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一百一十四节 政法口水深啊!

冯可行的话让陆为民吃了一惊,但是他随即就反应过来,这不过是一个由头,陆为民不认为自己的影响力大到了因为这件事情就能让丰州市政法队伍进行整顿调整的地步,当然这有可能成为张天豪手中的一张牌,借这个机会正好打出来。
上官浅雪将风衣脱了下来,挂在旁边的衣帽钩上,一身乳白的羊毛衫,下边一条格子呢花裙,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肤色如雪,虽然容貌普通了一些,但是一白遮百丑,更何况上官浅雪容貌也不算差,只是不像给陆为民留下很深印象的那些个女孩子们那样出色罢了,但此女流露出来的英姿飒爽独有风姿,却不是其他女子所具备的。
可用得着拿自己这桩事儿来当引线么?陆为民有些拿不准。
陆为民斟酌着言辞,他觉得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看张天豪和上官浅雪以及冯可行那有些诡异的态度,陆为民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成为了一支枪的感觉,莫非他们就想要利用自己那天所遭遇的事情成为他们某些动作的导火索?
“呵呵,上官书记,这话可是打击了一大片啊,我先申明,我和陆秘是肯定要先喝三杯的,不需要谁来帮我顶,只不过我们大家伙儿都在等着你来好开船,你迟到了,刚才张书记还在说咱们市里政法队伍需要整肃风纪,你这个政法委书记率先吃饭迟到,不拿你来‘开刀’,你说拿谁来‘和*图*书开刀’?”
“为民,我还是叫你为民吧,这陆秘叫起来怎么听怎么不顺耳,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丰州地区政法战线唯一的一位女干将,原来是黎阳地区公安处刑警大队政委上官浅雪,现在是咱们丰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天豪笑着道:“上官书记,迟到了,呆会儿可要罚酒三杯,就罚你和为民喝三杯!”
丰州县政法系统几个主要领导都是紧随其脚步,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多年,连黎阳地区政法委曾经希望对丰州县的公安局长和检察院检察长进行交流任职,但是遭到了丰州县的坚决抵制,几次地区公安处想要对公安局长交流任职都未能如愿,而检察院情况也差不多,这也导致了外界称丰州县政法系统是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
接上话的是龙飞,这家伙精力充沛,酒量又好,见今天张天豪兴致正高,自然要迎合领导的意思。
“是啊,丰州初建市,之前在依法治县这一项工作上,做得还很不够。我们市的政法队伍干部素质距离地委行署和市委市府的要求差距还很大,上一次的事情就暴露出了我们市政法队伍存在不少问题,这也引起了市委市府的高度重视,市委市府也在认真考虑我们市里政法队伍的纪律作风问题,准备要在近期要对政法队伍的一些干部进行交流和调整。”
“上官书记言重和图书了,政法队伍中个别害群之马不能说明什么,那天胡政委也亲自来了派出所,我倒是还要感谢胡政委,否则那天事情不知道还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也相信丰州市公安局能够处理好这一类的问题。”
另一个则是原葵岭镇党委书记、现在的副市长龙飞,葵岭镇在引入拓达集团丰州水泥厂这一项目上工作做得相当扎实,深得投资方的好评,这也是这一次龙飞能够力压群雄跃升县改市之后的副市长的关键。
不错,那天那件事情自己的确很气愤,但是苟延生的臭名远扬,他的做派这丰州城里不知道的少之又少,而且他爹既是前任丰州县委书记,又是现任的地委组织部长,这样的身份使得他的确觉得自己可以耀武扬威为所欲为了,作为那一日西城派出所的行为肯定难以让人接受,但这也仅仅是西城派出所的事情,就算是再拔高一点,也就是丰州市公安局管理上有些问题,但怎么也轮不到堂堂一个丰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来给自己下话道歉,这不能不让陆为民感觉有些受宠若惊了。
但是政法这条线一直是苟治良的铁杆——担任丰州县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的何重九掌控,张天豪的意图便从未能在政法这条线上得以真正贯彻过。
“张书记,这位就是陆秘吧,早就听说张书记说你的大名了,可家里有点事儿,来晚了,实在抱歉。”走进和-图-书来的女子一头短发,三十来岁,相貌很一般,但是骨子里却透露出一种凛凛英姿,铁锈红的风衣让她更显得干练精明,陆为民注意到这个女子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多余的东西,像一般女性喜欢佩戴的耳环、戒指、项链或者手链这一类东西,一样都没有,唯一的就是手腕上的一块手表,萧邦表,在这个时代,在丰州这个地方,手上能有一块萧邦表,足见此人的不凡。
陆为民注意到无论是谢传忠、冯可行还是龙飞,都有一个特定,那就是年龄都没有超过四十五,像龙飞更是只有四十岁不到,都属于正值壮年,精力充沛哪一类型,当然这可能也与张天豪本人年龄不算大有很大关系。
见陆为民不再做声,冯可行笑了笑,轻轻一踩油门,桑塔纳骤然加速。
“张书记,这可不够意思啊,几个大老爷们儿喝酒,我就迟来几分钟,还得要帮你们顶酒,你们不就是想要和陆秘多喝几杯么?用得着找这个借口?”
上一次雷达邀请吃饭时,也基本上是这几个人,只不过身份都已经发生了变迁,冯可行从县府办主任变成了市委办主任,并进了常委,谢传忠从副县长变成了市委分管经济的副书记,也算是迈进了一大步,而龙飞则更是来了一个飞跃,从一个乡镇党委书记进了市县政府班子。
饭局安排在天河饭店,这也是张天豪主政丰州之后的一个变化,和图书以前苟治良担任丰州县委书记时,丰州县的接待一般都在丰州饭店,但是现在张天豪主政之后,小型饭局安排却逐渐向天河饭店转移,但是像各种会议一般还是安排在丰州饭店,毕竟那里在名义上仍然是属于丰州市政府的招待所。
何重九这个从未在政法队伍里干过的角色,却能牢牢的把持着丰州县政法系统的人事调配权,除了有时任县委书记的苟治良的大力支持之外,其人也的确在玩弄权柄上很有一套。
“对不起,我来晚了。”陆为民注意到桌上还欠缺一个位置,只不过张天豪和冯可行都没说,陆为民也就不好多问,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
上官浅雪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张天豪和陆为民,笑吟吟的接上话:“不过,张书记在这里,陆秘也不是外人,我们市里政法队伍的确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陆秘是上次那件事情的当事人,这件事情我作为政法委书记要作一个检讨,那一次发生的事情不管有什么其他理由,我们队伍素质亟待提高,一些领导干部在思想素质和业务水准上都难以适应我们丰州县改市和丰州地区成立带来的变化,在这一点上张书记都专门提了要求,就是准备要针对我们丰州市的政法干部队伍进行一次认真的清理整顿,对那些不符合现有岗位的干部该调离要调离,该换岗要换岗,对存在的问题也绝不姑息,一和-图-书定要彻底扭转现在这种不良习气。”
“哟呵,我这也是忙公事儿迟到几分钟而已,和政法队伍风纪存在的问题可沾不上边,龙市长,你可别随便把大帽子往我头上扣,别弄得领导们都认为咱们丰州政法队伍存在的问题都是我这个刚上任的政法委书记带来的,那可就真是活天冤枉了。”
陆为民抬起头来一看,一个短发的女子站在了门口,一边道歉一边笑着进来。
从参加这一饭局的人数就能看出来,这是一个比较私密的小型饭局,除了冯可行之外,参加人员另外还有两人,应该说都是熟人,一个是原来的副县长现在应该是丰州市委副书记谢传忠,这也是张天豪借这一次丰州县改市之后的一个人事动作,让谢传忠从副县长位置挪到了副书记位置上。
原本丰州县的政法队伍一直是苟治良掌握得最牢靠的队伍,张天豪在担任丰州县长期间,多次在不同场合批评丰州社会治安混乱,政法队伍风气不正,严重影响了丰州社会经济事业发展,也制约了丰州投资环境改善,也几度提出要整顿政法队伍作风。
童立柱后边又来了自己这里一趟,也和自己谈起了这一次丰州成立地区之后政法队伍迎来的巨大调整,丰州市公安局无疑就是风暴中漩涡。
陆为民略感诧异,他没有想到这位上官书记居然如此严肃认真的和自己谈这件事情,甚至带有一点负荆请罪的味道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