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三十五节 背水一战

欧振太面色沉肃,显然也是被欧振国的话语所打动,良久方才道:“从目前的局势来看,国家走势方向都比较明朗化了,应该不会再出现你所说的那种情况,而且鼓励外商来投资的提法也越来越响,没理由欢迎外国资本家来咱们国家投资,却对咱们自己国家老百姓投资建厂做生意却限制吧?”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王舟山现在也觉得既然相信陆为民的本事,那么就大胆把这事儿交给对方来操作,反正陆为民从公开身份上来说也只是地委办秘书科科长,真要有什么问题,那也有退路,毕竟他并不能完全代表地委行署,自己和萧明瞻才是最后的拍板者。
“怎么,和陆为民谈一阵就开始帮丰州说话了?是不是又给你许了啥好处?我看他还在拉你们欧洋机械在丰州投资建厂似的,这人倒是精明,把什么都考虑到家了。”欧振太一边笑一边摇头,“政府干部能有这样敬业而又有本事的不多,尤其这么年轻。”
“嘿嘿,如果真的能够买套房子也能弄个城市户口,那何乐而不为?我老婆就算了还是让她就在老家,可孩子呢?万一读书考不上大学,这日后干啥?是跟着我干,万一他不想干我们这一行呢?这有个城市户口,当个兵,回来也能安排工作。”欧振太狠狠地吸了一口烟,脸色复杂。
欧振太没有吱声,欧振国算是靠得http://m.hetushu.com住的人,也不像有些人沾了点边儿就乱来,欧洋机械和北方机械厂业务往来这么多年,欧洋机械也没怎么给自己找麻烦,就像欧振国所说,也就是结账时催一催,这三角债压得太吓人,一般企业都承受不起,像欧洋机械这样的私人企业就更怕这个了。
“嗯,改革开放十多年,经商做生意挣了钱的人海了去,但是要改变这个户口性质我还真没有听说过,振国,我看你也有点儿心动,怎么真打算来丰州落户不成?”欧振太也算是了解自己这个堂弟的心思,一家人虽然都是从农村里蹦跶出来,家里早就没有人从事农业了,可户籍依然注明了你的身份是农村居民,如果能够有一个机会改变,那对于他们来说自然有颇大的吸引力。
他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在别人都觉得已经成死局毫无希望时,如果他能打开局面,那意义就非同小可,在地委行署里边也能再重重的加分,也能让那些质疑自己如此迅捷提拔为综合科长的人闭嘴。
“太哥,你们北方机械厂真不考虑丰州?我觉得丰州这边诚意听足啊,陆为民现在可是地委书记秘书,而且这个人脑子很好用,也很有点儿本事。”欧振国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你们北方机械厂能早点搬出来最好,日后我们货物送过来也能节省一些运http://www.hetushu.com费,博北那山区里实在不方便。”
“看起来我们现在风光,可国家政策一日三变,今天可以把你捧在手心,明天就可以把你踩在脚底,嘿嘿,咱们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不是?国家政策一变,让你蹲大狱也是分分秒秒的事情,十年前我在温州就见过,谁敢说柳市八大王的历史不会重演?”
“不用多说了,为民,这事儿看来你的做法是对的,我和明瞻过早的出面反而会让对方觉得咱们自己心里没底气,就由你来出面接待协调,一定要热情周到,但是也要注意分寸,要做到不卑不亢,说说,明天你带他们游览参观和介绍,有什么要求?”王舟山听完陆为民的介绍,也不多问,径直道。
“放心吧,欧洋机械发展起来好歹也有太哥你一份儿功劳,亲兄弟还明算账,该太哥你的我和庄洋都记着的,不会少,咱们也不会让太哥你为难,和北方厂的业务咱们也绝不搞啥邪门歪道,顶多就是结账能准是一些就行。”
“太哥,这话可别说,现在国家政策还真说不准,摸着石头过河是谁说的?这话才是正理,咱们也不敢去当出头鸟,这一阵风一阵风的,谁敢打包票?还是你们好啊,国营企业,走到哪里,地方上都是热烈欢迎,瞧瞧这丰州为了吸引你们来他们这里落户,啥本事都用全了,嘿嘿,羡慕得让www•hetushu•com人流口水啊。”欧振国一边叹气一边道。
陆为民从欧振太和欧振国两兄弟的言谈中已经琢磨出一些味道来,欧振国显然是对自己提到了的具有住房和合法稳定收入就可以申请户口农转非这一政策十分感兴趣,而欧振太也一样,国有大中型企业家属农转非问题在哪里都存在,而且情况也比较严重,如果丰州能够在这个问题上率先突破,无疑可以极大的增强丰州方面的吸引力,在这一点上,很多人都还没有意识到,但是陆为民去很清楚这一点。
※※※※
“王书记,北方厂情况和长风厂略有不同,我想在介绍和交流中尽可能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主要就是要利用省里可能批复给我们的一些政策,比如农转非,我觉得可以大胆的承诺,另外还有一些可能还不太成熟的设想,我想也可以在和他们交流沟通时介绍一些,我觉得现在情况不容乐观,须得要有一些有新意的想法和意图提出来,哪怕只是一种构想,也算是聊有所为,比起翻来覆去强调自身的优势也要好得多。”陆为民说得比较含蓄。
“嗯,我会考虑的,不过如果你们北方机械厂真要搬迁到丰州,那我肯定会认真考虑到丰州投资建厂的事情。”欧振国笑着道:“说真的,太哥,你们北方机械厂真可以考虑一下丰州,他们这边诚意很足,而且有像陆为民这样做实事儿的hetushu.com干部,我估摸着你们没有必要一门心思去青溪,青溪虽好,但未必适合你们。”
“太哥,你还真别说,这人不简单,在南潭就差点把我给忽悠得就在南潭那旮旯地方投资建厂了,如果不是最后关头他们那边没答应我的一些条件,没准儿我就脑袋发热砸几百万在那里了,想起来我都后怕。”欧振国吐出一口气,“这家伙忽悠人本事厉害得紧,你可要注意一点,但我也不否认他说的有不少是事实,而且也很有诱惑力,比如这个农转非政策,如果丰州真的有这个政策,我敢打赌,不少人就得要冲着这一点来投资兴业。”
“行了,为民,其他我不想多说了,这件事情既然交给你来全权做主,你自己估量着办,需要什么,该怎么说,我相信你心里有数,需要我和明瞻来站台,来表态,我们义不容辞,具体详谈你拍板你决定,我们支持!”王舟山摆摆手,“只要是我们丰州地委行署可以利用起来的政策和资源,现在的和以后的,都可以利用起来,一个目标,达到我们的意图和目的。”
“得了,北方机械厂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操心,你好好把你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欧振太没好气的道。
“陆为民这人思想倒是挺开放,说的也很在理,可他也就是地委书记秘书,他把秘书两个字去掉是地委书记还差不多。”欧振国摇摇头,“何况现在说得好,可上边政策hetushu.com变化,谁还能挡得住?”
见王舟山态度如此坚决,陆为民心也稍稍放下,但是他得提醒对方一下:“王书记,话虽这么说,但有些政策和表态可能比较敏感甚至暂时还有障碍,照理说有些话我不该说,但是形势又逼得我们至少需要给对方一个明确承诺,这一点上我先得给您汇报一下,若有出格之处,您得帮我承担下来,否则若是让对方觉得我是在乱表态,那这戏就唱砸了。”
“我看陆为民对你不也一样很热情?”欧振太不以为然。
在陆为民离去之后,欧振太才和欧振国重新坐了下来。
“我倒是觉得现在这种可能性比较小了,尤其是今年你应该看到国家上下的政策态度,振国,若是你真有意要到丰州来投资,也未尝不是一个好时机,丰州现在刚成立地区,地方上也急需一些招商引资的项目来彰显成绩,所以在政策上肯定会有比较多的优惠,你不是说你最初差点被陆为民忽悠到南潭投资建厂么?再怎么丰州条件肯定要比南潭好得多,现在又赶上这样一个时局,未尝不是一个机会,当然这主要还是看欧洋机械自身的发展需要。”欧振太想了一下才道。
他需要就这个问题向王舟山和萧明瞻汇报,至少欧振太已经有些动心,仅仅是这一条就能让欧振太动心,如果在腹之以其他优惠条件和承诺,陆为民感觉做通北方机械厂的工作不是没有可能,而且这种可能性还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