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六节 195厂的魔与道

“你还敢说?!哼,我妈还不是……”绕是和男友早就逾越了那一关,但是听到陆为民这样说,甄妮还是羞不可抑,一下子扑到男友怀中,捶打起来。
“那怎么来核实这件事情?”姚志斌点点头。
姚平觉得自己胸中的怒气在对方漠然的那一眼掠过时一下子就炸裂开来。
只可惜萧劲风现在早已经不在自己老爹车间干了,据说做生意挣了点钱,居然也能买上一辆摩托车在自己面前显摆,妈的,不就是一辆嘉陵125么?自己这辆还是日本原装进口的本田CG125呢!得瑟啥?!
看见女友娇羞不堪的表情,陆为民哪里还忍耐得住,一把揽住甄妮的细滑腰肢横入怀中,嘴已经深深的印了下去。
萧劲风这个狗腿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对陆为民俯首帖耳,如同猎犬帮助主人守着禁脔一般,不但自己连甄妮也近不了身,连去莫萏那里也要被对方警告一番,那一夜不明不白被人暴打一顿,多半也和萧劲风脱不了干系。
“大哥,如果我们弄清楚就是陆为民这小子和萧劲风他们干的好事儿呢?”姚平实在忍不住,追着问道。
其实姚放内心的怨愤甚至比起自己父亲更甚,父亲失去了一个机会,而他也一样丧失了机遇,调昌州团市委担任副书记的事情已经基本上说得八九不离十了,一下子就被搁置彻底没戏了,竞争者们光凭这一条就足以让自己完全失去了可能http://m.hetushu.com,那可是实打实的正处级干部,想到这里姚放就忍不住想要怒啸来发泄内心的苦闷。
志善的事儿传得沸反盈天甚嚣尘上,外边都在传自己所在的分厂和姚志善所做的事情有夹缠不轻的关系,这让姚志斌也是心惊肉跳,要说几年前也许还有那么一丝半缕的瓜葛,这几年姚志斌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志善也算明白这一点,没给自己招来麻烦,但影响却是难免的。
看见自己儿子气冲冲的闯进来,姚志斌脸色阴沉下来。
这一段时间姚家都不安生,自己竞争副厂长的事情在姚志善被正式逮捕之后就彻底出局了,之前毫无胜算的霍涟如则毫无悬念的接替了辞职的甄敬才升任副厂长,鹬蚌相争,没想到霍涟如却成了这个渔人。
陆为民回这趟一家就没有闲着,甄敬才虽然没有回来,也得要到甄家去吃顿饭。
父亲虽然离开了195厂,但是谁都知道父亲是被人高薪聘请了,外边谣传十万年薪更是让整个195厂都为之轰动,原来对自己家颇为不屑的那些人现在也改变了态度,不少人更是说父亲是个能耐人,走到哪里都一样是人上人。
不能不说直觉有时候就是最准确的判断,姚平潜意识对陆为民的仇恨和警惧使得他能够在看到陆为民和萧劲风在一起时就突然迸发出了这样的判断。
乐清对于他的态度已经是大变,异常和*图*书的热情,尤其是听到陆为民现在是为地委书记当秘书,虽说有些担心陆为民日后调动的问题,但是不管怎么说能为领导当秘书也是一个巨大进步。
似乎觉察到了女友的目光,陆为民笑了笑,乐清专门来说了一声要去串门儿,言外之意这两个小时就是两个人的自由天地,可以任由两人卿卿我我。
“不用核实了,有些事情我们知道就行了,姚平,你这段时间给我老实一点儿,别去给我没事儿找事儿,咱们姚家现在也和甄敬才一样成了过街老鼠了,甄敬才可以一走了之,咱们姚家可不行。”姚放深深吸了一口气,“尤其是陆为民和甄家那丫头,别去招惹,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咱们还得忍一忍。”
“爸,我刚才看到陆为民和萧劲风在一起了。”姚平也不管自己刚钓上的女孩子就在门口,粗声粗气的道。
“爸,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哼哼,陆家一门四状元,那个陆拥军在红旗机械厂当车间副主任,多大的前程,就敢辞职一走了之,这陆家人我看不简单,尤其是这个陆为民我听说郭征还想把他调回厂里呢。”姚放比起自己父亲来要冷静谨慎得多,“虽说二叔是咎由自取,但是咱们姚家这样被人设计还是第一回,如果真是陆为民干的,这事儿那就没完了!”
母亲的离开无疑是一种暗示,也就意味着这个家庭已经正式把男朋友视为一员了,连素http://m.hetushu•com来最反对的母亲现在也是对男朋友赞不绝口,这让甄妮也是无比骄傲自豪。
“哦?”姚志斌皱起眉头看了一眼一脸思索表情的大儿子姚放,“姚放,你觉得呢?”
如同一条毒蛇盘绕在自己心中,姚平想到甄妮那娇媚无双的身体匍匐在陆为民身下婉转逢迎,他就有一种控制不住内心情绪的冲动,身后这个女孩子虽然一样算得上是厂里的翘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姚平始终无法忘记甄妮那媚人的娇靥和亭亭玉立的身段,哪怕自己从来没有拥有过。
但是他却知道现在不是考虑其他的时候,事情已经出了,二叔被逮捕,也就意味着基本上二叔的事情板上钉钉,必定会被判刑,短期内的影响是无法消除的,自己和父亲都无法考虑博取已经失去的机会,而需要考虑如何将二叔入狱这件事情带来的影响消除到最小,最好的办法就是韬光养晦,让这件事情逐渐淡化,但是这并不代表就不弄明白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了。
“哼,那现在也还得忍,君子报仇,三年不晚,现在时机还不成熟,日后有的是机会。”姚放阴阴的道。
“姚平说的也有点可能,萧劲风是个二愣子,做事儿不可能想得这么深远,就算是爸你把他给开除了,他对咱们家恨之入骨,可要想到利用二叔的事情来对付我们姚家,尤其是不早不晚正好在这个骨节眼上发难,我觉得他还真没有这个http://www•hetushu•com脑子,但是陆为民……”
栽了,也得弄明白栽在谁手上,姚放从不相信是什么路见不平者的正义举报,尤其是处在这个骨节眼儿上,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熊熊的情焰很快就驱走了冬夜的冷意,紧紧拥在一起的少男少女迷失在醉人的情欲爱河中。
咿咿唔唔的蜜吻声就像是一根火柴丢尽了汽油桶里,顿时就燃起了熊熊情焰。
这个家伙简直就是姚家的梦魇,挥之不去,总会在不经意间出现在视野中,提醒着他的存在。
他敢肯定对方是认出了自己,就像自己也认出了对方似的,这个王八蛋!
“陆为民回来了?”姚志斌皱起眉头,压低声音恶狠狠地道:“你整天盯着陆为民干什么?甄敬才家的姑娘就那么让你神魂颠倒?离了她你就活不下去?你不是和小宋在处么?”
※※※※
姚平深深吸了一口气,瞥了一眼还在门口和自己母亲说话的女孩子,意犹不甘地道:“爸,你不是说二叔出事儿肯定是有人专门盯上咱们姚家了么?你们不是怀疑和萧劲风有关系么?萧劲风能想出这么狠毒的点子来,能不早不晚正好这个时候搞事儿?他能有这么好用的脑袋瓜子?会不会和陆为民这小子有关系?”
“可这个陆为民不是在黎阳那边上班么?距离昌州几百里地,姚放,你觉得这可能么?”姚志斌不以为然,觉得这事儿不太可能。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妈怎么也变得这和_图_书么通情达理了?”陆为民的表情变得越发暧昧诡秘。
随着小院一下子安静下来,甄妮心也禁不住扑通扑通猛跳起来。
手熟练无比的滑入内衣里,挑开紧实的乳罩,温软如玉的一对饱满豪乳便入手,两点如豆,轻轻搓揉几下,蓓蕾顿时肿胀勃立起来,少女身躯一阵颤栗,两颊艳若桃李,水汪汪的眼睛情意绵绵,有如在召唤着什么,酥麻火热的感觉顿时在体内弥漫,让她有一种想要呻吟出声的冲动,扭动着想要钻入陆为民怀中贴得更紧。
姚放坐在沙发里仰起头抿着嘴思索着,“如果真是这样,一切都是出自陆为民的安排布置设计,那这个陆为民就太凶险了,咱们姚家可算是招惹了一个难缠的角色了。”
萧劲风不算啥,可陆为民呢?
此情此景,便是忍无可忍无须再忍,陆为民深吸一口气,抱起少女柔软如绵的娇躯,俯身上床,略略有些凉意的被子刺激得两人在棉被下褪下的身体肌肤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甄婕没有回来,陆为民和甄妮吃完饭后哪儿也没有去,就在家里呆着,乐清也很知趣,知道女儿和男朋友这么久难得相聚一次,也就和甄妮打了个招呼说要到朋友家里去一趟,家里也就只剩下陆为民和甄妮两人。
“你笑什么?”看到男友灼灼目光中充满了戏谑得意的神色,甄妮心里更是迷醉。
想到这一切,甄妮看向自己情郎的目光就充满了迷恋和崇拜,除了大民,有谁能做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