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七十七节 人精们

徐晓春觉察到近期曹刚的态度也有些微妙变化。
想到这里高初也不由得把心思重新回到那个陆为民身上来了,如此年轻,口才、气度都是上上之选,如果再有一些其他因素,高初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人要接替自己秘书位置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连夏书记都知道这个人,但是知道这个含义很丰富,高初也不清楚孙震言语中的这个夏书记“知道”究竟是有没有其他具体含义,自己还不太合适去问夏书记,就只有看安德健的态度了。
倒不是说去看团委这个示范点有什么问题,关键在于让陆为民再一次在地委领导们面前出了一次彩,而梁彦斌这个本该是主角的角色却显得暗淡无光,这样的反差让领导看在眼里该如何着想?
送走了孙震一行人的徐晓春回到办公室,细细琢磨揣摩着今天的事情。
孙震有些意气飞扬的一面,但要看环境场合,至少高初见到过。
秦海基对陆为民很不感冒,个中原因很复杂,除了陆为民是沈子烈的贴心心腹外,只怕也有一些私人恩怨夹在里边。
他觉得虽然孙震其间只是听介绍,偶尔问一问情况,并没有问及陆为民各人情况,但是陆为民肯定已经在孙震心目中有了一个很深刻的印象了,而这个印象价值连城。
这个陆为民似乎就像是一匹黑马,而今天的表现也如神来之笔,突然就闯进了丰和-图-书州地委领导们的视野中,而且还浓墨重彩的烙下了一个深刻无比的印痕,如果不是刻意为之,那么这个家伙的心机之深就令人畏惧了。
而这么些年来从给夏力行当秘书开始,他就一步一步的规划着自己的前程,到现在他知道自己该是需要既要规划自己,也要巧妙的规划别人,使之日后价值最大化体现的时候了。
高初也笑了起来,孙震大概也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暴露出他风趣幽默的一面。
高初虽然年龄不算大,但也是在机关和基层沉浮了几次的老人了,听出了孙震言语中对陆为民此人的看重,立即反应过来道:“孙书记是不是看上了他?这正好,我们政研室也还差人……”
孙震的话语中不无揶揄之意。
为此事也在书记办公会上他也提了不同意见,林顺禄也附和自己的意见。
今天这件事情梁彦斌这小子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纰漏。
想到这里高初突然若有所悟,莫不是……
长期在机关里打磨让高初已经养成了未思进先思退的习惯,每一步的走法都需要经过周密的算计,如何让每一步走出都在自己算计范围之内,让每一步都能实现最佳价值,这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一辈子钻研也不够,这是一位前辈传教给高初的。
但谁都知道这种情况肯定不可能太久,最迟春节之前就得要解决这个问题。
和图书在副秘书长兼政研室主任位置上坐上两三年,积累一下资历,然后到地区某个重要局行当一把手,或者到下边县份上去,少说也得安排一个县长来当一当,这应该是一个比较理想的路线。
※※※※
三十六七岁就出任地委副书记,在整个昌江历史上也算是少有的了。
不过现在首要的问题是搞清楚孙震和安德健内心的真实想法,高初需要评估如果这个人真的有可能要接任自己的秘书职务,自己需要怎么应对。
照理说夏书记的秘书物设问题不归孙震来过问,但是刚才孙震也提到了安德健,说安德健在夏书记面前提起过这个人,这中间的含义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当时徐晓春对此事也很不以为然,但是纪委那边都是以查无实据为名来搪塞,而公安局长马道明和秦海基关系密切,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最终在拖了几个月之后,秦磊还是被任命为了刑警队副队长。
今天也算是有些收获,孙震这样评价陆为民,高初就知道自己恐怕需要向自己的顶头上司安德健汇报一下今天遇到的情况,看看安德健的意见。
“呵呵,老高,这不是我操心的事情,那是德健秘书长操心的事情,我只是有感而发,从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挪到团县委,就我这个从团委出来的人来看,南潭县委对共青团的工作的确重视程度很不一般和*图*书嘛,我这个曾经的团委干部也是颇感欣慰啊。”
徐晓春知道马通才也找过曹刚,也在自己面前提起过,要求把陆为民调回来,但显然这不太现实,再怎么说县委的决定也不可能只管几个月就要变化,不过这也说明了陆为民在开发区里的分量。
作为县委副书记,他大略猜测得到秦海基的意图,今天梁彦斌这事儿算是办砸了,只怕这位团委书记要在秦海基心目中大大失分了。
但是秦海基一意孤行,以年轻干部需要多岗位锻炼为名,执意要将陆为民放逐到团委去,而瞿峻当时因为和自己这个副书记之争而起了隔阂,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吭声,最终使得陆为民被踢出了开发区。
听说秦海基的侄儿秦磊就和陆为民起过冲突,原因是为了一个女孩子,但好像说是陆为民为单位上一个同事打抱不平,秦磊是一个出了名的烂仔,如果不是公安局这层皮帮他罩着,他蹲监狱也是早晚的事情。
未雨绸缪,高初知道自己从夏力行秘书位置上退出是必然,但如何利用掌控这一先机,保持自己对这个极其微妙位置上的一定影响力,也是一门相当考究的活儿,而提前准备精心布置就能最大程度的实现这一目标。
夏书记到现在也还没有确定专职秘书,地委办安排了一个年轻人试了一段时间,当时没有明确,但是夏力行不太满意,很快就调和-图-书整了,所以现在大部分时候都还是自己帮着。
马通才虽然稳健老练,但是对招商引资这一行道并不十分精通,几个项目进来之后似乎又有些停滞不前的味道,所以曹刚也就有些发急。
他觉得作为一个县委书记秦海基未免胸襟太狭窄了一点,就算是对陆为民有成见也不至于如此,尤其是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县委书记,而陆为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你何须和对方过意不去?
说实话高初也不是很想离开夏力行身边,你在领导身边,领导随时看到你想到你,这就是一份其他人永远无法替代的资源,但是你又不可能一辈子不离开,而现实上来说自己现在安排到副秘书长兼政研室主任上是一个很好的台阶,高初也比较满意。
一会儿要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一会儿提出要引进农产品加工企业,来看的客商也有,但是最终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能落户,这让县里就有些不太满意了。
徐晓春观察到一个很不为人觉察的细节,那就是孙震上车启动时,看了一眼陆为民,以徐晓春的阅历,觉得这一眼很有点不寻常的味道,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自己太过于敏感。
梁彦斌是秦海基原来颇为看重的人,没想到今天的表现却有些失色,想必这个时候秦海基心里也是百味陈杂吧。
“小王,你去看看如果陆为民回来了,让他到我办公室来http://m.hetushu.com一趟。”
虽说届时夏书记肯定也不一定在地委担任书记了,但高初自信以自己现在的资历和做事能力,完全可以胜任一个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
不过这位孙书记在其他人面前倒是表现得很沉稳,连夏力行和安德健都很欣赏孙震的张弛有度,既不像有些年轻领导那样故作深沉老练,也不像有些年轻干部那样意气张扬。
秦磊提拔为刑警队副队长的时候据说就引起了轩然大波,不少检举信直接写到了县委,但是这件事情最终还是以查无实据被压了下来,这在全县都知道。
孙震是新来丰州的干部,但是听闻和夏力行颇为相得,若是他对陆为民感兴趣,看上了陆为民,日后这陆为民的发展前景倒真是不可估量。
徐晓春虽然不太欣赏陆为民因为这些事情出头露面,但是现在在面对强权能心存这份正义感而不屈的,也的确不多了,这还是让徐晓春有些触动。
当初将陆为民踢出开发区时曹刚是支持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开发区的发展稳步推进,看似干得不错,但新动作却乏乏。
秦海基把干得风车斗转的陆为民一脚踢到了团县委,徐晓春对此颇不以为然。
倒不是说离了陆为民这个开发区就转不了,但是这个开发区的构架就是以陆为民的构思来搭建起来的,现在这个“缔造者”离开了,新去的副主任像绿头苍蝇一般四处乱碰,找不到切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