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七十六节 观人

“孙书记,眼下上边对发展这一观点还有不同看法,你觉得这……”
连夏书记都有些奇怪自己怎么和孙震就这么投缘,当然夏书记也很乐意自己能够和孙震把关系处得这么好,这对于日后自己的发展也是一个极大的奥援,毕竟夏书记能在丰州呆多久现在说不清楚,但是高初隐隐约约有感觉,夏书记不会在丰州呆太久,多则两年,少则一年,只怕夏力行就要走,所以夏力行也很支持自己和孙震搞好。
但是跑了两个县,孙震感觉最大的问题还不是这两个县基础条件差这个原来认为最棘手的问题,而是思想观念问题,这一点在南潭显得尤为突出。
夏力行说的那一番话看来并非无的放矢,自己当时还只是口头附和,并没有太在意,但是跑了这两个县,才意识到求稳观望按部就班,等别人先干,自己先看在干的想法大有市场,在工作中谋求变谋事的这种勇于突破的干部几乎没有,这也不怪下边干部,这种思想观念氛围笼罩下,你怎么能奢求干部们就能摆脱这些羁绊束缚呢?
想到这里,孙震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要想改变丰州面貌,首先就要改变领导干部的精神面貌,拓宽他们的眼界思路,而要做到这一点任重而道远。
孙震语气很肯定,听在高初心中却别有味道。
听得高初这么一说,孙震不禁笑了起来,“老高,我也知道要想一蹴而就不现实,可是走了这两个县,的确让我有些坐不住了。时和_图_书间不等人啊,省委田书记要到咱们丰州来视察工作,咱们怎么向田书记汇报?难道见了田书记,就只说丰州的现实困难,只谈希望省里的支持,只怕以夏书记的性格,也做不出来吧?省里会怎么看我们丰州地委?你想要省里支持,没问题,可你至少得有一个既拿得出手又得要符合本地实际情况的发展思路和构想来吧?老高你也看到了,我们走了双峰和南潭,情况怎样?一个个慢条斯理,安步当车,要以我不客气的说,这些人就是井底之蛙,不思进取,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哼,能不让人着急么?”
想到这里孙震觉得回去之后有必要和安德健交流一下,当初南潭启动了这个经济开发区建设,现在开发区硬件建设也有了一些底子,但是在招商引资上似乎就又没有啥动作了,这是什么原因?是希望走一步看一部,担心枪打出头鸟,还是觉得就南潭目前的情形已经不错了,想要稳扎稳打?
高初默默点头,他能理解孙震那种焦急感,孙震平时和他一起下县,两人年龄相仿,思路也有些近似,可以说无话不谈,孙震的一些观点看法他也十分清楚。
“这个陆为民今天我也是第一次接触,不过他把南潭猕猴桃的名声打出去的确是一大功劳,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能做到这一点,很不简单。”高初在细细琢磨孙震话语中的意思,夏书记也知道陆为民,这也没啥,南潭猕猴桃走进亚运会的http://www.hetushu•com事情在当时黎阳地区也是炒得沸沸扬扬,陆为民是始作俑者,夏力行和尚权智当时都有印象,不过孙震这会儿突然提出来这个话题是什么意思?
“不认识,但是听到提起过这个人,说小有名气似乎都有点小觑了他,很有意思。”孙震脸上露出少有的一抹若有所思的表情,“德健秘书长曾经在夏书记面前提到过他,那篇建议争取京九铁路过境丰州促进丰州地区经发展的建议稿就是他的原稿,德健秘书长对他看来也很有好感,好像夏书记也对这个人有点印象,老高,你说一个二十来岁,大学刚毕业一年多时间的大学生,就能搞出这样大的动静来,连地委书记都知道他,这说明什么?”
孙震和夏力行走得很近,关系也日趋密切,作为夏力行的秘书,高初自然看在心里,所以平时很多话也就敞开说,孙震也是一个北方人的豪爽性格,在高初面前也从来不掩饰什么,让高初觉得自己与这位年龄和自己相仿的地委副书记颇为投契。
高初帮南潭打着圆场,在离开南潭时,趁着上厕所之机,秦海基专门拉着他请他帮忙圆转一下,作为一方诸侯,能做到这般,也算是给足面子了,何况孙震还只是副书记,不是地委书记,秦海基的话外之音高初也清楚,无外乎就是担心孙震在夏力行面前把南潭说得太不堪,而丰州这边又没几个人和孙震打过交道,不知道孙震这人底细。
http://www.hetushu.com老高,今天那个介绍情况的年轻人就是南潭县的团委副书记陆为民吧?”
在从团省委下来之前,孙震在青溪市挂职过两年,担任青溪市市委副秘书长,也曾经在青溪下边几个县区里蹲过点,那都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但是即便是四五年前的青溪,情况也比现在的丰州要好得多。
丰州的贫困落后情形他早就有思想准备,下来之前陈泰然和自己谈话时也就说丰州的情况全省怕也只有昌西自治州能够“媲美”,省里边之所以将丰州从黎阳划出来,一方面是要为黎阳的发展解脱包袱,另一方面也是省里要花大力气来推动丰州地区社会经济事业发展,尽快解决丰州地区脱贫致富的问题。
孙震目光在窗外流连。
孙震曾经是前任省委书记的秘书,现在这位省委书记已经成为国家领导人,虽然只是在全国人大担任副委员长,但是站在那个角度,处在那个位置,所能掌握了解到的东西远不是下边这些省市级领导知晓的,孙震语气这样肯定,是不是也是从另外渠道获得了一些消息呢?
“哼,南潭是有些看点,但依我看啊,那也是德健同志和沈子烈打下的基础,就怕现任班子吃老本啊,又有多少老本能经得起这样吃?现在不谋发展,那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人家都在求发展,你一个人躺着睡大觉,一觉醒来,那你就发会发现,再要想赶上别人,就不得不付出几倍的努力了。”孙震很有感触地道m.hetushu•com:“说实话,我当初来丰州也是摩拳擦掌想要大干一番,但这几个月下来,现实让我头脑清醒不少,就像有无数无形的绳索捆着你的身体,让你空有一身血气力量却使不上劲儿。”
跑了两个县了,实事求是地说情况不容乐观,甚至比起自己最初预料还要糟糕。
地委副秘书长兼政研室主任高初见孙震神色郁郁寡欢,眉宇间颇有些烦愁之色,也大略知道这位很有些想法的地委副书记内心所虑,宽言道:“孙书记,这事儿急也急不来,咱们丰州地区这七个县,本来就是原来黎阳地区最贫困最落后的几个县,在发展经济这些方面的思路观点也远不及北六县那样开放,而且内斗排外的风气很盛,我说一句不客气的话,外地干部要想在这些县份上站稳脚跟,还真要花些心思,要打开局面更得要有几刷子本事才行,你想要一下子扭转丰州现有的局面,让这些干部们的思维观念来一个大转变,这不太现实。不过丰州地区初建这也是一个契机,怎样来利用这个契机达到改换思想观念,促成社会经济事业发展,这就要看你和夏书记、李专员他们几个来运筹帷幄一番了。”
孙震的话语把高初从沉思中拉了回来,听得孙震提到陆为民,他心里也是一动,“孙书记也认识他?”
老蓝鸟是从黎阳地区分家时分过来的,已经有些年成了,但是保养得还算不错,坐起来也还算平稳。
倒不是说南潭的领导干部就比双峰保守落后,而是南潭和_图_书经济发展情况在已经有了一个新气象的情形下,似乎又陷入了停滞不前的阶段,至少孙震感觉在一些领导干部的想法上就有点小富即安沾沾自喜的心态。
“如果只是单纯某一件事情,算不上什么,可以解释为遇上了机会,但是那篇争取京九铁路过境丰州的建议我觉得更不简单,能看到这一点的人不是没有,但是一个大学毕业生,我听德健秘书长说那应该是陆为民刚分到南潭工作几个月时候写的,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个年轻人是在用心想事,用心谋事,今天这个团委活动示范户,你也看到了,基本上就是陆为民在唱独角戏,我还真有些惊讶一个大学生怎么就有如此沉静的城府和心境,比我们有些工作几十年的同志还要静得下心,沉得住气。”
“孙书记,咱们得把一些事情一分为二的来看,像南潭,您不也觉得还是有些看点么?也不是一无可取之处啊。”
“老高,这事儿上边也一直在吹风,虽然没有明确的说法出来,但是我个人看法,中央的政策还是倾向于继续推进改革开放,很简单,没有明确反对,那就是一种态度,而且原来提出的沿海开放城市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现在更把上海浦东列入,这本身就是一个信号。”
高初是夏力行专门从昆湖市带到黎阳地委的秘书,两年前任黎阳地委办任副主任,但仍然兼着夏力行的秘书职务,黎阳丰州分家过来之后担任丰州地委副秘书长兼政研室主任,也是夏力行极其看好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