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四十二节 夏力行的前程

“田书记放心,这项工作我不在这段时间,暂时由志远亲自督促,孙震同志和常务副专员焦正喜同志负责具体落实,我回去之后,一定亲自……”
“哦?”田海华目光中略有惊奇之色,看了一眼陶汉,目光再回到夏力行脸上,缓缓将自己身体靠在沙发上,安详地道:“力行你说。”
就像李志远绝口不提王舟山和萧明瞻正在主抓的北方机械厂搬迁落户工作,而王舟山也只是汇报地委这边如何积极开展工作,如何出谋划策赢得北方机械厂的信赖,从而让这项工作成功获得推进,半句不提行署那边如何配合开展,倒是对萧明瞻和陆为民的表现提了不少,尤其是对陆为民的卓越表现赞不绝口,让夏力行都觉得怎么陆为民这小子又能把王舟山给忽悠得这么高兴了。
没等夏力行话说完,田海华已经摆摆手,“力行啊,后续的工作恐怕你要考虑的是该什么人来负责推进了。”
“不,陶部长说笑了,就算是心里有压力,那也是因为陶部长你在秘书长这个位置上做得太好了,让我这个后来者感到巨大压力,深怕日后真要接任了秘书长这个位置做得让田书记和省里其他领导们不满意,辜负了省委对我的期望啊。”夏力行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平复了一下自己心绪,“不过田书记,我有一个想法,想要恳请省委答应。”
陶汉有些发急,这个老夏,葫芦里卖的啥药,这种关键时候,居然还敢在田书hetushu.com记面前卖关子,居然有点拿捏的味道,恨不得立即打断对方的话头子,但是看到田海华一脸慎重之色,他又不好抢先插话,只是狠狠盯了夏力行一眼。
“哦呵,看来力行又要给我和老陶一个惊喜加意外啊。”田海华笑了起来,点点头,“说吧,我还真希望能从你嘴里听到新东西来,前几天我在全省经济工作会议上就说,有些地区小富即安,抱残守缺,固步自封,缺乏高位求进的激情和精神,反而是有些偏远落后地区奋起直追,敢于破陈出新,敢于创新突破,创出了一片新气象,两相对比之下,那些自诩为一等地区也许要不了几年就要沦为二流甚至三流,葬送本来大好的形势,省委决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不换思想就换班子这个观点省委就是要旗帜鲜明的摆出来,有的同志会下还悄悄给我说我的话是不是太重了,我就说一点不重,先礼后兵,免得说言之不预!”
“我想请省委再给我几个月时间,因为我到党校学习,耽搁了这么久,好在丰州那边工作有家里几位抓得比较紧,都没有落下,但是有些工作我还打算回去好好抓一抓,除了两大厂的搬迁落户工作和借助省委给予政策支持启动城市建设暨丰州城市户籍改革试点工作之外,还有京九铁路明年开工的前期规划拆迁工作也需要马上提上议事日程,尽早启动,另外我还有一个想法,因为暂时还没有来得及www.hetushu.com和地委行署里边的同志们通气,所以本来不好向省委汇报,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先向海华书记和陶部长做个汇报。”
夏力行不是没想过陶汉在转任组织部长之后空缺出来的省委秘书长位置会由谁来接任这个问题,他也考虑过自己是否有可能接任这个位置,但是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孙震倒是几方面工作都汇报了一下,也还算客观,但是夏力行也听出了孙震对李志远有些看法,只不过这种看法究竟是在原来工作中就已经有的成见,还是自己离开这两个多月里双方产生的龃龉,夏力行还不好判断,也打算回去之后好好和几位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了解其中原委。
在陶汉看来夏力行在黎阳的表现就相当优秀,沉稳中不乏激情,尤其是到丰州之后不但没有情绪,当然也可能和他知道一些情况有关,在丰州更是凸显其锐意进取的一面,今年提出的几项工作不但深得田海华之心,而且也恰恰把握住了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精神和中央据此传达下来的各种精神,像根据丰州实际情况推动城市建设和户籍制度的改革试点,像招揽引进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到丰州落户,这几项工作都正好踩到节拍上。
省委秘书长?!
“怎么,老夏,怎么不吱声了?是喜欢得说不出话来,还是不想接受这个重担和挑战啊?”陶汉见陆为民半晌没吭声,笑着打趣。和*图*书
现在田海华突然提出自己要让他来出任省委秘书长,怎么能不让狂喜之余又有些他诚惶诚恐?
一时间各种复杂的情绪充斥在夏力行的胸间,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说什么感谢领导信任这些废话田海华肯定不爱听,在两人之间也没有必要说这些客套话,只是这个时候不说几句,似乎也说不过去,还有他也听出来田书记对丰州工作很关注,特别叮嘱自己要把后续工作安排好,显然还是对丰州这边有些不放心,难道是自己离开丰州到京里学习这一段时间里丰州还是有什么状况?
夏力行大吃一惊,下意识望了一眼一旁的含笑不语的省委组织部长兼秘书长陶汉,见对方眼中并无其他异样,显然是知道田海华的这个说法,呐呐道:“田书记,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前些时日李志远、孙震还有王舟山都分别给自己通过电话,言谈中虽然都没有提到什么具体问题,但是他感觉到三人之间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不太和谐的气氛在其中。
“长风机器厂还有些难度,比起北方机械厂来,长风机器厂规模更大,效益更好,当然对于选择对象来说也就要求更高,我们丰州底子差了一些,所以他们还有些看不上我们丰州。”夏力行笑了笑,但是言语间却是颇有信心,“不过北方机械厂如果和我们正式签约,肯定对长风机器厂有触动,我们为北方机械厂准备的条件也一样对他们适用,而且两个企业一起搬迁到和*图*书我们丰州,无论从企业角度来说,还是对我们丰州来说,从市政设施利用到统一规划部署来说,都要节约和方便许多,这一点不容小觑。”
在自己卸任秘书长之后谁来接任这一事上,陶汉早在去年末知道自己可能要转岗时就在琢磨了,合适人选要说也有几个,但是陶汉知道田海华对这个秘书长的能力素质要求很高,在地方上干得风生水起,样样提得起放得下,但是要到省委秘书长这个位置上来坐得四平八稳却未必行,所以当自己转岗已成定局时,田海华就告诉他要考虑给他推荐一个最合适的人选,他就毫不犹豫的推荐了夏力行。
而现在听这个家伙似乎还有什么大动作,有大动作不要紧,这丰州又不是离了你夏力行就不转了,你提出来想法意见交给下一任地委书记去落实推进就行了,难道只有你夏力行才玩得转丰州?你把丰州当成私人地盘了不成?
“嗯,你们先攻下北方厂是明智之举。”田海华微笑着赞同,“剩下的工作力行你还要安排好啊,包括你们提出的为促进丰州城市发展的一些突破性的想法建议,省里经过慎重研究,也已经原则同意,但是具体落实也要慎重周密安排,不能因为打着改革的幌子,影响稳定大局。”
“老陶现在到了组织部那边,需要尽快熟悉部里情况,但是省委这边事务繁杂,须臾离不得这个大管家,所以我希望你这次学习结束之后,回到丰州尽快安排好工作,我回去和*图*书之后尽快召开常委会定下来,省委也会尽快下文,至于你的常委身份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来走程序,这一次我来京里明天也要到中组部去汇报工作,会就你这个问题向部里边先透透风,请部里边也尽早做好考察准备,一旦我们这边省委有了决定报上去,就请他们下来考察,这一点你也不必多有顾虑。”
省委秘书长不但是省委常委,而且也是省委大管家,按照封建时代说法,那就是大内总管,不但要是省委书记绝对信得过的人,而且更重要的是要在工作思路观点上紧密契合省委书记的意图,最关键的是还要有相当强的综合协调能力,要能够游刃有余的协调沟通省委书记和省委其他常委们之间观点和意图,使之最大限度消除分歧,趋于统一,在这一点上夏力行一直认为陶汉是做得相当好的,用一个词语来形容,那就是棉花包铁,柔中带刚。
“老夏,北方机械厂既然你们已经做通了工作,那么长风机器厂那边呢?”陶汉忍不住抢先问道。
“本来这个情况是要等到你回昌江之后再来过常委会的,但是考虑到提前和你谈一谈也可以让你在这十多天时间里有一个思想调整,正好我要到京里开会,所以下午我在离开昌州之前和登轩省长以及昭南、泾川还有老陶他们几位都一起初步议了一议你的问题,他们都基本上认同由你来接任老陶的省委秘书长一职。”田海华话语的很平静,显然是早就为这个问题作了深思熟虑后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