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五十四节 坚定

陆为民当然知道这肯定要夏力行来拍板,他只是想要通过安德健把这个信息透露给夏力行,使得自己这个想法不至于太过突兀。
而陆为民自己也提出来更愿意到基层去干,估摸着他是不是想去丰州市下边,张天豪和陆为民私人关系不错这一点夏力行也心知肚明,他并不反感这一点,作为秘书陆为民在这方面处理的很是有据有节,相较于那种要么仗恃背后领导狐假虎威者抑或是那种闭目塞听纯粹的拎包者,陆为民的表现堪称优秀。
“嗨,白圃,你就别在哪里瞎操心了,燕青和为民之间的事情不是一句话能够说得清楚的,为民现在有正式女朋友,你现在让为民回去,不是也在给他和他现在这个女朋友制造机会么?你不是说燕青是死心眼儿么?说不定让为民就在丰州呆两年,他那个女朋友耐不住寂寞就要和他分手,这不正遂了你的意?前提是燕青要真的和为民有这个缘分才行。”
陆为民太年轻了,提拔为综合科长已经有些破格,如果不是为自己担任秘书这个光环笼罩,只怕担任综合科长就要引起不少争论,现在如果要在自己走之前提一级不是不行,但是肯定会引起很大的非议,这一点上夏力行倒是需要好好想一想,自己倒是没什么,关键在于这对于日后陆为民的发展会不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也需要考虑进和-图-书来。
正因为如此,对于陆为民的想法,他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表示理解和尊重陆为民的想法,让陆为民再仔细考虑一下,在自己去北京参加十四大之前要给他一个明确答复,他也好作出安排。
他不是那种拿不起放不下的人,虽然陆为民很合他的意,但是陆为民有他自己的路要走,无论他跟自己多久,也免不了有分手的一天,这一点自己和陆为民都很清楚。
陆为民谈到了他自己的想法,他自己感觉一个干部如果没有在基层县乡扎扎实实干上几年,那么就不能真正了解当前农村面临的各种发展问题,更难以领悟到该如何来改变像丰州这样的农业地区面貌,所以他想要下去干几年。
燕青在电话里没有明说,只说陆为民很有主见,他也没太在意,只是想陆为民的确和一般秘书不一样,但是也不至于在这个问题上有啥古怪才对,没想到苏燕青话却真的应验了。
以自己现在的情况,陆为民跟着自己走本来是毫无悬念的选择,当安德健有意无意流露出可能陆为民有些不一样的想法时,他还真没有反应过来,一直到正式征求陆为民意见时,陆为民才平静而坦然的谈了他自己的一些想法。
换一句俗一点的话来说,陆为民这小子还真是有理想有追求所谋乃大的人物,这种人物如果是个在官场www.hetushu.com浸淫了一二十年的老手倒也不奇怪,关键在于对方才工作两年时间就能达到这种境界,就太不一般了。
“老夏,这事儿我不管,你得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陆为民还真是狗坐轿子——不识抬举怎么着?有心让他跟你回省里,他却来这一套,这不是让燕青伤心么?”白圃把筷子往桌上一搁,没了胃口,坐在了一旁,气哼哼地道:“这种没心没肺的人,就得要好好教育一下,打醒最好!”
“喂,老夏,你这是啥态度?莫不成你还支持陆为民留下来?那燕青怎么办?”白圃一下子恼了,“不是说好让他回去之后,也算是多给他和燕青创造一些机会么?这不回去了,我们又走了,哪里还有什么机会?燕青那丫头又是一个死心眼儿,怎么办?”
如果陆为民真的打算到丰州市,倒不是不可以考虑,只是陆为民现在只是一个科级干部,除非立即在提拔一级,否则就只能到乡镇或者局行里去,而且按照他的想法,怕是不太愿意到局行这些机关去,而想到乡镇上去干一干。
※※※※
袒露了自己想法夏力行会怎么想一直是陆为民担心的,不过从当时夏力行的表情来看,虽然有些惊讶,但是却没有多少不悦,甚至还有一点触动深思的感觉,这让陆为民大为放心。
李志远和孙震的动向已经基本上定了http://www.hetushu•com下来,就等十四大一结束,夏力行就要离开丰州,李孙配就要正式登台亮相。
让陆为民继续留在地委办当他这个综合科长?这显然不太合适了,不说李志远接任地委书记之后地委办这边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仅仅是地委这边的巨大变化陆为民也不在适合在地委办呆下去了。
在这一点上夏力行觉得陆为民看得很深远,而且更重要的是此人能够为了更长远的目标而舍弃眼前的短期利益,仅此一点,百无一人。
现在好了,明确无误的表明了自己的想法,不管夏力行怎么考虑,这事儿总算是捅破了。
陆为民把内心所想和盘托出给对夏力行的触动是难以言喻的,他已经想不起自己是第几次用这种奇异的目光打量自己这个秘书了,特立独行这个词儿用在陆为民身上绝不为过。
也许他想接任孙震的位置,要说也就是一个工作调整,但是省委好像并不认同这一点。
还是燕青比自己更了解自己这个秘书啊,早在得知自己要调省里时,燕青就给自己打过电话问陆为民的去向安排,自己当时还觉得很奇怪,这有啥安排的,自己走省里,难道陆为民还能不跟自己去,还会留在丰州地委办里边?
人事变动的迹象已经表露了出来,王舟山要调洛门地区担任地委副书记,排行第三主管党群的副书记,这算是一个升迁,无和图书论是从经济实力还是从地委排名都前进了,但是王舟山似乎还是有些不太乐意,大概是对这样匆匆来匆匆去有些不乐意。
这个想法让夏力行惊讶之余也有一丝说不出的震撼,一个年轻人能有这样的觉悟和想法,不能不说相当罕见。
现在看起来夏力行应该是多少知晓一些自己的心思,只不过未曾相信而已。
在之前他就曾经隐隐约约向安德健流露出过他更倾向于留在丰州下基层的想法,安德健同样也感到很惊讶,也专门和他谈了谈,陆为民也很委婉的表示他想要到基层锻炼的想法意图,安德健未置可否,只是说这需要征求夏力行的意见。
很难有人让夏力行看不透,而现在有了一个,却是自己的秘书,这不能不让夏力行觉得有些荒唐,但却又是事实。
夏力行并不认为陆为民的志向就是多么崇高而虚无,他更欣赏陆为民的坦诚,按照陆为民自己的说法,从中央目前政策的逐渐变化趋势来看,对于领导干部要求有基层工作经验这一点提得越来越高,份量越来越重,而机关和基层干部之间的互动交流也逐渐成为一种潮流,估计很快就要形成一种制度,而高学历与基层工作经验和履历两个优势兼具的干部也将越来越受重视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做出了决定的陆为民反而变得心态安宁起来,如果夏力行真的坚决不同意自己留下来,http://www.hetushu.com那陆为民还是打算屈服,先跟随夏力行到省里,干上一两年解决职级问题之后再下来,但是他最希望的还是夏力行能够给予自己理解和支持。
夏力行还没有想好如果陆为民真的决定要留下来自己该怎么来安排对方。
夏力行也对妻子如此关注这件事情很是无语,男女之间的感情岂是你在那里制造机会就能成的?真要能成,以陆为民和燕青在一起工作那么久,早就应该好上了才对,这话却不能对妻子说,要不她又得大为光火。
陆为民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会是怎么样,夏力行让自己好好考虑一下,等到他离开丰州去北京出席十四大之前再最后作决定,事实上这个决定陆为民已经作出了,只不过他不好当面就直接说明。
伴随着地委行署班子的调整,自己的命运呢?
随着孙震就任行署专员和王舟山的调走,丰州地委将空缺出两个关键位置,谁来接任这两个位置到目前来说也是扑朔迷离,究竟是从现有地委班子里调整升任,还是从外地重新调人来填满,这一切都还不为人知,无数个小道消息的风传演化成无数个版本,但是陆为民知道至少在目前省委还没有就这两个人选正式确定,这大概也还要征求夏力行的意见之后省委组织部才会进行考虑。
陆为民在把自己内心所想向夏力行和盘托出之后心里也就安稳了许多,在此之前他一直有些忐忑不安。