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二十四节 教训

“谢谢桂主任的关心,今晚我有安排,我南潭的老领导徐书记过来了,也是趁着夏书记今晚有饭局,改天我请桂主任怎么样?”陆为民也知道在这丰州饭店肯定也瞒不过桂建国,所以也就大方的坦承。
可这么聪明的人居然会犯这样愚蠢的错误,这让安德健火冒三丈。
“怎么有人付账你还不乐意?算是又帮老谢节约两个。”徐晓春听得陆为民这般一说,也微笑起来,看来陆为民这个地委办综合科科长的份量是不断的水涨船高,之前自己还觉得陆为民在地委里边很低调,基本上没怎么看到有关他的消息,没想到这不声不响间就提拔为地委办里颇有份量的综合科长,而且连丰州市里边这帮人似乎也对陆为民很是看重。
陆为民原来一直觉得徐晓春在自己印象中是一个很深沉含蓄的角色,但也许是接触多了,或者是自己现在处于一个不一样的位置,看问题看事物角度也发生了变化,他觉得昔日很老练睿智的徐晓春似乎也变得有些直白起来,也许是对方和自己的关系在日渐密切,所以在言谈举止里也就没有那么多忌讳,这种感觉让陆为民有些怪怪的,也是陆为民从未有过的。
在酒桌上话题永远免不了那些事儿,即便是如徐晓春和谢长生也免不了俗,顶多也就是隐晦含蓄一些,好在徐晓春和谢长生也知道陆为民身份不一样,所以任凭陆为民像个闷葫芦一样只顾着吃饭夹hetushu•com菜,多余话一句没有,两人也都见怪不怪。
“太劳桂主任费心了,那我就先谢了。”桂建国很高兴的又握了握陆为民的手,然后才转过身来给领班打招呼,“陆秘那一间的帐记在我账上。”
桂建国的热情让陆为民很有些不适应,但是他也知道这种场面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大方的应承下来,要不反而会被人视为小家子气,甚至可能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联想和隔阂。
这两轮走下来,陆为民知道自己今天来丰州饭店绝对是一个错误,尤其是选择了这样一个不合时宜的时间,不管今天夏力行和孙震以及安德健是否知道自己来这里的缘由,那都会留下一个不太好的印象,这是陆为民在酒意醺醺地躺在床上时想到的。
“为民,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如果你只是一个地委办综合科科长,那你昨晚的行为也无可厚非,但是你要记住,你更是夏书记的秘书!秘书意味着什么?那就意味着你是夏书记身边最亲近的人,昨天晚上是丰州地委接待省委组织部一行,这其中的政治含义,以你的脑袋瓜子难道意识不到其中不一样的味道?”
席间徐晓春和谢长生也免不了得去张天豪那边敬一杯,结果却又在走廊里碰上了古庆县委一位副书记,那位副书记正好又与徐晓春是省委党校同学,这一下局面就有些混乱起来,徐晓春和谢长生免不了又要去古庆那边走一圈hetushu.com,而陆为民更是脱不了身。
一句话,这件事情做错了,虽然这里边有一些意外因素在里边,但是明知道古庆和丰州两边主要领导都在,自己还要去凑热闹,这就是一个极其愚蠢的举动。
张天豪和吉云坤关于这个地委委员的争夺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鹿死谁手犹未可知,但是徐晓春也听说吉云坤有很深的背景,而张天豪自然不是省油的灯,两个人都是卯足了劲儿要在这个位置上争个高下。
陆为民从未听说过古庆县的接待或者饭局安排在丰州饭店,毕竟这原来是丰州县政府的招待所,而张天豪书记市长一肩挑之后也不怎么爱来丰州饭店了,至少陆为民就知道冯可行越来越多的把接待这方面的安排往丰江酒店安排,但是今儿个就这么巧,几方面都安排在这里了?
“哦?南潭徐书记?呵呵,今晚天豪书记也在这里,要不抽个空过来坐一坐?”桂建国显得很自然大方,“天豪书记也一直在记挂着你呢,我们在罗马厅。”
虽然自己并没有任何出格举动,但是在不适当的时候以一个敏感的身份出现在一个不合时宜的地点,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
陆为民只能苦笑着点头接受下来。
陆为民有些意外,怎么今天这丰州饭店会有这么多接待,在进丰州饭店之前,他在车上就瞥见了古庆县委办主任正在那里张罗什么,而吉云坤的那辆桑塔纳座驾也在,估摸着也是m.hetushu.com有什么饭局,没想到张天豪今晚也要在这里,这可真成了群英会了。
“秘书长我知道我错了,昨晚的事情我……”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来解释这件事情。
桂建国何许人徐晓春当然知道,虽然是丰州市委办副主任兼接待办主任,但是徐晓春早就听说这位桂建国很有可能要在丰州市长人选敲定之后出任丰州市府办主任,也就是说短短一年时间,他就要从市府办副主任到市委办副主任,然后再杀一个回马枪回去当市府办主任。
“嘿嘿,陆秘,我还没有机会正式恭喜你呢,上一次说一起吃一顿饭你也一直没空,今晚……”桂建国亲热的拉着陆为民的手摇晃着,脸上笑容溢面。
安德健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恼火。
“你还算知道自己犯了错,我还以为你真的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呢。”
当秘书若是个大嘴巴,那要不了两天就只有靠边站,没有哪个领导喜欢大嘴巴秘书,哪怕是与己无关的话题也一样是个忌讳。
“那怎么行?”陆为民赶紧制止,桂建国却是脸一板,“陆秘这么说就是看不起我老桂了?一顿饭而已,我们丰州市接待办这点招待还是办得起,记住,谁要收了陆秘他们这桌的钱,我可要翻脸不认人的。”
※※※※
虽然有不少心思琢磨,但是陆为民也只是在心里一掠而过,笑着回应道:“行,待会儿我过来敬天豪书记和桂主任一杯。”
“嘿嘿,没http://m.hetushu•com听为民说夏书记今天是要接待省委组织部领导一行么?你以为吉云坤和张天豪都是聋子瞎子啊,他们鼻子耳朵可比谁都灵,现在啥时候了,一点儿风吹草动都能让大家汗毛竖起来,你盯着我,我盯着你。”
“谁知道今晚是怎么回事,古庆县一帮人也在这里。”谢长生虽然也在逐渐融入丰州这个圈子,但是毕竟进入时间太短,而且范围也有局限,对于丰州政坛上这些云遮雾罩的东西也还看不太明白。
陆为民笑了笑,没有回应徐晓春的话题,倒是谢长生有些好奇,“老徐,你是说这两拨人都是冲着省委组织部这帮人来的?”
“好了,你不用和我多解释,情况我比你清楚,得意忘形!”安德健重重地哼了一声,昨晚碰见徐晓春时,安德健就有些不客气的点了两句,徐晓春在晚上又打来电话专门解释,安德健在电话里狠狠的把徐晓春教训了一顿,徐晓春也解释了整个情况,安德健也清楚昨晚的事情并不能全怪陆为民,谁曾想到古庆和丰州两个县市的主要领导都不约而同地出现在丰州饭店,这种场合下,陆为民若是避而不见,恐怕也不妥,但是露面却又难免引起一些不好的想法,所以安德健只能狠狠尅了徐晓春再来教训陆为民。
安德健的声音并不高,语气听起来也很平静,还略带揶揄调侃的味道,但是陆为民知道这是安德健很不高兴的表现。
他一直很看好陆为民,而陆为民的表和-图-书现也的确为他长了脸争了光,夏力行那里就不用说了,一开年就主动提出要考虑陆为民的职级问题,以安德健对夏力行性格的了解,能够主动为他自己身边人考虑职级待遇这方面的问题,不是让夏力行非常满意的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的,而孙震和王舟山都对陆为民印象很好,尤其是孙震几次在自己面前提到陆为民的表现很优秀,这更让安德健得意。
“这我可不清楚,我只是觉得世上没那么多凑巧的事儿。”徐晓春面无表情,“得了,老谢,你也别关心别人的事情了,把你自个儿的事儿做好就行。”
“那好,我们就等着陆秘的酒了。”桂建国笑眯眯的又靠近陆为民,“前些天接待办从大淮山里弄了一些山货,有山民自个儿做的蕨粉,有两腿野猪腿腌制的火腿,明天我叫人给陆秘送两份来,不值两个钱,尝个鲜。”
当冯可行和桂建国闯进陆为民他们这间房里开敬酒时,气氛就开始逐渐升温,虽然冯可行和徐晓春不算很熟,但是之前徐晓春当南潭县委办主任时冯可行还是丰州县府办主任,也算是有过交道,所以也不算生人,再加上有陆为民这个润滑剂在里边,很快就把气氛造了起来。
陆为民知道安德健肯定还有下文,只是垂着头静听。
想到这里陆为民心中不禁微微一动,莫不是和今晚夏书记要参加的这个接待省委组织部领导一行的晚宴有关?怎么吉云坤和张天豪就这么巧都在这丰州饭店有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