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二十八节 一举两得

“萧专员,其实没有长风厂和北方厂搬迁这桩事情,我们丰州要想实现跨越式的发展,尤其是要加速实现城市化进程,我们就不得不走这条路,毕竟我们和周边那些城市相比,市政建设的差距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那得要用五年十年来形容,这种情形下,你想我们能坐得住么?”陆为民倒是相当能揣摩这些领导的心思。
“城市住房制度改革已经在全国几个省份地市开始试点,从目前的发展态势来看,住房商品化是必经之路,虽然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还没有全面铺开,但是大家都看到了,房地产市场正在徐徐启动,昌州市政府下边和几个区县政府已经成立了几家建筑开发公司,其实也就是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始推进住宅商品化的进程,我们丰州日后迟早也要走这条路,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先行一步?非要等到别人都已经干了起来,我们才来效仿,我觉得这不符合今年地委行署提出的要敢于创新勇于尝试的这个精神。”
王舟山竭力压抑着内心的情绪,他早就知道陆为民这小子脑子特好用,但是这一次提出利用目前有利时机来推进这项工作还是让王舟山再度觉察到此子超前的意识观念。
陆为民显然也就王舟山想到的问题琢磨过,“没错,我的想法就是要吸引外地不再从事农业生产却又保留农业户口的这个群体,他们绝大多数是从事经商务工的能人和*图*书,而农村走出来就不太可能在回到农村中去,城市化进程首先就是针对的这一批人,刚才萧专员也说了,这些‘农业人口’要转化为非农业人口,并不是按照我们传统的政策,比如考学考工参军等传统农转非方式,而是在特殊形势特殊地域下的一种户籍变更方式,要证明他们具有转移的能力和实力,那么一方面就是他们需要缴纳足量的城市配套建设费,这是用于我们城市配套体系建设,如学校、医院、公交、邮政银行等体系,另一方面就是要有属于他们自己的住房,具备这两者,我觉得就可以证明其具有成为城市居民的资格。”
在各地都还严格控制户口农转非的时候,如果一旦丰州以试点为名率先突破,那么可以想象得到,这将对整个丰州城市发展带来多么大的推动,仅仅是这一个举动,也许就能为丰州吸引到无数想象不到的东西,这其中固然有诸多风险,但是其带来的利益也是显而易见的。
“为民,这里边还有一个问题,户籍农转非恐怕不仅仅是一份户口薄上几个字变化那么简单,就算是你所提及的供应粮油不再是问题,那么从公安机关管理角度上来看,一个农业户怎么变为非农户?他住哪里?如果是本地人当然好说,我听你的意思是要打外地人主意,也就是要吸引外地已经不再从事农业生产但是又还保留着农业户籍和图书的人来我们丰州变成城市居民,那么他们住哪里?如果没有住处,公安机关怎么管理?这是其一;农转非之后就涉及到这些人的子女就学、就医甚至还有就业,这三方面也都存在很多问题,丰州市在教育上的基础还行,但是医疗就还有些问题,就业问题现在还无法判断,但肯定也会逐渐显现出来,这是其二。这两个问题都需要慎重考虑。”
尤其是现在海南房地产市场火爆,他一个战友就在海南那边淘金,据说这开了年海南房地产市场火爆无比,他那个战友也赚得钵满盆肥,战友在电话里也说到了海南房地产市场发展基本上走到了全国前列,住房商品化在这边已经是大潮流,并断言国家住房分配体制要不了多久就要彻底消失在历史故纸堆中,所以他一直很感兴趣。
换到二十年后,这种言论简直就是荒谬绝伦,除了那些大城市和特大城市户口,像丰州这样的中小城市户口根本就一文不值,甚至不少曾经农转非又要要求转回去当农民。
今天听到陆为民和萧明瞻谈到了这两个问题,他倒是觉得这是一个相当好的契机,弄得好,这一连串几项工作就能像一条线一般把珍珠串起来,形成一道脉络相承的工作思路,当然正如萧明瞻所说,这必须要夏力行回来,而且要取得省里的全力支持。
脑袋里打了一个旋儿,萧明瞻似乎明白过来,眼睛中闪动着兴奋的光http://m.hetushu•com芒。
之前萧明瞻对陆为民并不太了解,但是今天他才算是真正见识了这个不简单的地委办综合科长能以如此年龄坐上这个位置那绝非偶然。
王舟山和萧明瞻都没想到陆为民居然还用地委今年年初工作研究部署会上提出的这个提法来反将一军,两人都笑了起来,王舟山更是一边摇头一边伸出手指来点了点陆为民,“为民,说得好,这下明瞻可没啥退路了。”
王舟山一直在听着萧明瞻和陆为民的对话,他对于户籍农转非的问题没有那么敏感,但是对住宅商品化的问题却不陌生。
“萧专员,这是不可避免的,公安机关对人口的管理一般说来都是依托住房来管理,尤其是城市人口更是如此,如果大量外地人口进入我们丰州成为城市人口,那么我们公安机关怎么来实施有效的管理?万一有违法犯罪人员混入迁来呢?除了要通过迁出地对这些人进行审查外,最好的办法就是要求他们在我们丰州拥有固定居所,这样公安机关也可以依托住所进行有效管理。”陆为民点点头,“如果换了几年前,这个想法也不切实际,但是现在我觉得倒是可以尝试一下。”
丰州地区新成立,省里给予了一定政策,加上小平同志南巡精神迅速在全国传达贯彻,也使得整个昌江全省也掀起了一股勇于扩大开放勇于尝试的浪潮,正是在这种情形下,以往想都不敢想的问题也可以www.hetushu.com琢磨一下了,不敢做的事情现在也可以尝试一下了,而陆为民这一个建议却是迈步太大了,让他这个一直想要尝试突破的副书记都还是觉得有点惊心动魄的感觉。
萧明瞻思索了一下还是摇摇头,“为民,你的思路是好的,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牵扯太宽泛了,涉及的部门单位和权责义务太复杂了,远远超出了我们目前的工作范围,我觉得很难做到。”
“王书记,你说提到的两个问题我都想过,现在的丰州本质上是个县城,而且是个二流农业县的县城,城市建设相当落后,成立地区会带来一定的机遇,但是想要利用成立地区新建一些办公楼和住宿楼就能让城市面貌迅速改观也不现实,财政薄弱决定了我们地委行署在城市建设投资上无力有太大动作,要不我们也不用煞费苦心的琢磨长风厂和北方厂了。”
陆为民在地委里边已经小有名气,给夏力行当秘书自不必多言,从南潭县里专门调上来,除了安德健帮忙使力外,若是没有点真材实料,他安德健也不敢这么干,而孙震据说对陆为民极为欣赏,破格提拔一个担任副科级没多久的干部晋升为正科级,孙震也起了不小的作用,压制了地委办里边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当陆为民半解释半建议的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之后,王舟山和萧明瞻都颇为兴奋,尤其是王舟山立即敏锐的觉察到这里边蕴藏着的巨大能量。
让萧明瞻感到惊奇的www•hetushu•com是照理说陆为民刚工作没多长时间,无论他脑瓜子如何好使,但是像涉及户籍农转非这种非浸淫此道多年的角色难以通晓的事务,怎么这个家伙就能了解的这样透彻,而且还能根据丰州实际情况提出这样的意见来,就真的让萧明瞻对此人刮目相看了。
“萧专员,我倒是觉得这户籍农转非要和这住房制度改革搅在一起才更有利于双赢,事情是麻烦了一点,但是如果能够真正启动,我们丰州必将因此而受益匪浅,尤其是建筑市场率先启动,也能形成一个支柱产业,对财政税收孱弱的丰州来说,也是一个大税源。”
“住房?他们哪来的房子?为民,你是说要利用这个契机推进城市住房建设?!”
“王书记,这可不是退路不退路的问题,而是这几项工作涉及太宽了,就算是地委行署都无法决定,最起码这要获得省里的一力支持才说得上怎么来推行,现在夏书记又还在中央党校学习,他不回来,这事儿根本没戏。”萧明瞻也是摇头不已,但他又沉吟了一下:“不过为民的想法的确很有新意,昌州方面在土地开发和住宅建设上已经先行一步,由政府出面组建的建筑开发公司大力建设住房,然后卖给私人,而且还将一部分公房出售,获取资金来滚动开发建设,解决城市居民和企事业职工的住房问题,其他一些大城市也是如此,丰州也不是不能搞,关键这要和户籍农转非搅在一块儿,就有些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