大民和你爸都是鬼鬼祟祟的,早出晚归,问大民,他也不愿意说,只说到时候就知道了,你爸也是屁颠屁颠跟着大民出门,真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经历了这几天的纠结和痛苦,乐清倒是已经渐渐冷静下来。
“陈发中也一样脱不了干系,那两名经警都是他打招呼进来的,本来在厂里就是好吃懒做的角色,这会儿弄到经警队里去,那两个工资还能够花?还不得就在厂里的材料上打主意?”甄敬才颇有些不甘地道:“在厂党委会上做个检讨就想蒙混过关?这几年里厂里因为这方面的损失有多大,谁还不知道?究竟是制度原因,还真的是人为因素造成的,我看后者可能性更大。”
当那辆奔驰560缓缓停在甄家门口时,几个从甄家小院门前经过的厂里人看到了一个年轻人从副驾上钻了出来,而已经正式宣布从厂里辞职的甄敬才和一个气度不凡的壮年男子从奔驰车后座里钻了下来。
三人正寒暄着,甄婕正好从外边骑自行车回来,老远就看见,有不少人在自己家门不远处指指点点,心里顿时一紧,不知道是不是家里又有啥事情,还是又有人来家里惹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