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三十九节 趁热打铁

“王书记,现在可还不敢那么说,这拨代表虽然有些意动,但是决定权不在他们手中,他们也得回去汇报最终决定权还在他们厂里吧。”
前两天听说萧明瞻和焦正喜就闹得有些不愉快,而孙震前一段时间似乎也对李志远的指手画脚有些不满,今儿个又感觉到王舟山似乎也对李志远有些看法,平时觉得夏力行不显山露水,他的存在性很多人还感觉不出来,但是他一走,这种不团结不协调的感觉一下子就出来了。
“王书记,你的意思是长风机器厂肯定是要落户青溪了?”陆为民有些意犹不甘的道。
王舟山一个很独特的业余爱好就是喜欢看港台武侠小说,除了金庸的小说外,梁羽生、古龙以及柳残阳、云中岳这些港台小说大家的小说都是他的最爱。
王舟山的言语让陆为民心中也是一动,看来王舟山也不像外表表现出来的那样粗豪,虽然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放手交给自己来操作,但是内里却还是在使劲儿,青溪那边他大概也安排得有人一直在关注了解,否则不可能这么及时掌握青溪方面的条件。
但是陆为民就能根据地区建委和地区交通局的一些粗略规划,硬生生让他们按照目前“需要”虚拟出一个运输枢纽的规划来,而且信誓旦旦保证火车站最迟后年就要动工,而新的地区长途客运中心站获得公交总站则会跟随火车站动工同步动工,并且还要抢在火车站竣工和-图-书之前先行竣工启用。
“呵呵,为民你这词儿可用得不太恰当,什么就范,入彀,跳不出手掌心,怎么都感觉咱们是一伙阴损坏人在故意设计构陷谁似的?事实上,我们不能说这些企业选择青溪或者丰州谁对谁错,但是我以为作为企业领导决策者,既要倾听职工们的心声,同样他们也要对企业长远发展负责,怎么平衡协调这两者的需要,就是领导决策者的眼光魄力以及决策艺术的事情了。”
陆为民就在王舟山办公室看到过至少十来套正版印刷的武侠小说,近期他又迷上了温瑞安的小说,《四大名捕》系列,按照他的话来说,阅读武侠小说能够最大限度徜徉在武侠世界里,让自己的身心得到休整,所以这久而久之,说话间有时候都要冒出一些武侠小说里的术语了。
“嗯,老孙是个做实事的人,作风没的说,对省里各部门都很熟悉了解,加上老焦也是从基层干起来的,对各方面工作情况很熟悉,他们两这一扣手,还真是双剑合璧,无往不利了,他们那边动作快,对我们这边工作既是鞭策,也有助力,欧振太在吃饭席间明确和我提出来,如果北方机械厂真的要搬迁到丰州,那么在企业职工家属农转非问题上,丰州方面必须要有一个明确方案来帮助解决这个难题,他们的胃口也不小啊。”
“为民,我们接触时间虽然不长,不过也算是在一起干和-图-书了这么久了,尤其是夏书记交下来的这项工作,你也算是给我王某人撑起了,有些话我原本不想说,不过想想这也不是啥国家机密,要不了多久估计都要吵得沸沸扬扬了,所以我也就不忌口了。”
“王书记,这么一大堆工作,样样都轻忽不得,幸好夏书记也只有三个月时间,要不这后续工作还真不太好开展推动呢。”陆为民叹了一口气。
“夏书记恐怕回来之后在我们丰州呆的时间就不长了,你有啥打算?是不是打算跟夏书记到省里?”王舟山问到这个问题让陆为民有些惊讶,夏力行可能要到省里不是秘闻,从年初开始就一直有这个传言,去中央党校学习又加重了这种可能,但是毕竟这种事情要到文件下发传达时作数,下边人说一说无关简要,但像王舟山这样的身份,而且是以这样一种有些严肃的口吻说出来,就让陆为民有些不解了,以他对王舟山的了解,王舟山虽然豪气过人,但是也绝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失言的。
“王书记,看样子夏书记是志在必得啊,咱们两边使力,不怕他北方机械厂不就范,只要北方机械厂入彀,那长风机器厂我估计也就跳不出手掌心了。”陆为民微笑着道。
“为民,这其中火候我比你清楚。”王舟山不以为意的摆摆手,任着江风吹拂胸前汗毛,“欧振国能来,就说明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一条心,长风机器厂hetushu.com去青溪也许还能落个好结果,但是北方机械厂无论是规模、效益、产品市场前景都无法和长风厂相提并论,而且北方机械厂从厂领导到职工们虽然知道他们和长风厂是有差距的,但是心里却不愿意承认,更希望获得一个平等相待的条件,我了解了,青溪不太可能给他们同等待遇,这种心理上的屈辱让北方厂这边从领导到中层干部都很不满,有这一点思想基础,我们这两天的表现才能有如此好的效果。”
王舟山显然是在借着酒意才能说出这番话来,平时王舟山虽然豪爽,但是在涉及工作上的事情口风却很严,极少谈论把个人情绪带入工作中来,像今天言语中带出对行署那边的有些不满,陆为民不知道究竟是针对萧明瞻还是李志远,也许两者皆有,这也看得出来这项工作的确给了他相当大压力,现在终于有了一些眉目,也难怪他如此高兴。
陆为民也知道这一次从参观到商谈进行得相当顺利,尤其是在昨天下午一帮人参观了热火朝天的丰古路改造场景,又看了已经正式启动建设的拓达集团丰州水泥厂丰州港专用码头建设工程,再根据市区规划看了看确定下来的跨越丰江和西沣河的京九铁路大桥位置,以及还只是存在于图纸上,但是却被陆为民吹得神乎其神似乎明天就要正式动工的,集丰州火车站、公路运输中心站以及公交总站形成丰州市运输枢纽这一和*图*书规划区之后,北方机械厂这帮人是真的有些动心了。
“干得漂亮,为民!”王舟山略略有些醉意地站在凌波轩,一只手扶着木柱,一只手插腰,解开胸前短袖衬衣上边两颗纽扣,让扑面而来的江风涤荡心中郁闷,“真没想到这件事情会这样顺利,欧振国这个家伙别看不开腔不出气,可在北方机械厂也是个人物,他说话很有分量。哼,省得行署那边总觉得咱们地委这边办事儿不得力,现在我看谁来说闲话!”
王舟山仰起头望着栏杆外的江面,上游山区刚下了一场大雨,丰江和东沣河的水面都宽了不少,水体也变得有些浑浊,已经是快晚上九点了,晚霞如锦,将整个西边天际赢得如火烧金山一般,连带着整个江面也都滚动着粼粼金光。
王舟山话里半句没有提李志远,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叹,看来地委这边两个领导都和李志远有些心结,孙震还要隐晦一些,但是以陆为民对孙震性格的了解,比起王舟山这种不太隐晦的性格,孙震却是一旦认定你不符合他的胃口就很难在真正融入的那种人。
陆为民也觉得夏力行这一去北京学习,怎么地委行署里一帮人都像是吃了火药似的,工作上你追我赶没的说,但是相互间火气也有些大了起来。
比如丰古路的改造就是没有掺半点水的干货,而京九铁路虽然线路的确确定要从丰州过,但是配套的丰州火车站显然是后一步的事情,而依托http://m.hetushu.com丰州火车站而建的丰州地区长途客运中心站和公交总站就是遥遥无期了。
陆为民对于这种半真半假的介绍最为拿手,六七成真实情况混杂一两成似是而非的东西,最能混淆视听,也让这些人根本无从觉察。
“王书记,听说孙书记和焦专员那边跑的工作进展也挺快,省公安厅那边专门来了一个调研组住在丰州饭店调研这个农转非政策在丰州实践的可行性,我看也很快就要进入制定政策和实施落实的阶段了。”
“王书记,您的意思我还不太明白,夏书记的去向我也还不太清楚,我也从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情。”陆为民不得不以退为进,先缓一缓,了解一下对方的意图。
“也不尽然,如果北方机械厂真的不去青溪,那么长风机器厂肯定要重新评估,而另外估计兵器工业部那边大概也希望这一类企业能集中在一个地方,这些因素都会发生作用,夏书记现在在北京,昨天给我打电话,说他也正在寻找关系做兵器工业部那边的工作,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暂时不管长风机器厂,牢牢把北方机械厂这边工作做扎实,力争尽早草签协议,这就可以对长风机器厂形成压力,到时候要和长风机器厂谈,也要好办得多。”
似乎是被陆为民的这个话题勾起了什么,王舟山脸色变得有些说不出的古怪,像是在思索某个问题,陆为民也觉得有些奇怪,自己这话似乎也么有啥语病,怎么王舟山就有了这副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