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八十四节 隔阂

以前三叔还让自己不要和他过意不去,自己也还曾经去刻意和缓两人的关系,这家伙还给自己装模作样,哼,现在可好,安德健和沈子烈都走了,这南潭县是老秦家说了算,这个家伙也被一脚给踹到了团委去坐冷板凳,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充大头蒜?!
“为民,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没事儿来淮山坐一坐,让我也尽尽地主之谊,甭老是呆在这南潭,也得出来多走走多看看不是?”没有理睬自己的女友,郭怀章拍了拍陆为民的肩膀,展颜一笑,“好了,我先走了,记得来淮山就给我打电话。”
“秦磊,你想干什么?你以为这是什么年代?《上海滩》看多了还是怎么?公安局怎么会有你这种垃圾,你自己找不到对象,居然想用这种方式,我真是为你感到可悲,你不但把公安的脸丢尽了,也把男人的脸丢尽了,有本事你让人家心甘情愿地跟着你啊,这样拙劣丑陋的手段,你不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丑?”
“走了,怀章,别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你想帮忙人家还不乐意呢。”站在郭怀章背后的妙龄女孩就有些不乐意了,冷冷的横了一眼陆为民,“管这些破事儿干啥?好心还当驴肝肺了!走了!”
陆为民懒得理睬张军这种人,一看就知道是一门心思要想攀上秦磊这个高枝儿,别说是一般的同学关系,就算是再好的朋友这会儿也一样得抛之脑后。
和_图_书这个陆为民觉得自己给县长当过秘书,一下子就混到了开发区管委会当副主任,每一次何琳和舒雅说起陆为民都是眉飞色舞的模样,弄得他很是不爽,可又不好说什么,他甚至怀疑何琳对自己一直不冷不热也就是受了陆为民的影响,老说自己没出息,只知道喝酒打牌,这更让张军心里愤懑不已。
“让开,军子,要不我给你翻脸!妈的,那边那个兔崽子敢来撬我的墙脚,你这个同学不地道啊,还敢来给那王八蛋撑场子!”秦磊拨拉着张军,但是喝多了酒的他连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哪里弄得开拦在前面的张军。
“你!”那女子虽然看起来很不服气,但是在郭怀章阴冷的目光下几次想要发作,胸脯也是急剧起伏,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敢爆发,只是恨恨的把头扭到了一边,气呼呼的不再吱声。
“张军,有些事情该计较还得计较,要不那就真不叫人,叫禽兽了。”陆为民淡淡地道:“张军,咱们也算同学一场,我提醒你一句,有些人你得离着远点儿,别搅和在一起,跟好人学好人,跟着端公跳假神,没好处!”
他没想到陆为民不假思索的就拒绝了自己的建议,陆为民现在的情况他也了解,从红极一时的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被调整到了团委坐冷板凳,这中间有啥毛病他也清楚,本想借这个机会来化解秦磊和陆为民之间的矛盾http://www.hetushu•com,没想到陆为民居然这般不给面子,脸子上就有点落不下来。
“秦哥,秦哥,算了,就啥事儿等下来再说,这里人多,别!陆为民是我和怀章的同学,有啥事儿好说!”张军见这副情形就知道可能秦磊和陆为民是早就结下的梁子,而今天秦磊又多喝了几杯有些控制不住,不知道怎么又让他们碰在了一起,这才弄出事情来。
听得陆为民语气中的不屑,张军心里也是一阵火冒,言语也就没有那么顺气了,“为民,别那么牛逼哄哄行不?谁也没求你个啥,我姓张的也不会求到你头上来,同学不同学的,姓张的也没放在心上,少在我面前显摆你那点本事,怀章人家当了县委办副主任也没见有你这个得瑟劲儿!”
陆为民不想和这种人多废话,在他看来这种被权欲蒙蔽了理智的人有时候的确是不可理喻,也不知道秦海基怎么会摊上一个这样的侄儿,如果不好生拾掇一下这个人,迟早也就把秦海基给拖下水。
“怀章?!你也在这里,啥时候回来的?”一怔之下陆为民立即反应过来,郭怀章肯定是和张军在一起,可张军又是和秦磊走在一块儿的,看样子几个人是在一起吃的饭。
“小郭,不关你的事儿,我和他之间的事儿永远没完!”秦磊睁着惺忪的醉眼,摇摇晃晃要过来打陆为民。
“妈的,你个不知死活的杂种……”和*图*书秦磊气疯了心,他怎么也想不到原来在自己面前只敢畏畏缩缩小声辩解的这个家伙现在居然敢扳开自己的手,而且还用这种言语来威胁自己,“好,今儿晚上我就要让你明白马王爷有几只眼!”
“秦哥不就是多喝了两杯酒么?”张军斜睨了陆为民一眼,“你那么计较干啥?”
脸色由红变紫,秦磊有些狂乱的目光死死盯着陆为民,胸膛急剧起伏,突然间疯狂地笑了起来,“陆为民,你还以为你是谁?妈的,一个破团委书记,真就以为自己在南潭县是个人物了?我呸!妈的,你知道不知道你自己是怎么滚到团委去的,长脑子好好想一想,瞎蹦跶了两回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觉得领导都把你看上了,以为这地球离了你都不转似的,哼,结果怎么样?哪儿凉快那呆着去,要不你还得挪地方,东陂,石鼓,想不想去呆几年啊?”
如果这时候身上带得有枪,他真想把眼前这个家伙一枪崩了,这一刻许阳已经不再是他最痛恨的人,眼前这个陆为民才是他最想要收拾暴打的对象。
“呃,我找他帮我办点私事儿。”郭怀章表面神色不动,但内心却有些不舒服,“既然这样,算我多事了。”
本来就对陆为民没啥好感,见秦磊和陆为民起了冲突,张军内心也说不出的痛快。
话音未落,郭怀章和那个女人也从走廊那边结完帐出来,一眼就见到剑拔弩张的陆为民这边和图书几个人和秦磊张军两人,“为民?干啥了?咋回事儿?”
陆为民略带轻蔑不屑的表情和语气甚至比先前对方的言语更是刺激着秦磊,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痛恨眼前这个家伙,对方是打骨子里看不起自己,他能够感受到对方对自己那种发自内心的鄙屑和轻视,这如同一把烙铁深深的烙在了秦磊的心坎上。
陆为民有些啼笑皆非地看着眼前这个张牙舞爪的家伙,真不知道这家伙哪来这么狂妄的资本,真还以为他自己就可以代替秦海基替这南潭县所有事务作主了,可悲又可笑,但是不得不说,也就是惯性养成了这种人嚣张不可一世的架势,换了个其他人也许真还要被他给吓住。
“秦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这种人了,你觉得你可以决定所有人的一切,觉得在南潭可以主宰一切?自己掂量掂量自己一下吧,别替秦书记丢脸惹事儿。”
“怀章,你不知道情况。”陆为民摇摇头,瞅了一眼酒意上涌有些站不稳的秦磊,“算了,这事儿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你还是别管这些事情,你和他在一起吃饭?”
“为民,你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啥事儿你又把秦哥得罪了?”
“怎么回事儿,秦哥?咦,为民,是你?”从走廊里走出来的张军惊讶的扬起眉毛,见秦磊就要冲上去和陆为民打起来,赶紧上去拉住对方:“秦哥,出什么事情了?别,千万别,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m.hetushu.com,啥事儿?”
郭怀章有些尴尬的打了一个哈哈,一边环顾四周,一边道:“为民,怎么一回事儿,怎么和秦所长闹起来了?多大一个事儿?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秦哥,给我个面子,大家握手言欢。”
“军子,你让开,今儿个我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王八蛋!”秦磊阴戾的目光死死盯着陆为民,“不拾掇拾掇这种人,他就真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还真以为自己可以包打天下呢!”
秦磊被走出来的陆为民骂得晕头转向,一时间双拳握紧,气冲斗牛。
“苟霞!”郭怀章阴下脸,语气也一下子变得狠辣起来,“我和为民说事儿,你插啥嘴?为民,没事儿,那就这样吧,改天回来咱们再聚,我和张军先把秦磊劝回去。”
真还以为自己还是县长秘书或者管委会副主任?
陆为民也没有想到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竟然引来这女子如此言语,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站在郭怀章身旁这个女孩子,长得也还算标致,穿着也很时髦,只不过脸上的傲气很有点拒人千里之外的味道,看样子也是一个不可一世的人物。
“马王爷有几只眼我们都不知道,但是南潭是有王法的地方我们都知道。”刚刚从卫生间出来的陆为民和常春来毫不客气的扛上。
陆为民见张军出来和秦磊看起来很亲热的样子也是一愣,再听得对方这般言语,立时就明白对方的态度了,淡淡一笑:“你得问问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