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四十一节 先下一城

两位领导都在,多半也就是要和自己谈谈工作,这样也正好,丰州这边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向省里主要领导汇报,也省得日后自己还得要跑一趟昌州了,这领导可不太好找,要么不在,要么就是时间安排不出来,真要想找充足的时间扎扎实实汇报一下工作,还真不容易。
“从丰州地理条件来看,交通方便,农业资源丰富,人口众多,而且丰州历史上就是昌南地区水陆物资集散地,有较好的商业氛围,这些都是丰州发展工商业,推进城市化的良好基础,力行,你们丰州地委行署能够看到这一点,我很满意,看来我当初让你先到丰州再带一带没有错,省里有些同志还不太理解,觉得是不是夏力行犯了什么错误,或者说又有什么工作做得没让省里满意了,才会让夏力行发配偏远山区,而且还是一个从黎阳地区分出来的穷困山区,呵呵,现在看来我的坚持没有错嘛,力行,老实说,最初你心里有没有疙瘩?”
他不是没有听到过种种传言,但是这些传言他从来不去问,就算是省里有关系密切的朋友同事问起,他也只是说谣言止于智者,空穴来风的东西他从来不信,但是从内心深处来想,自己的去向怎么可能会不让人牵肠挂肚?只不过这种事情他只能保持一种超脱平和的心态,你不想保持这种心态也不行,到了这个份儿上,那就只能听从上http://m.hetushu.com边的安排。
“你是说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落户的事情?有眉目了么?我听说青溪那边信心很足啊。”田海华点点头,“你们做法是对的,丰州地区是个传统农业地区,但是就目前来看,一个地方经济要想发展起来,除非情况特别特殊,就必然要走工业化和城市化的道路。”
“这几个月来我还真有点食不甘味夜不能寝,就在琢磨这丰州严峻的现实情况摆在面前,该怎么来为丰州谋划一条出路。省委之所以要把丰州划分出来,除了要让黎阳放下包袱轻装上阵外,未尝就不是想要让丰州另寻一条不同于黎阳的道路,这条道路不同于其他,毕竟丰州情况摆在这里,怎么来让丰州实现跨越式追赶型发展道路,那么就像田书记您说的,那就要坚定不移的走工业化和城市化道路,而且这两条路走路还得要走得协调,相辅相成,相互促进。”
“嘿嘿,田书记,要说最开始没有一点想法也是假话,觉得自己在黎阳当了几年地委书记,工作兢兢业业,也算是殚精竭虑要想把工作搞上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这一分家还把我给弄到这丰州来了呢?说实话,我原来去丰州这边的次数也不算多,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老黎阳的北六县,毕竟这北六县才是撑起黎阳经济和财政的根基,南七县如和_图_书果抛开古庆县外,其他六个县经济总量连北六县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但是人口却要比北六县多上近百万,现在一下子到了丰州,这才真的有些着忙,也才开始认真考虑丰州的发展路径。”
“正是在这个思路下,地委才统一了思想,坚定了信念,群策群力,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寻找一切适合我们丰州发展的路子,来推动我们丰州的发展。”夏力行语气一顿,颇有些自豪地道:“现在看来我们的努力也有了一些成果,前两天舟山同志给我打来电话,说北方机械厂已经基本和我们丰州地区行署就搬迁落户到我们丰州达成了一致意见,并且草签了搬迁协议,虽然是一个草签,但是我们认为基本上不会有太大变化,剩下来的只是一些具体细节问题而已。”
既然陶汉和田海华在一起,他心里也就笃定许多。
听田海华秘书说陶汉也在起初让夏力行有些意外,但是转念一想,陶汉虽然在党代会之后改任了省委组织部长,但是省委秘书长却暂时没有卸任,所以陪同田海华来京里也正常。
“老夏,在田书记面前可千万别这么说,田书记都觉得这前门饭店有些奢侈了,不过他喜欢看京剧,梨园剧场正好符合他的胃口啊,好像以前他在天津工作时,来京里也一直是住这里。”陶汉瞪了一眼夏力行,专门提醒道。
田海华是天津人,在http://m.hetushu.com天津成长起来,一直在天津任职,87年到昌江任省长,89年任省委书记,家也随之搬到了昌江,但是父母都还健在,都住在天津,这些情况陶汉和夏力行都清楚。
“哦?”不仅仅是田海华,连陶汉都有些惊讶,丰州居然就不声不响的把北方机械厂这边的工作做通了,这一次来京里开会之余,田海华也还打算和兵器工业部那边领导谈一谈,看看兵器工业部那边领导的意见,争取这两家企业在搬迁时,兵器工业部也再加大一下投入规模,对于田海华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虽然在他看来丰州比起青溪来更需要这两个企业,但是他本人也是打定主意不会在这个问题有什么倾向,谁有能耐,谁就使出来,却没想到这刚一到京,那边却早被夏力行先下一城了。
夏力行抵达前门建国饭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和田书记的秘书联系后知道田书记和陶汉都在,他心里有些拿不准究竟是什么事情田书记会突然召见自己。
“怎么,是觉得不以为然,还是觉得我这个问题有些不好回答?”田海华坐在沙发里淡淡地问道。
夏力行也说得有些动情,这也是他几个月来的真心话,并非可以做作,而是发自内心的感言。
“田书记,现在交通这么方便,昌州飞天津也不过两个小时,来回也就一天而已,不至于吧?我觉得我们昌江还是很稳定和-图-书的,形势一片大好。”夏力行半开玩笑地道:“不至于您一走,咱们昌江就会乱套吧?”
“嘿嘿,我也不懂这个,就觉得这里好像老旧了一点,谢谢秘书长提醒。”夏力行还是习惯称对方为秘书长,两人关系一直不错,虽然说不上是推心置腹,但是在很多问题上观点都很一致,当然其中也还有一个最关键之处,那就是两人都与田海华保持着较为密切的关系。
“田书记,怎么说呢?全省局面在您心中,还用得着我说?我说一片大好似乎不为过吧?秘书长,你说是不是?”夏力行沉吟了一下,这才又道:“至于丰州,我感觉总体来说还算可以,正在稳步走入正轨,京九铁路明年就要正式开建,对我们丰州的发展可以说无可估量,加上省里对我们丰州在公路建设和程控电话改造上的全力扶持,可以说丰州基本上具备了一定的发展潜力,当然丰州毕竟落后太多,和其他兄弟地市相比差距还很大,尤其是工商业经济和城市建设还相当落后,要改变这一面貌尚需时日,但我们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上一次我回昌州时已经向您汇报过了,如果这几项工作能够得到落实,我觉得丰州今后几年的发展将迈出一大步。”
“田书记,这么急,明天就要回去?也不在京里多休息两天?”夏力行笑着走进屋,打量了一下房间,“这么近了,您不回老家一趟?”
“明天下午省里还和-图-书有一个外事活动,我想回老家也不行啊。”田海华在两个关系密切的下属面前也不掩盖,摆摆手,“老母亲身体不太好,这大热天就更难过,前些时日我大哥打电话来说老母亲高血压又犯了,我心里也有些记挂,可省里事情多,丢不开身啊。”
夏力行在进饭店时还是给陶汉打了一个电话,报了一个到。
“秘书长,这前门饭店条件是不是差了一点?怎么选在这里?”前门饭店是京里老牌子四星级饭店,位置倒是挺好,夏力行对京里的饭店宾馆也不太了解,只是随口道。
要说田书记来京里开会时间仓促,只有明天一上午,明天中午的飞机就要回昌州,好像是明天下午昌州还有一个外事活动,这也就是他们俩也就只在京里住一宿。
“形势一片大好?力行,这是你对我们整个昌江局面的判断,还是对你们丰州的认知?”田海华斜睨了一眼夏力行,挥手示意二人入座。
夏力行心中一凛,琢磨着田海华话语里的含义,一时间不敢回答。
照说作为一省省委书记这来京里一趟肯定会有不少活动安排,但是田书记却定在晚上九点钟要和自己见面,而且还有陶汉参加,这就有些让夏力行吃不准了。
大概是听到了门口两人的谈话声,门打了开来,田海华的秘书见到是陶汉和夏力行,赶紧请二人进屋。
夏力行走进走廊时,陶汉已经从另外一个房间走了出来,笑着招呼着夏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