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九十节 秘书之细节

见陆为民的表情高初就知道有情况,示意陆为民往那边走几步,这才压低声音道:“怎么回事?”
“陆秘你好,我是大垣温荣耀啊,不知道夏书记现在方便不,我想找他汇报一下工作。”电话里的声音细腻柔和,大垣温荣耀?通讯录上一格一格的人名和电话立时在陆为民脑海中滚动起来,大垣县委书记温荣耀?
看见高初很自然的走进夏力行的办公室,和夏力行说起话来,看得出来夏力行的确和他这个前任秘书关系很不错,虽然听不清楚高初和夏力行究竟在谈什么内容,但是陆为民觉察到夏力行面色已经要轻松许多了。
听得陆为民介绍完情况,然后又听陆为民自作主张推了大垣县委书记温荣耀的求见,高初目光流动,心中也有些感喟。
电话响了起来,陆为民以手按住话筒,悄声道:“你好,我是陆为民。”
究竟是针对方国纲本人还是针对丰州地区的这项工作,陆为民还不得而知。
距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但是陆为民判断恐怕今晚不能准点下班了。
萧明瞻在担任丰州地区行署副专员之前是古庆县委书记,而古庆县也是整个丰州地区的一个另类。
萧明瞻的意见应该是代表了地委行署的态度。
“我明白了,没事儿,那我改天再过来。”电话那边的温荣耀也很爽快,立马明白多半这个时候夏书记是有些不太方便,或者就是有些特和_图_书殊原因不想见客。
看见夏力行和高初一起消失在走廊尽头,陆为民发现自己心中居然生出一丝酸涩感,一种被人忽略冷落的失落让他竟然无法摆脱。
在行署专员李志远作了综合性的介绍之后,夏力行却没有怎么说话,在方国纲概略性的谈了谈省里的一些想法之后,夏力行才说了几句客套话,这一次视察调研就基本上告一段落了。
陆为民自我解嘲地笑了笑,这也许才符合正常的心理,说明自己是真的融入了这个时代了。
陆为民细细的品味着萧明瞻和张天豪介绍情况时的侧重性,他也隐约琢磨出一些不一样的味道来了。
方国纲没有在丰州吃晚饭就离开了,临走时要求丰州地区要尽快拿出切实可操作的规划方案来,力争在开年之前送交省交通厅定板,确保在1992年一开年就要全面启动丰州地区的道路改造工程。
回来的路上陆为民注意到夏力行的情绪不是很好,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感觉错误还是其他原因,他感觉夏力行似乎对今天副省长方国纲来调研的情况不太满意。
“丰州市由于历史原因,市政建设严重滞后,这极大的削弱了丰州市作为地区中心城市的地位和形象,基础设施的严重不足也使得丰州市的招商引资环境大受影响,这反过来也制约了外来投资地进入,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包括古庆县和_图_书干部在内不少老百姓都对古庆划入丰州地区感到不满,这种情绪在古庆县干部中尤为突出,认为古庆被划入丰州地区之后,丰州地区其他县落后的经济状况将会极大的拖累古庆的经济发展,甚至丰州地区会有意识的让古庆为落后的丰州输血。
夏力行坐在宽大的办公椅里瞑目沉思了一阵,才又拿起案桌上的文件圈阅,陆为民注意到只圈阅了几份文件之后,夏力行便将签字笔随手扔在了桌案上,顺手将文件向旁边一推,重新靠在了椅中。
陆为民还看不出来张天豪这番言辞是不是得到了夏力行的首肯甚至是授意,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和昨天张天豪专门来找夏力行汇报工作情况有一定关系。
按照省里的要求,洛门市以东的S331洛门到洛邱和S315洛邱到双峰(洛邱段)的道路改造率先启动,这也是丰州通往昌州的必经之路,也是道路状况最糟糕的一段,同样也是省里给丰州的承诺,那就是将昌州到丰州的道路建成一条标准的二级公路。
陆为民搁下电话,他不知道这事儿处理得如何,如果温荣耀和他很熟悉,他也许要好说一些,但是自己刚刚走上这个岗位,对于各县县委书记县长这些一路诸侯还很陌生,如果冒然去问夏力行,只怕夏力行同意见对方,结果情绪不好,反而可能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困扰,所以他也是http://m.hetushu•com壮起胆子假传圣旨了一回。
“呵呵,陆秘你太客气了,改天我让金主任和陆秘你联系下,我们一起坐一坐。”温荣耀在电话里的声音很是豪爽,很有点自来熟的味道。
“好,好,谢谢温书记的关爱,我初来乍到,有什么做得不好的,还请温书记多提出来。”
奥迪停在楼下,陆为民刚下车,夏力行也已经推开门下车,径直往楼上走去。
“高秘。”
十分钟之后高初陪着夏力行走了出来,“小陆,今天就早点下班吧。”
电话另一头的温荣耀立即听出了一些什么,“哦,也没啥太急的事,就是到了丰州,想要抽时间给夏书记汇报几项工作。”
“那行,真是不好意思,温书记您随时打电话过来,只要方便我立即……”
即便是再不熟悉夏力行的作风,这个时候陆为民也知道夏力行心情正常的情况下会有这般作态了。
“陪方省长调研回来之后,夏书记情绪就不太好……”
“谢谢高秘书长的提点。”陆为民连连点头。
有些人天生就是人物,就凭陆为民观察夏力行一举一动如此细致入微,就知道此人能被孙震看好,能被安德健选中绝非偶然,而能有这般揣摩心思的细腻和大胆的拍板,甚至还有那么一些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小手段,都绝不简单。
但是张天豪显然是一个不太按常理出牌的角色,他一来就介绍丰州的交通地理位置特和图书殊性,强调丰江江岸地势优越,与长江主航线联动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突出丰州市作为丰州地区中心城市对周边县份的特殊性和辐射性,又把丰州市政基础设施的落后情况着重推了出来,这毫无疑问是想要强化丰州作为城市建设和交通建设的第一选择性。
在经济联系上,古庆和黎阳的联系远胜于丰州和古庆之间的关系,甚至从原来在黎阳地区的经济地位上来说,古庆也远强于丰州,正是因为这种心态下,古庆人一直不怎么瞧得上丰州这边,虽然从地理上来划分古庆仍然属于南七县,但是从心态上来说古庆人则一直视自己为黎阳人,从未考虑过会变成丰州人。
从丰州到昌州的道路改建已经提前拉开了序幕,其中主要改建路段在洛门地区和丰州地区。
“那您看这样好不好,夏书记今天接待了方省长调研,刚回来,可能有些疲倦了,要不您看……”陆为民犹豫了一下才道。
在老黎阳地区面临分家时,古庆县委县府一直希望划入黎阳地区而不是丰州地区,但是却未能如愿,也许是作为一种隐形的补偿,古庆县委书记萧明瞻进入了丰州地区行署班子,在行署班子里排名仅次于常务副专员。
他甚至有些嫉妒眼前这个家伙了,这样年轻却又有如此敏锐的观察力和悟性,日后怕是想不大造化都难。
“嗯,小陆,你心很细致,这很好,夏书记心情不太好的时候,其他和-图-书可以推一推的工作尽量推一推,要见夏书记的人除非很特别的人和特别事情要汇报,一般也不要安排,这对大家都好,当然对来人来电也要妥善解释好。”高初拍了拍陆为民肩膀,点点头,“你做得很不错,等明天我给温书记打个电话解释一下。”
加强丰州和古庆之间的联系,强化古庆对丰州地区的认同感,就成为政治和经济上双重必选项。
从地质条件上来说,古庆县北部属于黎山山脉的尾段,有丰富的有色金属资源,南部则属于大淮山脉,中部则属于大淮山麓的谷地盆地,采矿业和有色金属冶炼行业历来是古庆的支柱产业,而古庆距离黎阳仅有四十八公里,而距离丰州则是六十五公里,从古庆到黎阳的二级公路早已经修通,而丰州至古庆的道路却一直是三级路面。
一阵脚步声从走廊另一端过来,陆为民不动声色的起身出门,看到高初走了过来。
“温书记您好,夏书记现在在办公室,您有急事么?”陆为民小声问道。
萧明瞻的介绍侧重于整个地区交通状况,强调省委省府对改善丰州地区道路交通状况的重视,也着重介绍了道路交通状况改善会给整个丰州地区社会经济事业发展带来的巨大推动作用,其中着重提到了丰古路这一工程。
他的办公室安在了夏力行办公室侧面,正好可以看到夏力行在座位上的一举一动,倒不是为了监视领导,而是为了方便领导的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