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四十七节 创刊号

“我看可以了,走吧,建春,我们先把这本样本送给秘书长审阅一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就可以交付印刷,印数控制一下,不要扩大,宁缩勿扩,避免引起太大反响,我的想法是这第一期创刊号,就只引三十册,主要是满足地委行署和人大、政协工委副厅级以上干部,至于说日后是不是扩大规模覆盖到处级或者副处级干部,这要看秘书长向夏书记汇报之后研究来决定。”
除了上面那每一篇外,另外两篇中一篇是针对古庆北部山区煤矿安全事故频发的成因和分析,还有一篇则是谈双峰县露天电影队现状,古庆山区煤矿安全事故频发成因这一篇是张建春亲自执笔写的,而双峰下的露天电影队现状则是陆为民亲自到双峰去花了两个半天进行调查摸底,甚至还抽了一个晚上与电影队一起到乡村放映,感受现实状况,也倾听了电影队负责人和当地基层政府干部对这支电影队的态度和看法。
但是当他接过这篇创刊号之后,立即就被纯白底加了四个草体的“丰州社情”四个字设计吸引住了,三篇文章题目以小标题的名义出现在封面页“丰州社情”这四个大字下边,素雅大方,很有点官方气息。
究竟是夏力行许了陆为民什么愿,还是陆为民真心实意想要留下来,安德健暂时还不清楚,但若是陆为民真要留下来,那这份创刊号能不能发,www.hetushu.com或者需要不需要在修改得更委婉圆润一些,这就需要掂量了。
虽然最初在南潭是沈子烈首先发掘了这个家伙,但是沈子烈在南潭呆的时日太多,只是让这颗小苗子刚刚破土而出,而真正让这颗苗子获得阳光雨露滋润的还是自己,当对方在南潭县团委闲散的时候,正是自己把他一手推到了夏力行秘书位置上,而安德健感觉得到陆为民虽然给夏力行当秘书时间不长,但是起受信任和看重程度并不亚于给夏力行当了好几年秘书的高初,这从才不过几个月,就让陆为民出任综合科长就能看出端倪来。
没想到这个土记者还真有些能耐,加上人熟地熟,居然在几个县都有一些知晓情况的熟人,三五两下穿州过县,就把几个县的情况摸了一个大概,董如顺倒不敢轻忽,又带着两人亲自下去摸点了解情况,打着为基层政府反映问题的幌子,就这么吆喝着欺瞒哄骗的把这份调查材料给拿了下来,精炼提纯之后,送到陆为民这里在经过一番加工润色,之后也就成了《丰州社情》创刊号的头版。
将身体靠在沙发里,安德健闭上眼睛,陆为民很优秀,正是因为他这份优秀,又是自己一手发掘提拔上来的,他就更需要为对方的前程考虑,原本让陆为民跟着夏力行去省里是最好的选择,夏力行是出任省委秘书和图书长,进省委常委也是顺理成章走一走程序的事情,有这样一个贴心人在省委里边,无论自己是继续当这个地委秘书长,还是日后可能要换岗,那对自己今后工作都受益良多。
陆为民和张建春送来的这份内刊性质的《丰州社情》最初并没有引起安德健的在意。
而更让安德健感兴趣的是三篇文章的内容,他花了十多分钟粗略浏览了一下,然后又花了半个多小时细细把这三篇文章咀嚼了一下,觉得这三篇文章很符合目下丰州各县基层中现实生活里存在的具体问题,针对的也就是各类人群在这些问题所处的位置和利益诉求,虽然文章没有提出解决办法,但是却把问题前因后果来龙去脉调查分析得很清楚,而且很有深度,让安德健也是触动不小。
※※※※
安德健是利用午休时候把这本《丰州社情》创刊号看完的,这几乎破了每天他需要午休的习惯。
陆为民这小子的确是个人才,摆在啥位置上都能琢磨出不一样的道道来,就像这个《丰州社情》,在陆为民来之前,虽然地委办也一直要说要把《丰州社情》搞起来,但是翻来覆去不是这个原因就是那个理由,一直没有能把这份刊物办起来,而反倒是陆为民来之后才真正开始重视起这个刊物,而且在如此繁忙的工作中硬生生地抽了一些时间下去摸底调查,具体到地头上去看过,这才http://www.hetushu.com拿出了三篇文章。
本来这也不是问题,夏力行走,陆为民作为秘书理所当然跟着走就是了,这份《丰州社情》创刊号一出去,保不准也能引来一阵热议,陆为民走了,还能留一个热议的话题,可是陆为民这小子居然在自己面前流露出有些舍不得离开这边的意思,这让安德健也一度大跌眼镜,搞不明白这个小伙子心里边究竟在想什么了。
而陆为民跟着夏利行走省里,以夏力行眼下的年龄和上升趋势,在实职副省级岗位上再干上七八年都不是问题,如果干得好再加上机缘适会,迈入正部级岗位亦有可能,陆为民有这个机遇,到省里先把副处级职别解决了之后再下来任职,随便搁到哪里也能搞个正处级干部。
应该说这本创刊号的内容既贴近实际,又颇有针对意义,如果换了这是一个老资格的综合科长搞出来这个东西,安德健也就毫不犹豫的同意印发给地委行署以及人大政协工委的各位领导了,相信也能引起一些震动,但是对于陆为民来说,这是不是一件好事还真难说。
也许自己要和陆为民谈一谈,看看这个家伙内心深处究竟是怎么考虑的,安德健第一次觉得自己需要正视这个自己从南潭擢拔上来的年轻人了,一株小树真的在自己眼皮子下边就这么茁壮成长起来,而且速度是如此之快,让他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而这也hetushu•com让他有一种由衷的自豪。
陆为民把这本创刊号的《丰州社情》仔细通读了一遍,其实这本内刊内容并不多,只有三篇文章,总共也不过一万多字。
虽然陆为民不认为造成这些问题的所有责任都在基层政府,但是一些基层政府干部素质偏低,不会做新时期的群众工作,理解上边政策不透彻,执行政策能力低下,导致各种矛盾频发也是事实,他希望《丰州社情》能成为一本真正客观反映基层存在各种问题的事实,而不是责怪于某一方,只对具体情况做出调查分析,至于说该怎么来解决处理问题,那不是《丰州社情》的责任。
在他看来也大不了就是和黎阳地委所办的《黎阳情况反映》这一类情况收集资料差不多,也是每月一刊,但是黎阳那份刊物办得太过一般,安德健即便是闲得没事儿干,宁肯闭目养神,也不愿意浪费精神在那些连篇累牍的空话套话上。
搁下这本创刊号,安德健按了按额头,细细品味掂量着。
三篇文章各有侧重,但是都保持着短小精炼犀利深刻的作风,用词造句也很洗练,看问题也很独到,并非那种人云亦云随大流的货色,让安德健很是夸赞了一番。
这般年龄上过于绝才惊艳,免不了就树大招风,树大招风那也是树够大了才招来风,关键是你这树还太小却又长得够高了,也就变成了木秀于林了,就要招来狂风暴雨,能和_图_书不能撑得过去,还真是不好说,尤其是现在面临着夏力行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就要离开丰州。
这几篇文章选材都没有问题,甚至可以说相当精彩,也切合了《丰州社情》创刊的立意,当初陆为民向他汇报时提到的几个意图很符合安德健的观点,就这个想法他也曾经向夏力行汇报过,也赢得了夏力行的首肯和支持,在他们看来,地委需要一个可以直观客观反映下边基层情况的管道,而《丰州社情》作为受众很小的内刊,不需要向主流媒体那样高大全,四平八稳,正好可以承担这份责任。
可这个家伙居然不流露出不愿意去省里的意思,他女朋友不是在昌州么?这不再好不过了,小两口也能走到一块儿,皆大欢喜,怎么还想留在丰州?安德健是真的越来越看不懂了。
三十岁不到的正处级干部,想一想都让人目眩神迷,这简直就是一条康庄大道,其他人想都想不来的机缘啊。
只是这创刊号如此“醒目刺骨”,肯定会有一些人要感到芒刺在背了,作为《丰州社情》的总编是安德健,副总编是潘小方,但是谁都知道那个常务主编陆为民才是始作俑者。
不过陆为民也知道这种方式可一不可再,在下边基层政府还不清楚这本《丰州社情》的威力时,他们还不太在意,但是一旦发现这本内刊甚至可能会对他们的乌纱帽产生极大的杀伤力时,他们可能就要防火防盗防记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