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五十节 短兵相接

陆为民也笑了笑,挥手道别。
是仇人敌人也用不着当面锣对面鼓的宣战,背后温柔一刀最好还能不见血才是最高境界,姚安也一直奉行这个观点。
※※※※
这还不算自己在昌州那场招商引资会上上演的拿出“横刀夺爱”大戏,只怕这姚安现在对自己恨得牙都痒痒,这仇人见面,还不得分外眼红?
“对不起,真不好意思,我没看见,瞧我这脚欠的。”陆为民也没有注意是谁,忙不迭的道歉,谁知道自己这会儿怎么会心血来潮要飞起一腿踢石子儿,正好就打在别人脚上?若是这是踢足球,那还不得把人给踢趴下?
姚志善的事情经过了这么久,恐怕姚家多多少少也知晓了一些,就算是没有证据,但是只怕怀疑是少不了的,谁能这么精准的把握住姚志善的活动规律,谁又能这么处心积虑的设计这一出,非对姚家有深仇大恨的人莫属,而萧劲风无疑就是其中急先锋,而自己大概就是他们心目中摇扇子的狗头军师了。
对依托红星华侨农场建立经济技术开发区一事地委委员们大多没有异议,唯一就是担心这项工作工作量太大,而又涉及到红星华侨农场的改制问题,牵扯面相当广,如何将红星华侨农场这个国有农场平稳有序的转入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个架构中,也是一个相当考纲的手艺,谁来主打承头担当这个重任和-图-书,也是让很多人关注。
伴随着两大企业搬迁事宜的基本敲定和明年京九铁路的动工以及丰古路改造工程和程控电话改造的全面竣工,沉寂许久的丰州终于如一辆烧沸了的开水水壶一般,呼哧呼哧的冒着热情翻腾起来。
在他的大力推动和拍板下,北方机械厂终于和丰州地区行署签署了搬迁协议,协议规定北方机械厂将分为三年从博北山区中搬迁到丰州市东郊东沣河以南区域,一期居住生活用地一千二百亩,工业生产用地三千三百亩,并将于1992年12月31日之前正式启动迁建工程。
关于在丰州市推进出城市发展建设和农转非户籍制度改革试点的工作在几番调研之后也步入了正规,估计会在翻了年后正式试点。
他知道自己和对方都不喜欢这样的短兵相接,哪怕是外人看不出半点机锋,但内里的对峙交锋唯有两人自知,这种感觉没人喜欢。
“咦?”
而在北方机械厂和丰州地区正式签约之后,长风机器厂也终于坐不住了,由于和青溪方面在几个方面的谈判都未能取得有效进展,长风机器厂最终开始和丰州方面接触,在丰州方面以丰州地区行署表示愿意以书面承诺形式就道路、教育、卫生和就业方面的投入确保企业生产生活需要进行保证背书之后,谈判终于并进入实质性的谈判m.hetushu.com阶段,估计也会在十四大之后就搬迁协议正式敲定。
“有时候看起来是不顾大局,其实就是最好的顾大局。”陆为民说了一句俏皮话,他相信姚安也懂其中意思。
“呵呵,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就一个普通工作人员,做了就做了,难道还能把我开除了或者让我去做大牢?”陆为民倒是觉得这姚安还有些意思,说话间似乎敌意也消释了不少,虽然这只是表面现象。
“算了,也没啥,咦?!”
在召开地委扩大会议之前,陆为民也先召集了地委会议,统一了思想。
姚安心中一凛,这家伙脑瓜子好用着呢,对于上边心思揣摩得很清楚,难怪能爬得这样快。
有些急促而又似乎不可思议的声音从两人嘴里钻出来,陆为民和姚安都下意识的眯缝起眼睛,陆为民甚至还能够感觉到对方身体似乎微微向后一仰,摆出了一种下意识的警惕防御姿态,他内心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自己给姚家人带来的麻烦和压力真还不小。
姚安有些恼火,怎么就被这个家伙气势占了上风,比起自己还小好几岁,却还摆出了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势,这让姚安心里很不舒服,但是在女朋友面前他却不能表露出来,还得很大度地点点头,装出一副云淡风清优雅潇洒的气度来,“嗯,刚出来,你也刚回来?平时难得回来一趟吧hetushu.com?”
“姚主任,和女朋友回了家刚出来?”陆为民收敛起内心身处那份复杂的心思,很自然地笑道,还有一点那么亲切的味道在里边,至少给姚安身旁的那个女孩子有这样的感觉,“开发区那边工作还忙吧?”
“真是不好意思,没伤着你吧?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陆为民心里虽然有些膈应,但是还是一个劲儿道歉,本来就是自己不对,这又伤了女孩子,放低姿态一些更好。
“这话口不应心吧?”姚安也是淡淡一笑,对于陆为民他虽然因为上一次招商引资会议上的事情而心怀积怨,但是他也要承认这个家伙有些本事能耐,比起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弟弟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哪怕是现在姚平有所改观,但和陆为民也远不在一个层面上,“你若是要回厂里,恐怕也不是难事吧?”
两个人影从暗处走了出来,一个女孩子正在满脸羞愤的揉着自己脚根儿,大概是被陆为民踢出去这块小石子刚好给打在了凉皮鞋上,这凉皮鞋上难免露肉,石子儿蹦在上边也就打得有点生疼,女孩子自然有些娇气的,就叫唤起来。
“呵呵,两国交兵,各为其主,说不上,换了是我也一样,不过我倒是真有些佩服你的胆量呢,也不怕影响你们那边领导在省里的观感?”姚安脸色不变,沉静的道。
这是一项近乎破冰式的试点http://www.hetushu.com,换了在其他地方可能都会引发难以想象的震动,但是对于丰州地区来说,影响可能就要小得多,毕竟在一年前还只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农业县,即便是县改市之后,骨子里并没有脱掉县城的味道,哪怕也有不少动作起来。
“陆为民?!”
两个多月的时间对于陆为民来说几乎就像是一眨眼一般就过去了,这期间实在有太多的工作要做,而夏力行回来之后也是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去,一反之间稳健的作风。
听得出对方话语中的试探之意,陆为民也不接话,难得让对方心生疑虑,他也不多解释,“路不止一条,看各人走,我这是变了黄鳝就只能让泥巴糊眼睛了,没办法,上一次的事情多有得罪,还请多包涵啊。”
丰州方面对于这项工作也没有刻意宣传,而是先行把基础工作作在前面,采取走一步看一步的策略,但在这个问题上丰州市方面显然态度要积极激进得多。
夏力行在回到丰州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召开了地委扩大会议,在会上除了介绍了他在中央党校学习心得和中央一些新的政策精神外,夏力行也提出了全地区要树立已经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意识,全面推进深化改革和对外开放,要在全省六个地区中率先建立经济技术开发区,充当全地区经济发展先行者和探索者角色,并且明确提出了要以红星华侨农场和_图_书改制为契机,依托红星华侨农场来建设丰州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
“姚安?!”
“你这是不顾大局啊。”姚安脸色微微一阴。
“你这个人才是怪呢,怎么回事儿?好好走路就走路,怎么会踢石子儿?一点教养也没有。”女孩子长得挺娇小可爱,圆脸卷发,一身合身的素色连衣短裙,淡妆素裹,看上去还有几分姿色,嘴里却还有些不依不饶,大概是觉得自己在男朋友面前也有些丢份儿。
两声“咦”几乎同时响起,陆为民和从暗处走出来的那个男子同时停步,立住脚,人身体似乎也出现了某种气机感应一般,身体都变得坚硬或者说僵硬起来。
“嗯,相隔太远,事情繁多,没多少时间回来,今天也是赶巧在省里办事儿,所以抽空回来。”陆为民浅浅一笑,“还是在家里好啊。”
陆为民现在还算不上是敌人,只能说是仇人,仇人和敌人是有差别的,仇人为私,敌人为公,公私之间虽无不可逾越的界限,但是至少在目前来说,陆为民只能算是仇人,哪怕他在那场招商引资会上狠狠的落了自己面子。
“好了,你也要回家吧?改天再聊。”姚安没有把自己女朋友介绍给对方,在他看来,自己和陆为民并没有多少交织的可能,他在丰州再是混得风生水起,也和自己的生活无关,能够这样一种理性态度对待对方,自己已经很为自己的表现感到自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