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九节 节前的消息

沈子烈意味深长的微微一笑,没有再深说下去,陆为民心思灵动,给他当秘书期间他就深有体会,这三篇文章里边明显就有着陆为民的一些观点想法的痕迹,或许夏力行、孙震和安德健也有一些自己的观点,但是要这样鲜明这样锐利的突出重心,沈子烈不认为这三位有这样胆魄和锐气。
“子烈,你也别小看这几位,我听说夏力行很有可能要在今年下半年回省里,据说弄不好就是你们的领导呢。”张静宜笑吟吟的替有些拘束的甄妮夹菜:“来,甄妮,吃菜,为民来我们家都好几回了,习惯了,你还是第一次来,别客气,就当是在自己家一样。”
这样忙碌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正月初一。
虽然陆为民对于能不能回昌州不太在意,甚至她也承认上一回欢愉之后陆为民给她说的那番话很有道理,但是一想到自己每天形单影只,而其他同学朋友都是成双结对的依偎出入,那份落寞的滋味就让她难以忍受。
“谢谢静宜姐,我自己来。”甄妮心里甜丝丝的,她虽然是第一次来沈家,但是也知道沈子烈和张静宜很看重自己男友,这可是省里的干部,尤其是听到那句“夏力行很有可能要回省里”简直就差一点让她高兴得跳起来。
陆为民笑了笑,“沈主任,在您面前我也没啥好遮掩隐瞒的,这三篇文章都是夏书记、孙书记和安秘书长他们自己的观点,我给他们几次谈http://m.hetushu.com话交流作了记录,然后把他们的一些想法和观点进行了提炼,最后定稿后交给他们再由他们自行修改,至于说能不能发表,说实话,我当时心里也没多少底儿,您也知道这段时间比较敏感,没想到他们修改之后还是发表出来了。”
“静宜,你是说夏书记可能要担任宣传部长?这是不是……”夏力行若是到省委宣传部,当然不可能是担任副部长,哪怕是常务副部长都不可能,那就只能是担任部长,而担任部长那就意味着夏力行可能要进常委,这未免有些太夸张了。
“没错,据说还在南边停留,这个消息绝对可靠。”沈子烈有些兴奋的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这可是相当罕见的现象,尤其是在回到了省委宣传部之后,沈子烈在酒问题上就更是基本上戒绝了,今天也许是陆为民带着甄妮来拜访让他相当高兴,所以才破例喝一杯以增加气氛。
前两者最为传统常见而后者则是日趋流行,酒足饭饱再打打牌、唱唱歌,既可以放松心情,又可以消除宾主之间的距离,最大限度的拉近双方的关系,所以三者逐渐会形成一条链式规定动作。
当然这一类的安排也都得到了夏力行的首肯,或轻或重或急或缓,在不同领导心目中的看待也各不相同,这就要作为秘书和地委办领导如何来协调了,尤其是那些私人味道更浓一些的http://m.hetushu.com饭局。
从初二开始,按照黎阳地区那边的值班惯例,照例是地委行署班子每天各有一位领导带班,而夏力行的值班时间也按照惯例和李志远一起安排到了正月初六,也就是上班前的头一天,这样的安排有利于领导能够提前返回安排工作,为新年伊始做一个心理和思想上的准备。
不是说这三位在见识和看法上就比谁差了,关键是他们囿于政治气候和局面,不愿意过分的往更远的方面思考,而在沈子烈眼中,陆为民的政治嗅觉上的敏锐性无人能出其右,这三篇文章无疑就是陆为民为夏孙安三人量身定做的东西,或者说按照三人各自的身份和想法上的一些特点来精心撰写了这几篇文章,而犀利的文风和锐意逼人的角度,再加上目前所处的敏感时代,一下子就让这三篇文章以重拳出击的气势出现在不同的报刊杂志上。
甄婕也和自己说起过在工作上最好不要过分给大民压力,可是甄妮还是更希望自己男朋友能够更在自己身边,如果真如张静宜所说大民的领导要调回省里,而大民肯定也可以跟着调回来给继续当秘书,那岂不是鱼与熊掌兼得的大好事?
对于丰州地区来说,这一段时间里作为地委书记的夏力行自然当之无愧的是第一号繁忙人物,不说他是地委书记,而且他还是从黎阳地委书记过来,这黎阳和丰州虽然已经分家,但是即便是http://www•hetushu.com现在黎阳地区里作为一定层次的领导,谁也不敢轻忽这位前任地委书记的分量,没准儿等几天这位夏书记就高升到省里,再度成为他们的领导,这谁能说得清楚?
“哦?”沈子烈和陆为民都是一惊,沈子烈也知道自己妻子素来消息灵通,在《昌州日报》担任副总编辑的妻子和昌州市委宣传部部长赵莉是世交,而夏力行有可能要回省里也不是什么新鲜消息,而说法也有不少,有说夏力行要担任副省长的,也有说夏力行要担任省政府秘书长的,也有说可能要担任省委秘书长的,其中风传夏力行要担任副省长的声音最盛。
“为民,不错,你分析得很准确,大势已定,现在就是需要这一波南风来吹开笼罩在人们脑海中混沌阴霾,旗帜鲜明的确定我们国家下一步发展大计方向路线的时候了。”沈子烈深深吸了一口气,“《求是》那篇《检验社会主义经济政策的标准》是你还是孙震写的?还有那篇发表在《昌江之声》上的《迎难而上,负重前行》,对了,嘿嘿,昨天《昌江日报》那篇《敢于创新,敢于胜利》也是夏力行写的?”
这条消息若是来源是来自赵莉,那其真实性就立即要提升几个层次。
不过沈子烈还是有些佩服昌江省委的胆魄,如果说安德健那篇《迎难而上,负重前行》已经在代表着新成立的丰州地委相当明显的政治倾向,而让夏力行这篇类似于m.hetushu.com战斗檄文的文章出现在《昌江日报》这样的报纸上,无疑就是对当前时局的一个大胆明判,而孙震那篇文章更是出现在了《求是》这样的文章上,已经引起了不少争议,不管是高层想要让这篇文章来试水,还是其他原因,至少孙震就能凭这样一篇文章在这个敏感时节的发布而获得进入高层眼帘的机会。
而作为地委书记的秘书,陆为民这一段时间里一样也是为怎么安排领导的行程而煞费苦心,如何能够最大限度的让领导参加各种必须要参加的活动和饭局,而又要协调好轻重缓急,这也是考验一个秘书对领导心思揣摩和各项活动饭局的份量掂量的综合分析判断能力。
正月初一,夏力行率地委行署和人大政协工委领导一起到丰州长途汽车中心站、丰州市公安局西城派出所、丰州地区公安处交警大队执勤点、丰州供电局调度中心、丰州自来水厂等单位看望在岗值班同志,算是为一年打总结,也算是为新的一年启头。
张天豪个人的饭局稍作协调之后就被安排在了节后,空缺出来的一个晚上就可以同时安排三拨人在天河饭店的饭局,夏书记可以在这个时段里适当调整,窜窜台,也解决了潘小方为之头疼的难题,而张天豪那里要说服也很简单,一句夏书记节前太忙,希望在节后找个宽松时候和张书记小坐一下,安安心心的聊一聊,让张天豪也是十分满意。
“上一步不让人奇怪,但是进常委和-图-书恐怕……”沈子烈摇摇头,按照惯例,昌江省委常委的产生更多是在省里副省长们调整产生,间或有从昆湖和青溪两市市委书记或者昌州市长中产生的先例。
“嗯,主任说的没错,我也得到消息,他的确还在南边视察,但是已经有一些消息出来,说他一路行来说了不少,而且极具震撼力,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关于这些讲话一直没有见报,甚至连他的消息也没有提起。”陆为民字斟句酌,目光中虽然没有沈子烈眼中的兴奋狂热,却也跳跃着一抹火焰,“也许是这一次出行意义太过重大,上边需要将整个活动过程的意义和内涵都要进行一个周全完整的酝酿和评估……”
“这也只是一种传言,不过我倒是什么觉得都有可能,看吧,六月省里就要召开党代会,那不一下子就能水落石出了,夏力行在下边的官声颇好,省里主要领导也对他很高看,他上一步也是情理之中。”张静宜在这方面要比自己丈夫干脆利落得多。
每一年的春节前对于中国人来说无疑是最为忙碌的时候,一年的工作总结,于公于私上人情世故的联络交流,都会通过各种到单位上的拜访、饭局酒宴、茶楼或者歌厅的小坐而体现出来。
而陆为民也终于迎来了他当秘书这一段时间里最长的一次休假期,从正月初二到正月初五,他可以尽情的享受属于自己的私人时间,尤其是在这个还没有传呼机和手机的时代,他基本上可以不考虑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