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一百零七节 微妙

自己还是小觑了丰州地区这边的严峻局面,摆在面前的难题实在太多了,而压在自己身上的担子也是丝毫不减,照说原来黎阳十三个县市自己都能游刃有余,这分出去六个县市,剩下七个县市应该更轻松才对,可这种一加一减的算法却不能用在工作上。
高初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中的材料,心里却有一些复杂的感觉。
见陆为民满脸肃色的受教表情,高初笑了笑,是人物总还是有他不一样的地方,换了旁人早就诚惶诚恐,这家伙却能沉得住气。
接下来的几次谈话中,省委几位主要领导都和夏力行谈到了省里的一些想法和意图,夏力行这才意识到省委是希望利用丰州地区新成立,打破旧有的一些思想观念和人事格局,同时也可以在这个没有任何工业基础的农业地区放手试点,即便是结果不令人满意也不至于对全省格局造成太大影响。
“嗨,这事儿你斟酌着办就行,要说你的编制虽然在咱们政研室,但是按照安秘书长的安排,你得算是双重领导,日常业务工作归地委办管,该向潘主任汇报就得向潘主任汇报,至于说这边政研室的活儿,就看秘书长安排了,安排有才有,你的中心工作还是为夏书记服好务。”
省委主要领导和自己谈希望自己来丰州地区担任第一任书记时夏力行也有些吃惊,按照常理来说自己作为黎阳地委书记一般说和-图-书来是不会到新分出来的这个地区担任一把手的,但是省委既然这样考虑自然有其道理,所以他没有任何犹豫就接受了省委的这个安排。
这一段时间他也感觉到高初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复杂,他也大略能揣摩出有些东西来,所以只能以一种平常心态来应对,毕竟人的情绪需要一个调适过程,自己逐渐的剥夺了高初作为夏力行身边最亲近的这个角色地位,高初肯定需要一定时间来缓冲和适应,他也能理解,前世中当他从孙震身边离开时,不也一样有这样的失落感么?
他也小心的控制着自己情绪,但是在日常工作中也就难免有些流露出来,只不过非局内人觉察不到罢了。
都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高初对有人代替自己位置是早有心理准备,毕竟政研室主任兼任地委书记专职秘书是不能长久也不合适的,但是真正当陆为民出现之后,高初又下意识有一种莫名的抵触和反感情绪。
看得出来陆为民很快就适应了他现在的位置,电话里应对谈吐有礼有节,既不是那种刻意讨好,也没有那种假意矜持,能让人感觉到礼貌却又不会觉得太过热情,这个度拿捏得相当好,拿行里话来说,这就要悟性。
在这一点上夏力行还是比较认可李志远,虽然在一些具体侧重上两人有些分歧,但是至少李志远这人还是想www•hetushu•com做一番事情,想要让丰州工作局面能够迅速打开,有这样一个共同点作为基础,夏力行觉得在一些具体工作上未尝不可以调整一下角度。
“小陆,秘书这个工作看起来似乎就是为领导拎包通报这些琐碎而繁杂的工作,要做到这样的水准很简单,眼明手快就行,可以说绝大多数秘书也就只能停留在这个境界,顶多就是在这个境界上的高下,可你如果还想成为领导的好帮手好助手甚至好参谋,那仅靠眼明手快远远不够,悟性,学习和积累,分析和揣摩……”讲到这里高初稍稍顿了一顿,“尤其是揣摩领导就某项工作某个问题的看法是从什么角度和出发点来的,设身处地的领悟了解领导的观点思路,只有这样不断的学习积累,你才能提升自己。”
毕竟自己身份变了,在夏书记身边时间不可避免的会减少,这种亲近度也自然而然会发生变化,也许夏书记会更重视自己,但是在亲密度上却会有一种逐渐衰减的过程,从私人感情逐渐向工作器重的角度上衍化,高初知道自己必须要理性地认识到这一点。
不同的地方对工作就有不同的要求,省委把丰州地区专门单列出来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觉得原来丰州地区这几个县已经成为第二个昌西州,而原来黎阳地委都习惯于将好的一面展现给领导,而把不好的一面遮掩在身后,就hetushu•com是要把这不好的一面翻出来,要正视面对这个问题,就是下决心要解决这个地区的贫困问题。
白手起家的工作不好搞,万事开头难,夏力行自认为自己算是有些韧劲儿耐性抗力的人了,但是这几个月来摆在面前的一大堆难题还是让他觉得有些疲倦了。
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动,高初能说出这番话可谓有点推心置腹的意思了。
“高秘,阜头齐书记来的电话,他下午想要向夏书记汇报工作,正好下午夏书记四点半才有会……”陆为民搁下电话走过来,小声道。
“谢谢高秘您的提点,我初来乍到,很多东西还不太清楚,还得请高秘您随时敲打我,免得我犯了错误都还不知道。”
他突然有一种想要一把把这些文件扫到地上的冲动,自己这是怎么了,当了这么多年的地委书记,怎么还越当越回去了?
但现在看起来自己那点小拿捏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陆为民的悟性超乎寻常,短短两三个星期里,陆为民已经很有点游刃有余的味道,从刚才对阜头县委书记齐重天的电话里就能品尝出一二。
“小陆,你过来一趟。”
看见陆为民身影消失在门后直往夏力行办公室里去了,高初有些唏嘘地吸了一口气,若有所思的离开了。
他知道自己这种情绪不合适,甚至可以归结为一种潜意识的嫉妒,嫉妒自己作为夏书记身边人那种特殊性被人取代和-图-书,哪怕这种取代是必然。
陆为民一脸诚挚笑容,看在高初心中也舒服了许多,这小子还算是懂事儿,不像是个白眼狼。
提点一下对方很有必要,一方面是自己的责任,另一方面那就是把这个人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固然好,纵然是无法完全控制,那也要最大程度的交好和巩固双方关系,这对日后自己的工作很有帮助。
高初不知道陆为民是否觉察到这一点,在指导陆为民如何处理日常事务时他只是点到即止,很多具体细微之处要陆为民自己在工作中好好琢磨体味,这看起来是锻炼陆为民,但只有高初自己内心深处知道自己还是有点着相,有些放不下。
看起来现在高初正在慢慢渡过这个适应期,理性的分析和看待自己,开始真正进入副秘书长兼政研室主任这个角色了。
高初不太在意的摆摆手,“不过在安排夏书记接见客人时要注意,除了各县县委书记、县长以及各大局行部委一把手要求见夏书记时,要及时向夏书记汇报,在一些敏感时段上更要把握好多请示多汇报这一条,多了解夏书记的意思,我说的是……”
都觉得这个地委书记当起来格外风光,坐在台上发号司令,颐指气使的指手画脚一番,具体落实可以一挥手推到行署那边,但是只有坐在这个位置上你才知道责任压力有多大,老百姓的观感也好,领导的印象也好,那都是要用实打实的数和*图*书据来说话的,不是你光凭嘴皮子翻弄一阵就可以打发的。
打的是好主意,但是只有对丰州地区情况了如指掌的夏力行才知道要实现省里的目标,其中难度有多大。
昌西州的贫困问题是痼疾,省委省府不希望丰州地区塌陷成为第二个昌西州,但夏力行清楚,实际上比起昌西州来,丰州地区好不了多少,昌江省委省府之所以把丰州地区划出来,一方面是要让黎阳地区可以轻装前进,另一方面也就是下了决心来花大力气来解决丰州地区的经济发展问题。
要想不痛不痒的当个过渡书记很容易,面面俱到,搞上一年半载,各方面工作也都能拿出一点花哨的看点来,甚至说重点抓一两项领导喜欢爱看的工作,突一突,也能像模像样,搞这些表面功夫夏力行也不是不会,但是丰州地区这样六百多万人口的地区,不是光靠抓一两项工作就能发展起来,一俊遮百丑的法子行不通,省里把自己安在这个位置上,不管自己在这里搞多久,你都得对整个丰州地区负责!
夏力行揉了揉太阳穴,将身体靠在椅子里,让自己有些发硬的颈部靠在椅子靠背上,摆在桌案上的一大堆文件这个时候显得这样涨眼。
斜对面的办公室里传来夏力行的声音,陆为民赶紧站起身,瞅了一眼高初,高初也笑着站起身来,摆了摆手,“去吧,夏书记叫你,这东西我先拿过去看一看,有什么我会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