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一百一十九节 领导艺术

“呵呵,小陆,有点儿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嫌疑啊,现在丰州地区条件比起黎阳那边来的确有较大差距,我们要正视这个差距,这个差距也不是短时间内一下自己就能弥补的,省里给了我们有些扶持和优惠政策,这是一方面,关键还是要看我们自身的努力。”夏力行喝了一口茶,将保温杯放好,“你说得对,我们丰州就是要有这股不服输的劲头,我们本来就是全省数一数二的贫困地区了,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不敢尝试的?难道说尝试失败了,还能让我们变得更差损失更大不成?”
这种方式最初很让下边各县不适应,但是孙震却很坚持,即便是的确有重要工作需要安排,开会时间也很短,一般不超过一个小时,巨大多数务虚的会都是半个小时到四十五分钟之间就解决问题。
知耻后勇,负重前行,有压力才有动力,置之死地而后生,不换思想就换人,这是夏力行在最后向省委主要领导表态时语意铿锵说出的几句话,不但让省委主要领导,也让在座的一帮地委行署领导和各县县委书记、县长都颇为震动。
陆为民这还是第一次来古庆县,前世中来古庆县的次数不少,都是陪着孙震来。
灰白色建筑物居多的街道加上街道两旁的榕树覆地,让整个古庆县城呈现出一种绿意扑面的清新气息,即便是在冬日里也能从那一抹暖阳中感受到生机,和-图-书第一印象就让陆为民十分舒服,虽然这座县城曾经无比渴望从丰州怀抱里挣扎出来而投入黎阳。
“嗯,没事儿,老宋,你就陪我转一转,你们古庆城市规划建设搞得不错,丰州应该来学一学,上我车吧。”夏力行做事也是绝不拖泥带水,不假思索地道:“你让其他人先回去吧,不用这样兴师动众,我就是来看一看。”
陆为民恍然大悟,领导的艺术这个时候就显现出来了。
但不容否认的这两家企业如果真的要搬迁到丰州,估计会提出很多十分苛刻的条件,比如土地、教育、医疗这些方面都会给丰州方面带来很大压力。
夏力行和宋明德在黎古路口下车,陆为民很知趣的远远站在一旁,两位领导谈了约十分钟,这才重新上车。
夏力行轻车简从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在这一点上夏力行和孙震有些类似,当然李志远下县调研则喜欢把局行部委的一把手们带着,在他看来,这样的调研大概更有效率。
按照孙震的风格,在县委县府院子里座谈听汇报时间不多,而是跑乡下和企业次数比较多,而且孙震也喜欢让古庆县委县府领导就在现场一边看一遍谈,顺便也就算是听取了工作汇报了。
奥迪车终于在一个半小时后驶入了古庆县城。
“夏书记,吉书记下乡去了,到北边几个乡镇,半个小时之前才联系上,http://www.hetushu.com估计还要半小时才能回得来。”宋明德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迎上来。
让丰州方面期盼已久却又忐忑不安的省委主要领导考察调研终于来了,所有人几乎都在以各种心情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这实际上也算是丰州地委行署在年前最重要的一项工作,把这事儿结束了,也就该收拾收拾说过年的事情了。
“好,好。”宋明德喜出望外,没想到今儿个能有这样机会和地委书记同乘一辆车,还要陪着地委书记跑这一趟,往日里这种机会基本上都是被吉云坤包揽把持,根本没自己这个县长的份儿,顶多也就是打补丁的角色。
这也是一门学问,既避免了县委书记县长来替地委书记开车门,这显得有些过了,或者有些领导喜欢这个做派,但至少夏力行不喜欢这样,最好的办法就是适当保持距离,而秘书这个时候的动作要显得敏捷而又不慌乱,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完成自己下车,替领导开车门,然后不动声色的把自己位置挪到后边。
原来在他心目中吉云坤是颇受夏力行看重的人物,这个宋明德却显得不怎么起眼,但是今儿个听夏力行和宋明德在车上的一边看一边谈,宋明德的水平才有机会崭露。
回到县委县府大院时吉云坤已经在门口迎候了。
夏力行和前来迎接的县领导们一一握手打招呼,礼节到,然后宋明德出面表示m.hetushu.com由他陪夏书记现在城里转一圈回来,请大家在会议室里稍候。
陆为民没有看见吉云坤,而只是看到了古庆县长宋明德和几位副书记。
在天河宾馆召开的工作汇报会上,夏力行代表丰州地委、行署以及人大、政协工作委员会所作的工作汇报也毫不避讳的把丰州地区目前工作中存在的困难和干部队伍思想中存在的问题和盘托出,这看起来有些自曝家丑的味道,但是夏力行最后说的几句话却颇是发人深省。
从王舟山前期和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接触的情况来看,这两个企业对丰州都不是很感冒,要想进一步吸引对方,估计还得要有大量工作要落实。
省委书记田海华的视察调研来得很不是时候,整个丰州地区这几天里都是淫雨霏霏,阴冷湿润的天气让人心情很不舒服,陆为民不知道这会不会也影响到省委领导们视察时的观感和心情,但是从这几日里夏力行陪同田海华一行人的考察调研情形来看,情况尚属正常,这也意味着省委领导对丰州的具体情况和困难是有着较为直观和深刻的了解的。
县委书记临时不在,让宋明德这个县长代表县委县府汇报工作情况无疑不合适,但是这样坐等更不妥当,这样叫上宋明德陪同一起溜一圈看看古庆情况,听听宋明德的个人汇报,既拉近了与宋明德之间的个人关系,又能从另一个角度听取宋明德的观点和图书看法,让宋明德也亲近度上升不少,同时又回避了吉云坤晚回来的尴尬。
陆为民心中也是暗自感叹,这一手就能让人好好琢磨良久,自己要从这些领导们身上学的东西实在太多,哪怕自己曾经有这前世记忆和经历,但是对于自己来说,依然有不少东西可供好生体味琢磨的。
久而久之下边人反倒是习惯了孙震这种风格,那种喜欢长篇大论作报告,翻来覆去扎牛皮牛皮扎的风格就让下边人有些不习惯了,这给丰州干部们也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即便是孙震在调回团省委担任书记之后,丰州这边都还有些怀念他这种调研和开会风格。
比起丰州来,古庆县的城市无论从建筑物层次还是街道宽窄、市政环境绿化都要高出一筹,除了在绕城而过的公路上灰尘显得稍微大一些外,在城区内各主要街道绿化都搞得很不错,而在城市规划建设上,古庆县也和黎阳六县情况相似,有多少钱办多少事,但是却要充分体现这座城市不一样的风格。
马志勇很好的控制了距离,避免了直接停在人群面前,陆为民以无比迅捷的速度没等车停稳就跳下车,抢在宋明德想来开车门之前拉开了后车门。
从宋明德一上奥迪车开始,陆为民就保持着沉默,这种场合没有他插话的余地,而夏力行和宋明德也谈得很深,有些话题在陆为民看来甚至超过了自己想象,这让陆为民有些讶异。
“嘿嘿和*图*书,夏书记,知耻而后勇,咱们丰州这边几个县很有点被人家黎阳那边给踢出来的味道,俗话说,不蒸馒头蒸(争)口气,北六县看不上咱们南七县,难道咱们自己还能看不上自己?我觉得这对于咱们丰州各县也是一个鞭策,如果憋着这股子劲儿用在工作上,也算是一件好事,就要看能不能把这股子气用好了。”陆为民腆着脸微笑道:“其实北六县有北六县的强项,南七县也有南七县的优势,这些都只能说明一时,关键在于能不能抓住时机,迎头赶上,尤其是像丰州这样的地理位置,是完全有能力发展起来,丝毫不亚于黎阳那边的。”
奥迪车在古庆县委县府大院内停下时,一群人已经簇拥过来。
“小陆,志勇的话虽说有些伤自尊,但是却也是事实,你觉得呢?”夏力行笑着问自己的秘书。
奥迪车按照宋明德的指引,沿着古庆红光大道转了一大圈,在红光矿山机械厂大门上略作停留,但是没有停车,然后又去看了看古庆到黎阳的道路状况,这才返回了县委县府大院。
陆为民听出夏力行话语中隐藏的含义,地委在就是否该去牵线搭桥引入两家军工企业还是有些不同意见,虽然地委最终统一了意见,但是担心这些国营军工大厂搬迁来之后一旦效益不好,会不会给本来底子就薄的丰州带来更大压力也是一个问题,但包括夏力行、孙震和王舟山甚至李志远都认为这是杞人忧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