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三十四节 动心

“什么政策也就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事情,关键在于你们北方机械厂是不是适合落户丰州,决定因素在于你们自身,欧书记,我觉得丰州绝对是你们落户的好地方,丰州的发展前景将会在今后几年里全面展现出来,如果你们不选择丰州,到时候绝对会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终生。”陆为民气势如虹,言语铿锵:“待会儿我可以带您走一走,看一看,您虽然来了咱们丰州次数不少,但是估摸着也没有能真正了解我们丰州的城市发展前景,也不了解我们丰州日后的经济产业发展导向,我虽然在地委办里只是一个工作人员,但也算是能略窥咱们地区今后几年的一些基本框架,另外也想就一些具体的细节问题再和欧书记探讨探讨,怎么样?”
“哦?陆秘书,看样子你们丰州还有其他政策来欢迎到丰州落户发展的企业喽?”欧振太心也沉静下来,半开玩笑的调侃:“我倒是真期待你们更多的政策,也许我们北方机械厂就真的会被你们的政策所吸引呢?”
像北方机械厂这样的国有大中型企业依然有不少半边户,丈夫在厂里工作了大半辈子,但妻子儿女却始终无法获得农转非机会,每年可怜的配额使得他们都只能靠论资排辈的排队等候,绝大多数等到退休都无法获得解决,而尤其是子女的非农业户口问题有时候对于老一辈的人来说就是事关一个家http://www.hetushu.com庭一辈子的大事。
北方机械厂四千多职工,加上离退休的有接近五千人,家属在农村的至少占到一小半,尤其是这些职工的子女读书和就业问题,也一直是个老大难,历年来厂里花费了不少心思和精力,也解决了一部分。
“没事儿,欧书记您去和他们打个招呼,要不大家一块儿去,我马上去请示安秘书长,请他安排一辆中巴车,就让我来当领导,替北方厂的几位领导和客人来介绍一下我们丰州的情况和发展趋势,就算是北方机械厂真看不上我们丰州,那也没关系,生意不成仁义在,日后也要一样欢迎到我们丰州来。”陆为民笑吟吟地道:“欧总也一块儿,就当我再来为欧总来做一次招商引资的介绍,怎么样?”
陆为民的回答相当原则而不乏灵活,而且也很明确表明了丰州地委行署的态度,就是要以各种优惠政策来吸引北方机械厂来丰州落户,而户籍农转非仅仅是一条。
比如采取招工、顶替和轮换工的方式,但是这也只能解决部分职工子女的户口问题,总体来说也是杯水车薪,如果丰州方面能够在这方面开口子,那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利好消息,即便不可能一下子全部解决这些遗留问题,但是能分成几年来逐渐解决,那也能为厂里松一口大气,这些职工也会感念厂里一辈子。
而且接和*图*书触这么久,对方人虽然年轻,但是说话很有条理,句句都能说到点子上,也不像有些地方的领导干部满嘴放炮,一点也不切合实际,至少眼前这个人说话态度和内容都能靠谱儿,不是信口胡诌,整个话题也都比较符合现实情况,也没有刻意讳言他们丰州的不足,倒是这种态度反而让欧振太心里比较放心。
有的家庭甚至为了老大获得农转非机会了,而老二再没有机会农转非弄得一家人视同寇仇,老一辈子夹在中间更是两头受气,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尤其是像欧振太分管后勤、武装、司法这一摊子活儿,更没少接触这种事情,一个家庭本来相当和睦,有时候就为了这种事情而变得冤怨不解。
“陆秘书,你刚才说的要求比较高,需要具有私人产权的房屋,那如果我们北方厂搬迁到了丰州,我们不少职工都是半边户,家属都在全省乃至全国各地农村里,他们希望能够解决家属户口,迁到丰州成为城市户口,这又怎么办?”
欧振国看了一眼自己堂兄,见堂兄没有反应,便婉言谢绝。
欧振太一边微笑一边暗叹这位陆秘书还真是有点子锲而不舍的劲头,今儿个第二次见面,就能拿出一副不拿下这一局誓不罢休的架势,但是话又说回来,对方提出的那几条的确是之前丰州方面没有提出来的,看样子应该是近一两个月丰州方面http://www.hetushu.com的新动作。
“你是说丰州将获得农转非指标放开的可能?”欧振太沉吟着问道,他知道这个事情份量。
“这个问题也是我想和欧书记谈到的。丰州获得这个特别政策不容易,夏书记不知道跑了多少次省里,找省里主要领导汇报,而且丰州情况也比较特殊,传统农业地区,城市经济薄弱,财政税源严重不足,又新成立了地区,加上赶上今年小平同志南巡精神传达下来,鼓励各地勇于尝试,昌江省委省府才把这个试点放在了丰州,对于给丰州城市发展和税源增收带来帮助的企业,我想丰州地委行署肯定会以各种方式来支持和回报,这应该不是问题。”
“原则上是可以的,但是户口迁移主要是以迁入地公安机关意见为准,只要他们开出准迁证,我想迁出地公安机关没有理由不办,不过在迁入地那边肯定会有一些相关政策约束,这就要看你们台州的具体情况了。”陆为民点点头,“我觉得这种城镇人口的迁移日后逐渐适度放开,嗯,大城市和特大城市除外,这将是一个趋势。”
“行,那就一言为定,明天早上九点钟,我准时过来接欧书记一行,到时候我就来当一回导游,好好给欧书记你们介绍一下我们丰州的历史渊源和文化底蕴,顺带也把我们丰州今后的发展前景介绍给大家。”陆为民很爽快的应承下来,连带着也叫着欧振国http://m.hetushu.com,“欧总,那就说好,明儿个一块儿,你远来是客,我也权当为你也一次介绍,欢迎浙江来的客商来我们丰州考察,我还要把我们丰州地委行署为吸引外来投资的一些新政策新做法介绍给你,你不介意一起走一圈吧?”
见陆为民这样热心积极,欧振太觉得自己若是严词峻拒反而有些说不过去,反正只是去看一看,任凭他说得天花乱坠,厂里几个人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角色,难道还能就听他一面之词就信以为真了,倒是他今天说的那几个具体的政策的确有些意思,还得回去好好和几位厂领导商量一下,尤其是户籍农转非和就业问题,的确很能让人动心。
听说夏力行现在在京里中央党校学习,外界传言他很有可能要在学习回来之后就要高升到省委或者省政府里去任职,现在看起来此言不虚,弄不好夏力行就希望在他离开丰州之前能够在做成一件像模像样的事情,所以才会这样不遗余力想要把北方厂和长风厂引到丰州落户,大概以此来作为他自己在丰州担任一任地委书记的政绩吧。
“嗯,陆秘书,今儿个下午时间有些晚了,天气也很大,要不你看明天早上行不行?这样大家时间也宽松一些。”欧振太想了一想才道。
欧振太第一次认真的来考虑这个问题了。
“呵呵,陆秘书是不是太热情了?我们一行还有好几个……”欧振太略有些为难。
“彻底http://m.hetushu.com放开肯定不可能,但是地委行署已经获得了省委省府的支持,由于丰州是传统农业地区,城市人口少,城市规划刚刚起步,财政薄弱,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不足,所以在这方面将获得一些特殊政策,比如在丰州城区内具有固定居所,脱离农业生产三年以上,并且具有正当谋生技能的人员,可以申请农转非。”见欧振太来了兴趣,陆为民也知道这事儿对对方的吸引力,微笑着解释道。
陆为民的说法一下子就吸引了欧振太和欧振国的注意力,农转非户籍制度在全国各地都是一个禁忌,在各地每年都有严格的数额配额,而丰州居然打算要在这方面开口子,无疑是要在全国开头炮,这里边蕴藏的东西可就太多了。
“陆秘书,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在丰州买一套房子,又在丰州投资建厂,也算是有正当谋生技能了,也可以在丰州农转非成为城市户口?”欧振国立即觉察出了这其中的奥妙,眼睛中闪耀着光芒,“那如果我在这边办理户口农转非了,成为城市人口了,日后想要迁回台州老家去,能不能行?”
陆为民巧妙的回避了农转非会不会放开的话题,只是说城镇人口迁移问题。
陆为民也不为己甚,但是约好在明天上午之后,陆为民要专门和欧振国坐一坐,顺便介绍一些丰州市方面的领导给欧振国,欧振国也很高兴的应允下来,表示晚上他做东,请陆为民和丰州市有关领导一起吃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