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三十一节 深谋

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略有不同的是他在规模上不及长风厂,效益上也不如长风厂,虽然在计划经济时代这无关紧要,但是随着市场经济日渐发挥作用,北方机械厂也感受到了这一变化带来的影响,走出大山,更进一步贴近市场,既要实现企业转型转轨,又要满足职工对生活条件改善的要求,比起长风厂来说,他们的要求也要更低一些。
“陆科,国土和建设部门的东西都基本上敲定了,我感觉还行,卫生部门和教育部门这方面虽然早就有了方案,但是我估计对方未必会相信,毕竟这建一座医院和学校不是那么简单,不但涉及到基础设施投入,而且还牵扯到教师和医务人员的人员来源和编制问题,相当复杂,这个问题你打算怎么和对方谈?”张建春也着实在这个方案上花了一番功夫,也是真想要把这件事情干好,以期赢得陆为民和地委领导们的认可。
国家关于国有大中型制造企业主辅分离的意见早已经出来,但是具体落实却要拖后好几年去了,这并不代表国家不想在这方面进行试点,事实上这种主辅分离一直要持续到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铁路部门的检法系统才会逐渐退出铁老大这个巨型企业体系,虽然这名义上是司法部门的一个变革,但从本质上来说也是主辅分离的一个延续,作为司法部门存在于企业中,本身就是一个荒谬和-图-书,无论那个企业有多么特殊。
在确定了由自己出面先期和北方机械厂谈判之后,陆为民就开始着手准备,怎么来和北方厂谈判,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大概,但是要真正达到效果,还得要在许多细节上下功夫。
这项工作确定下来由李志远挂帅,但是具体推动由孙震和焦正喜两人来负责,也是采取地委和行署各一名领导来具体负责。
看见张建春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陆为民当然也知道这里边的难度,但是如果不尝试一下他实在不甘心,而且如果能够在这个试点上得手,又能为自己加不少分,“建春,放心吧,我有分寸,能行则行,不能行则另作考虑,我有两套方案。”
“嗯,我是这么考虑的,我了解到中央有一些政策倾向,比如像国有中型企业要搞主辅分离,也就是主业和辅业分离,原来企业要办社会,现在提倡企业要剥离这些和生产制造主业无关的行业,像企业公安、学校、医院甚至企业的一些商业服务机构都要逐步脱离企业,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也存在这个问题,我觉得如果能够抓住搬迁这个契机,北方机械厂的学校医院完全可以从主业脱离出来,交给他们上进行整合,他们的医疗和教育资源既可以为现在这方面资源也很紧缺的地方上所用,同时又可以为他们企业减轻负担,应该是一个双赢的结果。”http://m.hetushu•com
“你打算也要在和北方机械厂那边谈判时把这个问题加进去?”张建春实在有些不甘心,多问了一句,“我觉得这甚至可能会连累我们在其他方面的努力。”
张建春掂量着陆为民话语中的含义,看样子陆为民也是对地区行署这些机关局行的工作作风不太认可,这也不奇怪,哪里都是这样,也难怪地委行署正在酝酿要搞一次工作作风大转变的活动,估计也就是八月就要动起来。
关于农转非和城市住房制度联动这两项工作也在夏力行回来主持会议之后正式确定启动起来,为此夏力行带着李志远、孙震以及常务副专员焦正喜以及一大帮职能部门的领导一起到了省里,向省委书记、省长专门汇报了丰州方面的想法。
张建春不敢置信地看着陆为民,吞了一口唾沫,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方面的事情,丰州这边基本上没有国有大中型企业,所以也不存在这方面的先例,可像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是中央企业,一切人员都和地方无关,这要剥离出来到地方上,如何对接,政策支撑在哪里,涉及的这些人答应不答应,恐怕也是一个相当繁复的系统问题了。
“事在人为,只要是符合发展方向的,既有利于地方发展,也有利于企业发展,有什么不可以尝试?什么叫先例?第一个先例还不是某一个人在某一个地方尝试做到的和*图*书?”陆为民淡淡的道,语气里却充满了自信。
在得到省委主要领导的支持之后,夏力行又带着一帮人向分管经济的副书记邵泾川、常务副省长吴连仲进行了汇报,又马不停蹄的与省计委、省建委、省国土厅、省公安厅等部门主要领导进行了衔接,这些部门也得到了省里主要领导的电话,要求对丰州方面的试点要开绿灯,鼓励他们尝试,所以一切都进行得相当顺利。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脑瓜子跟不上陆为民的思维,而陆为民的思维眼界让他有点难以望其项背的感觉。
现在要想各个击破,那就得下功夫,如何来打破北方厂这个“后门”也就成了需要认真而又细致考虑的问题。
王舟山的确有些上火。
“建委和国土部门把关于东沣河畔土地规划情况送了过来,陆科你瞧一瞧,比上一次细致了许多,而且也按照你的要求修改了不少。”张建春兴致勃勃的走进来,挥舞着手中的文件资料,“这帮家伙就是属老太太吃柿子,专拣软的捏,你和他好好说,他们就爱理不理,推三阻四,王书记一阵臭骂,他们立即噤若寒蝉,一个星期不到就按你的要求拿出来了。”
孙震和焦正喜几乎是每天带着地委政研室和计委、财政、建委、国土、公安等部门组成的联合工作组立即开展前期摸底和政策调研准备工作,搞得如火如荼,加上李志远也是随时过问,这项工http://m.hetushu.com作推进很快,而王舟山自己手上的工作呢?
这也难怪王舟山冒火,为了迎合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的要求,地委行署决定将原来为地区各局行部委干部职工们的住宿区调整扩大,与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的生活区连成一片,甚至准备把最好临河地段也让出来,但是具体怎么调整,怎么规划,却一直没有一个定准。
这当然也和长风厂和北方厂一直没有与丰州方面谈到如此深入有一定关系,但是在王舟山看来,你职能部门没有主动参与去和这两个企业房管部门联系,自然就难以了解对方的需求,都还只停留在大框架上,也就谈不上其他了。
“建春,不要把这件事情想得多么麻烦,我做过了解,北方机械厂子弟校教学水平不算差,但是他们的教师和学生比例严重失调,一个年级就一两个班,而看看我们丰州一中、二中,哪个年级不是六个班八个班?甚至十个班?学生在教室里坐都坐不下,可师资力量有限,奈何?但是看看这些子弟校,他们的老师大多数都来自名牌师范院校毕业,几个老师也就教一个班,严重浪费师资力量,因为他们待遇好,人家都愿意去,再看看他们的医院情况也差不多,虽然在规模上比较小,但是素质也不算差,但是病员却不多,而我们的丰州地区中心医院呢?虽然条件不算差,但人满为患,这样一种本来是互补的情况为和-图-书什么不可以综合利用起来呢?”
张建春承认陆为民所言有理,但是有理是一回事,关键在于你要实现这种对接互补,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中央企业和地方之间要实现这种互补,这中间的沟壑和难题就不是那么简单技能解决的,他总觉得陆为民有些太理想化了,要在丰州实现这种先例突破,恐怕难度很大,甚至会影响到这一次的主要目的实现。
“陆科,这,这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吧?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其他地方有这个先例么?”张建春结结巴巴地道:“你说的这个问题要落实下来,牵扯面太广了,中央企业向地方上移交这些,能行么?他们能答应么?”
“这都是咱们这些机关老爷们长期养成的习惯,觉得这都该是人家来求我们办事儿,你把申请要求交上来,我还得好好审一审,拿捏拿捏,然后挑出诸多不是,弄不好还得打回去让你重新准备东西,一定要把气势拿够了,才给你审批。”陆为民摇摇头笑道:“都说咱们是公仆,这公仆是指啥,换了在西方,那就叫纳税人的仆人,靠纳税人养活,在咱们社会主义国家,现在的称谓也是人民是咱们的主人,这个主人范畴很宽很大,具体下来也就是每一个来办事儿的单位个人,可是看看咱们这些行政机关的表现,这还是市里边定下来的事项,都一样爱理不理,换了普通企业和个人来申请办事儿,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