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六十九节 “战”后

甄敬才禁不住笑了起来,“大民,你可真会宽慰你甄叔啊,你甄叔现在这副情形,别说雷总这样以诚相待,就是最起码的职业道德你甄叔也得好好干一番,这还不说你甄叔还真不服这口气,就要试一试看看这后半辈子能不能干出点像样的名堂来!”
实际上甄敬才和郭征要谈些什么话题陆为民也大略清楚。
但是这并不能保证这种事情就能一辈子守秘,陆为民也没有这种奢望。
两姊妹蹑手蹑脚的离开书房门口,回到客厅里把两人对话告诉了母亲,乐清也是惊喜交加。
和姚家已经成了不死不休之局,也就没有那么多畏首畏尾的忌讳了,怎样最大程度最大限度的打压姚家,最大可能的让姚家的元气伤得更重,恢复更慢,这才是最重要的。
甄敬才这一下,与郭征更为信任的霍涟如相比,原本姚志斌占据的竞争优势更加明显,这让郭征也是颇为头疼,但是没想到峰回路转,谁也没想到姚志善出了这样大一件事情,被公安机关一举端掉他的废旧物资经营部,而且本人也被公安机关收审,涉及厂里职工和经警更是多人,不但在195厂厂里传得沸沸扬扬,而且《昌州日报》也专门刊载了这一案件,也引起了上边的极大关注。
姚志善当然清楚姚志斌对于姚家来说意味着什么,姚志斌这颗老树一倒,那么不但他出头无望,连带着姚放姚安两兄弟也http://m.hetushu.com都会随之受到牵连影响,姚家可以说那就要倾巢之下无完卵了,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死死保住姚志斌不能被牵连进来,只有这一关死死守住,才谈得上其他,这也是他之所以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的主要原因。
为了丈夫的去向她这两天也是睡不着觉,虽说姚家出事分散了大家对丈夫这件事情的注意力,但是她也算是在厂里工会的一个中层干部,也知道丈夫在195厂不可能再呆下去,即便是调到其他单位也是受人嫌弃的角色,以丈夫的性格未必能够接受,现在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陆为民这小子还真有些本事,竟然能把老甄弄到另外一家规模不小的新建企业当领导,而且还是负责,甭管是私人企业还是股份制企业,能满足老甄眼下的心境就好,弄不好还能让老甄重新振作起来呢。
陆为民也知道这一次稍许有些仓促了一些,如果能够按照他的设想再经营过一年半载,最好能够让姚志斌也被直接卷入进来,那才是最好不过,基本上就可以直接摧毁姚家的根基,但是现在看起来还欠缺了一点火候。
只要保姚志斌过关,一切都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这是姚家的共识,而鲍成钢也很隐晦的告诉陆为民,姚志善表现得很光棍,把一切漏洞都封得很死,找不到姚志斌任何把柄,这也就http://www.hetushu.com意味着从刑事责任上来说,基本上也就只能到姚志善身上为止了。
只不过姚家人暂时还没有把这件事情与甄敬才和陆为民联系起来,鲍成钢在处理这种事情上还是很有经验,陆为民只与他和另外两名心腹侦察员打过照面,而萧劲风和吴健露面时候也很少,一般侦察员都并不清楚内里情况,鲍成钢也专门和参与案件的人员打了招呼,严令任何人不得在这个案子上提及有三人的存在。
“而丰州水泥厂是股份制企业,实际上也就是实行的经理负责制,达哥没有太多精力来管理这个企业,可以说这个企业的日常经营都会交给你来,我觉得这倒是甄叔你一个施展自己才华的机会,你在这195厂要走到辜明良或者梁广达的位置上,只怕再有三五年也未必能行,而且就算是你坐到了辜明良或者梁广达位置上,也未必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施展,体制决定了195厂必须要按照国家的大政方针来推行,不是有古谚说得好,宁为鸡首不为牛后么?这个丰州水泥厂我相信算得上是一只鸡吧?就看您怎么来把这只鸡培养成一只既有一唱天下白的气势,又能下金蛋的金鸡了。”
陆为民也知道打蛇不死反被蛇咬的道理,但是姚家个个不是浸淫多年的老贼,就是圆滑活泛的人精,尤其是姚志善的表现更是可圈可点,也迫使陆为民不得和-图-书不放弃一些不切实际的希望。
她们俩经过这几天的事情,都知道父亲恐怕是无法再在195厂甚至这个行业里呆下去了,出了这种事情,父亲英名可以说毁于一旦,甚至永远都将抹上一道阴影和污点,如果留在这里,永远都将生活在别人的指指点点和别样目光之下。
郭征是十点过过来的,甄敬才和陆为民也没有隐瞒什么,向郭征透露了甄敬才要离开195厂的意愿,略感惊讶之余郭征也表示了理解和尊重,后来意识到甄敬才和郭征有些更隐秘的话题要谈的时候,陆为民就主动离开了。
现在不但姚志斌想要提拔的可能性几近于无,就连上边原本已经基本上确定姚放可能要借调到团省委的事情也基本上搁下了,这一桩事情对与姚家的打击来说可以说是空前的,也让姚志斌是恨得咬碎了牙。
“甄叔,你还不老,五十出头算什么老?”陆为民摇摇头,给对方打气,“195厂是国营大厂,体制过于僵化,我可以断言,如果日后195厂不进行根本性的改革,不推行现代企业制度,那么它的境况还会每况愈下,没有谁能救得了它。”
陆为民也为甄敬才能够有这样一条退路十分高兴,既解决了雷达那边的难题,又避免了甄敬才真的离家出走,至少可以给甄婕甄妮他们两姊妹一个尚算完整的家。
好在通过沈子烈走张静宜门道用新闻媒体掀起的轰击力还是发挥了相和图书当强大的作用,不但让厂里很多人都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姚志斌,仅这一点就足以让姚志斌先前对霍涟如的一切优势归零,甚至彻底落到了下风,怎么来运用这个优势抓住时机趁热打铁,陆为民相信郭征和霍涟如会牢牢抓住这个机会。
甄婕和甄妮两姊妹一直悄悄地躲在书房外听自己父亲和陆为民的谈话,听得自己父亲要去丰州一家新建的水泥厂当副总经理,心里顿时都放下许多。
郭征来甄家其实也就是意味着他已经在考虑甄敬才离开之后这一段时间他该如何抓好当前的“主要工作”了,他来找甄敬才也就是想要听听甄敬才的意思,虽然甄敬才已经确定离开,而且是在这样晦暗低沉的氛围下离开,但是郭征觉得他还是需要来一趟征求一下甄敬才的意见。
郭征怎么也没有想到甄敬才丝毫不像想象中的消极颓废,表现出来的平静中甚至还有一抹解脱和期待,这不像强颜欢笑,这更让郭征感到大惑不解,也想更深一步了解自己这个老同僚老盟友的下一步打算。
被陆为民一句话说得一怔,良久甄敬才才回味过来,有些伤感地道:“为民,幸好你提醒了我,要不我还真要一直沉浸在这种情绪里了,到了丰州那边给人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就不好了。是啊,195厂已经与我无关了,可我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195厂,没想到临到老来却还要离开,真有些接受不了。”
http://m•hetushu.com亲离开昌州已经是必然,如果能到省里其他地市,哪怕是条件环境差一点的地方去谋个工作,也就心满意足了,没想到这么快陆为民就为父亲寻找到一个合适去处,而且听那说法好像还是请父亲去担任水泥厂的负责人,而父亲的心情似乎也相当好,流露出来的豪气也是打算要大干一番似的。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乐清对陆为民的观感已经有了彻头彻尾的改观,像甄敬才一样,她也有些担心自己小女儿有些配不上陆为民了,尤其是小女儿贪玩跳脱的性格,加上陆为民现在又不在昌州,所以也就琢磨着日后真要把这甄妮好好管一管,免得出些不太好的事情,若是陆为民喜欢上的是甄婕,到也就让自己省心了。
而姚志斌和姚志善之间的关系更是被有心人传得活灵活现,不少人包括厂里部分中层干部更是直指姚志斌所在分厂就是和姚志善有共谋合伙盗卖原材料的可能,这让姚志斌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抱着肚子疼。
甄敬才在拓达集团丰州水泥厂当常务副总经理,负责建设和日后厂里的日常工作,也算得上是委以重任了,只要甄敬才能够在这个企业上做出一番事业来,三五年之后等到丰州水泥厂真的壮大起来,未必没有甄敬才衣锦还乡的机会。
自己需要的是时间,这一次成功的延阻了姚志斌和姚放的高升,给了他们沉重一击,这一刀足以让他们两三年内都未必能缓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