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九十七节 有缘

正说间陆为民和甄婕、甄妮已经走到了丰州饭店门口,徐兵早已经在门口等候着,一边看表一边走过来:“为民,挺准时啊,我可真怕你放我们的鸽子,那我和童所可丢脸丢大了。”
这死丫头,存心是要让自己出丑不是?知道自己最喜欢她胸前这对羊脂软玉,冬日里也戴一个夏日里用的薄胸罩,还是个半罩杯,简直就是要让自己迫不及待把她就地正法还是咋地?
但是牛局说得好,这样好的关系如果你不好好维系,那就是一个最大的失策,这层关系一旦冷落下去,日后你便是想要接上线不说要费多大心思,而且那牢固程度也不知道比现在就一直保持着要差多少,所以童立柱最终还是下了决心来走这一遭的。
“别瞎说,她们是过来有事儿,顺便看我。”陆为民也不多解释,“童哥,在哪儿?到时候我直接过来。”
走进大厅回廊的时候,陆为民一眼就看见了那一日里自己和安德健一行人与苟治良的老二苟延生发生冲突的起因——那个叫范莲的高个女孩子站在走廊上,看来又是她当班。
甄妮穿着一件白色的风衣,风衣敞着,内里桃红色的高领羊毛衫把胸前一对蓓蕾更是勾勒得惑人眼球,这紧挨着陆为民肩膀一阵撒娇般的扭动身体,那对人间胸器就这么积压在陆为民胳膊上,传递过来的那份丰腻饱满的肉感,让陆为民禁不住嘴唇发干,呼hetushu.com吸顿时都重了几分。
童立柱心情顿时大好。
陆为民也觉得的确不好推,童立柱虽然口头上说是来丰州办事儿,但今儿个是星期天,来办啥事儿?而且只把徐兵带着,估摸着也是专门来和自己联络联络,拉近感情。
“大民,你真的想要留在这种乡下小县城里?”甄妮亲昵的拉着陆为民的手,扭动着身体,有些娇嗔般地道:“留在这里有多大意思?就算是让你当县委书记又能咋的?这里啥都没有,今天我和姐陪爸在街上转溜了一圈儿,街道破败,商店陈旧,真的没有啥可看的,唯一就是这条丰江比昌州的昌江清澈,可在这里生活总不能靠水清澈就行了吧?”
“甄婕,你太理想主义了吧,若是在这里住两天你也许会觉得新鲜好玩儿,但是若真是让你一辈子都呆在这里生活,你愿意么?”甄妮皱起小鼻子,不以为然,“我就只觉得昌州好,连昆湖和青溪都要比昌州差太多了,大城市和中小城市之间的鸿沟是无法抹平的,因为在那里生活更舒心更方便,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要想方设法留在昌州而不愿意去其他地方的原因。”
“怎么,看不上?丰州原来还只是一个县,成为地区行署所在地才改市,不到三个月,你要奢求三个月有多大改变?”
陆为民含笑瞅了一眼甄妮。
甄婕甄妮两姐妹陪着甄敬才上街去逛hetushu.com街去了,这丰州市里街面上当然和昌州没有可比性,但是两姊妹还是兴致勃勃,加上今天艳阳高照,两姊妹陪着这么久来一直忙碌着工作也没有多少时间来上街的甄敬才走一走。
陆为民一边暗自抑制自己的情思欲念,一边却下意识的享受着右边胳膊带来的快感。
不过陆为民也能理解,毕竟自己现在是地委书记的秘书,身份非比寻常,而且之前两人关系也一直处得不错,陆为民甚是欣赏童立柱雷厉风行的作风,而且两人也很谈得来,并不完全是徐兵在其中牵线的缘故,对于这样的朋友来交好自己,陆为民并不排斥,相反还很高兴。
不过甄敬才还得赶回厂里去吃完饭,这一段时间是厂里最忙碌的时候,加上雷达又不在,厂里所有事情基本上都压在了甄敬才身上,甄敬才还真不敢大意。
这丫头还有些心气不顺,总觉得自己不该留在丰州,而应当想办法尽快调回195厂,尤其是听到自己是给地委书记当秘书时,既有些得意,但是又有些失望,得意当然是自己受到领导看重认可,失望自然是因为自己给地委书记当秘书的话,短时间内要想调回195厂的可能性一下子就变得很渺茫起来。
徐兵的言语一下子就让甄妮对徐兵印象好了起来,脸上笑容更是比盛放的鲜花还灿烂。
在昌州城里随便拨拉出一个四五星级酒店来,都和-图-书得要比这座酒店无论是装修层次还是软硬件设施都要高出一筹不止,但是就凭能用丰州饭店这个名词儿,就知道最起码在丰州,这座饭店算得上是数一数二头牌了。
“哟呵,你小子还一箭双雕不成?女朋友来看你怎么还有当姐的陪着?”徐兵略感惊讶,顺口道。
“我说为民这小子金屋藏娇,他还不承认,咱们班上几个女同学都在觊觎为民,他都是毫不动心,原来有这样有气质的女朋友,难怪!”
“唉,你小子就是嘴巴专门会套人,我不是说了么?我女朋友难得过来一趟,又是一家人一起来的,我这不是得陪着么?她们难得来一趟,我能撒手?”陆为民被徐兵挤兑得不行,一边叹气一边道:“你少在那里挑拨我和童哥的关系,我和童哥是在血火战场起来的关系,你那一手没用!”
“嗨,甭说那么恶心人,谁巴结谁?我现在就一跑腿打杂的角色,能和你们这些头戴乌龟壳腰间插炮火的角色比?”陆为民一边打趣,一边应承:“行,一起吃饭就一起吃饭,可别怪我把女朋友和她姐带着。”
童立柱看了看表,很稳重地笑着道:“为民,一起吃个饭吧,你走了,咱们也没专门为你饯行,谁知道你会一下子就跳到地委里边来了,童哥日后还要靠你关照呢,今儿个就算是预先巴结讨好你吧,徐兵,你小子也得要好好巴结一下你这个老同学,日后有你和-图-书小子造化的时候。”
说实话童立柱来丰州见陆为民也还是犹豫了许久,虽说和陆为民在开发区管委会里处得不错,但是对方毕竟比自己小上十来岁,要来专门请陆为民吃顿饭,脸面一时间还真有些抹不下来。
甄妮有些好奇地看看着这幢略显老旧的建筑物,虽说无论是从当街位置和气势来看都能看得出这幢建筑物在丰州城里算得上是个中翘楚了,但是如果要以昌州那边的眼光来看,这座酒店也实在太寒碜了一点。
“为民,这就不够意思了吧?童所专门来拜会,难道连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徐兵佯怒道:“这可是说好的事儿,咱们眼巴巴的从县里跑上来,好歹也是一起共事过,咱们俩还是老同学,吃顿饭都不行?”
“嘿嘿,女朋友过来了正好一起啊,吃顿饭而已,我还没见过你女朋友呢,怎么,金屋藏娇,还怕见人咋的?”徐兵的口才也算是操练出来了,嬉皮笑脸地道:“我们吃完饭就走人,还得回南潭去,一个晚上的时间还不够?让你和你女朋友爱干啥干啥,谁也不耽搁你不是?”
“小妮,这也不算太差了,毕竟是一个地区所在,虽然刚成立,我看迟早也要有变化的,我倒是觉得这里的老街很有味道,让人有如走入了时空隧道,回到了几十年前,如果在建设的时候一下子都给拆毁了,那未免有些可惜了。”
“这就算是你们丰州最好的酒店?”和-图-书
徐兵若有所悟,难怪连舒雅何琳这样漂亮的女同学都淡然面对,有这样漂亮的女朋友,不但是穿着打扮一看就和丰州这边女孩子有很大差异,而且相貌气质也是独傲群芳,走在这丰州饭店门口也惹来不少人的目光。
陆为民也没想到徐兵应变之才这般厉害,可这夸女孩子气质好的话语换了在二十年后也就是说别人相貌不敢恭维的代名词了,但在这个时代却是然女孩子们最乐意听的。
“童哥都来了?”陆为民笑着问道。
“呵呵,为民,童所都发话了,怎么,连个巴结的机会都不给老同学?”徐兵笑吟吟的道。
“那就一言为定,丰州饭店怎么样?六点半,到时候你直接过来,我叫徐兵在门口接你。”
“嗯,早来了,菜都点好了,就等你们过来了。”徐兵一伸手,看得出来对丰州饭店的情况也并不陌生,“走这边。”
“至于么?我啥时候说话不算话了?甄妮甄婕,我高中同学徐兵,现在南潭县公安局工作,徐兵,这是我女朋友甄妮,这是甄婕。”陆为民也不客气,做了简单介绍。
甄婕倒是挺喜欢丰州的情形,不少已经是四五十年代的老街依然留存,甚至更早的如二三十年代的老街道老宅依然随处可见,虽然破旧陈朽,但是一些建筑物流露出来历史风韵让她很有些后悔没带相机来,要不也可以照上几张带回大学里去,让一干同学们见识一下昌南地区的古城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