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九十六节 捕捉

在陆为民印象中,这些企业和地方上联系很少,甚至很有点老死不相往来的味道,而且有些地方政府也和这些企业关系处理得并不好,比如像应陵县和长风厂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范例。
“哦?长风机器厂要搬出来?”陆为民恍然大悟,江冰绫家好像是长风机器厂的,而这个建在应陵山区里的军工企业和地方上并没有多少联系。
“没,没有,不过我家是昌州195厂的,所以我对这些军工企业还是很有感情,这一代人为了当事国家需要,在山区里边工作生活几十年,不少人一直工作到退休,不是有一说么,这一辈人是献了青春献子女,是该让他们出来在城市里来享享福了。”陆为民颇有感触地道:“江姐你父母都在长风厂,他们怕是都很希望厂子搬出来吧?”
还是那句话,你不去试一试,怎么知道能不能成?
江冰绫也觉得挺烦,一家人出了自己之外,父母弟弟都在长风机器厂里工作,都是搬迁到三线山区里的军工企业,现在有机会搬出来,尤其是可能要搬到城市里,大家都是兴奋莫名,满怀期待。
“现在还不知道,厂里好像也还没有明确吧,有说搬到应陵县城的,也有说要搬迁黎阳的,还有说要搬到昆湖的,听说博北的北方机械厂和我们长风厂一样也要搬出来。”江冰绫见陆为民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怎么,小陆,你也有亲戚http://m•hetushu•com在我们长风厂?”
“哦,江姐父母有事儿?”左右无事,陆为民也就和江冰绫闲聊,和这样一个温婉柔媚气度不俗的漂亮少妇聊天,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随着改革开放进入市场经济阶段,无论是国营企业也好还是军工企业也好,逐步适应市场经济体制已经是一个必走之路,军转民和军民品混合生产模式逐渐成为摆无法回避的一个话题,而限于山区的实际情况,这些企业在山区里不但受限于信息、交通和职工生活条件,在发展上也受到了很多制约,而在外部威胁已经越来越远离的现实条件下,中央出台政策允许一些有条件的企业搬出来也就成了一个选择项。
据说当时黎阳不少国营企业经营出现困境,行署为了解决这些企业的难题背了不少包袱,国家又在逐步实施政企分开战略决策,对企业开始放手,鼓励企业走向市场,而黎阳地委担心长风厂和北方厂到来之后,一旦企业经营效益不佳,会给黎阳地区带来更大的负担这个担心也就是的黎阳地委在这个问题上犹豫不决,最终导致了这两家企业都未能落户当时原本是首选的黎阳。
陆为民被这个偶然的消息触发了一些不一样的想法,丰州现在面临城市化和工业化转型的巨大挑战,如果说城市化还有章可循,可以循序渐进,而工业化则是摆http://www.hetushu.com在面前最为艰巨的一个难题。
“我想不至于空穴来风,只不过这肯定有一个过程,尤其是选择搬迁到什么地方估计也需要慎重考虑,不过我个人感觉像搬迁到县份上恐怕不太合适,起码也要到黎阳、丰州这些地方上吧?”陆为民一边思索一边随口道:“至少到地区这一级,日后地区改地级市,就算是城市里边了,各种社会资源条件也肯定要跟上来,和县里是没有可比性的。”
陆为民当然也知道要想把如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这样的军工企业拉到丰州来落户,面临的问题不是一般化的多,难度也肯定要超乎想象,但是这的确是一个机会。
记忆中长风机器厂的确是92年搬出来的,这些建在山区里的军工厂都是都是六七十年代备战时从沿海地区搬迁或者建设起来的,规模不小,几千人的厂子建在深山里,相当于一个生产基地,围绕这些企业还得要有一套配套的生活附属设施,医院、学校和生活市场这一整套,还包括日后这些职工子女的就业问题。
江冰绫也赞同陆为民的观点,城市和县城是两个概念,尤其是在发展前景上更是有很大差距。
长风厂是属于原来二机部的,而博北的北方机械厂好像原来也属于二机部,现在都属于机械电子工业部下的中国兵器工业总公司,两个厂情况都大同小异,基本上都属于同一时代搬hetushu.com迁到黎阳这边建设起来的。
现今国家政策已经有了改变,明确提出了不鼓励地方各级政府直接参与制造类工业企业投资,而主要是通过政策来引导和鼓励工商业发展。
“一百四十多公里,可路况不好,三个半小时都不一定能到。”满脸疲倦表情的江冰绫摇头,“本来才回去了没多久,可家里又让回去商量事儿,我就说那有啥商量的,都是厂里和上边决定的事情,你一普通工人,随大流就行了,操那么多心干啥?”
而后来的洛门市委书记乃至昌江省几位副省长都是从长风厂成长起来的干部,和昌州的195厂成为企业领导走向地方领导的两个典范企业,而博北的北方机械厂最终则搬迁到了昌州的一个郊县。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陆为民也问了问现在长风厂的效益情况,江冰绫对厂里情况也不是很了解,但是从收入情况来看,应该说长风厂现在还算不错,比起地方这些行政部门也要高出不少,而地方上这些国企收入更是无法和国营军工大厂相比。
陆为民知道前世中长风厂最后是选择落户洛门,据说这个当时洛门地委书记与长风厂党委书记是战友有很大关系。在洛门的热情邀请下,长风厂最后落户洛门。
如果说长风厂真的要搬出应陵大山里,那么丰州是不是也可以称为一个选择项呢?
“嗯,都传了一两年了,不过这一次好像是说上边终于有政策和_图_书同意我们长风厂搬出来了。”江冰绫既为长风厂能够搬出来感到高兴,也为一大家子要搬出来所面临的诸多事情感到烦心。
“厂里现在传得沸沸扬扬,说上边有政策,企业要从山里搬出来,弄不好明年就要定下来,我就说这事儿哪是三五两天就能决定下来的?没个一年半载想都别想,搬哪儿?怎么搬?是全部搬还是部分搬?如果只是部分搬,谁该留,谁该走?”
“那不是咋的?我们家一大家人都在长风厂里,现在那边又闭塞,交通也不方便,山区里边,只有一条道路通到应陵县城,厂里医疗和教育条件都不好,我在子弟校里考上中专都算不错的了,要到应陵县中校里读书,县里还要让厂里赞助一笔钱才行,每年厂里都和应陵县里闹得很不愉快。”江冰绫有些感慨,“我爸我妈年龄也不小了,身体也在走下坡路,地方上医疗条件也要好一些,若是能出来当然是一件好事儿,就是不知道这事儿究竟能不能成?”
厂里边不少人都希望搬到黎阳,昆湖条件虽然更好,但是搬迁费用肯定也远比搬到黎阳大得多,而以长风厂日后发展前景考虑,听说长风厂也希望搬到一个交通条件比较好的所在,黎阳无疑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尤其是在听说京九铁路要过黎阳的情况下。
“嗯,听说要搬应陵县城,厂里人都反对,觉得从山沟里搬到几十里外县城,意义不大,要搬就得要搬到黎阳或m•hetushu.com者洛门、昆湖这些城市里去,这也有利于厂里的发展。”
当时以为这两家企业本身就在黎阳境内,既然要从山区搬迁到城市里,黎阳再怎么也会有一家企业去落户,但是却没有想到两个企业一个也没有能落户黎阳。
“搬哪里?”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动。
而且以现在处于为夏力行当秘书这个特殊位置上,陆为民也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寻找机会,发挥出不一样的作用,甚至改变历史。
除了利用政策上放水养鱼政策鼓励民间工商业发展和引入外资外,陆为民觉得像这种利用国家政策调整,大中型国营军工企业的外迁未尝不是一个难得的机遇,这对于推进丰州这样正在从农村县城向工业城市迈进的特殊时段的城市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助推器,就看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
在实施军转民战略成功之后,长风厂在二十一世纪初很快实现了企业上市,成为全国数一数二的卫星设备、光纤电缆以及物联网设备的生产企业,也成为洛门市的支柱性企业。
在一个毫无工业基础的农业县份要实现从农业县和工业城市的转变,在改革开放之前基本上都是由国家财政投入来促进一个地方的工业体系建立。
尤其是在丰州这样一个一穷二白的新建地区,要想实现从农业县像工业城市的跨越,如何引入投资来发展工商业,就需要一个综合性的战略规划,而且这个战略规划还需要有具体的措施和策略来推动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