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一百零五节 魔怔

而在她眼中陆为民的形象就显得有些单薄孱弱了,虽然他对甄妮的感情可能是真诚的,但是两人之间的差距也是明显的,准确的说她不认为陆为民有多么优秀,也配不上甄妮。
那一日夜里亲临了陆为民和陶泽锋的舌战,她几乎是克制不住自己情绪跑出来安慰陆为民,当陆为民目光不经意掠过穿着睡衣的自己胸脯,有一种酥麻感顿时弥漫全身。
而更让她感到惊惶不安的是那一夜自己梦中和自己相依相偎轻怜蜜爱的对象竟然就是陆为民!
匀净的呼吸声使她看起来像是彻底熟睡了,室内显得有些干冷,十二月的丰州夜晚气温甚至可以达到两三度,安静的空间让任何一丝声响在这个深夜里都显得格外清晰。
她也曾经和其中几个优秀者有过几段交往,但是毫无例外的都很快选择了分手,甚至连牵手拥抱这样原本是恋爱中最处级的阶段都未曾进入,便告失败,这让甄婕自己也曾经黯然神伤,但是若要自己放低要求去将就一段自己无法全身心投入的感情,甄婕宁肯选择单身。
终究有一日苟延生会为他自己今天的举动后悔终生,陆为民脸上露出的决然中带着些许冷酷的表情似乎是在向房中的两姊妹做出某种宣示。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甄婕对陆为民的观感,她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像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一般对陆为民充m.hetushu.com满了某种崇拜感的英雄情结,就像球迷对球星的盲目追逐,炽热而非理性,这种感觉让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而又感到羞愧,但她却无法摆脱。
陆为民就像一个不知不觉闯入他心间的英雄一般,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将甄家从彻底沦落的边缘拯救回来,而那一晚出现在家门口的奔驰轿车和父亲气宇轩昂地出现在厂里人面前的形象使得原本想要打倒甄家再踩上一只脚的不少人都不得不收敛了这份心思。
陆为民翘起的嘴角带起一丝有些奇诡的笑容,也许只有他自己明白自己最后那句话的含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间甄婕感觉到旁边床上的妹妹悄悄起身了,似乎还在自己床边停留了一下,好像在察看自己是否睡着了,可能是在确定了自己的确睡着了之后,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小心扭开门锁,带上门出门去了。
眼前这个男子给她的感觉怎么越来越模糊不清,每一次相见,对方的表现总会给她带来一种全新的感受,眉宇间带着那种独有的成熟男人气息已经完全将这个年龄阶段男性的青涩生嫩一扫而空,让他举手投足竟然有一种牢牢吸引人心思的诡异魔力。
甄婕一直怀疑姚家出事是不是也有陆为民介入其中,出事的时间实在是太巧了,当甄家被推入风口浪尖http://www.hetushu.com矛头所向时,姚家毫无征兆的出事了,这简直就像是小说安排的桥段,一幕接一幕,但却如此真实。
洗漱完之后,躺在床上的甄婕有些睡不着,她感觉到旁边床上的妹妹也是如此,就像是再给自己某种暗示,所以甄婕一动不动的斜卧在床上假寐。
那是自己妹妹的男朋友,她不断的提醒自己,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立即就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反驳,自己不过是对他有些感到好奇而已,并没有其他,但连她自己都觉得这种牵强的反驳显得太过苍白无力,真的只是好奇么?如此单纯?
或许是经历了前世两场惨烈的感情巨变,让他在这一世里对想要觊觎他认为属于他的女性的其他异性有一种强烈的攻击欲望,想要将对方彻底撕得粉碎,姚平如此,陶泽锋如此,这个苟延生同样如此。
这一年里,陆为民回来的次数不算多,但是甄婕发现自己甚至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每一次陆为民回来她发现自己好像比自己妹妹还要兴奋喜悦,她不得不把这种让她感到羞愧的情绪小心的隐藏起来。
正如那一晚陶泽锋诋毁陆为民所说的那样,不少人都是冲着自己的美貌或者是195厂副厂长女儿而来,或者就是两者因素皆有,她不像甄妮那样单纯,对在自己身畔出现的男性有着天生的警惕感和不信任感。
http://m.hetushu.com甄婕对于校园里那些恩恩爱爱的情侣们不无羡慕,但是当感情真正落到自己头上时,她就会发现这些簇拥围绕在自己身畔的男子显得那样苍白浅薄。
从那一日开始的连续几天里陆为民的一举一动所表现出来的沉稳老练,以及还有那么一丝神秘感,彻底的折服了她,让她下意识的对陆为民产生了浓烈的好奇心,想要探究妹妹这个男友的内心世界和他的生活。
陆为民也注意到了甄婕的脸色变得有些奇异,目光似乎变得迷离恍惚起来,仿佛沉浸在了某种特有的氛围之中,一直到陆为民小心的挪动了一下甄妮几乎要挤进自己身体里的娇躯角度,甄婕才脸烫颊红的惊醒过来。
这也是为什么像高初已经升任地委副秘书长兼政研室主任,依然对这个位置恋栈不去的原因,正是这份难以言喻的微妙感觉让人无法释手。
不过现在随着社会对这一方面的日益开放,似乎对婚前的性行为显得越来越不在乎了。
而当陆为民在父亲再度出事之后表现出来的风范气度,简直让一直在甄婕心目中无可替代的父亲形象都为之黯然失色。
※※※※
可以欺骗别人,可能欺骗自己么?明知道没有结果,可甄婕又对自己的感情倾向无能为力。
她也旁敲侧击问过父亲,但是父亲却顾左右而言他,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这更增加了甄m.hetushu.com婕内心的怀疑。
所以她给家里和周围同学好友们的说法就是她没有在读研期间有处对象的打算,这甚至让一些好友很不理解。
后来姚家的出事一下子分散了195厂对甄家的关注力,使得甄家几个女人终于可以稍稍安稳的平静下来。
陆为民知晓自己现在的分量,拿古语来说位卑却“权重”,这个权重不是指自己有多大的权力,而是指自己处于这个称得上“卑”却相当敏感的位置上,而能发挥出难以想象的作用,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句不经意的话语,或者说一个无意的暗示,都能在这丰州政坛上引起一连串的变化。
作为甄妮的姐姐,甄婕并不怎么看好这段感情。
甄妮和大民早就逾越了那一条界线,母亲和甄婕自己都早已知道,甄妮包里的避孕套足以说明一切,甄婕估计母亲也和父亲说过了,但父亲好像没有任何表示。
听得陆为民话语中丝毫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而且流露出来的强烈自信和掌控语气更是让甄婕深思有一种莫名的恍惚。
但是从父亲第一次出事那一日之后的陆为民的表现就彻底颠覆了甄婕对陆为民的观感。
陆为民原来在甄婕心目中并没有什么特别,在她看来虽然陆为民和甄妮处对象未必是冲着自己家庭而来,但是甄妮的容貌却绝对是其中重要因素,当然,男孩子喜欢漂亮女孩子这也正常,如果再和图书有一个比较满意的家世,自然再好不过。
想想前两年自己还在读大学期间对这种事情还噤若寒蝉,而现在却经常听到自己同寝室的同学之间或明或暗的说起和男朋友住在一起的事情,和自己特别要好的那个同学甚至还故意在自己面前谈起她和男友的生活,听得甄婕也是耳根发烧脸发烫,每一次都要去撕对方嘴才能让对方笑着住口。
甄婕不用猜也知道妹妹去哪里了。
如果苟延生对甄氏姐妹没有流露出那淫邪的神色他也许不会这样动怒,你苟延生嚣张没关系,毕竟自己还是一个小人物,还无力可以改变一切,但是你欺人到自己头上,而且是以这样一种炫耀的方式来找抽,那就怪不得自己了。
或许是自己对心目中的恋人要求太高,或许是自己的条件太过苛刻,甄婕很难将那些在大学里未经过社会洗礼的同龄人打上眼,她更欣赏那种成熟稳重而又充满自信的比自己大上十岁八岁的男性,这种择偶标准甚至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与众不同,一直到这个完全不同的陆为民的出现。
但是他自信只要自己继续在夏力行身畔呆下去,他便可以做到这一点,而且会做到更好。
当然,现在陆为民也清楚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要想实现这种影响力,那就首先要成为夏力行身边不可或缺的人物,而要做到这一点,仅仅是耍些小聪明,出些小点子都还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