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十二节 有想法

“我觉得我和甄妮挺好的啊,一切都好。”陆为民心一沉,他虽然不相信这种类似于宿命论的东西,但是从自己素来敬重的二姐口里出来,还是让他有些心里不是滋味,对于自己和甄妮这段感情,从回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就一直小心呵护,精心栽培,但那道阴影却始终如梦魇一样挥之不去,如果……那么……这样的假设不时会从自己内心深处某个角落里钻出来,提醒着陆为民。
孙震在话语中很关心陆为民,甚至连陆为民的家庭情况都问了个一清二楚,这份关心对陆为民来说就是一种无言的触动。
陆为民一边想一边走,要树立起自己的威信,除了在工作中要一点一滴的积累,另一方面拉近一些能够为己所用或者说有共同语言的下属也是最简便有效的一种方式,而后一种相对难度较大,前一种更为便捷容易,相互需要可以使双方一拍即合。
一辆深灰色的标致505从那边拐弯的通道钻了进来,悬挂着昌江50的牌照很是显眼,陆为民随意的一瞥就知道是来自丰州的车,而且从车牌号来看,应该是丰州下边某县党政机关车辆,而桑塔纳在昌州或许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丰州这样的偏远穷困地区来说,大概也就只有县里的一二把手才有资格享受了。
陆为民笑了起来,是阜头县委书记齐重天。
回到家里陆为民却意外地看到二姐陆志华在家里看书,不过看二姐的表情,手中http://m.hetushu.com的书不过是一个摆设,似乎在为某件事情而为难。
“二姐,怎么了?还在为辞职不辞职烦心?”陆为民走到陆志华身旁坐下。
“那你可真得好好想一想,究竟干啥,要不先在学校里干着,找到合适的行业工作再辞职?”陆为民建议道。
能让齐重天两口子在春节期间登门拜访,而如无意外的话这个时间段拜访是要有家宴相待的,孙震看来也是很游刃有余的融入到了丰州这个圈子里,短短几个月时间,就能做到这一点,足见这位平素风格强势个性突出的孙书记的不简单。
“我总觉得你和甄妮之间有点儿不搭调,但你要我说个一二三的理由出来,我也说不出来,就觉得你们俩没有夫妻相。”陆志华在自己弟弟面前也是口无遮拦,目光也在陆为民脸上搜索,“你自己觉得呢?”
自打南潭开了买车先例之后,在随后的半年时间里,迅速在当时的黎阳地区南七县卷起了一股购车风暴,桑塔纳和标致505成为各县县委县府的首选,这两深灰色的标致505悬挂的车牌无疑就标示着这是哪个县一把手的座驾。
“对了,刚才甄妮来找过你了,看你们俩的黏糊劲儿,三子,你是真的打算和甄妮这样处下去?”陆志华歪着头扫了一眼陆为民。
陆为民不排除孙震对自己的看重和欣赏有自己那篇文章的因素,但是之前孙震就对自己很http://m.hetushu.com亲善,而自己也不过就是做了一些添砖加瓦的分内事情,真正敢不敢发,能不能发,发到什么刊物上,那还是得孙震自己拿主意,自己想办法,自己并没有做多少。
“恐怕暂时不行,现在我干得挺顺手,而且夏书记上升空间很大,没准儿哪天就能回省里,到时候选择余地也要大得多,我的想法是抓住这段时间好好干,如果夏书记真要升迁到省里,他若要我跟他回来,当然不错,如果说他觉得我留在丰州更有发展前途,肯定也会给我有一个合适安排。”陆为民在自己姐姐面前也毫不隐瞒。
那你真该去卖保险或者搞推销,陆为民这话没出口,这年头保险行业还不是靠卖出来的,中保一家垄断让任何保险都不需要卖,而是所有客户都自觉自愿去买,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不,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置之死地而后生,辞了职,我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挑战中去,我已经决定了。”陆志华斩钉截铁地道:“至于干什么,我倒是需要好好想一想。”
虽然苟治良在丰州影响力根深蒂固,但是从某种角度来说长期在丰州县工作也限制了他自己影响力广泛性。
陆为民无言以对。
虽然只是短短半个小时,但是陆为民收获却不小,孙震言语中对自己的青睐和期待连陆为民自己都有些感动,也许这就是冥冥中的一份缘分,前世有,今世更浓。
“不完全是,我和图书对我自己的弟弟难道还没有信心?”陆志华一瞪眼,又觉得那个话题不好再提,只好转到一边儿:“得了,你们俩的事儿我不插言了,就当我没说,鞋子合脚不合脚也只有自己才能感觉得到,外边人看都不作数,对了,那你是不是不打算调回昌州了?甄妮不是一直希望你调回来,我听她说郭征也有意思调你回厂啊。”
陆为民没想到自己二姐竟然把这个问题也看得这么透,心中也是微动,潘小方和自己说起开年就要把自己要回地委办,而且隐隐流露出想要把自己正科级职务解决了的意思,这让陆为民当时也是怦然心动。
陆为民并没有领会到陆志华的真实意思,不过他心里还是一暖,“二姐,你是怕我和甄妮分隔两地,会影响感情?”
陆为民被二姐的话给气乐了,连辞职之后去干啥都没有想好,怎么就要辞职了?这也未免太匪夷所思了。
“咋了?我和甄妮有啥不妥么?”陆为民若无其事地笑了笑。
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凛,他知道自己这个二姐直觉的犀利,这话里有话。
“倒不是全为了这个,爸妈那边他们都知道我的性子,我只是在想,我辞职之后该干什么。”陆志华无可无不可的道。
家里很安静,陆爱国陪着父母上街还没有回来,陆拥军应该是和他在厂里几个要好的哥们儿在一起,中午的剩饭剩菜还有一大堆,只需要稍稍热一热就够了。
从孙震家里出来,陆为民心情也很兴和_图_书奋。
“嗯,这是正理,当领导的连自己秘书都安排不好,那只怕日后也就没有人跟着他跑了。”陆志华点点头,“你还年轻,趁着现在机会好生拼一把,在政府里边就讲求一个资历履历和级别,你把资历履历得靠时间来沉淀,但是级别却可以靠跟着的领导来解决,只要你能入领导法眼,我相信这些事情他都会考虑到。”
来孙震家里这一趟是来对了。
孙震对自己印象一直不错,要说有提携擢拔之恩也不为过,从南潭团委到丰州地委,虽说安德健在其中起了很大作用,但是最后那一把力气也有孙震的一份功劳。
像齐重天这样曾经和苟治良平起平坐的一方诸侯你想要让他立马对你苟治良俯首帖耳无疑是不现实的,甚至还可能产生一种发自内心的抵触,而这也给了孙震一个机会,而看样子孙震也很好的捕捉到了这个机遇。
陆志华把最后半句话吞了回去,她就觉得甄妮长得太过魅人,换了在古代给自己弟弟当妾还行,要当正妻就有点不合适,这心思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可她就有这种感觉,不是说娶妻娶德,纳妾纳色,这甄妮的模样给陆志华就觉得适合作妾。
标致在陆为民刚刚走出来的那栋楼前停下,一个略显肥胖的身影和一个看样子应该是家属的女人先后从后座上下来。
很明显孙震对自己的拜访有些惊讶意外,但更多的是高兴。
要说他虽然是地委副书记,但自己这个夏力行的秘书,要www•hetushu.com么对夏力行,要么就是对安德健和潘小方,和他这个地委副书记并没有多少工作上的交织,准确的说是自己还不够格。
这也许只是潘小方的一个卖好表示,要解决自己的正科级,也就意味着自己需要担任地委办下边一个科处的正职,在这个年代虽说还不太讲究任职年限和硬性标准,但是论资排辈却比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更甚,地委办里边有些资历的干部不少,几个科处里也没有空位,连潘小方自己也兼着秘书科科长的职务,若是要解决自己的正科级职务,只怕也是一个难事,除非破格提拔。
“二姐,你没想好干啥,怎么就要想着辞职了?不是在学校里干得不顺心吧?”陆为民真想不通自己这个二姐脑瓜子里在想什么。
一般说来领导是不会在春节后见客人的,除了关系特别或者说有约在先,而能在这个时段有约在先本身也就说明了许多问题。
“都好就好,也许是你二姐太多心太敏感了吧,甄妮这丫头长得挺漂亮,也能粘人,也许你就喜欢这一类,你姐是乌鸦嘴,总觉得这丫头太魅人了,得要个像样的男人才能降服得了,三子你虽然没问题,但是这女孩子长得太魅人了,就有点……”
“没有,在学校里也没啥,就是觉得没劲儿,我不喜欢那种没有挑战性的工作,让人昏昏欲睡。”陆志华似乎还挺理直气壮,“我喜欢每天忙碌而充实甚至是劳累的工作,只要具有挑战性,越是有难度工作我越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