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二十五节 何去何从

至少这个家伙认错态度还是端正的,虽然对方还未必完全明白昨天那种场合的敏感性,也不知道昨天省委组织部领导一行来丰州意图,但是像张天豪和吉云坤这些家伙却是心知肚明,而且这还涉及到地委书记夏力行的态度,尤其是在省里对夏力行的去向也是风声渐起的时候,这就更敏感了。
现在一切都不可能再重复历史了。
“秘书长,我明白了,昨天我的确有些草率,犯了错误,以后我一定汲取教训,恪守本分,绝不再犯同样的错误。”陆为民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明确自己究竟犯了多大的错误,在他看来自己纵然是昨天那种场合出现有些不太合适,但是也不至于让安德健如此大动肝火才对。
夏力行的提点,孙震的鼓励,安德健的告诫,看起来各不相同,甚至是南辕北辙,大相径庭,但是只有自己这个身处其中者才能明悟,他们都是为了自己好,只不过看待问题的角度不一致,如果说前世自己是遇上了孙震这一个恩主,那么在这一世自己是有幸遇上了三个都对自己充满期许的贵人。
在这个会议上,省委书记田海华点名表扬了以夏力行为首的丰州地委一班人,沉下心思抓工作,殚精竭虑谋发展,使得丰州地区的工作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无论日后会有什么样的造化,自己都需要把握好现在的每一刻,陆为民撑着下颌望着窗外落和*图*书下的夕阳,思绪有如脱缰的野马,无羁无绊的躁动的旷野里奔行。
安德健觉得陆为民适应新角色需要一个过程,毕竟陆为民年龄太年轻,担任夏力行秘书的时日太短,过急的把陆为民推入漩涡中,他担心会适得其反,甚至还会影响到夏力行,所以他需要随时纠正陆为民在这个过程中暴露出来的不足和问题。
陆为民回到办公室还在细细回味安德健的这番话。
今年下半年党的十四大会召开,夏力行究竟是在十四大之前离开,还是在十四大之后再走,现在也还是一个未知数,而走什么位置也更让无数人挂心。
坐在办公室里的陆为民静静的思索着,也慢慢丢弃了之前那一段时间里的浮躁,沉下心来,开始认认真真的想着事情,如果……一旦……或者……那么自己该何去何从?
“为民,作为夏书记的秘书也好,作为地委办综合科科长也好,你要记住,你身处位置与我们地委中任何一个人的位置都不一样。”安德健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绪,这才语重心长地道:“夏书记对你期许很高,孙书记也很看重你,现在王书记也对你赞誉有加,你是不是就有些翘尾巴了?是不是觉得自己身份地位不一样了,也该和以往有些不一样了?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我觉得这句话尤其适合现在的你。”
安德健知和_图_书道夏力行心态已经有了一些变化,似乎正在有意放手让陆为民迅速适应新角色,对于这个变化安德健也非常高兴,毕竟陆为民是自己发掘出来的新人,而且还能赢得地委几位主要领导的认可,这实际上也是变相的对自己看人选人的赞许。
而更让陆为民感到既自豪得意又有些羞惭的是,这已经不是第一个这样提醒自己的领导了。
“满足于现有的这点成绩而沾沾自喜,那我只能说你辜负了夏书记对你的期望,你经常说的小富即安心态我没有想到也会在你自己身上若隐若现……人生如江湖行舟,某些时候需要讲求随波逐流随遇而安,但有些时候却要如逆水而上,用进废退,人生历练一样如此,我不希望因为……”
省委书记田海华一般不表扬人,而能够在这种会议上表扬人,那就更不一般,所以关于夏力行的动向也就更让人遐思无限了。
几乎所有人都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外,夏力行升迁已成定局,关键是看他什么时候走和走什么位置。
但越是这样,安德健就越是需要严格要求陆为民,他担心揠苗助长反而会毁了一颗好苗子。
陆为民有些汗颜,安德健的话无疑是一剂最好的清凉油,虽然没有点明,但是隐含的意思却不言而喻,不宜和下边的一些干部们走得太近,这既是一个提醒,也是一个忠告,虽然夏力行在www.hetushu.com有意放自己独当一面,但那是有一个明确范围的,那就是在综合科工作范围之内,而不是指自己这个秘书身份。
虽然苟治良与夏力行关系历来就有些龃龉,但是在同处丰州地委班子里时,苟治良却是相当尊重夏力行,甚至比当初夏力行担任黎阳地委书记他还在担任丰州县委书记时更为尊重,就凭这一点,安德健就明白苟治良也是把这里边门道看得十分清楚的角色。
今天安德健的敲打让陆为民从那种可笑的沉醉中清醒了不少,他觉得自己是真有点得意忘形了。
安德健瞄了一眼陆为民,心中火气稍减。
而安德健则从丰州地区行署副专员调任洛门地委委员、纪委书记,后来还在洛门建市之后升任了洛门市委副书记,最后在洛门市政协主席位置上退下来。
“为民,你人年轻,来地委时间也不长,能力大家有目共睹,那么要让自己迅速成长起来,出了做好本职工作,更需要给周围同事留下一个深刻印象,在这一点上,你还亟待加强,只有这样,日后你走出地委迈向一个更广阔的天地间时,你才会意识到自己积淀了一笔无比宝贵的财富。”
省委副书记李昭南传达了中央政治局会议精神,要求必须坚定不移的贯彻执行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抓住当前有利时机,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集中精力把经济建设搞上和-图-书去。
省委书记田海华对夏力行观感甚好,而原来在黎阳和丰州分家之前省里似乎就有意要让夏力行到省里任职,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搁置下来,还把夏力行“发配”到了丰州来,这在外边人看来似乎是一个要被冷落搁置的趋势,但是真正知晓这其中奥妙的人却不会作此想。
能让安德健讲这样一番话,陆为民自信只怕除了自己只怕不过些许两三人,如果不是安德健的确把自己视为可堪造就之材,他也绝不会用这样的言语来点拨自己。
夏力行的去向一直是丰州地委里边最为关注的话题,虽然从未有过谁在正式场合下谈及过夏力行会走的话题,但是四月省里召开全省传达了中央政治局会议精神的会议上却有一些让人浮想联翩的信息传递出来。
孙震和安德健同样也存在着许多变数,前世中孙震在担任三年地委副书记后回省里担任了团省委书记,而后出任了昆湖市市长进而出任青溪市委书记,当陆为民在无忧区担任副区长时,孙震则已经出任省委常委、昌州市委书记了。
1992年5月的这个下午,丰州地委办这一层楼显得那样安静,既没有夏力行的召唤,也没有潘小方的打扰,甚至连经常响个不停的电话都变得悄无声息起来,让陷入沉思中陆为民竟然有些不能自拔。
陆为民觉得自己需要好生重新规划一下自我发展轨迹,在这个充满了躁动和机遇www.hetushu.com的1992年里,自己似乎真有点忘乎所以了,太过于沉醉已经获得的东西,却忘了这一切不过是借助某些先知先觉的盗取。
毫无疑问夏力行在丰州的时日无多了,陆为民判断夏力行可能最迟会在党的十四大之后不久就要离开丰州,但是能上到什么位置还不敢肯定,记忆中前世里夏力行没有来丰州,但是依然从黎阳地委书记位置上晋位副省长,而现在夏力行虽然来了丰州,但这绝不是贬谪,而更有点临危受命勇挑重担的味道,加上自己这个蝴蝶出现带来的变化,陆为民相信夏力行可以走得更好。
安德健当然属于知晓其中奥妙的一类,就像苟治良也是如此。
如果仅仅是满足于现在的这点先机而沾沾自喜,无疑对自己所获得这样一个机遇是莫大的羞辱。
原来一直有传言夏力行可能要接替年龄已经差不多的副省长袁复生出任分管金融、商业和贸易这一块的副省长,但是袁复生在二月份省人大常委会上当选人大副主任,卸任副省长,而省计委主任当选副省长,并接管了袁复生分管这一摊子,这让很多人都有些意外,也让更多的人对夏力行的去向感兴趣起来。
安德健虽然和夏力行关系很密切,但是要说当到副厅级干部这一角,完全依赖于地委书记个人感情那也是一个笑话,他也有自己的关系人脉和信息来源。
正是这样一种状态下,安德健不得敲打一下陆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