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二十九节 攻坚

农转非户籍改革这一方案牵涉面很广,尤其是要牵扯到城市住房建设统一规划问题,不少都关系到行署那边的工作,牵一发动全身,陆为民不认为自己就能把这个方案拿出来,所以很理智的把这个任务上交了,他也把这个情况向安德健汇报了,安德健也认可他的意见,最终交给了地委政研室来牵头调研并拿出一个粗略方案来。
夏力行接到王舟山的汇报之后又与李志远和孙震通了电话,估摸着也还和地委以及丰州市那边也通了电话,最后决定通过省委向中央党校请假两天,赶回丰州来。
“那你们这边不是……太闲了一点?你不是说你现在也很忙么?”冯可行把涌到嘴边的“竹篮打水一场空”几个字给吞了回去。
而第三项工作也是最棘手的工作就是引入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的搬迁落户了,这项工作压在了王舟山和萧明瞻身上,从最初的大有希望到日渐冷淡,到现在的陷入僵局,丰州方面的热情和信心也被耗尽,两大企业对青溪的青眼有加,也使得丰州方面丧失了动力,但是这件事情却又不敢言退。
正准备到陆为民办公室研究工作的张建春正好看到了冯可行进陆为民办公室的背影,下意识的停住脚步。
“恐怕真不行,我这边还有很多资料要准备,夏书记后天就回来了,与长风厂和北方厂的谈判要另外寻找突破点,王书记和萧专员压力都很大,我也连带着脱和-图-书不了身了。”
“哦?那敢情好,天豪书记也就是想和你在一起聊聊,要不就今晚怎么样?”冯可行来了精神,这个方案陆为民是始作俑者,张天豪和王舟山专门交流过,其中许多意见都是出自眼前这一位,这让冯可行也是又羡慕又嫉妒,也不知道这家伙脑子里怎么这么多点子路子,一个接一个的抛出来,随便哪一个都能激荡起巨大的波澜,弄得人应接不暇。
王舟山年龄不算小,而要论在基层工作资历他也不算深,部队转业干部到地方本来在工作经验上就不如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干部丰富,而要说理论知识的扎实程度,又不及向李志远、孙震这一类从省里大机关下来的干部,唯有胆魄才是部队干部的所独具的优势,这是王舟山分析自己现状优劣得出的结果。
陆为民说的是实话,今年丰州地区有三大工作,也是年初确定下来的。
“我们也有我们的工作,王书记盯着两大企业的搬迁落户问题,我得要负责就如何和两个企业与目前我们丰州方面的这个总体构想来进行衔接,我具体还是要协助萧专员负责长风厂和北方厂这边谈判,正说要和萧专员找一找你们天豪书记呢。”陆为民岔开话题。
改革开放的狂飙席卷神州大地,唯能抓住时机弄潮者方能建功立业,这是陆为民有意无意间掉文袋子时的一句话,却落在了王舟山耳中,让王舟山长久深思hetushu.com
据说连行署专员李志远也对自己那个建议由地区建委组建丰州建筑开发总公司,主要负责丰州城区内的住房开发建设的建议大感兴趣,行署办副主任申耀光还专门来询问了自己这方面的情况。
如今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精神正在大张旗鼓的在全国上下学习贯彻落实,在昌江省也不例外。
一个是争取京九线最大限度过境,这件事情由夏力行牵头来争取,现在已经基本确定下来,要过三个县,算是达到了丰州方面的目的,尘埃落定。
陆为民也没有多拿捏,只说深圳那边就房地产开发已经较为成熟的模式,虽然丰州这边情况和深圳无法相提并论,但是也有很多东西可以借鉴,尤其是如果丰州农转非政策试点获得省里批准的话,两项工作完全可以相辅相成。
“政研室?”冯可行吃了一惊,不敢置信地盯着陆为民,“为民,没搞错吧?这个方案初稿不是你拿出来的么?怎么又会交给地委政研室那边了?”
陆为民知道自己的那个构想算是把整个丰州给搅动起来了。
“呵呵,可行主任,初稿是我们综合科提出来的,但是那只是一个大框架,要具体细化工作量很大,我们综合科哪里有那么多人来搞这个?政研室那边本来就是搞这些工作的,高秘的能力谁还能不相信?”陆为民笑着道:“话说回来,谁干不是一样?拿出方案来简单,关键还是在于推进落和-图-书实,所以这方案做得越细越好,要考虑到诸多可能出现的具体问题,让政研室来搞比较合适。”
就像是嗅到花香的蜜蜂,丰州市方面闻风而动。
正是得出这样一个分析之后王舟山在得到陆为民的建议之后,便断然决定向夏力行汇报,请求夏力行回来研究并强力推进此项工作,他也还就这项工作主动向省委分管经济的副书记邵泾川作了汇报,也引起了邵泾川的极大兴趣。
夏力行要在后天下午回来,这次他的培训很重要,中央党校那边明确提出不允许请假,还是田海华亲自给党校主要领导打电话才获批,而且严格约定了时间,所以夏力行时间很宝贵,只能在丰州呆一天半,除了要听取这一系列工作汇报之外,还要主持会议研究并推进这几项工作,并要到省里汇报和协调省里有关部门的工作支持。
虽然名义上夏力行离开丰州之后丰州地委行署这边的工作统一由李志远主持,但是李志远却很聪明,地委这边的工作基本不过问,大小事务还是按照惯性推进,临时事务则由孙震主持,有大的事情地委这边自然也知道向夏力行打电话汇报或者通知行署这边。
“哦,这难事儿交给你了?”冯可行眼神微动,“为民,这是领导考验你啊,越是没戏的活儿交到你手上能让你办好,那就越能说明问题,嘿嘿,是不是?”
“呵呵,也是,你现在是大忙人,我知道你忙,可饭还是要和*图*书吃吧?”冯可行也不在意,一屁股坐了下来,“基本方案出来了?”
而第二件是全市道路建设改造和程控线路改造,这是既定工作的推进,也就是进度问题,由李志远主抓推进,进展也很顺利,丰古路全线改造铺开,李志远三天两头就要去工地督战,而程控线路改造提前一个月就彻底完成改造,丰州由此进入程控电话时代,而传呼机网络也覆盖全地区,并迅速在丰州政府机关领导干部们和先富起来的生意人群体中流行起来。
“可能么?这方案也就是一个想法,没有省里支持,啥都说不上,我也不负责这个,地委政研室在负责准备这方面的方案。”陆为民淡淡的道。
“为民,晚上有没有空,一块儿坐一坐?”冯可行走进陆为民办公室里显得很随意,拿出一包未开封的红塔山丢在了陆为民桌上,虽然知道陆为民不抽烟,但这也是一种拉近距离的方式。
邵泾川也就此项工作向省委书记田海华作了汇报,最终决定请夏力行临时请假回丰州,主持研究此项工作,鼓励丰州地区可以在不违反法律底线的下适当突破政策进行尝试,只要是有利于丰州地区社会经济发展,不损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尝试都可以搞,并要求省委政研室也要择时跟进关注,并就此项工作的摸索开展进行调研。
陆为民那天向王舟山和萧明瞻的建议引起了王舟山和萧明瞻的极大兴趣,尤其是陆为民后边讲了丰州www.hetushu.com没有历史包袱正好可以借深化改革开放这一历史契机来突破创新搞尝试,摸索改革路子,这一番话在王舟山和萧明瞻心里都引发了无限遐思。
冯可行简直无法理解,这样一个展示自我的机会,这个家伙难道不知道么?连省委书记都知晓了丰州方面的这个构想,并鼓励要敢于尝试,若是这项工作真的推动起来,可以想象这对陆为民日后的发展前程有多大帮助,可这个家伙怎么会拱手让出?
在这两天里就得要把涉及的几项工作拿出一个大概来,否则夏力行回来之后还没有一个基本的意见,那可就真是笑话了。
“没空,可行主任,别这样看我,真没空,你知道的。”陆为民也不和冯可行客套,径直道:“你来我这里不也就是为这事儿么?难道你还不知道夏书记马上要回来,这两天忙得不亦乐乎?”
现在陆为民腰杆上已经配上了丰州地区的第一批传呼机,松下和摩托罗拉两个品牌的传呼机同时进入丰州市场,两者质量相差无几,陆为民选择了松下,他喜欢松下传呼机那种舒缓节奏的“滴滴滴”响声,摩托罗拉传呼机的鸣叫声节奏太快了。
黄绍成从岭南给陆为民寄过来两本《1992春——邓小平与深圳》据说已经脱销了,陆为民拿到之后简单翻阅了一下之后,就把这两本深圳市委宣传部编撰的由海天出版社出版的东西分别给了孙震和安德健,二人都拿到这书的时候都有点如获至宝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