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十三节 郭怀章

“嗯,我知道了,呆会儿我就过去,你先去帮你妈和你嫂子打打下手。”郭怀章微微颌首,苟霞还是一个相对比较单纯的女孩子,虽然有些傲气娇气,但是对于官场上的阴暗面种种却知之不多,郭怀章并不希望她知晓太多,有些东西自己清楚就行了。
郭怀章远远地站在窗前,似乎在远眺窗外。
“苟部长,瞧瞧小郭,咱们丰州干部年轻化可算是走到了前面啊,听说地委夏书记的秘书陆为民也是从南潭调上来的,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呢。”聂明亮目光流动,平淡地道:“小郭也是南潭人,应该也认得小陆吧。”
郭怀章不为人觉察的皱了皱眉,“小霞,大人们的事情别多管,看着听着就行了。”
※※※※
少女似乎明白过来,点点头,“怀章,过去坐一会儿吧,要不人家就要觉得你这个人太孤傲了,一点也不合群,我爸会不高兴的。”
这才到丰州多久?就又和苟延生水火不容了,苟延生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你是夏力行秘书,有必要和苟延生一般计较么?苟延生再不懂事,你只要亮明你的身份,难道说他还敢和你过意不去?
毕竟作为副秘书长兼地委办副主任,还要兼着秘书科科长这个位置,怎么说也说不过去,当时也是地委办编制和人员都还不健全才会临时兼任,这一晃也就是几个月了,翻了年要卸掉这个秘书科长也在情和图书理之中,只不过陆为民不认为这个科长位置就能轮到自己来坐。
“呵呵,部长,小郭是年少有为啊,这么年轻就当了淮山县委办副主任,小霞为你选了一个好女婿啊。”比起干瘦的聂明亮来,孔思承就像一尊弥勒佛,笑起来一双细长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眯缝起来,两颊微微下垂的腮肉更增添了几分富贵气息。
职级很重要,尤其是在自己的资历和工作年限显得太过单薄的时候,职级问题的份量就显得更重。
陆为民原本没想那么多,但是陆志华的话提醒了他。
“聂叔,陆为民是我的同学,我们是初中同学,关系也还不错。”郭怀章无可无不可的道。
当初高初也就是先被任命为黎阳地委办秘书科长,然后才一步一个脚印,两年时间走到地委办副主任位置上,然后再过来担任副秘书长兼政研室主任,可见这个位置的重要性和敏感性。
各地秘书科的职责任务不尽一致,但是丰州地委办秘书科职责任务基本上是沿袭了黎阳地委办那边的规矩,像在有些地方显得更为重要的综合科在丰州地委办里也只是承担重要会议的筹备和一些综合性工作的调研以及《丰州社情》这本内部刊物的编撰,可以说地委办的日常工作主要还是由秘书科承担,综合科更多的是扮演了一个补充角色。
没想到苟霞却是对他一见倾心,www.hetushu.com两人也就这样好上了,一来一去这快一年时间了,和苟霞家里人也见过几次面了,这件事情基本上就算是定了下来。
郭怀章显得很坦然,他当然知道这些人的想法,但他不想多介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境遇,你无法强求别人都和你一样。
如果说地委办是地委的中枢神经,那么秘书科就是中枢神经的第一神经元,所有地委重要文件的草拟和主要领导的重要讲话都要从秘书科里出来,领导工作日程安排也由秘书科负责,除了几位书记和副书记的秘书外,秘书科还有两位长期浸淫文笔的笔杆子,专门为秘书们写出来的稿子修改、润色和第一道把关,然后才会交给副主任过目,有时候也要承担撰写专题稿子的职责,和地委政研室一些职责有些重叠。
“那不是咋地?钱叔、何叔还有聂叔他们都来了,还有孔叔和尤叔他们也马上就要来了。”少女有些得意的扬起眉毛,“他们每年都要来我们家,而且还要……”
陆为民不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这种事情你想一想可以,但是真要落实到具体上,就不那么简单了。
聂明亮,地区公安处副处长兼丰州市公安局局长,一直是苟霞父亲关系十分密切的下级;孔思承,丰州地区建委副主任,之前是丰州县的建委主任,也是在丰州这块地皮上炙手可热的人物。
这个位置无论什么时和-图-书候都牵动着太多人的心,可以说坐上了这个位置,距离副处级干部也就是咫尺之遥,只要不犯错误,三五年甚至是两三年资历一大熬下来,再不济也得调整到其他部门安排一个实职副处,弄得好,就地提拔为地委办副主任也很正常。
所以陆为民不能不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聂叔,孔叔。”郭怀章疾步回到客厅中央,含笑和两个坐在未来岳父斜对面的两个男子,脑海里却在迅速回忆着这些人的资料。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陆为民这样高调,郭怀章不认为是什么好事,也许有机会自己该劝一劝他。
今天是苟霞父亲请客的日子,按照昌江这边的惯例,初三过后到十五是要请一顿春酒的,来客要么是至亲,要么是好友,越是在家中举办,越是显得气氛的隆重亲密。
“怀章,你来一下,你聂叔和孔叔来了。”两鬓斑白却丝毫不显老态的男子声音中气十足,梳理得十分整齐的头发,凌厉的目光,再加上坐立如钟一般的身姿,你很难想象眼前这个更像是一个军人般的男子就是丰州地委组织部长苟治良。
郭怀章嘴角浮起一抹无奈的苦笑,无论自己愿意不愿意,选择了苟霞,你就相当于选择了苟家,自己一身荣辱似乎也就牢牢的与苟家绑在了一起,再也由不得自己。
宽大的客厅里人来人往,显得格外热闹,唯有他似乎显得有些落落寡欢,不http://www•hetushu.com太合群。
郭怀章心里苦笑,王书记没有来,看样子王书记还不算是苟家这个圈子内的人,话又说回来,以王书记的精明,只怕也不会轻易掺和到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里边来,可自己却是没办法,谁让自己找了苟霞?王书记言语里也有些提醒自己的味道,那是真为自己好,郭怀章很清楚。
算来算去唯一可能空缺出来的就是潘小方自己兼任的秘书科科长这一职位。
“怀章还年轻,啥都不懂,日后思承和明亮还要多提点他。”苟治良心情看起来相当好,瘦削脸上的笑容经年难得一见,今儿个大概是心情实在太好,很难得的挂着一丝笑容。
“嗯,我们是初中同学,关系一直不错,初中毕业后他去了昌州在195厂里读书,他爸在195厂上班,后来他考上了岭南大学,分回来后就和我也在一块儿,一起在县委办工作,只可惜这一年多我们见面时间却不多。”
他也不知道陆为民怎么就这么不遭人喜欢,在南潭和秦磊不对路,闹得冤怨不解,被发配团委未尝没有这个因素。
当初地委组织部曲部长介绍苟霞给自己时,自己还有些犹豫,但是在接触了苟霞几次之后郭怀章觉得苟霞其实也还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心眼儿也不多,除了这种家庭成长起来都有的娇骄二气之外并没有其他太多的坏毛病,所以他也就同意继续交往下去。
“哦?!”除了苟治www.hetushu.com良面无表情外,聂明亮和孔思承都吃了一惊,“真的?”
“是么?”郭怀章振作一下精神,似乎想要叹一口气,但是随即又提醒自己,这是在苟家,要注意一些,苟霞虽然心思比较单纯,但是他们家里其他人都不那么简单,“那是好事啊,你爸的老下级都要来,肯定都是一些领导。”
但郭怀章也要承认,如果没有自己和苟霞处对象这一出,自己要想提拔为淮山县委办副主任只怕还得要两年时间打磨看有没有机会。
陆为民和自己未来小舅子苟延生之间冲突他也有所耳闻。
像陆为民那样天时地利人和都遇到一起的事情那是百年难遇,郭怀章不认为自己有那样好的机遇,当然陆为民的能力也是一方面,虽然郭怀章不认为自己就比陆为民逊色,但他也要承认陆为民的确有其不凡之处。
地委办里也是群英荟萃,几个科长不是从黎阳过来的老人,就是从县里上来的副科级干部,要说都有些来历,论能力也不差,要想在这些人屁股下边夺位,那可真有点儿虎口夺食的味道。
“怀章,怎么了,我看你今天心情似乎有些不太高兴啊?”一身火红的毛衣让少女窈窕的身材也变得丰润起来,喜滋滋地看着自己男友,“今天我爸的以前的同事都要过来,你要好好表现一下,别让他们小看了。”
特别是在日后,担任某个职级的时间往往就是一个翻越不过的门槛,越到以后就会越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