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八十一节 温情

“现在没在开发区了,在县团委。”苏燕青不动声色地应了一句。
“啊?!”苏燕青脸颊一烫,赶紧把手中苹果递给夏力行,装出不在乎的样子,不再开口多问。
常春来在电话里也只说现在陆为民被彻底冷藏起来了,一脚提到团委,整天看不见人,听说是每天都在下乡,苏燕青为此这一段时间都是坐卧不安,一直想找机会到丰州来找姨父和小姨探听一下消息,可才去外事办事情也不少,没两天又被领导安排与省领导一到香港和新加坡考察,在别人眼里原本是美差,可落在苏燕青这里却压根儿就不想去,但还不能不领情。
“我说孙震表扬赞许人,让我很吃惊。”夏力行见妻子回来,也就起身上桌。
“那姨父就是喜欢吃我弄得菜喽?”苏燕青拜访碗筷,看了看时间,估计还要一会儿小姨才会回来,便去把电视打开,她知道自己姨父如果没有其他特殊事情,每天晚上的中央新闻联播和昌江新闻联播这两个节目是雷打不动。
“不,不行。”苏燕青下意识地摇摇头,想要甩掉那种有些卑陋的想法,定了定神,幽幽地问道:“姨父,你刚才说陆为民怎么了?”
夏力行最后一句话很有点诗人和哲人的味道,听在苏燕青耳中却是意味深长。
“嗯,既然姨父这样说了,那打算给我什么奖励?”苏燕青替夏力行拿来一个苹果,削了起来。
“小丫头,hetushu•com口是心非啊,真要不想过问,我可就真的不说喽。”夏力行瞥了一眼苏燕青,“要真和你没关系,这事儿我也就懒得多过问了。”
“什么让你很吃惊,老夏?”随着钥匙响动,白圃出现在门口,换了拖鞋,接过苏燕青递过去的水杯喝了一口,舒了一口气,“还是带个姑娘贴心啊,我带两个儿子,就从来没有给他们的老妈倒过一杯水,老夏,你说什么让你很吃惊?”
“得了,不就是想要姨父表扬一下么?”夏力行笑了起来,“难道说给姨父做顿饭也还要什么奖励不成?”
可是姨父那话说得实在太含糊,没头没尾的,既像是工作中有感而发,又像是故意在回应自己,弄得苏燕青心神大乱,连苹果削好了搁在手上都忘了递给夏力行。
白圃调到了丰州地区中心医院,其实也就是原来的丰州县人民医院,现在更名为丰州地区中心医院,而原来的丰州县中医院则更名为丰州地区第二人民医院,也表示丰州正式成为地区了,至少也有两家像模像样的医院了。
“呵呵,死丫头也学会打趣你姨父来了,我啥时候说嫌弃你手艺了?”夏力行很喜欢家里这种温馨的气氛,只可惜自己只有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性格独立,一考上大学,就不想回家,就算是放寒暑假都以各种理由不愿意回来,要不就是回来打一头,不到放假结束就hetushu.com要想溜。
“孙震?唔,你不是说孙震眼光很刁,丰州这边的干部他都有些看不上么?什么人能让孙震夸赞不已?”白圃有些惊讶地问道,丈夫怎么会和燕青这丫头谈起工作上的事情来了?
苏燕青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要从胸腔子里跳出来了,姨父这样若有所指的一说,让她心中顿起波澜,难道说姨父是在说陆为民?可好象有没有听陆为民提起过啊。
“你说呢?”夏力行反问妻子。
“怎么了,说没奖励,连苹果都不拿给姨父吃了?”夏力行见苏燕青怔怔出神的模样,忍不住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但对那个陆为民的好奇感却更甚。
“你又不在丰州,姨父能给你什么奖励?”夏力行瞥了苏燕青一眼,微微一笑道:“倒是有些人没等我要想奖励,凭自己本事都能挣出头来啰。”
燕青这丫头都调回省里去了,居然还对这陆为民如此在乎,还说是普通朋友关系,有这样的普通朋友么?没准儿这一趟来丰州也就是路过,看来这什么来看小姨和姨父都是借口,明天就要奔南潭去,可不是说这个陆为民有女朋友么?
“哟呵,连人家女朋友的情况都了解得如此清除,青梅竹马都知道,还说没那种关系,傻丫头,别骗自己,骗得了人,骗不了自己的心,说谎话要脸红的,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这副模样,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虽然不赞和-图-书成你小姨的观点,但是如果你真是觉得他是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而他也对你有意,那也不妨试一试看看有没有缘分,感情这种东西,一千个人可以有一千种感觉和味道。”
一怔之后白圃立即反应过来,瞅了一眼有些忸怩的苏燕青,颇为意外的扬起眉毛:“噢,是那个姓陆的小伙子,叫什么,燕青?对了,陆为民,就是叫陆为民吧,在南潭那个开发区当副主任是不是?”
一句话,还是缺钱,有钱,医疗设备缺,马上就可以买,医护力量缺,既可以采取调动方式来补充,也可以多给编制接受专业院校出来的毕业生,可没钱,就让这条看似宽阔的道路一下子就变成了死胡同了。
“不是和你没关系么?”夏力行摸着颌下的胡须茬子,笑了起来,“怎么又问起来了?”
“县团委?”白圃狐疑地望了一眼丈夫,虽然对这体制内的东西不是很清楚,但是白圃也知道这开发区和团委之间似乎还是有点差别的,“换岗了?什么原因?”
两个月不见,夏力行觉得眼前女孩子似乎又有了一些变化。
夏力行却笑笑不语,只是把目光投向电视。
“嗯,燕青一来就这么忙乎,你二姨明知道你要来还要去接这台手术,丰州地区中心医院难道就找不到一个可以代替她的人不成?”夏力行故作生气的表情,思绪却飞到了另一项工作上。
淡青色的套装和修长的身材搭配,即和-图-书便是腰上的围裙也丝毫无法掩盖清丽娴雅的风姿,似乎比起两个月一下子成熟了不少,如画的眉目间依稀还有些自己妻子年轻时候的模样,也难怪苏燕青和自己妻子最亲,而妻子也最疼这个外甥女,甚至连自己儿子都有些嫉妒表姐怎么就比自己更得母亲的宠爱。
“孙震对这个小伙子这么看好,是不是有啥想法?”白圃大大咧咧地道:“老夏,别千万孙震也有个姑娘啥的……”
“没事儿,二姨和我说了,也就耽搁一个小时,你反正回来也晚,不是姨父嫌我的手艺不如小姨吧?”苏燕青一边分发筷子,一边故作嗔怒道:“我还说给姨父做一顿好吃的呢,没想到姨父还嫌弃。”
苏燕青一怔之后,随即反应过来,心里顿时怦怦猛跳起来,脸颊不受控制的有些发烫,却故意装作听不懂一般,一边削苹果,一边随意地道:“谁挣出头来了?”
“姨父回来了?”苏燕青端着一盘清蒸鱼和一盘馒头出来,熟练的在桌上摆放碗筷。
卫生局的老杨没少找自己诉苦,说两家医院都是清汤寡水,无论是医疗设备还是医护力量都严重短缺,要求财政尽快考虑拨款解决两家医院迫在眉睫的问题。
夏力行摇摇头,有些不忍心再逗自己这个外甥女,“怎么,燕青,不想多问一句我刚才说的是谁么?”
“正常的工作调整,多方位多角度的锻炼对年轻人日后发展很有帮助,要不是这一次m•hetushu.com孙震到南潭调研怎么会对陆为民在团委的工作大加赞赏?”夏力行不想让这些都算得上是过去了的琐碎小事影响这顿饭的氛围。
“是没有你和小姨想象的那种关系,我都说过了他有女朋友的,而且感情很好,我还见过他女朋友,长得比我漂亮多了,在195厂工作,和他也是青梅竹马。”苏燕青辩解道。
“哼,爱说不说,和我有什么关系?”苏燕青又是羞涩又是兴奋,还夹杂些许怅惘,她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姨父所说的是谁了,若不是为他,自己又何须跑这一趟?原本以为自己离开了南潭,不在和他朝夕相处,那镌刻在自己心中的印痕也就渐渐淡了,但是不到一个星期她就忍不住想要拿起电话,虽然没有给对方直接打,但是和许阳、常春来他们通通电话,知晓一下陆为民的近况也能让她心里沉静不少。
被姨父这样一将军,苏燕青再也忍不住了,“姨父,你刚才说的是不是陆为民?”
“也没怎么,孙震和安德健都和我说起过这个年轻人,安德健就不说了,南潭出来的县委书记,那篇京九铁路过境增强落后地区造血功能的文章就是他推荐给我的,很有现实意义,孙震前两天去南潭考察,也看中了陆为民,觉得这个小伙子不但眼光思路很宽阔,更难得的是实干精神也特别值得一提,孙震来丰州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赞许咱们丰州这边的本地干部,说实话,让我很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