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十五节 走马上任

像这样的机关科室,日常工作就那么多,主要还是看你自己愿意不愿意去开展工作,若是只是单纯等着上边安排,那其实就相当轻松,而你自己如果要想在这个位置上做出点实绩来,那你就得要真下一番功夫。
“嗯,其实刚才潘主任也已经介绍了情况,我和咱们科里几位也不是不认识,只不过以前接触不太多,对咱们科里工作我也不是很了解,不过既然我被安排到了综合科,我就打定主意,好好和大家一起把科里工作抓起来。”陆为民很自然地进入了角色,“我来之前,安秘书长专门和我谈了话,就是强调我们综合科的工作,他打了个比方,说如果地委办是咱们地委中枢神经,那么秘书科就是第一神经元,而咱们综合科呢?就是通向大脑和四肢的神经末梢。”
说来也是,这一个科室里五个人,这科长却是仅比刚分来的那个大学生大一点的生嫩,几个论资历不知道要深多少的老机关了却迎来一个年龄小一大截的新上司,这份滋味的确很复杂。
要说这是一个上任仪式都有些算不上,潘小方带着陆为民到综合科。
综合科是地委办里仅次于秘书科的部门,不但要负责市委综合性的大型会议的筹备组织,而且还要承担部分工作调研任务以及《丰州社情》这份内刊的编撰,调研的职能有些和地委政研室重叠,但是也有一些细微区别,比如综和图书合科调研主要是正在开展的具体工作,分析工作中存在问题和解决问题的具体办法,而政研室着眼更远,更多的是前瞻性的调研为下一步开展工作做准备。
以他原来的估计,自己可能会被任命为地委办下边诸如保密机要局或者行政事务科这一类相对分量较轻的科处担任科长,没想到地委办的下文却是直接让自己出任综合科的科长。
吃惊归吃惊,既然定了,陆为民也就很坦然的要面对。
“嘿嘿,潘主任,有点儿诚惶诚恐,怕辜负领导期望这不假,怯场么,说不上。您是知道我的性格的,在您潘主任手底下也算是操练了几个月,没吃过猪肉,难道还能没见过猪在山上跑?”
这种气氛陆为民也很敏锐的觉察到了,对于他来说要打开这种局面并不难。
对于综合科这几位陆为民并不陌生,但也算不上多熟悉。
“为民,其他工作我不多说,综合科的工作有点类似于秘书科的补充,也有一些和政研室那边重叠,你的思路、能力还有文笔都没啥可说的,也许唯一欠缺的就是经验。”潘小方收起先前的和颜悦色,语气也郑重其事起来,“张建春对科里工作很熟悉,你过去之后要处理好和建春的关系,我不讳言建春可能对这一次调整有些情绪,希望你能把这个情况处理好,我相信你能够做到。”
在张建春看来,你陆为民有本事m•hetushu.com也好,上边关系好也好,关键还是你怎么来推动科里的工作,不是你给夏书记当秘书当得好,你和秘书长关系好,这综合科里的工作自己就上去了,那得要花心思花功夫去做事儿,而张建春不认为陆为民能做得到。
“举个简单例子,地委马上就要召开今年全地区的工作研究部署会,这是今年开年的第一次重要会议,会期有两天时间,也是我们丰州地区成立以后最重要的一次会议,这个会议要交给我们综合科来负责筹备组织,至始至终都要由我们来牵头,其他部门都是配合我们,这也是对我们综合科的一个考验。”陆为民语气很平静,但是透露出来的坚定却让科里几个人都隐隐感觉到这位刚上任的年轻科长似乎对科里的工作并不太满意。
陆为民也知道就凭自己的年龄资历要让张建春对自己心服口服不太可能,但是自己坐上了这个位置,就赋予了自己一些权力和资源,而他也对张建春的情况做了一些了解,对于怎么来把这位副科长的存在障碍解决,也是陆为民不得不面对的第一道题。
张建春心里微微一紧,在接受了赵永来的建议之后,他已经打定主意保持一种超然的平和态度来应对陆为民的到来,那就是适度配合,但是也要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不能完全依附于对方,要让领导们看到这个综合科究竟是谁才能发挥主要http://m.hetushu.com作用。
潘小方言简意赅,简短介绍了几句,交待了一下工作,便径直离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要让陆为民锻炼适应一下。
“为什么这么说?安秘书长说,地委办就是下达命令的中枢神经,而我们综合科的工作呢?要么就是重要会议的安排部署和准备,要么就是对具体工作的调研,另外就是对整个地区社情民意的了解并反馈给地委主要领导。也就是说我们的工作就是不断的将大脑下达的重要指令分解细化,按照会议要求布置下去,而工作执行中存在问题则又反馈回来上报到大脑,同时我们还要通过我们自己的工作掌握了解分析判断工作运行状况。”
副科长张建春也是黎阳过来的,不过他不是从黎阳地委过来,而是从博北县府办副主任调上来的,担任实职副科级干部也有几年了。
无论是重要会议的筹备组织还是就具体工作进行调研,抑或是《丰州社情》的编撰,份量都不轻。
他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来为这件事情费心,他需要在最短时间内让张建春明白,和自己通力合作才是最佳策略,合则两利,分则两败,这一点陆为民相信张建春应该很清楚,现在唯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让张建春的心态和步调和自己一致起来。
虽然有些思想准备,但是陆为民对自己如此迅疾的被任命为综合科科长还是有些意外。
“行m.hetushu.com了,为民,甭在我面前装,我感觉得到,你是胸有成竹啊,虽然这是一个具有一定挑战性的工作,但是我不认为这会给你带来多少困扰。”潘小方的话语充满了文艺范儿,有点像下个世纪初期里一些带着小资情调或者娱乐化倾向的电视剧里男女主角们相互调侃的味道,这让陆为民居然有一种恍惚的熟悉感。
这个办公室他坐的时间不会多,绝大多数时间他还得要坐在他的秘书办公室,那才是他的本份儿工作,而这边的工作主要还得要依靠张建春,但是这并不代表自己就对综合科的工作失去了驾驭。
陆为民打了一个不太合适的比喻,有点将综合科职责拔高而不动声色的削弱了秘书科的重要性,不过综合科里这几位显然都没有太注意这一点,他们都被据说是安德健的这个比喻给吸引了。
“潘主任,您是太抬举我了,我哪里敢胸有成竹?综合科的事儿都是大事儿,我心里真还有些不踏实,如果不是张科长还能帮我一把,我可就真的要叫天了。”陆为民笑了起来,“不过请潘主任放心,我一定尽我所能把科里工作拿起来。”
整个综合科也就是三间办公室,除了科长和副科长各一间外,还有三名工作人员有一个办公室。
所以他需要和张建春好好谈一谈,而怎么来让张建春接受自己的建议,这也是陆为民需要认真考虑的事情,谋定而后动,这是陆为民和-图-书素来奉信的原则,既然要做,那就要做好,而且要一次成功。
“陆科,你来了,还是开个会讲几句吧。”随着潘小方的离去,办公室只剩下五个人,气氛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
关键就在于张建春。
“怎么,怯场了?还是心里没底,怕有负领导期望?”潘小方似笑非笑的斜坐在办公桌上,也不知道这位地委办主持工作的副主任哪来这种恶趣味,就喜欢斜坐在办公桌上,吊着一条腿和人谈话,若是换了一个古板点儿的领导,那就得要好好批一批他这种轻浮放浪的举止了。
陆为民是潘小方亲自送上任的。
正因为如此,担任综合科长让陆为民有些吃惊。
陆为民笑了笑,搓了搓手,以示自己还是很谦恭而又兴奋的。他知道在这位潘主任面前你可千万别玩虚头滑脑那一出,要不对方一阵夹枪带棒的话就得要挖苦得让你颜面无存。
会议散了,陆为民回到科长的办公室。
陆为民的话一下子就勾起了几个人的兴趣,安德健平时来综合科的时间并不多,大家也都知道安秘书长这个人性格沉稳,对工作的要求也比较高,好在潘小方这个副主任也算是能人,每项工作只要是他经手,基本上都能有比较圆满的结果。
综合科还有三位干部,一个是四十出头的老笔杆子董如顺,还有一个是从淮山县委办调上来的黄锦安,也算是科里的顶梁柱,还有一个是大学才毕业分来的大学生雷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