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一百一十一节 试金石

陆为民吃了一惊,孙震这话来得太突然了,虽说话语里说是要考自己,但这一连串的问题抛出来,岂止是考一考这么简单,简直就是要马上启动这项工作的前奏了。
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都要搬迁?!这两个厂的情况安德健虽然不算太清楚,但是都在这黎阳圈子里,这两个厂属于中央直管而且规模效益都还算不错这些情况他是知晓的,就像陆为民所说的,这两个厂如果真的能整体搬迁到丰州,占地面积不会小,工程建设量可想而知。
“怕我们忙乎半天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啥也没捞着?”一脸淡然的孙震插话,“难度小的事儿轮不到我们丰州,越是难度大,说明这事儿对我们丰州的利益越大,这是最简单的辩证法,我来考考你,你觉得如果我们丰州要争取这两个国营军工企业来我们丰州落户,优势有什么,劣势有哪些?现在我们首先需要做的工作有哪些,另外那我们又可以做哪些工作来强化我们优势弥补我们劣势?”
如果李志远本人是地委书记,只怕他就不会轻易做这样的表态了。
陆为民怎么都没有想到安德健会这样快这样直白的就把自己给“卖”了。
但是今天陆为民这个点子却让安德健眼睛一亮。
陆为民把这个想法扔给了安德健之后就不再多问了,这也不是他该管的事儿,很多事情只需要一个引子,领导们都是能盘算出利弊得失的精明人物,对于能招来两个国营大www.hetushu.com厂落户丰州会带来什么利弊自然会有他们的算盘。
夏力行也不是不想两全其美,但是丰州地区财政状况摆在面前,就那么一点“涓涓细流”,开源节流将会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丰州地区财政奉行不二的原则,你怎么来实现各方意图?
话都能说得漂亮,但是落在实际上,那就得要有真东西摆出来,不是嘴皮子翻弄几下就能把钱给抖落出来,教师队伍要吃饭,干部职工奖金福利要兑现,这马上就是年关上了,夏力行和李志远都还得为今年这个年怎么过搜肠刮肚,作为一地的决策者,就不能不考虑深远周全一些。
三个领导的目光都落在了陆为民身上,陆为民稳了稳心神,事实上这个问题他也早就琢磨过了,否则他也不敢在安德健面前漏这个须子,但眼下这副情形和只有安德健一个人在场的情况又有所不同,夏力行和孙震都是目光灼灼,显然就是要听听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从某种意义来说,这是一个验证自己在他们心目中的试金石。
在安德健看来这其实就是一个政治道德问题,李志远这么做,往深处说,那就是欠缺政治道德了。
“呵呵,怎么,还有些不乐意?”安德健打趣着陆为民,“我这个秘书长安排不动你了?”
“机会?”孙震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夏力行,接口道:“你觉得国营企业搬迁过来是一个机会?”
“没,没www.hetushu.com,秘书长,那也就是我一个随便的想法,您可千万别觉得这事儿就是啥灵丹妙药……”
原本他把这个想法半真半假的丢给安德健,就是不想掺和在这件事情中,在他看来,抛出一个点子一个路子就算达到目的,赢得安德健的认可和欣赏就算是成功,而这件事情说易行难,真要想打这主意,要做的工作实在太多了,而且成功率究竟有多大,谁也说不清,顶多也就是一个想法而已。
“孙书记,这只是我个人看法,这两家企业都是军工企业,我知道您的担心可能是害怕目前国营企业出现的困境开始显现,万一这些企业搬迁过来没多久就不景气了,会不会给我们丰州带来一些不利因素,但我个人觉得军工企业在目前我们国家经济体系中应该要属于特殊保证的,尤其是这两家企业规模都不小,它们的产品都还具有相当竞争力,而且据说两家企业也已经开始有开发民品的计划,以它们的科研实力,如果能够根据市场需求做出调整,我想应该还是很有前途的。”
孙震笑得很开心,看得出来他对陆为民印象相当好,“你是不是也把我们这些人看得太逊了一点?点子不错,很有价值,至于说是不是具有可操作性,其中的利弊评估,那是地委行署有关部门的事情,和你有多大关系,你那么担心干啥?”
李志远不愧是省府办下来的高明角色,玩这一套也很厉害,先以进为退把自己www.hetushu.com观点阐明了,声势也出去了,你地委作出决定同意这么做,民心他收了,但是责任却得由地委来扛;如果地委否决了他的意见,他对下边也有交待,看看,我是这么建议的,但是被夏力行他们给否了,这干部职工们的怨气就得要撒在夏力行这帮人身上,其心可诛啊。
这丰州地委行署各局行部委要能挨着他们建设沾点光占点便宜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如果运作的好的话,甚至连城市市政基础配套设施的建设也能夹杂在其中,请这些中央军工大厂支持一把,不但可以帮助丰州城市建设加快进度,而且这节省下来的资金也决不是小数目。
看见陆为民惶恐不安的样子,夏力行和孙震都哈哈大笑起来,“小陆,怎么出了一个好点子还怕背责任,还是觉得怕领导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迁怒于你?”
前面那段时间自己也许在他们心目中印象不错,但是要想进一步加深,进一步巩固,那就需要不断的通过他们的考验关,今儿个就算是一个大考。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丢脸,但是对于丰州地区这样一个新成立的贫困地区来说,压倒一切的问题是财政的现实困难,如果能够从引来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而从中获益,一切都可以是选项。
“孙书记,好处是相对的,这些企业也不是傻子,它们也一样要评估到我们丰州的利弊,从我们丰州的角度来看,我觉得这两个企业如果过来,不说厂区占地,仅仅是数hetushu.com千工人连带着他们的家属子女可能就会超过万人,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可能需要建设数千套住宅来满足这些职工和家属的需要,这样大的生活区就涉及到规划和市政配套建设,而恰恰我们丰州是新建地区,丰州县改市,在土地资源上较为丰富,在规划上也称得上的白纸画图,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最大程度满足它们在规划建设上的需要,这一点是其他城市所难以具备的,而同样我们可以依托这两个军工大厂的建设来规划我们地区干部职工住房建设,这样不仅可以充分利用市政配套设施,也可以减轻我们在市政配套建设上的资金压力,可谓相得益彰。”
“夏书记,孙书记,秘书长,像这件事情和一般的招商引资还有些不一样,像长风厂和北方厂这样的军工企业不像目前招商引资来的企业,主要都是以吸纳我们本地剩余劳动力为主,他们是有自己的职工,而且都是国营企业正式职工,这也就是说这些军工企业之所以要搬迁出来,其主要原因除了是需要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需要,比如解决交通成本、信息流通成本等因素之外,更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要解决他们的职工及其家属的日益增长的各种生活需要。”
能坐在这些位置上的人物没有哪个是庸人,至少在利害得失上早已经把一切算计得清清楚楚了。
“不是,孙书记,秘书长,我和秘书长说了之后才觉得这事儿难度挺大,所以怕你们……”陆为民没说下去。
孙震不置和图书可否的皱了皱眉头,“除了这一点之外,这两家企业如果搬迁到我们丰州,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打开了话匣子,陆为民也就没打算收口了。
“我了解了一下长风厂和北方厂之所以要搬迁的主要原因,就是两个,一个是企业发展需要,两家企业就目前情形来说效益都还不错,国家又有政策支持他们搬出来,这是其一,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就是老一辈的职工已经逐渐步入退休和即将退休阶段,他们需要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来安度晚年,而随着改革开放带来的条件改善,他们的家属子女在教育、医疗和就业问题以及诸如文化娱乐、婚姻等各方面也不满足于目前的现状,希望能够有一个更舒适方便的环境,正是这两个因素使得长风厂和北方厂目前开始考虑搬迁出来,而两个企业的搬迁,包括厂区和生活区的整体搬迁,我个人觉得应该带来相当大的机会。”
但是当他被叫到夏力行办公室看到孙震和安德健都在座,而几位领导看自己的目光都有些不一样时,陆为民就知道自己大概又得卷进这桩事儿里脱不开身了。
“是啊,小陆,我平时觉得你挺胆大嘛,怎么这事儿就让你感到压力了?至于么?”安德健也是一边摇头一边笑:“看来我是高看你了啊。”
包括夏力行、孙震和自己在内都对李志远这一手心知肚明,王舟山夹在其中也是两难,明知道这有些违规,虽说能把干部职工们人心收买了,但负面效应一样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