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四十五节 复杂变奏的序曲

但这都不是主要的,关键是陆为民不知道自己和苏燕青这样“掺和”下去会出什么事,尤其是自己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这样和苏燕青保持着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他内心有愧,苏燕青是这样优秀,对自己又这样好,他不忍心也不可能这样一直和对方拖下去,那一日在灵犀潭的出格举动纯属是感情的自然流露爆发,他觉得自己要么和甄妮分手,要么就得要和苏燕青割断这份感情牵绊,否则既是对苏燕青的伤害,也对甄妮有些不公平。
农场职工对下放给丰州地区也有些怨言,认为丰州地区财政本来就贫瘠,不可能给农场多少支持,弄不好还会拖累农场,夏力行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想要对农场进行改制,一并解决农场和经济技术开发区两个问题。
陆为民也相信,无风不起浪,至于说夏力行为什么暂时还要回丰州主持一段时间工作,恐怕也是省里综合考虑的结果。
并不出陆为民所料,在夏力行去北京学习一个多星期之后,夏力行从京里打来电话,要自己先收集红星农场各方面资料,然后结合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筹建思路,草拟一份关于利用红星农场改制,建立丰州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规划构思,用快递给他寄过去。
“常哥,夏书记的去留问题不是我考虑的事情,我既是他的秘书,也是地委办综合科长,他回来工作我当然要尽心尽力为他服务,他不在,我也得要把http://www•hetushu.com综合科长这个岗位站好。”陆为民不咸不淡地说了这么一句,他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言语来回答,但是又不愿意说一些虚情假意的违心之言。
陆为民和苏燕青的表现几乎是一样的,常春来简直就要以为他们俩事先就是经过排练的,他盯着陆为民良久,看得陆为民心里都有些发毛,这才叹了一口气,不再在这个话题上多言语。
“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觉得有愧于心?”常春来恨恨的道。
“这是燕青托常哥你告诫我的?”陆为民心中微颤,燕青对自己了解程度超过了很多人,包括甄妮,这让他有一种得一知己,夫复何求的感觉,但是知己可长存,而如果一旦发展到进入浓情蜜意的爱情阶段,会不会还是如此甘美,陆为民不确定,谁也无法预料,他有时候想,宁肯选择这种半梦半醒的独有感觉,也许才是最好。
红星华侨农场是才从省里转给丰州地区的,但原来也基本上属于农场自负盈亏,由于属于国有农业企业,粗放式经营管理,职工年龄构成严重老化,加上缺乏资金投入,农场空有大片林地、果园、茶园等土地资源,但是效益并不好。
“什么?你说什么?王书记要调走?”这一次陆为民是真吃了一惊了,王舟山才过来不到一年时间,怎么可能会调走,这既不符合组织惯例,也不符合人事调整原则,除非是另有重用,但是照说真m•hetushu•com要重用也应该早有风声出来才对,而且省里也应该早就布局,怎么可能在夏力行要走的时候,王舟山也要调整?
只要能够解决红星农场职工身份,相信农场职工对此是举双手欢迎,至于说农场的土地资源,这本来就属于国有土地,更不成其为问题,一旦把这一步走起来,丰州就可以在暂时不触动丰州市的利益前提下,先行把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建设推进起来,少了许多拆迁纠纷和利益补偿问题。
陆为民判断夏力行如果真的要暂时在丰州留几个月多半与红星华侨农场的改制和丰州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推进有一定关系,但是不是这项工作就一定必须要夏力行来亲自落实,陆为民也有些疑惑,照理说像要出任省委秘书长这样重大的事情,尤其是在现任秘书长已经转任组织部长,亟需夏力行上任接班之时,还要搁一搁让夏力行继续在丰州主政,这里边味道还是显得有些不一般。
常春来专门走这一遭来告诉自己夏力行的去向,肯定是有相当把握的。
建立丰州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是陆为民在夏力行去中央党校学习前向夏力行建议的,而且也是陆为民向夏力行提出可以考虑把红星农场未利用起来的土地资源充分利用起来,先走一步,夏力行当时没有表态,但是陆为民知道自己的意见打动了夏力行的心。
苏燕青调到省外办去之后,起初两人联系也还是比较多,但是陆http://m.hetushu.com为民调到地委之后事情日多,加上又是给夏力行当秘书,根本没有多少时间来打电话,后来又兼了综合科长,就更没有多少精力来和苏燕青联系。
“我只是听到这种说法,但是具体准确不准确,不知道,你心里要有一个底,早点为自己考虑一下,夏书记回来之后也就是一两个月的事情,除非你打定主意跟他走,如果你要打算留在丰州,那就要仔细琢磨一下,照我话说,脸皮要厚一点,请领导给予考虑一下,安排一个好一点位置,这综合科长不是久留之地。”常春来很罕见的正色道,他虽然把苏燕青的话转达到了,但是陆为民的性格他和苏燕青都清楚,多半是不会接受的。
几项工作正处于关键的推进落实阶段,而夏书记交给自己的那个关于撤销红星华侨农场建制,建立丰州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报告也正是自己现在草拟之后反复修改的,这项工作大概也是夏书记心目中最重要的工作,也是他要在离开丰州之前为丰州地区留下的一个深刻烙印。
“常哥,感情这种事情你就别掺和了好不好?我和燕青之间的事情一言难尽,我一直把她当作最好的朋友,至于说其他,我和她真的没有什么,我很感激你对我们俩的关心,真的,发自内心的感激,但是这种事情,哎……”陆为民摇摇头。
常春来就像是小学生在应对老师抽背,背诵一篇课文一样复述着苏燕青的意思。
陆为民用hetushu.com了三天时间收集资料,然后花了两天时间按照夏力行在电话里专门交待的几点将草案形成,寄给了夏力行。
不能不说夏力行这个手笔相当大,也是一个相当具有前瞻性和创造性的动作,连陆为民都很有些佩服夏力行这一举措,虽然自己提出了可以利用红星农场土地资源,但是夏力行去看得更远,走得更快。
“小苏很关心你,她担心你是一根筋,就想要在丰州踏踏实实做出几件像样的事情来,但是做事情也要讲求因势而定,因势而成,如果这个环境已经不再适合你发展了,你在这里工作只会事倍功半,甚至徒劳无功,白白虚度,走一个更高的层面去,你的眼界胸襟可以更宽阔,今后可以更从容的面对更多挑战。”
只有在和陆为民苏燕青他们相处一起工作时,常春来才有这种感觉,而这种感觉将永远铭刻在他的记忆里,他也希望自己和陆为民苏燕青之间的这段感情一样能够永存。
“得,少给我装!你以为你这个综合科长就真的很值价?如果你不是夏书记的秘书,就凭你这点资历,这综合科长会轮得到你来当?”常春来毫不客气的撇撇嘴,“为民,如果夏书记真要走,最好的办法你就是跟他走,但是有人告诉我你肯定不喜欢给人一直当秘书,喜欢自己去独当一面干工作,而且你这个人很有点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劲头,所以才会来让我提醒你,要好好考虑一下去留问题。”
“哼,你还知道问是谁?”和-图-书常春来冷哼了一声,“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小苏这么好的人,难道配不上你?就凭你当了夏力行秘书,混了个秘书科长,正科级干部了?小苏人家在省外办,在省城啊,都还牵挂着你,你呢?你摸摸良心,每一次联系都是小苏主动联系你,你主动给小苏打过几次电话?”
“谁这么了解我?是谁?”陆为民心中一抖,面色虽然未变,但是下意识的想要避开常春来的目光。
陆为民吸了一口气,却不言语。
没有人不想在自己工作任上给一个地方留下一个属于自己的印记,圣人尚难免俗,何况凡人?
说实话陆为民也没有想到夏力行的动作会这么猛,一下子就要撤并掉红星农场。
“唔,算是吧,有这样一个关心你的人,为民,别生在福中不知福,谁才是最适合你的,你自己要掂量清楚。”常春来似乎是想起什么似的,踌躇了一下才道:“夏书记一旦离开,恐怕地委里边也会有一些人事变化,你自己应该清楚,我听说王舟山可能要走。”
他一直觉得陆为民和苏燕青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在南潭县那个三项办工作那段时间应该是常春来记忆中最愉快的一段时间,与陆为民和苏燕青结下的情谊更是让他对这两个比自己小十来岁的年轻人充满了好感,十多年在商业局那个泥潭里厮混,让常春来觉得自己都快要彻底蜕变为混世魔王,但是在专项办这期间工作,才让他真正意识到自己是一个能够做事,也能做得成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