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九十二节 考题

平台既是让你学习锻炼,又是让你自我展示,而只有在平台上发挥到最佳,你才能在跳板上那最后一跳上跳得更高。
见海鹏悻悻的模样,江冰绫心中也是一软,海鹏在单位上很不得意,心眼儿似乎也越来越小。据说他们单位那个主任啥本事没有却特爱横挑鼻子竖挑眼,海鹏又是这样一个性子,才来两个月,就闹得有些不愉快了。
正因为如此,陆为民在茶叶准备上也稍稍变化了一些,除了普通绿茶外,也备有少量祁门红茶和一些蒙顶茶,当然未必能领导们自己准备的茶叶那样好,但是有这份心意能让对方感觉到足矣。
张海鹏的话也勾起了江冰绫对往日的怀念,可是一瞬间她就回到了现实,“小声点儿,海鹏,别在人前人后乱说话。”
陆为民小心的把茶具洗了一遍,虽然地委办那边有工勤人员定时过来清洗茶具,但是陆为民都还是要亲自清洗一遍,防止留下有清洗液的味道,这对于品茶者来说是一个不良印象。
“小陆,你来一下。”听到斜对面办公室里夏力行的声音,陆为民迅速站起身来,随手拿起笔记本,疾步走了过去。
陆为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丰州地委班子里几个领导都很喜欢喝茶,而且各有所好。
“好,不懂的地方我会问您和高秘书长。”陆为民不多问,接过夏力行递过来www.hetushu•com的这篇手稿,点点头。
“怕啥?我说的有错么?”张海鹏不以为然地道:“你担心啥,隔壁那个小子?他是在政研室里,谁知道这小子是抱上了哪个当官的粗腿才调到地委政研室,哼,要不就是哪个当官的小舅子!”
“吃了饭,咱们去河边喝咖啡吧。”
但是陆为民知道这还远远不够,如果只是希望与夏力行维系一种像前世自己和孙震那样融洽亲密的领导与秘书之间的关系,他自信很轻松就可以做到,可他的目标不仅止于此。
烟是什邡雪茄,酒是绵竹大曲,茶就是当地蒙山茶,弄得他当几年兵也跟着政委学会了这几样嗜好,酒倒是可以适可而止,但是要写东西就得以烟和茶相伴。
“走吧,来丰州这么久了,这破地方也没啥去处,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我就在和陆为民那小子说,地委行署那帮人都是尸位素餐,人家都说新地方新领导要有新气象,可看看这丰州,哪有啥新气象?我看再等十年也就这样。”脸上露出轻蔑的表情,张海鹏一边摇头,一边道:“有机会我们还是调回黎阳算了,哎,还是昌州好啊,真怀念在昌州的读书时光,一到周末就可以看电影,听音乐,逛纯阳观,御马庄……”
“夏书记你太抬举我了,我就是在广州读了几年书,打了几次暑hetushu.com期工,如何敢对一座城市的发展评头论足?不过我会按照您的意思来写,到时候您和高秘书长再多审两次。”
要说利用铁路建设来强化贫困地区扶贫工作的造血功这个想法一说穿了也没啥,但是谁能提出首先提出这个想法,能结合本地实际看到这一点,那就不简单,所以他想借自己对城市发展的一些思考来掂量一下自己这个秘书,看看他在城市发展建设上有什么新颖的东西。
陆为民知道这大概是自己进入地委政研室之后的第一次正式考试,而且一来就是一个分量十足的课题,城市建设和发展,这个命题包含的内容可是包罗万象啊。
江冰绫有些恼了,对方越来越犯浑,她真不知道昔日大学里那个悠然从容的白马王子到哪儿去了,自己一个省财贸校的中专生找了这样一个既体贴又懂情趣的大学生男朋友,而且相貌堂堂,闺中密友们都艳羡不已,谁知道这才几年,海鹏就变成了这样。
陆为民曾经听安德健津津有味的提及过他在四川那边当兵趣闻轶事,说他干的是文书工作,其实也就是秘书一类的活儿,服务对象团政委是个典型的三客,烟酒茶,样样不离。
夏力行话语中的语病只是让陆为民略感诧异,却没有想太多,自己社会实践的事情出了原来那些大学同学外,没多少人知道,也就是家里人www.hetushu.com,丰州这边也就只有自己和苏燕青谈起过,但他也没有太在意,心思都放在了夏力行交给他的第一个考较任务上来了。
陆为民发现自己才来地委这边一周,就已经习惯了这边的生活,而且还有一种越来越融入的感觉。
细节决定成败,陆为民深知这一点,领导的印象往往就是一些不经意中的小细节建立起来的,尤其是自己在这个秘书位置上,就更需要精耕细作了。
你要说他不通世事吧,啥都知道,可就是转不过那个弯儿,嘴巴也变得碎糟起来,从某种角度来说,男人不会说话比起“太会说话”真的要更让人满意。
看过了陆为民写的那篇京九铁路文章,夏力行对陆为民的文笔已经有了一个较为直观的认识,学历史的,文笔多多少少都有两刷子,但是那篇文章给夏力行留下印象最深的地方却是陆为民的思路。
“嗯,直接问我就可以了,这是我自己这一段时间的思考,但是总觉得还欠缺一些,但时不我待,丰州城市发展建设不能再拖下去,所以这个研讨会很重要,小陆,你在广州那边读了几年书,听说也有不少社会实践经验,你也可以结合我这几点思路,帮我丰富补充一下,有关这些方面的资料高初那里有一些,你可以看看,领会一下。”
孙震不抽烟,但是陆为民知道孙震喜欢喝红茶,尤其是祁门www•hetushu•com红茶,几乎是每日必饮;而安德健则喜欢喝绿茶,尤其喜欢喝四川蒙顶茶,这大概和安德健年轻时候在四川当兵有一定关系。
秘书只是一个平台,一个跳板,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抑或是领导本人,也都一样清楚这一点,但是怎样在这个平台上既要服务好领导,让领导满意,又要让领导意识到你这个秘书与其他人的不一样,甚至要觉得你就是适合他心目中某个重要位置的那块好料,这才是陆为民的目标。
夏力行喜欢喝茶,当然他有自己的专用茶具,一套宜兴紫砂茶具,如果不出门,就是每天泡一壶,如果要出门则是专用保温杯。
“哟呵,说两句话还不行了?就许他们作,我们小老百姓连说说都不行?”张海鹏越发提高声音,斜睨了一眼自己妻子,“干啥用这种眼光看我?我说的有错么?”
听得妻子这么一说,气鼓气胀的张海鹏才转怒为喜,“好。”
见妻子鸦眉倒竖,脸颊也有些泛红,张海鹏知道对方是真怒了,一时间又下不了台,只得冷哼一声,走出去端起碗筷往桌上搁,“吃饭!”
来夏力行这里的客人照例也是要泡茶的,能够来夏力行这里汇报工作,当然不是一般人,所以在这个茶具和茶叶准备上陆为民也是不敢疏忽大意。
夏力行喜欢喝铁观音,所以高初除了铁观音之外,也就只准备了一种比较好的绿茶和图书,但是陆为民来了之后略作改变。
※※※※
“下个月有一个会,是关于丰州地区城市发展建设的研讨会,会有一些省里的专家学者来帮助我们丰州地区城市化进程和城市建设把脉,我要出席,这是我拟的几点想法,你帮我丰富和延展一下,我给你十天时间,有没有问题?”
融入的感觉来源于对夏力行的作风习惯了解,来源于对夏力行与李志远、孙震、安德健这些重要人物感情倾向和交往尺度的把握,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天生就是当秘书的料,或许是有了前世经验才让自己有这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江冰绫皱了皱眉,却没有说什么,“海鹏,别乱说,也许人家就是大学毕业之后表现优异被选拔上来的,这次丰州成立地区本来也从各个县里边选调上来不少。”
“哼,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这一次选调上来的大多数都是工作三年以上的有工作经验的,有几个大学毕业一年就调到地区来的?你们单位有么?你要不找关系能到丰州来?”听得妻子言语里有些维护才见过一面的陆为民,张海鹏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你瞧瞧他,一个人就能分到一间房子住,咱们俩那也是有结婚证才分到这么一间,他凭啥?我就不信这里边没点儿猫腻!”
“小声点!”见张海鹏声音陡然拔高,江冰绫赶紧推了推对方,“你干啥,扯那么高嗓子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