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一节 春潮

“出京了?”正准备夹菜的陆为民目光一凝,手在空中停滞了一刻,心中一阵热浪滚荡,历史终于还是按照既定的轨迹运行下去了。
燕然楼原本是本地一个老住户的私宅,后来被燕然楼老板买下,加以整修,后来又陆续买下周邻两座小院加以改造,形成了目前这种以明清风格为主的古典式院落,而这种拿来作为餐饮场所无疑是一个巨大突破,别说是在丰州,就算是整个昌江都极为少见,这种日后会在京中成为一种潮流的方式却能这么早就在丰州萌芽,让陆为民都相当讶异于此人的眼光,就能如此领先于时代。
陆为民也知道雷达的关系绝对不仅仅只局限于丰州这边,敢下大决心在丰州投入这么大,肯定也是很有底气,以从京中下来这门人脉,估摸着也应该在上边有不少消息来源,敢这么说,自然有其信息渠道。
雷达作了一个很隐晦的动作,陆为民笑了起来,“达哥,不是说你们京里人嘴上遛马舌上跑车么?怎么你这么小心?言者无罪,探讨不算是什么弥天大罪吧?”
“应该不会有大的变化,最起码这丰州地区境内的建设项目就不少,这两三年里丰州城市市政设施和道路交通建设需求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达哥你就等着数钱数得手抽筋吧。”陆为民开着玩笑:“就怕你到时候产能跟不上呢。”
陆为民的分析判断对雷达颇有影响,何铿就曾经多次给雷达交流www•hetushu.com过,就说陆为民的分析判断能力超群,而且总能恰到好处的分析到关键点上,在这一点上何铿受益良多。
雷达回丰州也有几天了,丰州水泥厂建设进度很顺利,估计五一点火投产没有问题,这让雷达相当满意,对甄敬才也更是信任有加。
闲谈中雷达也提到了夏力行,说夏力行在丰州担任地委书记的时间不会太长,要陆为民要抓住为夏力行担任秘书这个契机,力争在较短时间内实现角色转换,并表示可以诸陆为民一臂之力。
“总趋势不会变,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谁也无法逆潮流而动,但我觉得也许会有更大的动作和力量来推动新一轮的经济发展,前两年国家一直在强调清理整顿,以避免通货膨胀压力太大,但是就目前来看清理整顿应该进入尾声了,现在需要的是抓住时机再度启动发展大计。”
“跟不上怕啥?上二期扩建就行了,有甄总在,我可以放宽心干我其他事儿,来,甄总,我敬你一杯,你也是为民的长辈,为民,你难道就这么喝寡酒,得掀起点儿高潮来才行。”
1992年的将会被永远载入史册,正是这一次京中老人的南巡才引发了全中国一轮新的改革开放和发展的浪潮,解放思想,发展才是硬道理,胆子要再大一些,要警惕“右”,但更要防止“左”,允许看,但要坚决的试,这一系列言语将和-图-书会在今后二十年都深深的影响着全中国上下。
一直邀约在一起吃顿饭,但是陆为民身份今非昔比,可以说没有半点自由,一切都得围绕着夏力行的节奏旋转,所以一直无法确定下来,好容易逮着夏力行陪一位私人关系较为密切的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吃饭,没有要陆为民参加,这才临时决定在一起吃顿饭也算是年前小聚了。
如果说松鹤居是南潭餐饮行业的小家碧玉,那么燕然楼就算得上是整个丰州的大家闺秀了。
一边吃饭,雷达也顺便谈到了昌江这边政坛上近期可能出现的一些变化,提到省委副书记邵泾川极有可能要接替年龄快到了点的现任省长出任省长,但是省委书记田海华的去向还不明朗,田海华在昌江担任省委书记时间只有三年不到一届,照理说还不大可能离开昌江,但是今年是十四大召开之年,全国各省也有不少省份面临党委换届,所以也存在走的可能性。
“达哥,这政治气候和经济气候能分得开么?”陆为民反问,“没有一个稳定的政治局面,明确的政策趋向,搞实业也好,做贸易也好,哪一样你能放心大胆?”
还是十来天就过年了,整个丰州地委行署机关里都显得有些忙乱,毕竟从黎阳分出来之后第一次过年,涉及到的事情太多,各个部门都是在这两个月里组建起来的,虽说前期筹备期间也就有了一个架子,但是真正进入正常运转状态http://m.hetushu.com也就三个来月时间,各部门领导班子都还没有完全配备完整,现在马上就要过年,事无巨细都得要有一个总结,也算是对丰州地区成立三个多月来的一个说法吧。
“说得也是。”雷达认可陆为民的说法,“怎么,你觉得咱们国家政策会有大的变化?”
西沣河水质清冽,水量常年都平稳,即便是枯水期也能有较为丰足的水量,西沣河源出双峰和洛邱交界处的盘马岭,那里是丰州地区最高峰,山势虽然不算险峻,但是却逶迤绵延数百里,形成洛门地区和丰州、黎阳地区的天然分割线。
燕然楼的独特位置决定了它在丰州餐饮行业的独特地位,地处丰江和西沣河的交汇处,如果说整个丰州老城区还有哪一块值得一看,大概也就只有这一片了。
最高峰盘马岭海拔达到了一千六百八十八米,与另一海拔高度达到一千五百九十二米的弯弓峰遥遥相对,据说得名于唐朝著名将军李光弼率军出征袁晁起义时在此落足,见两山相夹,风景绮丽,故而盘马弯弓射雕,这里也是昌江水质重点涵养区,有多条河流都源出那里。
“嘿嘿,在商言商,我现在是商人,就不想掺和那些个事儿,你看看何铿,干脆就不回来了,这家伙,前些时日咱们国家不是正式承认原来苏联那些加盟共和国独立么?我给他打电话,问问他情况,护照需要不需要换,有没有其他法律障碍,他还在黑海和_图_书边上的敖德萨和乌克兰的女孩们打得火热,乐不思蜀,根本不把这当回事儿呢,问他啥时候回来,他说估计得春节前后才能回来,那边事儿多,嘿嘿,是根本没把咱们这边的项目当回事儿啊。”雷达笑着摇头。
“混沌不开?”雷达目光一动,若有所思“词儿形容得挺准确啊,不错,我在京里也听一些朋友们说起,今年一年大佬们的言语态度都有些矛盾,时而左时而右,但是关键那几位都还在沉默着,像是等待什么,没准儿就是在……”
燕然楼就位于西沣河和丰江交汇处。
丰州能成为丰州地区行署所在的确有其独到的理由,丰江在这一带不到十公里的河段就连续有三条支流汇入,东、西沣河再加上更下游的南河也在这里注入丰江,而在丰江左右都还有几个大小不一的湖泊湿地,使得这一带水源丰富,而加上丰州工业不多,水质都还保持着相对较好的状态,地势也较为平坦,再加上历史原因,终于使得丰州从南七县里脱颖而出,成为地区中心所在。
“达哥,我觉得这一次怕没有那么简单,你是京里人,天生就该有政治敏感性才对,你不觉得这一年里政治气候有些混沌不开的味道么?”陆为民撕下一块烟熏鹌鹑腿,放在对面的甄敬才的盘子里,“甄叔,尝尝这是大淮山山里野生鹌鹑烟熏出来的,味道真不错,也是这里招牌菜。”
燕然楼所在这一带得益于丰州县城向北向东发展,街道和*图*书巷落就略显清静。
这一片的建筑群落从民国时期到解放后文革时期都有,而且可以说保持得相当好,原来丰州县委县府也曾有过想要将这一区域进行改造的想法,但是限于各种制约因素和条件不成熟,而最终放弃了这一想法,在改革开放之后县城发展逐渐转向更下游的丰江和东沣河交汇区域发展,使得这一带日趋冷落。
“嗯,上边没有对外宣布消息,但是消息灵通的都知道,他这两年都是不在京里过年的,喜欢到外边走一走,今年看样子也不例外。”有些讶异的雷达抿了一口酒,瞥了陆为民一眼,“你这么激动干啥?和咱们沾不上边,该干啥还得干啥。”
“我倒是真心期待政策放得更开一些,经济发展启动起来,对于咱们这丰州水泥厂也是一件大好事,经济启动必然对建筑市场有巨大刺激,这会连带着拉动对建材的需求,咱们这丰州水泥厂投资规模在整个昌江也算是比较大的了,不少人都担心市场消化不了,尤其是黎阳那边几乎每个县都有水泥厂,就目前来说市场似乎有些饱和的模样,我就等着你的预言成真了。”雷达笑吟吟的道。
陆为民也知道雷达是一番好意,但自己作为夏力行的专职秘书本来就是一个很敏感的位置,而且他自认为自己在夏力行心目中的印象正在逐步稳固,此时有外力介入反而会适得其反,他更倾向于按照目前的步骤一步一个脚印,凭借自己的本事来赢得夏力行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